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四百零七章 变堵为疏

红尘有梦 第四百零七章 变堵为疏

经过包括李远方本人和程乐天在内的行星数据那些程序员、美工师两个多月的努力,数字地图项目赶在“和平与人类未来”国际会议结束之前完成,已经拖了两个月的整个华夏系统,也到了可以正式发布的时候了。数字地图和华夏终端,以及几套新的附件系统,都在国际会议闭幕的当天下午悄然上市,行星数据没有为此召开专门的新闻发布会,也没有大张旗鼓地进行宣传,只在盘古平台上向每个用户发了个公告。

在国际会议闭幕的时候,作为东道主之一的行星数据送给所有与会专家的纪念品是一台最高档的华夏掌上电脑和一台肥终端。专家们得到的华夏掌上电脑,还带有两套特别的附件,一套当然是三维立体眼镜,另外则是被称为“华夏神针”的疾病诊断和防治套件。疾病诊断和防治套件是当年李远方跟叶黄合作的、曾获得联合国卫生组织首届年度大奖的那个课题的应用产品,是在叶爷爷到梅山后定型并迅速经有关部门鉴定取得销售许可证的。

经过国内外许多医院五年多时间的临床实验,当年的那个课题已经积累了海量的临床数据,而且仍然在继续积累中。由行星数据一个十人课题小组负责的、包括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在内的专家系统,也已经开发了好几年,早就可以进入实用阶段了。叶爷爷到梅山后,由隋丽亲自组织位于梅山本地的服装厂相关人员,在叶爷爷和梅山大学武学院一些老人家的指导下,经过半个多月的攻关,在原有的基础上完善了一整套包括紧身衣、手套、袜子在内的人体穴位定位系统,定位系统上有大量的电极,与被称为“神针小盒”的一个小盒子相连。

“神针小盒”是位于南京的行星电子研制的,除了可与定位系统配合对人体穴位的参数进行测量取样、送到与之接驳的掌上电脑或者华夏肥、瘦型终端外,还可以在掌上电脑或者华夏终端的控制下产生特定的电脉冲,对一些疾病进行治疗,或者起到保健作用。

掌上电脑或者华夏终端,在接收到“神针小盒”送来的测试数据后,经过简单的编码处理后就直接送到华夏系统的服务器群,由服务器群通过专家系统进行分析,得出用户的健康状况和疾病诊断意见送回到掌上电脑或者华夏终端的屏幕显示给用户看,并在用户的网络硬盘上保留数据备份以备后查。如果用户的疾病是针灸可以治疗的,或者是没有明显的疾病,只为了调整一下人体经脉电特征进行保健,用户就可以选择是否由华夏系统控制“神针小盒”产生相应的电脉冲进行治疗。在一些特定的时期,行星数据会组织一些梅山大学中医学院的专家,在盘古平台上对正在使用这套设备的用户的情况进行现场诊断,以弥补专家系统的不足。

“华夏神针”附件不是免费提供给所有华夏系统用户的,而是需要单独购买。但价格并不是太高,全球统一售价标为一百五十行星币,而且仍然对所有的星星索用户提供折扣。系统的使用价格也较低,每小时统一定为两个行星币。一般的诊断,几分钟就可以得出结果,用户们哪怕天天使用这个设备对自己的健康状况进行诊断,一年下来也花不了多少钱。不过因为对疾病进行治疗和对人体进行保健处理时动辄一两个小时,如果用的人很多、使用时间很长的话,利润还是非常可观的。

“华夏神针”的顺利推出,最高兴的是叶黄。这是她和李远方合作的第一个科研项目,他们就是通过这个项目的合作认识并慢慢发展感情的,所以这个项目无论对她还是对李远方而言,都有非常特殊的意义。五年多时间迟迟没有出产品,她都等得有些着急了。得到“华夏神针”将正式发布的消息后,叶黄马上联系了李远方,嘴里嘀嘀咕咕地算了半天账后对李远方说道:“如果有五亿人买,平均每天有一亿人小时,扣除费用后,每天就可以赚到一亿块钱,哈哈哈!李远方,我终于能自己赚钱了!我妈老说你送给我的那套首饰太贵,还说我这几年一直都在乱花你的钱,没跟你结婚时就已经这样了,搞得跟你不明不白的,现在我自己能赚钱还你了,我看她还说我不!”然后也不管李远方有什么反应,嘴里喊着“我找我妈算账去”,就切断了与李远方的联系。

