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九章

一木人 收藏 7 245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李岩于是来到领导前面,站在两拨人中间的空地上,杨阳小春和杜红娟及八名经她俩考核留下的女同志,穿着颜色不一但样式一样的职业制服也都站李岩的身后,学着李岩的样子举起了右拳。“我郑重宣誓,”后面的十人也跟着齐声说道:“我郑重宣示,”“坚决拥护党的领导,忠于宪法,忠于政府,忠于人民;牢记使命,依法行政,爱岗敬业,勿忘责任,严守纪律,清正廉洁,务实创新,勤奋学习,诚实守信,团结协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而努力奋斗。宣誓人李岩”,站在后面的杨阳小春、杜红娟及那八名女同志也都跟着一字一句的念完并报上了名子,在场的全体人员报以热烈的掌声。

“下面请政治局常委、政务院常务副总理王龙真同志;国家经济计划管理委员会主任王华北同志;政务院副秘书长李明瑞同志;渤海省省长韩国奎同志;龙江省省长赵兴国同志;松江省省长崔国治同志;草原区主席木格其同志共同剪彩。”于是点到名字的领导同志纷纷走到彩带前,从礼仪小姐端着的盘子上拿起剪刀,然后一起剪断了彩带,正准备向小四楼里走去。

“请各位领导留步,请大家稍等一下,王副总理,刚刚收到的总理曾文益同志发来的明传电文,是他签属嘉奖令。”政务院办公厅副主任郑路拿着一张纸说道,副秘书长李明瑞一听马上走到郑路跟前拿过电文一看,然后交给了政务院常务副总理王龙真。

王龙真认真的看了一下电文,然后来到话筒前,刚才还噪杂的人群马上静了下来,准备听听王龙真说什么。

“下面我宣布一下刚刚收到的文益总理电文,龙真、华北及明瑞同志,惊悉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筹建之艰难,深感不安,便民变成扰民。我仅代表政务院向江城人民及李岩同志、杨阳小春同志和杜红娟同志表示歉意。现将政务院临时办公会内容通知你们:一、为表彰李岩同志、杨阳小春同志和杜红娟同志在这次工作的突出贡献,特给予上述三人同志各记二等功一次,给与松江省府副秘书长殷治家同志记三等功一次,松江省人事局长扬帆同志记嘉奖一次,并向在这次筹建工作中表现突出的交警同志及其他配合部门表示最诚挚的谢意。”政务院常务副总理王龙真同志念到这儿停了下来,举手鼓掌,全场也响起了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闪光顶一阵狂闪,然后王龙真举手示意大家静一下,“二、对造成这次重大事故负有主要责任的松江省委、省府给予集体记过一次,对负有主要责任的松江省长崔国治同志、常务副省长朱礼科同志各给与行政记大过一次,宣布完了。”

没人鼓掌,因为大家心情相当沉重,大家都知道五月一日李岩就是在松江省江城市省一号发的邮件,将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的办公地点选定在江城,八号政务院在国家经计委开会时明确了这一决定,然而直到李岩十二号到江城,松江省府竟然一点动作都没有。真是要啥啥没有,当殷治家把建筑装璜方都找来时,松江省府依旧没有配合到位,如果不是杜红娟和杨阳小春帮助,那么十五号的挂牌剪彩就成了天大的玩笑了。

松江省的记者至此终于明白了,那天为什么殷秘书长为什么急头掰脸的,不让他们现场直播。因为这是松江的丑闻,但新华社记者的内参,还是将内幕及照片摆到了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案头。于是一顶敢拿国家大事当儿戏、开玩笑的帽子,扣在了松江省委、省府的头上,好在崔治家、朱礼科都有后台,没有丢了乌纱帽。

当所有来宾分别坐在四楼会议室和彩钢搭成的多功厅时,大家对杜红娟和杨阳小春更是另眼相看了。主会场四楼会议室里,大家先听了政治局常委、政务院常务副总理王龙真同志就李岩他们的誓言所谈的几点看法,并要求人事部的同志将誓言内容转发全国,组织全体公务员进行学习。然后由王华北谈了一下下步工作重点,中间松江省长崔治国和副省长朱礼科作了不疼不痒的检讨。这番话说得比较混乱,条理不清,含糊其词,责任担了,但是没明确,错误找到了,可是没有相应的办法,口号倒是不错,但具体怎么做没有交待?最后是龙江省长赵兴国和渤海省长韩国奎说为了表示对办公室的支持,他们各出一台车和司机。要说还是人家会说、会做,明明是为了方便他们自己的人往返,却说成是送给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了。

“松江省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三台沙漠王,二台考斯特,同时送草原区一台太空车,亡羊补牢吧。”松江省委书记时成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会场,会场上一阵议论声传来。“李主任,实在对不起,你那么信任松江,结果松江辜负了你的希望,我代表省委、省府向你们道歉。”说着时成伟向杜红娟和杨阳小春鞠了一躬,杜红娟和杨阳小春忙起身回礼,于是楼上楼下是掌声一片。

会议到此结束了,王龙真来到李岩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你说的话,别辜负政务院的信任,好好干。”然后就率政务院及各部门的人前往龙江省考察。

官场上最忌讳凡事比领导高,领导拍拍你的肩膀叫平易近人,你若拍拍领导的肩膀叫犯上作乱,领导问问你们家的情况,叫嘘寒问暖,你若随便打听领导家里的情况,叫居心叵测。

送走领导们后,王华北又在会议室召开了三省一区派住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人员会议,先是询问了四方对资金使用分配的想法,然后又问李岩准备怎么办。

