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原创军事小说-<<暗箭>>连载

雇佣兵王 收藏 19 2662
导读:精品原创军事小说-<<暗箭>>连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经由作者-苹果核的复仇 授权,本人在此发布其最新作品<<暗箭>>,目前此小说仍在创作中,本人抢鲜发布,并会及时同步更新,供大家欣赏点评。

注:一、小说为文艺创作作品,请读者勿将文中内容与现实事、物联想。

二、请尊重作者创作权,如需引用、转载及用于商业用途,请与作者联系。


第一章 恶梦初始


“尖刀,注意目标”耳机里队长老曹的声音再度响起“上级命令条件允许可以射杀”

“尖刀明白”我打开了保险,右手食指把扳机扣到二道火上。观察员李飞,眼睛死死贴在观察镜上。


瞄准镜的十字线已经压在了目标的头部,但是只是一角,他的头和大部分身体隐藏在人质背后,身上还帮着大量炸药,右手握着起爆开关。指挥部已经放弃了地面突击的计划,谈判专家在试图缓和目标的情绪,转移他的注意力,为我创造机会。必须一发致命,而且子弹侵彻他的肉体时必须要及时切断中枢神经,否则,那个大拇指按下去,整座大楼,里面132个人质,周边包围着他的警察们都会瞬间炸成粉末。


目标并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他只是对他面前那些举着冲锋枪,手枪的弟兄们感到紧张,而没有发现100米外一个小窗口里的狙击手。100米距离不用修正风偏,几乎每个受过良好训练的射手都能打中他想打的目标,但是他的头颅只要在我的瞄准镜里,再多暴露一点,哪怕是一秒钟,我也有绝对的把握来完成任务,但是20公斤烈性炸药,让我不能出半点纰漏,哪怕是万分之一的错误也不能。


“磐石,这是尖刀二号”李飞开始呼叫指挥部,“尖刀,我是磐石,请讲”


“磐石,你们想办法让他头再露出来一些,让我们的射击角度再大些”


“稍等,我请示一下……………………尖刀,我们会想办法,你们要确保任务完称”


“尖刀明白,尖刀保证完成任务”


“1分钟后开始转移目标注意力,尖刀注意把握时机”


“尖刀明白”


我咽了口口水,开始放缓呼吸,非常非常缓慢的呼吸。眼睛死死盯着目标的脑袋,只要他一暴露


多愁善感的人通常会发出一分钟时间多过一个世纪的感叹,此时我才有此体会,奥地利的SSG狙击步枪现在和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等待子弹出膛的那一刻的到来。


“1号,开始了”李飞的观察镜的视场比我大,能看到的视野比我开阔,而我得瞄准镜里只是那四分之一的一角头颅。


开始动了,食指开始缓缓加力,目标突然头动了一下,好像探头在看什么,“好机会”我心里默念,食指指尖稍加大力,一颗7。62毫米子弹,高速旋转呼啸着离开枪膛,100米的距离,任何生物都不可能来得及有所反应。转瞬间,子弹已经到达目标,从目标的耳根钻入,撕开他的头颅,切断了脑叶和中枢神经的联系。他象被人猛地推了一把,接着一只做着慢动作的破旧的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四周的特警和拆弹专家迅速围了上去。


我依然保持着射击动作,眼睛死死的盯着瞄准镜里,那具四肢暴张的尸体,仿佛他会突然活过来,按动那个该死的电钮,需要我及时再补一枪,直到特警们充斥在瞄准镜里,我的视线才离开了那里。


李飞过来拍拍我,“兄弟,收工了”,我才慢慢抬起头,好像过了很长时间,他己经收好了观察镜,“尖刀打得好”电台里传来对我们表扬的通话,我做起身,舒展了一下几近僵硬的肢体。从战术背心里找出一张红心图案的粘贴纸,揭下一张,贴在枪托上,这是在枪托上的第五颗红心了。每颗红心都表示一条生命的终结。


“五个了,这把枪也喝了不少血了,这个弹壳给我,我给我老婆做条项链压压邪”李飞捡起地上的弹壳,当哨子吹了一下,顿时发出清脆的声音来,李飞把弹壳在身上蹭了蹭,得意的收进口袋,我扭头奇道,“平时训练那么多弹壳不要,要这个”“当然,这个是喝过血的,有杀气,压得住邪。”


