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四 别家远行(1)

netflyhawk 收藏 3 16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一部(N) 四 别家远行(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王飞心里嘀咕着要创造历史,不管金朝也好,清朝也好,反正是他来到了这个地方,而这个地方恰巧又与他以前的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至少大家都还说着一样的语言,同宗同种同文化,那管他什么呢,反正也是来了,来了就要有所作为,就不能白来不是?蝴蝶扇动翅膀造成的微小气流运动都能造成掀起滔天巨浪的莫大旋风,这么一个大活人莫名出现在莫名的时空,光是喘气时嘴里呵出的气流,就比蝴蝶翅膀的扇动激起的气流要强上数十倍吧?

不过,他还不知道,在他满腔的豪情冲天而起,盘算着要来个大的暴动之际,他还要接受一场不得不接受的新婚的“洗礼”。

王飞还奇怪呢,呀,家里这是有什么喜事呀,到处张灯结彩,大红的喜字贴起来。心下正在嘀咕呢,母亲领着一大帮妇女高高兴兴的把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簇新的衣服穿起来,缠着红丝带瓜皮小帽一戴,把他们喜得一个个合不拢嘴。王飞就是傻子现在也知道怎么回事了,立马出了一身冷汗:“古代的包办婚姻这么厉害呀,不但娶谁不知道,连娶媳妇的人也不知道。乖乖,这可叫人怎么活呀。”那帮姑婆,还在笑哪,“看看,少爷高兴的,汗都淌出来了。”王飞巨寒,一转眼,咦,怎么不见晓云?这个妮子,哪里去了?转了好几转,才看到了她,兴高采烈的和丫鬟们忙着什么。他有点发晕,仿佛一切都不是真的似的,稀里糊涂的朦胧中仿佛自己消融再空气中,身边的人也好,起伏的声音也好,都飘渺起来。众人见他有点失魂落魄,也不再多说,只叫晓云好生看顾着,就张罗别的去了。屋里一时安静下来。王飞见晓云仍是兴高采烈,满面喜色,真不知她高兴什么。就是自己娶了一个新媳妇,就她和自己的关系,那还不多了竞争的对手?哦,对了,她自是一个丫鬟,或者是古人所谓的通房大丫头吧?那么自然就有等级了,主子和奴才自然不一样,或许新媳妇来了以后这个晓云还要怎么绕着心思搞好与新人的关系呢。他不由摇了摇头,脑中仍然晕乎着,心也好似没有着落。和身边这些人相处也有些日子了,大概有两个多月了吧,因着自己也没有和外界交往的动力,除了自己感兴趣的,其他是什么也不知呀,反正在这么一个大富之家有吃吃,有喝喝,有玩玩。由着性子闹也没有人责问,自己是得其所哉了,好像这一切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似的。就像这晓云,还有王六儿,整日里在自己身边跑前跑后的伺候,现在想来,还真有些低三下四的那么点意思。自己本心是没有奴役别人的心理的,看看这些日子的行为,不由汗津津而下了。或许这就是“腐败”吧。

“今天是我娶亲?”王飞的声音有些哑然,“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是呀。奴婢也是现在才知道呢,还没有恭喜少爷你呢。夫人昨儿说了,让不和你说,要给你一个惊喜呢。”晓云的回答如此顺流。

王飞默然道:“哦,那问一个问题,我今年多大了?”

“少爷真是,又说笑话了,你怎么问多大呢?是不是这喜事来了,喜欢糊涂了?总不是以前的都忘了个干净吧?怎么素日里也没有看出来呀。”王飞愈加尴尬了,幸好晓云马上又高诉了他,今年十六岁了,而且顺便说了,这新娘,真要算起来,还是极为亲近的一个表妹呢。

什么,十六岁?王飞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了。真没有想到,曾经廿四年华的自己在穿越了时空之后在一个年仅十六岁的男孩身上“复活”了。而这个新娘子竟然还是表妹,什么表妹?晓云便告诉他,是李家的表妹?李家的表妹?他想了想,就是没有一点印象,脑子愈发乱了起来。晓云便告诉他,李家,是他的姨娘家。呵呵,这么说来,不就是一个近亲结婚嘛?简直是乱弹琴,什么事呀。难道王飞的老子就没有一点优生优育的知识?想到这里不由又哑然失笑,这是在古代,自然是没有了。

蓦然外面鞭炮齐鸣,钟鼓大作,他愈加迷糊了,心中满是“身不由己”的感慨。或许不知不觉中王飞的灵魂还在影响着自己吧。当一群人拥自己出去的时候,他脑中是空白一片,做了什么也不知道,见了什么也没有印象。只知道自己被浮上了一匹高头大马,那马头上还系了一朵大红的花朵。他忽然清醒了,然后就“噔”的跳下马来,大声说道:“我不去。”

王一龙便道:“你怎么了?不是迎亲吗?哪有迎亲新郎官不亲自去的?”王飞道:“反正我是不去,因为迎亲是给我娶媳妇是不是?这我自己娶媳妇,总得事先告诉我声吧?怎么你们都没有告诉我?到临了才和我说?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我才不去呢。”

王一龙哑然一笑,看来这个儿子犯了迷糊了,这个喜事本来就是给他冲喜的,可不能拗着他。耐心的道:“怎么没有告诉你?这房亲事,那是老早就定下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告诉你,那是给你一个惊喜,怎么会冒冒失失呢?所有的一切,自然早就打点好了,咱们是谁家,何况是你结婚,能马虎吗?”