“王主任、各位代表,我有个想法,你们看这样行不行?一、将国拨资金三一三十一分成四份,其中草原区的那份分成两份,草原区一份,另一份归我掌控,做总应急备用金。另外,分配你们的那份里你们也必须留出5%到10%做备用金,别看我,我这钱不到最后、最急是不会动的,因此你们就当没有这笔钱;二、国债项目百分之百用于贷款,谁出现呆死帐就从你们谁那份里扣出;三、专项资金严格审查对口发放,要想多要,那就看你们自己的企业了,没有也要,那还是从你们自己那份里出吧;四、国家技改投和扶持资金同样这样做;五、你们手的那份里只能有30%给领导搞政绩工程,多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去。”

“有人跟我说这样做怕乱了章法,我想这个章法是什么?无非就是官本位罢了。掌了权就有了特殊权威的要求,自尊心超度敏感,除了上级,其它人谁碰一下也是不可以的,有了特殊利益的要求,手中抓着资源,谁不想多分一点给自己?人嘛。有特殊权威、特殊利益就有了特殊标准,自己就是标准,就是价值尺度。为了维护这个标准,就千方百计把别人的口封起来。思想解放到了今天,真解放、假解放就看他对这个问题的态度。这个改了一切都改了,这个不改,一切改的意义都有限。我自己就是个官吧,我也想碰一碰这个东西。改革不改自己,就是一句空话。靠什么领导?不靠行政权威,靠人格魅力。说到这儿我突然想到一个词,非行政性权威。想到这个我很兴奋,将来总结经验,这就是一个核心概念。凭职位压着别人服气,那不叫本领,甚至也不叫领导。现在讲清楚了,我把权力是完全下放了,这回你们不能说你们没权吧。”

李岩的话一说,完屋内人都在打着小九九。其中王华北的脑子也在飞快的转着,一份是25%,就算留5%,一家剩23,如果四家都能将损失控制在10%以内,五年内北方将有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王华北想着想着就点了点头,大家一看王华北壳同意了,也就没争,因为他们与王华北级别差的很大。省领导都没争,咱们怎么争,再者拿到四分之一,还有别的,这就行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呀,有能耐他们来呀,要不是人家李主任照顾我们,人家全搂在手里,你不也干瞅着呀。

“王主任,为了便于车辆出行和减少费用,您看我们可不可以使用军方号牌和雇佣他们的人做司机?我这可不是搞特权呀,”李岩提出了又一个想法。

王华北看了一下子李岩,然后想了一会儿,完了站起身来,从秘书手里拿过电话,“龙真同志我是王华北,有这样件事,就是关于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的车辆了问题,对、对,您想到了,好的、好的,谢谢,我代表他们向关心支持和爰护的领导表示感谢。”说完就挂了电话,“龙真同志的车队刚才刚好过了一个收费站,看到许多车停下排队交费,他就想到了你们,所以给松江武警总队打了电话,让他们帮你们解决一下,一会儿他们就来人。”

“报告,”这时会议室门外传来一声喊,“进来”,李岩在部队待过随口就答应了,然后才觉得失误了,门外进来了两名武警军官,来到王华北跟前“叭”又是一个敬礼,“王主任好。”

“怎么?你们认识我,”王华北打量了一下这两名武警军官,象是在思考什么。

“王主任,我原来是总部参谋长的秘书,去过您家几次,那时您还在国家机关工委上班呢,”其中一位二毛四自我介绍到。王华北一听脸没来由的一红,但没吱声,原来那时王华北二十七了,所以有不少人给王华北介绍对象,总往她家领人。

“王主任,这是松江武警总队后勤部部长田国光同志,”陪同二毛四来的二毛一介绍道。

“田部长,坐、坐,我叫李岩,”李岩说着忙站来,迎接他们俩。

“李主任你好、你好,奉王副总理的命令前来与你们商讨一些事益,”这位二毛四乍唬道。

“好,那我就直说了,我们需要十套车牌和配备不少于十二名的司机,您看行吗?”李岩开诚布公地说道。

“什么?十套车牌?不少于十二名司机?”田国光很吃惊地看着李岩,意思好象是李岩疯了。

“怎么?是不好办,还是办不到?”李岩平静地问田国光。

“您知道,这调兵的事得回去商量,”田国光用了个拖字诀。李岩看了王华北一眼,见王华北没动,就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等您的研究结果吧,”李岩的话是明显送客了,田国光和随从橙子都没坐热就走了。

可能是田国光胡涂了,政治局常委、常务副总理的电话那就是命令,没有商量的余地。

果然田国光回到总队,刚向总队长肖翔少将说一半,就被肖翔打断了,“田国光,你是不是老胡涂了,政治局常委、政务院常务副总理王龙真同志的话,那就是命令,执行也得执行,不执行也得执行。别说十二名司机,他就是命令咱们汽车大队都去,你也不能讲条件,你呀你,”说着拿起电话,“值班参谋,命令汽车大队全体官兵紧急集合,准备出发。”说完肖翔放下电话,拿起帽子,整了一下军容,然后快步下楼,带领汽车大队全体官兵上车,向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的所在地急驶而去,屋里留下了发傻的田国光。

本来田国光走后,时成伟崔治国就来了请全体办公室人员去吃饭,可是王华北说一会儿有人来,稍等一会儿,果然不到半小时,外面传来了整队集合的口令声。杜红娟到窗前一看,三辆大卡上跳下一百多名武警战士正在列队呢,然后回身向王华北伸出双手都竖着大拇指,“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