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天倾地裂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天倾地裂

当初李远方恨不得将施庆洋食肉寝皮,但得到施庆洋的死讯后,却觉得张太一下手太狠,施庆洋以前做得再怎么过分,其罪还不至于一死吧!

李远方原以为张太一会鼓动和支持盐帮内那些对施庆洋的位置垂涎三尺的人逐步削弱施庆洋手中的权力,最多联合江湖和商场上与施庆洋素有宿怨的人,再指示一下他的个别日本信徒,来个内外夹击,同时培植个傀儡出来,等到时机成熟后,想个办法将施庆洋取而代之。从而让施庆洋的地位从天上慢慢跌落到地,财富大大缩水。对施庆洋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打击已经是够受的了,以后应当会汲取这个教训老实一些。


刚从黄陵回来从董文龙那里得知施庆洋好像练功走火入魔了,而施庆洋走火入魔的当时张太一就在扬州,离施庆洋的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以李远方在天师洞期间对天师家典籍的研究,当即判定肯定是张太一用法术下的手。但当时李远方仍然认为,张太一之所以用法术让施庆洋进入疯狂状态,只是为了方便从别的方面下手。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施庆洋的根基扎得很深,更不是个简单人物,想在施庆洋清醒的时候对付他,是没那么容易的。谁知只过了两个多小时,施庆洋就死了。虽然医生下的结论是脑溢血,许多人则都以为施庆洋是被气死的,但李远方和张有志一样心里始终非常清楚,施庆洋根本就是被张太一下的第二道催命符给弄死的。施庆洋的心眼虽然小一点,但能把事业做到这种程度,大起大落的事情见得多去了,而且武功修为不低心理承受能力够强,哪能就这样气死了?而张太一这个与张道陵相比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一代天师的手段,又岂是一般人能够搞明白的?


后来从张有志那里听到施庆洋死了之后盐帮内部和其他一些人的落井下石,李远方觉得自己已经不再记恨施庆洋了,甚至想起他以前对自己的种种好处来,对施靖芳母女,更是起了恻隐之心。因此接受了宋力忠将施靖芳母女接到梅山住的建议,还派出刚刚任命的行星数据副董事长杨洲作为全权代表去帮施靖芳处理施庆洋的后事。宋力忠提出,如果施庆洋身后被瓜分完的财产不够偿还债务,由他和李远方两个来负责,李远方二话没说答应了,但在他心里其实是打算由自己独立承担的,哪怕叶黄知道此事后又产生什么新的情绪,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出于“死者为尊”的想法,李远方觉得自己不应该向已经死了的施庆洋追究什么,更不想让即将搬到梅山住的施靖芳以后因此受到冷遇。被姐夫从梅山机场押送回家向父母解释叶黄为什么会气跑的时候,李远方没提到施庆洋和施靖芳一个字,而将责任都推到美国政府和汤姆生教授等人身上,说只因为叶黄不懂事耳根软,所以中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之计。


正当李远方向半信半疑的父母解释着的时候,程建都的卫星电话响了。接通电话后,程建都只是“哦”了一声,就把电话递给李远方说道:“远方,乐天找你有急事!”


李远方心想程乐天真是好兄弟,果然按照在路上商量好的计划按时打电话给自己解围来了。程乐天在电话里的语气特别焦急,说道:“远方你快到机房来,蚩尤已经算出大致的结果来了!”李远方心想算出结果来了不是好事吗,乐呵呵地说道:“这么快啊,那你还等什么,赶紧把计算结果给南乡那边传过去吧,我跟我爸妈他们再说几句话就马上过去!”


但程乐天的焦急好像并不是装出来的,有些气急地说道:“远方你别跟你爸妈啰嗦了,赶紧过来吧!计算结果南乡那边可以同步看到的,不用我特意传给他们,现在的问题是蚩尤好像不受控制了,怎么都不愿停下来!”