王飞头一摇,“那,我突然觉得我现在结婚有点小,才十六岁,太小了。”

王一龙点了点他,王刘氏道:“你怎么会小?不小了,人家宝堂十六岁孩子都生出来了,你这就晚了,明白不?”

王飞道:“不管怎么说,今天,我还就是不去了。要是你们非要我去,那我可是要乱来的,出了什么事你们可不要怨我。”

王一龙看了看王刘氏,摇了摇头。幸好他们对一些特殊的情况也有所考虑,王飞这阵子有点糊涂,万事不能只靠他,倒还有第二手的准备,也就不再勉强,让人赶紧把王飞簇拥到房里,迎亲的队伍自去出发,迎接新娘子去也。

王飞回到房中,丫鬟们聚在房中,小厮们围在房外。王飞不干了,“你们干什么?看着我呀?去去去。”

晓云道:“少爷,你就消停点吧。老爷太太是有吩咐的,再说这是大喜事呀,您就不兴我们在这里热闹热闹?”

众丫鬟众口一辞,王飞满耳里都是热闹的话语,满眼都是喜气的笑脸,心里却生了一肚子的闷气,悠哉悠哉过了几个月的幸福生活,竟然被当作木偶一样摆布都不知道。这还是在自己的家里呢,自己的命运就无法把握。可怜刚刚还星期冲天壮志要改变历史呢。还是好好打点打点自己的命运吧。头脑中不知怎地突然嗡的响了一声,就迷迷糊糊起来。好像是晓云说了几句什么,也没有听清,眼皮子是越来越重,魂灵儿好像飞了起来,后来就不知道了。

当他最终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赫然发现自己处在华贵的新房当中,穿着大红嫁衣的新娘头上蒙着红帕,正立在自己面前。

周围是一个人也没有了,房间是安静了,除了偶尔从外面传来的喧哗。王飞退了几步,坐在椅子上,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子,这女子现在窈窕的坐在了床边,难道这就是他的新娘?是他今后一生的爱侣吗?怎么着,睡了一觉,新娘子就来到了身边?拜过天地了吗?喝过交杯酒了吗?哪儿跟哪儿呀?盖头似乎掀了一个小角,又很快的垂下。

他心里犹如一团麻絮,越理越是纷乱,好像一口气憋在心里透不出来,烦躁的要抓狂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是向前迈了两步,那袭红衣泛起了一阵涟漪。王飞顿住了,反身拉开门走了出去。抬眼望,天边一弯新月如钩。喧闹声愈加清晰了。

王六儿站了过来,“少爷,今日小登科呀,怎么出来了。喝上口?再回去吧。”

王飞打眼一望,新房外摆了两桌酒席,现在都静静的望着自己,苦笑了下,走过去筛了碗酒,“来,兄弟们姊妹们,王飞素日多有得罪,干了。”仰头一口喝下。犹如一道火龙从喉管直穿而下。不由意气毫发,仿弱又重回了出征前的壮行酒场。又筛了两碗,和两桌的人干了。两桌人都是素日熟悉的,都是家里的家丁丫鬟。王飞喝毕,笑道,“你们尽兴,尽兴了就睡去。不要守在这里,我又不会跑掉。”

“对,少爷说的对。使劲喝,喝饱了就睡去,今日大喜,你们也松散松散。”

一转头,竟是父母联袂而来。王飞心中百感交集。不管怎么说,就是心里再有芥蒂,父母毕竟是父母呀。捧了两碗酒,跪了敬递给王一龙夫妇,“父母大人在上,王飞让父亲母亲受累了,请满饮这杯酒。”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掉头跑进了新房。

红烛‘啪“的炸开了个灯花,王飞走去剪了剪,房里越发亮了。该面对的总归要面对。

王飞在她旁边坐下,鼻中立时涌进淡淡的幽香。伸手捏着盖头的边角,心砰砰的跳了起来。手也似乎有点抖动。喝下的几碗酒现在发作起来,头隐隐的痛。王飞锤了锤头。枪林弹雨中似乎也没有这么踌躇过。

这个家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好男儿志在四方,何况从内心中这个家也极为陌生。不过既然王飞生在这个家里,别人又不会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现在的王飞早已经不是以前的王飞。物是人非事事休,又能如何呢?和他们说,我来自100多年以后,不是你们的儿子王飞,他们会相信?只会认为自己疯了,中邪了,是一个神经病,是一个疯子。

那么,只好找个机会离开这个家了。既然要闯荡一番,既然要作出一番事业,又何必现在婆婆妈妈的呢?

王飞心底里大吼了一声,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日忧和愁。洞房花烛夜,岂能教人空度?可是走到新娘子的身前,却又怯了起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长的什么样子呀?性格什么样呀?他统统都不知道耶。就这么一下子要结成夫妻,惨。惨,惨。怨呀,真是怨呀,比窦娥还怨呀。天呀,神呀,救救我吧。

“啪”,又是一个灯花炸开了。房里亮了一下,又恢复到红烛黄晕晕的光芒里。王飞倒退了几步,做到了桌边。满满斟了一大碗酒,一仰脖子全倒进了喉咙。顿时一股热气直落到了胃里。他一碗接着一碗,也不知喝了多少碗。晓云上来要拦,王飞拿手一挡,自己却晃了一下,然后就这么直着趴了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