李远方被叶黄搞得哭笑不得,心想你赚钱哪里是从这个项目开始的,从酒类陈化装置到乙醇燃料电池等等的,哪一个不是赚了大钱的项目?不过他也知道,以叶黄的思维方式,也只有这样的明白账才能算得清楚。叶黄与黄小乔之间的不友好,开始于黄小乔不让她跟李远方住在一块,从那之后,叶黄就有事没事地找茬跟黄小乔斗嘴。想想叶黄说等她拿到学位、叶歧山把医院卖掉处理完美国那边的所有事务后,下个月中旬就举家回国,李远方觉得浑身火热。

到梅山城参加“和平与人类未来”国际会议的专家中,有一大批世界级的医学家,其中包括当时龟田次郎的主治医生舒尔茨。拿到“华夏神针”后,舒尔茨和一些医学专家对这套设备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说这是人类疾病诊断和治疗史上的一场革命,完全有资格获得本年度的梅山医学奖。对舒尔茨的好意,李远方心领了,笑着说道:“这是我自己的课题,怎么能自己给自己颁奖呢?”

李远方这样说,让舒尔茨对他的好感更深,感慨道:“李先生,为了完成这个项目,你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对此我始终深表敬意,现在又不需要任何荣誉,我对你更是钦佩万分!”

听到舒尔茨的话,李远方的感觉怪怪的。心想这人真是个书呆子,自己不要虚名倒是真心的,但他也不想想,自己能从这个项目上获得多大的利润!就算没有任何利润,光是因为这个项目娶了叶黄这个老婆,也比什么都值了。再说以自己目前的地位,还有必要再来个梅山奖锦上添花吗?当然,这些话李远方是不会说出来的,还装出一副高风亮节的样子来跟舒尔茨一阵谦虚,舒尔茨傻乎乎的没什么知觉,却把在一旁陪同的肖琪玮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出于对这套设备的兴趣和对李远方本人的好感,舒尔茨等医学专家在国际会议结束后滞留在梅山城,希望能在这套设备的基础上进行研究,开发出更多的远程疾病诊断和治疗方法。

在首先试用了数字地图系统的功能后,许多怀有政府目的的专家都为地图的精确性和功能的强大暗自心惊。有的人想当然地认为,这些数字地图数据很可能是行星数据联合中国政府和军方,使用新开发成功的反重力飞行器拍摄、侦察到的。反重力技术的研究进度,绝对不像李远方和中国政府这段时间公开说的那样还处于实验室阶段,而是早就进入了实用阶段。除了反重力技术外,中方很可能还开发出非常先进的隐身技术。想想和隐身技术结合的反重力飞行器可以轻轻松松地做到无处不在,这些西方国家的专家和接到他们汇报后的政府有关部门的人员,心中更加没有底了。

三月七号上午,“和平与人类未来”国际会议终于落下了帷幕,闭幕式上,大会的主持人贝纳宣读了由所有与会的两千六百多位专家集体签名的“梅山宣言”,呼吁中止所有的国际冲突,尽最大努力地开展国际合作,促进全人类的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

和这次国际会议的高规格和前所未有的规模以及全世界民众的关注程度极不相称的是,从会议召开一直到闭幕,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政府反应极其冷淡。这么重大的国际会议在国内召开,按理说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应该亲自出席的,但南乡方面不仅没来一个中央领导,连各部委都没派出一个人。莅临会场的级别最高的政府官员,只是曾经担任过会稽市委书记的江南省杨副省长。各国政府有关部门自始至终都对国际会议避而不谈,由各国政府控制的所有新闻媒体,除了国际会议开幕和闭幕的时候简单地提了一下外,其它时候没对国际会议作任何报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