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生涯 乱世 第一节 乱世

潮汐人家 收藏 18 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8/


第一节 乱世

我爷爷叫陈本福,如果还在世的话,今年恐怕已经一百岁有余了,在他老人家九十岁那年,无疾而终。咱们中国人把九十岁称为所谓“鲐”,意思是九十岁的老人背上生斑似鲐鱼背。不过我爷爷的背部我是很熟悉的,没见到什么生斑似鲐鱼背,倒是我亲眼见过的他在战争年代留下来的几处伤疤至今让人记忆犹新。


我爷爷是位老红军,打从我懂事时起,我爷爷就给我讲他的一些战争经历,我也乐得喜欢听,因为小时候老家农村的课余生活实在太单调了。所以我一忙完农活就缠着他给我讲白话(湖南常德一带的方言,意指故事),有时候他也给我讲些古老的抓鬼故事、狐狸妖精什么的,害得我晚上不敢吹灯睡觉,老觉得身边有什么脏东西要逼近我,生怕鬼上身之类的事情发生。不过,我最喜欢听的还是他年轻时打仗的故事,他老人家由于讲得精彩,经常把隔壁的大人和小孩们也吸引过来,大家都屏住呼吸,来听他神侃。讲到打仗什么的打赢了或得了便宜,他会张开没牙齿的大嘴,如同小孩子般地呵呵地笑开了。 当说起了死去的战友,则又伤感不已,闻者动容。我们这些小男孩子喜欢动,听完后就要喜欢到后山坡的树林里玩打仗的游戏,自制长短枪,打仗尤喜月黑之夜,黑暗会平添几分战场上恐惧的气氛,但是也有不爽的地方,我额头上的伤疤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长大以后忙于工作,离开了湖南家乡到南方的一个地方找饭吃,和爷爷偶尔只是通通电话就匆匆挂了,他老人家临终前一直在喊我的小名,等我赶回家时,他老人家已经乘鹤西去。


我爷爷从小命就很苦,他的娘亲也就是我的太祖母,是生我爷爷的时候不幸难产死的。我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爷爷是个大木匠(大木匠意指专做棺材的一类工匠),用老话讲是吃百家饭的,长年累月在外面做工,一年难得回来几次。那年头我们那里正闹饥荒,正如中国古籍上记载的“饥荒连年,死者枕藉”,我们那里是活写照,饥荒再加上各类疾病,常常整村的人都死绝了。我爷爷全亏了几个亲戚照看,才捡回一条命,不过自小就落下了肠胃不好的病根。因为有时候他也啃过树皮,就像抗日战争时期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委杨靖宇大将军一样。这一年我爷爷20岁的时候,正走在上山砍柴的路上,村里来了一只从来没见过的队伍,约摸几百号人。村里的老人、妇女和小孩都躲到山上去了,来不及跑掉的躲在家里,不敢开门。我爷爷胆子比较大,见他们没有恶意,也没有放枪,就靠近了过去。头头模样的军官拦下了他做个向导,后来听说他们是吴佩孚手下的兵。当时中国的农民哪像现在,苦是苦了点儿,但是可以外出自由打工,养家糊口,整个国家就如同“一沟绝望的死水”。虽说自古中国有个说法,叫“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但那年头,当兵比读书强,你看“秀才遇到兵,还有理说不清”呢,这书不就白读了是不是。总之那时候的农民,要想活命,出路只有一条--当兵。道理很简单,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当兵不愁吃不愁穿,还可以领点兵饷,还有大烟抽。可怜的乡下人就为了这么一点很简单的盼头,加上当时我的老家湖南常德一带正闹饥荒,我爷爷就毫不犹豫地和村里的另外几个好友一道跟上了队伍。谁料到这一去就是三四十年,直到他告老归田,再也没有会过几次老屋看看。


