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三章 身陷重围

独孤雄 收藏 0 11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三章 身陷重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野驴被耶律横秋接过去后,立刻像换了个人,由于胯上有伤,不能骑马,于是就叫人抬来木板拼凑起一个木床高高抬着,铺上毛毯兽皮撅起屁股像只蛤蟆一样爬在上面,歇斯底里地吼叫着指挥契丹兵追杀独孤雄。耶律横秋手一挥,几千契丹兵的箭矢便像飞蝗一样向苦菜花飞去。苦菜花急忙回头舞动双刀拨挡箭矢,箭矢纷纷坠地,并不曾伤到身上。饶是如此,仍然有两只箭射在了苦菜花骑着的大白马屁股上。大白马吃痛,“嘶呖呖”仰脖狂奔起来,瞬间就追上独孤雄,把契丹追兵远远抛在后面。

野驴见契丹兵放箭射着了自己心爱宝马的屁股,心痛地大叫道:“他妈的是哪个王八蛋射我的马屁股?是谁让你们开弓放箭的?谁要是再敢放箭伤了我的大白兔,我就剥了他的皮!”

契丹兵听后,个个面面相觑,谁还敢放箭?只得有马的骑马追,没马的用自己的两条腿追。楚霸王身上驮了刘方和独孤雄,再加上独孤雄手里近百斤重的金枪,奔跑起来很是吃力。独孤雄看看身后的契丹骑兵快要追上自己,心想自己的楚霸王可不是铁打的,再这样跑下去,恐怕要把它累死。于是就把缰绳递给刘方道:“你骑着楚霸王快跑,我随后就来追你们。”

说罢纵身落地,站在地上等契丹骑兵追上来。独孤雄绰枪在手,急跑起来迎上去,到了契丹骑兵前面,就把金枪横扫,立时打断四匹契丹骑兵的马腿。四匹马惨叫倒地,把马背上的契丹兵扔下马来。独孤雄纵身而起,半空里接连三个鹞子翻身,脚上头下,人在上枪尖朝下,一枪刺死一个契丹骑兵,然后落在马上向刘方她们追去。

野驴看见气破肚皮,指着独孤雄大吼道:“快快放箭,快快放箭,射死哪个狗南蛮!”契丹兵被野驴支使得七荤八素:一会不让要我们放箭,一会又要我们放箭,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王爷既然发话,当然不敢怠慢,纷纷弯弓瞄准独孤雄射去。独孤雄听得耳后风啸声响,赶紧回头举枪拨箭。

一阵箭雨过后,独孤雄倒是没事,但是胯下抢来的契丹马身上却挨了不少,屁股上扎的箭看上去就像是猪钢鬃!契丹马吃痛不起,怒吼一声狂奔起来。这一回倒是用上了全力,再不敢偷懒耍滑。几下就把契丹骑兵远远甩在身后。

独孤雄正想得意地放声大笑,忽见一彪军,旌旗蔽日,尘土漫天。独孤雄出阵视之:一员大将,唇青面黑,耳大眼睁,手握一杆五六十斤重的铁枪率领八千契丹兵挡住前面去路。大耳朵背后旌旗上绣着:大辽国挖宝总督呼啦火火。独孤雄暗想:“原来这个大耳朵的家伙是来监督莲花公主挖取百穴珠的。”原来萧太后恐怕莲花公主年幼贪玩,把挖宝的事情给耽搁了,就派呼啦火火前来督促帮助。

独孤雄眼见前面有敌兵挡路,后有万千追兵涌来。周围杀声阵阵,尘土飞扬,马嘶风啸,仿佛回到了父辈们浴血疆场的年代。自己瞬间成了统帅十万甲兵的大将军,身后似有大宋军民筑就的铁血长城。豪气冲天。当下一指呼啦火火,明知故问道:“来将通名,独孤将军手下不斩无名之辈。”呼啦火火倒也听话,从容说道:“南蛮听好了,我乃是契丹国耶律王爷帐下,人称力举三头牛的大力士呼啦火火是也。”话刚出口,马上醒悟,朝地下吐了口浓痰骂道:“呸,你又不是宋朝将领,有什么资格问我的姓名?”独孤雄笑道:“大火炭,你爷爷问你是看得起你!看你这副尊容,如何不叫呼啦火炭?”

大火炭气得七窍生烟,拍马举起手中铁棍冲向独孤雄,此时野驴已经在耶律横秋的护卫下追了过来,高高撅起屁股在木板床上鬼喊辣叫道:“呼啦大将军,快与我杀了这个南蛮狗,替我报仇血恨!”呼啦火火听后更是精神百倍,为了在野驴王爷面前显神威,手中铁棍使尽十二分力气向独孤雄头上打去。