电台里催促我们下去集合,走出隐蔽部,我才发现今天天气格外的好,天很高很蓝,阳光均匀地撒在身上,这么美好的一天,实在不应该是一个血腥的日子。我不知道那个倒霉的家伙是谁,只是通过任务简报里的只字片语知道,他是一个讨薪不成的农民工,被老板打了出来,就回乡下的矿山里搞来了炸药,跑到这家贵族幼儿园,劫持了老板的儿子做人质,拿不到钱就同归于尽。我挺替那家伙可惜的,就是拿不到钱,也不至于现在这样把命丢了,算了,世事无常,我能平安完成我的任务就可以了,想其他的都是多余的。


回队部的运兵车上,一股无名的疲倦涌上头来,一阵头晕,眼皮就开始向下搭拉,有点想睡觉了,李飞递过一支香烟,“来一根?”我推开,“算了,没心情抽”“,老大,你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啦,死在你枪下的也不止一个两个了,不至于为了这个不舒服吧,要不要找小刘医生来给你心理辅导一下”“去 去,就是累了,想休息下”“呵呵,原来昨晚把公粮全交在文晶身上了”全车的弟兄们都哄笑起来。说到文晶,我倒是有些担心她,最近她的心情越来越差,怎么安慰也不行,也不和我说怎么回事,加上我这里最近案子也多,有时候两头都要顾却两头都顾不上,候真的让人有些心焦。


车外的街景象流水般向后流去。我感觉到街上一双眼睛在看着我,这是一种直觉,一种长期以来受过严格狙击手观测训练的直觉,虽然转瞬即逝,但是,我觉得它是在看着我,想告诉我什么。


我都有点不知道总结报告会是怎么结束,会后有例行的庆功宴,作为一击必杀的射手,我被告知这次将会使我得到第六次三等功,或者第二次二等功。


回到家里,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过多的酒精摄入让我光找钥匙开锁就用去了足足十分钟,我不想按门铃,吵醒文晶,她已经习惯了我半夜回来,当然是为了案子而不是因为其他。


家里没人,卧室,厨房,卫生间,床铺依然保持着我离开家的状态,一个人也没有,我开始有些急了,她的工作没有出差的机会,她家不在这座城市,也不会突然回娘家不和我打招呼,更加不会彻夜不归,我开始着急起来,自己的手机里没有任何未接电话和短信,拨打她的手机,关机,再打,依然是关机!


我正要按照通讯录一个一个打电话查问亲友,月光下,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很响,很诡异。


一切和以前电影或者电视剧的情节一样,爱人失踪,然后就是绑匪的电话过来。电话机的液晶显示屏上没有来电的号码,稍加犹豫后,我拿起了听筒,电话却被切断了,听筒里只是一片“嘟嘟”声。也许是谁打错了吧,或者是有人在试探我?果然放下听筒的瞬间,电话又响了。


“人在我们手里”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显然是经过某种电子变声器材处理过的,声音又粗又低。


“你们是谁?绑架她,为了钱?还是什么?”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冷静了。


“你不必知道我们是谁,你的人,她很好,也很安全,我们不要你的钱,即使你有钱的话,哼哼”电话那头颇为嘲讽的冷笑了一下。“我们要你为我们做几件事情,只有做好了,我们绝对保证她的安全,一定会完璧归赵并且会给你一大笔钱”


“哦?”我也冷笑到,“看来我还要感谢你们罗?至少你们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我们当然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也知道你擅长做什么”电话那头有些得意


“那么你们应该知道我的为人和处事方法”我冷冷道


“你听好了,我们手上不仅有你的女人,而且,甚至知道你为什么会离开部队来当一个普通警察”那头声音更冷


“……你们认为我会屈服吗”


“会,我们手上的牌很多,但是你是最好的一张,记住,我们不是什么犯罪组织黑社会,和我们合作否则就是死”


“你们这么自信?”