在这里简单地介绍一下中国当时的大背景。满清王朝被推翻后,孙中山成立了中华民国,可惜孙大总统到底没有玩过前清重臣袁世凯,袁世凯利用了当时清朝初亡、民国初兴的条件,耍阴谋诡计窃取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职位。这袁世凯竟然鬼迷心窍,不惜接受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以赢得小日本的支持。他强行解散国会,改元“洪宪”,当上了皇帝。袁世凯作了皇帝,立时遭到了全国人民的反对。孙中山、蔡锷等人纷纷发动讨袁运动,痛斥“数年来蓄志以亡民国者,袁氏实为第一人”。向全国人民呼吁“千钧一发,时不我与,惟我内外诸同胞速图之。”由于全国人民的反对,闹得袁世凯很难办,很快就病倒了。1916年6月6日,复辟狂袁世凯终于一命呜呼,只作了83天皇帝。窃国大盗袁世凯死后,他把持的北洋集团进入了混乱状态,内部权力之争逐渐激烈,分裂成皖、直、奉三大系,即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以冯国璋为首的直系以及张作霖的奉系。还有以唐继尧为首的滇系军阀和陆荣廷为首的桂系军阀霸据南方。还有不少割据一省或一地的小军阀。军阀之间恶斗不断,今天你吃掉我,明天我有吃掉他,南北之间长期对峙,军阀内部为争夺政权或扩大地盘而连年混战,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以冯国璋为首的直系,主要控制范围是直隶(包括今天的河北的全部和河南、山东的一部分)及长江中下游地区(包括江苏、江西、湖北和湖南的一部分)。1919年冯国璋病死后,他的部属曹锟、吴佩孚掌握了直系的兵力。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和直系联手摆平“张勋复辟”后,皖系把持当时的北京中央政权,继承了袁世凯卖国的衣钵,又从小日本那里得到很多借款,这家伙自信心极度膨胀,遂对南方用兵,欲推行武力统一政策,这就加剧了直皖两系的抵触。1920年4月,直、奉两系结成反段联盟。7月,吴佩孚又发表出师讨贼通电称:“自古中国,严中外之防,罪莫大于卖国,丑莫重于媚外。穷凶极恶,汉奸为极。段祺瑞再秉国政,认仇作父。始则盗卖国权,大借日款,以残国胞;继则假托参战,广练日军,以资敌国;终则导异国之人,用异国之钱,运异国之械,膏吾民之血,绝神黄之裔,实敌国之忠臣,民国之汉奸也。......佩孚等束发受书,尝闻大义,治军而还,以身许国,誓不与张邦昌、石敬塘、刘豫、吴三桂之徒,共戴一天。贼生则我死,我生则贼死。宁饮弹而瞑目,不为外奴以后亡。......今日之战,为讨贼救国而战,为中国民族而战,其幸不辱命,则佩孚等解甲归田,勉告无罪于同胞;其战而死,为国人争人格,死亦有荣无憾。”直皖战争爆发,历时五日,皖军大败。段祺瑞被迫辞职,避居天津日本租界寿街,开始吃素念佛,表面上静心养性,实际上等待时机复出。直、奉两系军阀遂控制了北京政权。此后,直系先打着“恢复法统” 的旗号,推黎元洪复任总统,把徐世昌赶下台。接着便高价收买国会议员,操纵选举。1923年10月,收买“猪仔议员”,让曹锟贿选大总统成功。这时候的‘所谓民国政府,已为军阀所控制,军阀即利用之,结欢于列强,以求自固。而列强亦即利用之,资以借款,充其军费,使中国内乱纠纷不已,以攫取利权,各占势力范围……”看啦,这就像当今我国台湾省“议会”打成一团,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的中国分裂割据、列强环伺。人民像猪仔一样,无知无识,自生自灭,而且随时会受到屠杀。各军阀诸侯只顾各自利益,全然不顾国家民族前途命运。但是,在这一时期,处于漫漫长夜的中国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这就是1921年7月23日,这是80多年前的一个非常普通的日子,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的一座极其平常的小楼。发生了一件绝不普通、绝不平常的事情:12名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来自不同省份的中国人,成立了一个当时只能是秘密的政治组织——中国共产党。从此,“中国革命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了”。


好的,近代中国历史的后续演变想必大家都清楚了,我在这里写书不是为了给大家灌输历史知识,相关的历史事件和时期大家万一不清楚的可以翻翻历史教科书找到权威答案,呵呵。我的本意是在不胡编乱造历史事件的前提下,循着我爷爷曾经走过的路,再走一遍。是对是错,自有我们后人去评说。后续章节将要涉及到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包括直皖战争之后的北伐、国共内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抗美援朝等,本人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将会必要的添油加醋一番。希望得到大家的鼓励和支持。谨以此书献给为民族解放而牺牲的千千万万革命先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