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之魂 第一卷 第三帝国的兴起 第九节 处女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3/


提到克虏伯家族,我就想到历史上克虏伯家族继承人阿尔弗雷德-克虏伯在1930年的时候,就加入德国纳粹党,第二年成为党卫军成员。他把希特勒看作洗雪1918年耻辱、复兴德国的主要人物。到1936年10月1日,29岁的克虏伯被正式任命为负责重整军备的克虏伯公司的副经理。 1939年他接替父亲执掌克虏伯帝国的大权。刚才那个中年男人沃尔夫冈-弗里德里希-冯-克虏伯按年纪应该是阿尔弗雷德-克虏伯的叔叔辈才对。

想获得伊人的芳心,不能贸然出击,得先摸清伊人的底细再说。

于是我找来我的副官威廉-布吕克纳(Wilhelm Brückner)让他查一下那位小姐的底细。

这时随着音乐的停止,舞会也落下帷幕。随着司仪的声音响起,与宴的众人在等待最后一个节目:伟大的希特勒阁下的激情演讲。

一听司仪的报幕说让我发表演说,我顿时陷入恐慌之中,要知道我可是假冒的,对于这种事情可是一点经验也没有。(历史上希特勒为了吸引听众,开始时讲得很慢,而且不时地停顿,以后随着听众感受力的升高而渐渐加快起来,当他演说到高潮时,他的速度越来越快,音量越来越高,以至于到最后完全变成了一种歇斯底里似的吼叫,此时全场的听众在情绪上也不由自主地和他打成一片。而在最高潮时,他却突然停止,这时场上也突然鸦雀无声,然后,他又以极馒的速度说出几个关键性的词,于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可能是刚才的艳遇激起了我的激情,心想讲的好的话,说不定伊人也会像其他人那样被我的魅力所吸引(瞧,主角又自恋的不是)。在热烈的掌声下我深呼吸了几下,然后来到了大厅的主席台上。在喝了一小杯水润了下我的公鸭嗓子后,开始了我的演说:

我和我的党将成为一个能够保护你们的利益不受GCD人和工会威胁的救星。我们的斗争只可能有两种结果:要么敌人踏着我们的尸体过去,要么我们踏着敌人的尸体过去。如果有人说:你做梦吧!我只能回答他说,你这个笨蛋,如果我不是一个梦想者的话,我们今天会在哪里呢?我一直相信德国,你说我是一个做梦者,我一直坚信帝国的崛起;你说我是个傻子,我一直相信我能重新夺回权利;你说我疯了,我一直坚信贫穷会有尽头。你说那是乌托邦,谁是对的?你还是我?!我是对的,我一直会是! 我不相信,那些以前在不断嘲笑我们的人,现在,他们还在笑!!!如果日耳曼民族不在强大到可以浴血保卫它自己的存在的话,它就应当灭亡。你们必须跟着我庄严地宣誓:我们需要的是和平,我们需要的是献身于我们的事业......那个最大的非正义必须被矫正,它今天还是非常有重量的在我们的人们心中和在几乎全部人们当中。假如在一个国家只有他做着诚实的工作才是一个公民,然后每一个人拥有权利去要求着在他的老年他应该被保持着自由从照顾和欲望。那将意会着这个最伟大的社会成就的实现。我们必须废除凡尔赛和约,向东扩展德国的版图,我们将停止向欧洲南部和西部进行的永无休止的日尔曼征讨,并将把目光投向东方的那个国家。德意志万岁!(以上言论只代表主角的观点,不代表作者的观点)

此时在场大多数企业家们尽数起立,对我报以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对于下面的掌声我并不觉得吃惊,也不会认为是自己的处女秀多么的富有激情,而是我对魏玛共和国、对现行体制、对犹太人和SH主义的抨击迎合了一种广泛存在的愤懑情绪。正是这样一种盲目的愤懑情绪在一定程度上帮了我的大忙。

大厅的气氛现在达到了最高潮,而我则在保镖的簇拥下离开了这里。临走时我还不忘想再看伊人一眼。希望经过刚才的演讲,伊人对我印象有所改观。不看不要紧一看心里凉一截,伊人那有半点被我吸引,全然沉浸在地中海鱼子酱的美味之中。不由得心情变得恶劣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