“看看你的email信箱,我们会再联系你的,记住,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看的很清楚,为了你喜欢的人的生命,不要做一些无谓的举动”说完,那头就挂了。


我打开电脑,信箱里有好几封未读邮件,前几封都是一些推销信。最新的一封,是一个小时前发来的。


点开邮件,附件里有几张照片,下载,打开


前几张是文晶被五花大绑在一张沙发上的照片,我几乎将手里的鼠标捏成了碎片。最后一张照片,比较模糊,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人,“是他!是他!”我几乎脱口而出“他!还活着!还活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激动?兴奋?惭愧?还是内疚?这些人倒是是谁,他怎么会在他们那边,或者说他们怎么会找到他的。他们要我去做什么?我伸手准备拨打队部值班室的电话,再最后一个数字前我停了下来,他们在监视我,这个房间里估计已经布置很多传感器,电话里一定也有窃听器。想到这里,索性什么也不顾一头栽倒在床上,疲劳加上酒精的作用,使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手机的铃声将我从梦中唤醒,我揉了下眼睛,拿起电话,依然是昨天的那个声音,


“醒了?”


我立刻睡意全无。


“到火车站,找324号寄存箱,密码是719840301,30分钟到达”电话立刻挂断了。


我立刻翻身下床,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一下,就匆匆出门了。中午的交通还比较通畅,20分钟后我就赶到了火车站。车站里南来北往的人头攒动,拥挤不堪,好不容易找到324号寄存箱,按照密码打开,里面是一个白色信封。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行字和一张小卡片,“华龙殡仪馆,D区15排6层张闻喜13:30。”这是下一个地点,这些人在试探我。还好,火车站到殡仪馆有地铁直达,我看下表,估计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可以按时赶到。路上至少有五个人盯梢或者试图盯梢我,有两个不知道是胆子大还是缺乏经验,几乎是贴身而且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心里觉得十分好笑。从外表上看,这些人十分普通,你不注意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他们是在跟踪你,我肯定他们不是黑社会或者是什么不起眼的犯罪组织的人,因为跟踪训练通常是警方或者安全部门的一些特殊单位才有的训练内容。这么多人在跟踪我,看来我还是一个“大人物”,我有些自嘲。在地铁上,我看着车窗玻璃反射出我背后那个傻小子的脸,一面合计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我如何能秘密和队里取得联系。


地铁很快到达了体育馆站,下车步行十五分钟就可以到达殡仪馆。下车时,我突然转身拍了拍那个小子的肩膀:“伙计,下次别跟这么近,我有些感冒了,当心被传染”那个没经验的家伙,被我的举动搞愣了,呆在了原地,直到列车启动才回过神来。


天气依然很好,这么灿烂的阳光下,殡仪馆里悲伤的气氛也被冲淡不少。骨灰盒寄存大楼门口,一股寒气扑面而立,这是死人的国度,虽然我以前在坟地太平间这种阴森恐怖的地方宿营做心理训练,但是还是忍不止打了一个寒战。


看门的老头看了看我的卡片,指给我看我要找的那个骨灰盒的位置,然后继续缩回去听他的苏州评话,半导体收音机旁还放着一瓶喝了一半的白酒,在这种地方工作,绝对需要酒精的刺激。


一排排架子上陈列着无数个骨灰盒,上面的照片无神的看着你,有些前面有些祭品,很多骨灰盒上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死者是最容易被人遗忘的。那个被我打死的家伙,他是不是也会有一个属于他的盒子呢?还是就撒到某个不知道角落里做肥料了?


我很快就找到了我要找的那个骨灰盒。他很不起眼的缩在架子的一角,很新,显然是刚放进去不久的,骨灰盒上镶嵌一个陌生老头的照片,和其他人的照片一样,无神地看着前方。打开盒盖,里面用红布包着一部最新式黑莓PDA手机,国内目前还没有销售,我也只在《24小时》里看到杰克鲍而用过类似的。手机的指示灯闪动,表示有新的短信。男人对于电子类的高科技玩意儿的使用有一种天生的能力,我很快就掌握了操作方法。


短信内容很简单,去偷一部车。


偷一部车?偷一部车真的是小意思。当年在A部队的时候,有机动交通工具驾驶的科目,其中开头几课就是教你怎么偷车,从自行车到主战坦克,各种防盗器的拆除等等,一般我们偷走一部装有最先进防盗设备的车是不超过2分钟的,如果是很普通的车,几乎从翘门到把车开走几乎在30秒内可以搞定,渗透到国外进行抵近侦察,没有顺手的交通工具是不行的。我们的驾驶教官,一个严厉而憨厚的山东汉子曾经说过,这里的兄弟要是转业不干好事,那绝对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一个让公安部头痛的大盗。这里要稍微提一下A部队,对外成为96881部队,或者叫总参军事训练教导大队,但是却直属总参二部领导,对内就是总参情报部战略侦察大队,几乎周边所有的国家的军事机密,都被我们查得清清楚楚,新人训练科目的考试内容,往往就是被派去Y国首都河内把Y国国防部长的专车给偷来,或者跑到对面的岛上那个“总统府”,取回刻有“总统官邸”印记的烟灰缸回来。我们和安全部门的特情性质有所不同,带有强烈的军事色彩,几乎所有国家的军事情报机构和特种部队对我们部队都抱有相当的敬畏。


