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四百一十七章 致人死地


红尘有梦 第四百一十七章 致人死地

杨洲发现隋丽好像被肖琪玮给吓住了,就操作起小会议室里的设备让镜头对准自己,柔声说道:“隋丽,施庆洋并非走火入魔而是张太一所造成的,只是我们的猜测。张太一和施庆洋没有直接接触过,想造成施庆洋目前的状况,只能像传说中那样使用法术,但法术毕竟是玄学范畴中的东西,我们不能因为张太一是这一代的天师,而且正好在扬州,就轻易下这种结论。具体的结果,得等张副董事长到达扬州查明情况、并和宋院士他们研究后才能下最后的结论。”


郭海林则一脸愁容地接着杨洲的话题说道:“我们目前的绝大部分精力都必须放在灾害预测这件大事上面,分不出太多的精力,所以我们惟一能做的,只是时不时地通过技术手段监控一下张太一的大致位置,帮不上太大的忙。现在的形势是越来越复杂,施庆洋今天早晨刚出事,从上午开始,江苏、上海一带就有人开始落井下石对他名下的产业发难,和施庆洋有合作关系的日本人也突然找了许多理由中止所有项目,而且向施庆洋提出索赔要求,目前江苏、上海两省市以及全国其它地方与施庆洋有关的所有人和事都乱成了一锅粥。好多以前跟施庆洋关系密切的人,比如北京的胡定威等,也或多或少遇到了些麻烦。从施庆洋这事开始,很可能会在整个国家的经济领域甚至全社会造成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后果难料,所以连南乡那边的许多领导和政府有关部门都把弦绷得紧紧的。今天早晨,陈老爷子下了个严令,在最近几天里,没有他的亲自批准,梅山大学的所有教师和学生,都不许随意进出,尤其是武学院的师生和经济学院的进修生,还开始找一些人逐个谈话。梅山这边的防暴旅,也已经接到上级的命令进入紧急状态了。”


事态竟然严重到如此程度,隋丽更有些发呆,心想难怪肖琪玮对张太一这两天来的动向知道得这么清楚,原来政府有关部门早就提防着张太一一手了。作为这一代的天师,又是日本“大和真理教”的教宗,而且手里有着“人类末日”这个新生代科学家的精英组织,张太一要是作起乱来,这后果确实很难预料。张太一到底想干什么?不会是真的想搞得天下大乱然后乘机实现什么政治目的吧!陈老在武警防暴旅的配合下将梅山大学封闭起来,恐怕是打算把那些被选派到梅山大学任教或者上学的各方势力最优秀的人才当成筹码吧,只要控制住了那些人,让他们家里人深怀顾虑暂时不趁这趟浑水或者动作稍小一点,光剩一个张太一在那里折腾,事态就好控制多了!


仿佛看出了隋丽心中的想法似的,杨洲忧心忡忡地接着说道:“施庆洋在江湖中的地位不低,他一出事,江湖中的势力就得重新洗牌了。按理说像这样的江湖事,只会影响到梅山集团,跟我们行星数据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但从大局和长远的角度出发,我们还是不得不都集中到会议室里等消息。远方早晨去了黄陵,车载电话没打开,还关掉了卫星定位系统,建都说远方的卫星电话摔坏在他的书房里,掌上电脑也没带,所以我们一直都没办法联系他,连他目前所处的具体位置都不清楚,只能发动人手沿路等着。但除了知道他在黄陵呆了一个小时又走了之外,没有别的任何消息。现在张太一的目的不明,宋院士被拖在台湾回不来,远方则不知身在何处,真是什么都凑到一块去了!”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卢翔贵突然喜出望外地叫道:“你们快看!远方的信号出现了,已经进了古城,怎么车载电话还没打开呢,是不是坏了?我把地图放大看看,哦!他走的是这条路往这个方向走,可能要到文龙家去吃中午饭吧,我告诉文龙让他出来迎着,老肖你赶紧通知建都和王贺,让他们派人根据信号追过去!”


隋丽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于是看了转过头去看着另外一个大屏幕的杨洲一眼试探着说道:“杨总,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杨洲“哦”了一声转过头来,沉吟了一下后说道:“别的事情你恐怕是插不上手的,要不你照刚才的打算试一下吧,把张太一到梦岛去了的消息告诉许亦云,让许亦云找找张太一看。另外你跟叶黄不是特别好吗,事情的前因后果现在你都知道了,现在旧金山那边时候还不算太晚,等会你找一下叶黄,替远方解释解释。等远方回来了,你再劝劝远方,让他别这么犟,跟叶黄多说点好话取得叶黄的谅解。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千万不能让远方后院的这把火一直烧下去!”