独孤雄举枪相迎,只听“咣当”巨响,震得独孤雄双臂发麻。独孤雄心想:“老子就是天生神力,想不到大火炭的力气比我还大。不妙,不妙。我不能和他硬碰硬。”正在想间,大火炭又是一棍当头狠砸下来,独孤雄举枪齐眉,把铁棍架住。又是“咣当”巨响,震得独孤雄耳朵嗡嗡作响。双臂似断了般巨痛。胯下的马忽然“呜噜噜”叫了一声,倒在地上。原来抢来的契丹马身中十几箭,又驮着独孤雄和他的金枪和火炭斗了那么长时间,大火炭砸在独孤雄的力量又全部都落在了它身上,勉强陪着独孤雄挨过大火炭一铁棍,终于支撑不住大火炭的第二棍,倒地吐血而死。独孤雄吃了一惊,急忙纵身跳下马来。

大火炭抓住机会,不容独孤雄有喘息机会,手中铁棍频频朝身上又砸又捣。独孤雄慌忙躲避不迭,东躲西滚,像个滚地猴。正在危急关头,只见六姐双手将龙鳞旋风球高高抛在空中,身子从马上一跃而起,在空中抬脚将球狠狠踢出,大火炭只觉得眼前有个金晃晃的东西飞来,鼻梁上就重重地挨了一球。虽然苦菜花起射的距离远,力量可是不轻,大火炭的鼻骨顿时被打破碎,鲜血迸流。大火炭叫了声“哇——”,还没有来得及叫“呀呀”,球弹回后,又被六姐连环踢来,这回打在了大火炭的头上,大火炭耳中嗡嗡大响,倒栽葱掉到马下。被独孤雄过去一枪扎死。

野驴见不到一柱香的工夫就前后损失了两员大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把手向后一招,契丹兵将不分先后潮水般向独孤雄他们包围过来。野驴奸笑道:“你们不是武功高么,老子给你来个人海战术,看你们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独孤雄看着铺天盖地扑过来的契丹兵愁眉苦脸地对苦菜花道:“六姐,刘方就交给你了,你要保护好她。待会我冲上去撕杀,你们瞅准机会,杀出重围去。要是大家侥幸逃得性命,就到雁门山去会合。要是我死了麻烦六姐每年烧些纸钱给我,阴间说不定有什么怜香惜玉院、飘香楼的美女等着我去嫖,我估计阴间的妓女也和阳间的一样势力眼,没有银子她们是不会接客的。还有,千万别忘了再摆上几坛好酒,我是离了酒就活不了的——”苦菜花忍不住跳下去扑到他怀里哭泪抹涕,将他胸脯如擂鼓般捶打:“你这个死鬼,大家好兄弟,你死我也不活了。”刘方在旁边也禁不住暗暗落泪。苦菜花突然擦干泪拍拍胸膛,豪气万丈地道:“大家铁哥们,我和你一起上,爽爽快快杀番兵,轰轰烈烈去死,做个为国捐躯的好男子!”独孤雄道:“我们都死了,刘方怎么办?”六姐迟疑道:“几万番兵杀过来,反正大家都活不了,大家一起杀,一起死。”

独孤雄道:“那怎么行,我对妹妹可是有承诺的,一定会保护妹妹的安全,一定要帮妹妹找到她的小主人!”刘方唾骂道:“番狗都杀到眼前了,小命尚且难保,还管你的狗屁诺言、信誉。六姐,我和你们一起杀。大家一起把这些掳掠我们汉人拿去当牛马的契丹狗奴杀他个干干净净!”独孤雄热血沸腾,大声道:“好,大家今天就痛痛快快地杀番兵,死了也算为国捐躯。二十年后,老子们又是一条好好!”

说罢跳上驴背坐在刘方身后,俯身低头对着楚霸王说道:“老伙计,今天是给我爹爹报仇的时候了。咱们多杀一个是一个。”楚霸王似听懂了他的话,长嘶一声,奋起四踢,箭一般冲向汹涌而来的契丹兵。契丹人刚想拉弓射独孤雄,只听野驴身旁一个大嗓门站在马背上对近两万契丹兵高喊道:“各位将士听好了,小王爷有令,不许放箭,不许暗下杀手。要活捉这几个狗南蛮活剐他们!违者,格杀勿论。”契丹兵顿时乱了起来。个个缩手缩脚,放下手中弓箭。契丹兵这一踌躇,被独孤雄怀抱刘方冲过来瞬间挑死几十个。楚霸王也飞踢踢致残无数。独孤雄举枪往敌阵搅了搅,却似翻江倒海一般,把契丹兵杀得尸横遍地,哭爹喊娘抱头鼠窜。独孤雄回头对苦菜花喊道:“六姐,跟着我冲出去!”六姐答应一声,连忙砍翻几个契丹兵,勒马向独孤雄驰来。野驴嘿嘿冷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立即下令有胆敢放走独孤雄他们者,格杀勿论。

契丹兵听后,如潮水般回头涌向独孤雄。此时独孤雄已经杀出一条血路,只等苦菜花过来便一起冲出去。回头看见苦菜花被两员契丹大将缠住不得脱身,于是一枪刺死一个骑兵,夺过他的马,对刘方道:“你骑着楚霸王快跑,有多远就跑多远,永远都别回头。我回去救出六姐就去追你。”说罢把楚霸王的缰绳交给刘方,在楚霸王屁股上打了一掌道:“老伙计,妹妹交给你了,你要照顾好她。”楚霸王仰脖长叫一声,撒踢猛冲出敌围,向雁门山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