蚩尤竟然失控了,李远方心想这还了得,连脸都吓青了。抬腿就往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对父母说道:“爸爸、妈妈,蚩尤好像出问题了,我得赶紧过去!”没等他父母反应过来,李远方已经跑出门,不一会听到车响,等他父母和程建都等人造到门外,李远方已经跑得连影都没有了。


一进洞库看到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门口走来走去的程乐天,李远方就急声问道:“蚩尤怎么了?”程乐天拉起李远方的胳膊急步往里走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们需要的计算结果已经出来了,但蚩尤还没停下在后台继续运算着什么,整个蚩尤系统的系统资源占用率越来越高。我们想监控一下后台运算过程,但蚩尤就是不让我们看!”


听了程乐天的话,李远方脸上的表情古怪起来,心想蚩尤好像越来越人性化了,这种表现就像是把心爱的玩具藏起来不让别人找到的小孩,蚩尤不停止运行的动机,李远方反而没怎么放在心上。进入第一通道后,李远方问道:“计算结果是什么?”


程乐天“哦”了一声,说道:“没康老头说的那么严重,跟南乡那边的其他专家估计的差不多,核爆炸确实会引发海底火山喷发,还在火山列岛海域产生小规模的造山运动,一周到半个月时间内使那片海域的岛屿面积增加几十倍上百倍。但因为火山喷发是渐进式的,所产生的海啸并不大,在我国北方沿海地区,海啸的破坏力只相当于八九级的热带风暴在当地登陆,所以南乡那边已经觉得可以高枕无忧了。”接着表情怪怪地补充了起来:“康老头这次搞得很没面子,本来许多人都说他老糊涂了太认死理,想让他早点退休给人腾位置的,这个结果一出来,他可能真的不得不退了!”


李远方非常惋惜地念了声“康院士”,然后说道:“我认为现在的学术界有些走火入魔,不管什么新理论,非要有数学模型支持不可,连一些文史类的学术论文,也非得加一些似是似非的数学公式进去蒙人。康院士年纪大了,知识结构陈旧了些,不会赶潮流像别人那样完全依靠电脑编程进行推导运算,而且他这人脾气太犟,没人愿给他当助手和研究生,建起数学模型特别费劲。偏偏他的性子特别急还爱摆老资格,这几年总是搞那种数学模型还没建完就先说服别人接受他的理论的事,所以别的新派专家都说他老糊涂认死理,不讲科学依据全凭经验和直觉办事,其实我觉得他的许多理论都是挺有前瞻性的。他前几天不是提到过吗,处于板块边缘的火山喷发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但因为他还是来不及拿出相应的数学模型,不被那几个新出笼的学课带头人认可,所以没被专家组集体通过,还搞得连他原先提出的数学模型都被专家组集体否决了,你觉得蚩尤现在计算的会不会是连锁反应的结果?”


程乐天噘起了嘴,说道:“康老头只是赶不上潮流没错,但蚩尤有那么聪明吗?这方面的专业运算他以前从来没有进行过,现在又没人给他提供数学模型,他还能自己开发出来?你把蚩尤想得太厉害了吧,要蚩尤真有这么厉害,当时你直接给他一个指令就行了,还要那么多的专家干什么?”


李远方伸出一根手指头举到耳边做出一副类似于倾听的样子来,让程乐天不要说话别打搅他思考,想了一会说道:“乐天你想想,参加前些天的‘和平与人类未来’国际会议的专家中,那几个世界上最权威的地球物理学家都是些什么人?”


程乐天像是被吓到似的“啊”了起来,然后恍然大悟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几个最牛哄哄的鸟人好像都是‘人类末日’的,张太一这小子这一年时间经常让蚩尤帮他计算,刚开始的时候总找我帮忙,计算什么我还知道一些,但后来他自己用熟了,我也被他给整烦了,就让他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直接操作。如果这小子用蚩尤算过和今天类似的项目,蚩尤一看怎么这么眼熟呢,翻翻以前的纪录,自作主张找出一些有用的数学公式现学现卖是很有可能的。难怪我觉得蚩尤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我们几百个人忙乎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做出来的数学模型,他半天功夫就算出结果来了,要光是考虑现在是全速运行这个因素的话,解释起来其实是很勉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