和杨洲断开联系后,隋丽坐在电脑前发了好长时间的呆,心里有种想哭的感觉。心想自己怎么一直都是李远方和叶黄两人之间关系的协调者,施靖芳的事情,自己怎么也主动去找许亦云帮忙呢?如果从自己本身的利益出发,好像应该是巴不得李远方和叶黄之间出现问题的,更没有义务找许亦云为施靖芳帮忙。呆了一会后,理智还是占了上风,给许亦云打起电话来。


从隋丽这里得到张太一的去向后,许亦云仍然是一副典型的孕妇样子,嘟嘟囔囔地说了好几句,然后说道:“丽姐你等着,我现在马上就让玄义他们联系麦屿码头找到太一,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叶黄不在旧金山的家里,而是去了内华达农场。王兴安说叶黄从机场出来就直接开车到内华达农场去了,到农场后就收走了她的父母和张伟等人、以及得到消息后赶回农场的李蓉的卫星电话和掌上电脑,还拔掉了所有的固定电话线,说她肯定是要跟李远方离婚了,所以不想让任何人找上门去给李远方当说客。


当隋丽把她从肖琪玮那里知道的情况说出来后,在王兴安身旁的叶歧山苦笑着说道:“叶黄是小孩子脾气,就算不向她解释这么多,只要过上个把星期等气消了,远方再跟她说几句好话哄一哄就会没事的。主要是你黄阿姨不好说话,她说除非远方到这边来把叶黄请回去,否则她就让叶黄跟远方离婚,我要是像以前那样帮远方说话的话,她也要跟我离婚,以后她们娘俩就住在这边不回国了。你黄阿姨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都说出这样的话了,如果我还去劝她,只会火上浇油。等把旧金山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后,我过两天再去一趟内华达农场,把刚才你说的情况告诉你李阿姨,看你李阿姨能说上话不。我想隋丽你还是去找一下远方,让远方自己想办法去向叶黄解释,他和叶黄两口子之间的事情,还是他自己去解决更好一些,另外也可以给你黄阿姨一个台阶下。”


隋丽非常理解叶歧山的处境,确确实实,如果光是叶黄还好办些,再加上黄小乔的话,问题就复杂多了,黄小乔这人,好像比叶黄还要不可理喻。看来目前惟一的途径就是李远方自己去找叶黄和黄小乔解释了,但叶黄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难道只有李远方亲自往美国跑一趟,在这样的非常时期,李远方可能走得开吗?


正当隋丽在程建都的陪同下在楼下餐厅吃饭的时候,许亦云回电话了。许亦云说张太一确实到梦岛去了,但张玄义几经周折找到在麦屿码头上留守的天师家的人的时候,张太一已经坐船出海了。张太一没打开任何通信工具,从麦屿到梦岛的海底光缆和电缆目前正在铺设中没有完工,在梦岛留守的张太一的亲信都是随张太一从美国回来的,张玄义没有他们的卫星电话号码联系不上,所以许亦云只有让在麦屿码头留守的天师家的人马上出海去找张太一,找到张太一后让他马上回电话。


解释完那些事情后,许亦云迟迟艾艾地说道:“丽姐,这次施叔叔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靖芳姐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她家恐怕也得乱上一阵子,以后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跟着倒霉呢!虽然有志大哥已经到那里去了,但估计起不了多大作用,只可惜宋大哥被拖在台湾回不来了。所以我刚才已经找过了家里几个隐居多年的长辈,他们答应帮这个忙,现在玄义已经去接了。我还给向叔叔打了电话,向叔叔说他和戴大哥他们都已经快到扬州了。丽姐你如果方便的话找一下远方,让远方最好亲自去一趟杨州,要是他自己实在去不了,也得另外找个人作为他的全权代表去!”


隋丽被许亦云这番话说得糊涂了起来,等许亦云挂了电话后才回过神来,心想从对这件事的处理中可以看出,许亦云确实不是个一般人物,很有跟人玩手腕的潜质,这几年在南乡更没有白混,难怪张太一千挑万挑选择她作为天师夫人。许亦云偏偏不提张太一,却重点提到宋力忠,还让自己去找李远方,看来她是已经猜到这事与张太一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明知张太一已经指望不上。事情既然是张太一做的,想救施庆洋,只能找天师家那些功力更加深厚的长辈。如果来不及救施庆洋了,也只有与张太一地位和实力相当的宋力忠或者李远方才能尽量化解施庆洋之死所产生的危机。


想到这,隋丽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心想还是赶紧把李远方找到再说吧!随便扒了几口饭菜,找程建都要了辆车往董文龙家去了。但隋丽还是迟了一步,等她到达董文龙家的时候,李远方带着董文龙前脚刚回行星数据古城分部,和隋丽走的不是同一条路没有碰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L̪ԌE$L̪Ԍ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