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四百零六章 专业忽悠

作为“和平与人类未来”国际学术研讨会的发起者之一,“人类末日”可说是倾巢出动,许多以前从不露面只是公众猜测中的核心成员,都一一浮出水面来到梅山。和别的专家学者一般按照种族、国家和专业而聚堆不同,比别的专家提前一天到达的“人类末日”的成员,一到梅山就集合到一起开会,还要求东道主把他们安排在同一个酒店的同一个楼层里住宿,以方便他们之间进行交流。在代表行星数据接待来宾的肖琪玮的特意安排下,比照那些在国际上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的待遇,把“人类末日”的所有与会人员都安排在紧挨着梅山大学的行星大酒店。行星大酒店是行星数据的对外招待所,用于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重要客户和合作者,也是梅山城里档次最高的宾馆,规模比一般的四星级宾馆大,而内部设施和服务水准,则远远超过世界上大多数的五星级宾馆,可说给予了“人类末日”的成员们极高的待遇。


以肖琪玮难以改掉的老毛病,“人类末日”的成员们又住在他的地盘里,不想办法安上一些窃听、录像设备是怎么都不会甘心的。让肖琪玮感到心惊的是,由他亲自指导安装的那些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绝大多数竟然莫名其妙的失效了,接收不到一点信号。在担心“人类末日”因此来兴师问罪的同时,肖琪玮心想,这个组织绝对不像表面所看到的、仅仅是个松散的半宗教半学术组织那么简单,肯定有着非常严格的组织结构和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但“人类末日”直到离开梅山城都没因此作过任何表示,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等他们离开行星大酒店后,所有的监视设备就随即恢复了正常,肖琪玮怎么都检查不出那些设备有被人做过手脚的痕迹。


作为东道主之一,按照分工,李远方负责接待自然科学方面的专家,宋力忠则负责接待社会科学方面的专家,另外,“人类末日”说起来对他非常友好,所以李远方是亲自接待的。李远方见到这帮人后所产生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帮人跟张太一特别像。


这帮人虽然来自世界各地,种族也各不相同,但共同之处非常明显。首先是年龄大都在四十岁上下,和张太一相当。另外,这帮人都是搞自然科学的。尽管无论从年龄还是资历上讲,他们在科学界只能算是小字辈,但学术水平和在各自研究领域中的地位,却是国际上数得着的,就像张太一在核聚变理论方面的权威地位一样。好像这帮人全都是天才,所以年纪轻轻就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另外,这帮人大都像张太一一样思想非常激进,说话的口气大得不行,一个个都是自我感觉良好谁也不服谁似的,凑到一起后,经常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吵得面红耳赤的,这方面像极了张太一带回国来的那些助手。更坚定了李远方把这帮人跟张太一联系在一起的是,“人类末日”号称供奉耶稣,但在跟这帮人的接触过程中,李远方没发现有一个人像类似的宗教组织那样时不时把耶稣挂着嘴上,动不动就由耶稣的名义发誓什么的,也从来不像虔诚的教徒那样要做祷告,但却基本上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对中华文明都有一定的了解,说起来头头是道的,把肖琪玮等接待人员听得直翻白眼。


观看了肖琪玮好不容易拍到的那些录像,再借故和这帮人照过面后,宋力忠非常肯定地说道:“这些应该是张太一的人!”然后有些失落地说道:“想不到张太一隐藏的实力竟然会强到这种程度!”


杨洲对这个结论有些不太相信,说道:“张太一用什么方法去收伏这帮人,难道是使用一种宗教信仰?这帮狂人可都是世界上排得上号的大科学家,用新宗教理论去束缚研究自然科学的世界级专家,这可能吗?”


肖琪玮撇了撇嘴说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以前那个半路出家的复员兵,还不就是用一套狗屁不通又自相矛盾的可笑宗教理论把许多国内的老专家、老教授和高级干部忽悠得晕头转向的?到现在都几十年了,那小子当时吹的牛皮戳穿了不知多少块,还有不少人死不悔改呢!和张太一比起来,那小子在玩宗教方面连业余水平都算不上,那小子都可以做到的事,张太一这个专业人士做起来岂不更轻松?从‘人类末日’的创立时间和这帮人的年龄分析,刚开始被张太一忽悠的时候也就是二十多岁三十来岁的样子吧,身体和大脑的发育刚刚结束,还是刚刚成家从人子人女的角色转变成人夫、人妻和孩子的父母的重要时刻,在身体结构和生活上讲,正是进入稳定期前的重要调整阶段;而且,也是刚在学术上钻进去、被科学研究上的新发现推翻了原先的信仰、世界观和人生观最迷茫的时候,这不正好给了张太一乘虚而入的机会吗?这就像一些更年期的妇女特别容易被忽悠成虔诚的教徒一样。”


大家都被肖琪玮风趣的语言说得笑出了声来,连一向非常严肃的宋力忠都不例外。郭海林饶有趣味地看了李远方一眼,用非常轻松的语调说道:“不用说别人了,我们自己不也贼能忽悠吗?这一个多月,大家没少到梅山大学去吧,陈老爷子都把那帮复员兵给忽悠成什么样了!为了达到老爷子的标准,那帮复员兵简直是往死里训,训得头破血流脑震荡胳膊腿折掉的快有三百人了吧。要是真的打起仗来,老爷子问:‘你们上战场送死去不去?’我看没有一个人不会争着去,老爷子这还没有提出什么系统的理论呢!我们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把关下七拼八凑出来的谁看了谁觉得别扭的‘梅山精神’,这一年来又忽悠住了多少人?前几天梅山集团那边刚刚宣布要在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招收三千名配送部的员工,经过集训后分到北美地区三百多家梅山酒店去,年龄、身体等各方面的条件定得那么苛刻,才几天功夫就有五百多万人报名了。我们这是业余忽悠的,人家张太一可是专业忽悠的,还有系统的宗教理论,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说着说着,连自己都被逗乐了。


笑过之后,大家觉得“人类末日”是张太一的班底已经是基本上没有什么疑问的,就等张太一到梅山来,对他与“人类末日”成员接触过程进行观察得到确证了。但作为世界核聚变理论权威,可以在“和平和人类未来”国际会议上大出风头的张太一,却怎么都不愿到梅山来。张太一的理由是,经医院检查,已经证实许亦云怀孕了,对像他这样年到四旬的人来说,这是中年得子,而且他肩负着为天师家延续血脉的重任,所以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比留在家中照顾怀孕中的老婆更重要的。张太一不愿来,用的还是那样让人哭笑不得的借口,谁都拿他没办法,所以对张太一和“人类末日”之间的关系,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去证实,猜测就只能是猜测而已。


以“和平与人类未来”为题的国际会议整整开了半个多月,一直到三月七号才闭幕。和当今世界上所有的国际学术会议一样,这次会议虽然名头非常唬人,规模史无前例,会议的议程和结果几乎全部被发起者所左右,在会议上最出风头的是“人类末日”,其次是以李远方为代表的行星数据和梅山集团,别的与会专家基本上没有发挥实质性的作用,只是宣读了一些环境保护和新能源开发利用方面的论文、呼吁几声停止对抗维护世界和平而已。会议最后一致决定,以后每年都举行一次类似的国际会议,会议仍然在梅山城举行,开幕时间还是定在中国传统节日元霄节后一天,并用“梅山国际论坛”作为正式的会议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