我转业到S市公安局,所有领导和战友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又理解我的决定。但是他们认为我可以转业到一个更好的单位更好的职务,而不是一个市公安局特警大队有职无权的副大队长,实际却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要普通的狙击手。S市是我的故乡,但是我回到这座城市,我的一切都被隐藏了起来。A部队是绝密单位,所以我的履历上只是写着北京军区射击队营职射击教练,少校军衔,其他一概没有。我的名字也由齐泰改为齐闻风。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这座城市应该没有人知道我的秘密,可是现在有人或者说有组织,他们很清楚我的一切,知道我是谁,我会干什么。


我现在是一个警察,但是我现在要偷一辆车,对于我从技术角度来说,偷一辆车和吹一个口哨没啥区别,但是偷成了车,我就陷了进去,我违背了作为一个警察或者说一个守法公民的基本道德,还没说已经触犯了法律,虽然我是被胁迫的。


又一条新的短信发到了手机里,是一张照片,一把军用刺刀架在文晶的脖子上。下面有一行文字:现在,可以帮助你下决心了吗。


我很快离开了殡仪馆,因为那里人太多,下手很麻烦,即使以很快的速度,而且参加葬礼的人很快会发现车丢了报警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再说在那里偷车也晦气。


天气好,在街边晾衣服的人很多,我顺了一个铁丝做的衣架,在一座商务楼的地下车库的监视器看不到的角落里,打开了一辆白色BMW车的车门,车子很快发动起来,在车子遮阳板上还找到一副蛮名贵的太阳眼睛,我带上眼镜,微微有些得意,宝刀不老啊,而且带上眼镜,无处不在的监视器也拍不清楚车内的驾驶员,我是警察,很清楚一般盗车案,只要在一定时间破不了案的话,就会搁起来,而车主也往往很快去找保险公司的晦气


车子离开大楼时,保安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我一打方向盘,车子立刻汇入茫茫的车海里。


手机响了,还是没有来电显示,一接,依然是那个电子音:干得漂亮,果然是A部队的第一高手,把车开到新机场,南停车场34号车位,然后下车等我的指示。电话随即挂断。


车子上了高架,临近下班高峰时刻,道路开始拥堵起来,顺手打开车里的CD机,里面传来周华健的《真心英雄》和《朋友》,我又想到了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以及失落在异国他乡的他,眼睛有些模糊起来。


车子开过隧道,到达了S市的东区,道路开阔起来,路上的车也没有西区那么多,开起来很顺畅,我几乎开始有点享受这种驾驶的乐趣了。有几辆车试图盯梢我,但是很快就被甩掉了,心里想,当年在台北,执行完任务在撤退时飚车,全台北的警察宪兵都拿我没办法,别说你们这帮菜鸟了。有时候玩玩猫鼠游戏还是蛮有趣的。


车子很快到达了S市东区那个新建的巨型机场的指定位置。车刚停下,手机马上震动起来,一条短信发来:你前方有一辆volvo,钥匙在后保险杠下,打开后备箱。


我按照指示,打开了那辆volvo的后备箱,看到里面有一个鼓鼓囊囊的运动长包,拉开拉链,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运动包里赫然是一支瑞士产的高精度狙击步枪,尤其难得的是这是最新型的伞兵型也就是一般所说的PARA,在缩短全枪长度减轻重量的同时,并不降低射击精度。这支枪在国际市场的价格要高过一辆中档轿车。枪上还装有一个高性能的美军夜视瞄准器。一个枪手,看到一支好枪如同风流才子遇到绝代佳人,酒鬼得到一瓶百年陈酿一般欣喜若狂,这支枪就是我心仪以久的宝贝。我瞬间就明白了,他们要我杀人,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一个他们恨之入骨非除去而后快的人,这种成本的投入不是一般人或组织可以承受的。


新的短信随即而来:开车,到海塘公路15公里处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