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在回去的路上,鲁兵很少说话,骑着单车,在拥挤的人群中穿行。他不知道回去后怎么对任柯说,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他。别看任柯一副事事皆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内心非常脆弱。这点,鲁兵比谁都了解他。鲁兵想,任柯与蓝萍之间,只能是友情,这除了主观上的原因外,应该还存大着许多的客观障碍吧?任柯不爱学习,没有真正的学识,仅靠一点高傲是远远不够的。还有,任柯的身份和职业或多或少地在他心理上造成了一定的自卑感,当然,这不是主要的原因。

鲁兵记起有一次陪任柯到商场去买自行车,那天好像是八一建军节,商场搞拥军活动,军人凭证件可以享受打折优惠。当他们把自己的《士兵证》递给那个中年女售货员的时候,售货员打开盯着看了半天,不解地问,你们在部队干这么长时间又不升官,有什么干头?任柯没有说话,鲁兵笑笑回答,是因为部队的需要。那女售货员笑了,把证件交还到鲁兵手上说,大兵同志,你这是在给我上课呀?!鲁兵在心里直想骂娘,如果我们也生在这座城市,让我们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老子更比你们有能力!

鲁兵现在想起这件事儿来,心里还有点恼火。现在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年代,世上一切都在变化着,人的思想观念,道德水准也在变化,这倒也不难理解。比如芦荻,要是我也是一名军官,那么,结局也许会改写。唉,人呀,真难!真正能成为知己相伴人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时两厢情愿,也未必能结合,这或许就是人生的悲哀之处吧?

快到部队的时候,鲁兵说,你们俩先到任柯那儿,我还了车子就过来。任柯说,干嘛呢,看你神神秘秘的。鲁兵说,等回去再对你说。说着,把车子骑到鸿运去了。

鲁兵把自行车停在门外,落上了锁,握着车钥匙进了店。当班的女服务员正在大厅里与年轻的厨师打情骂俏,见鲁兵进来,忙收住笑,问,吃饭?鲁兵说,我不吃饭,我来找芦荻。

“哦,我知道了,你叫鲁兵吧?”

“是呀,你怎么知道?”

“芦荻告诉我的。你把钥匙交给我吧,她人现在不在。”服务员说,“这是你的车钥匙,芦荻帮你修好了,就停在外面。”

“哎,好的,替我谢谢她!”鲁兵没有见到芦荻,心里多少有点感到失落。接过钥匙,匆匆地离开了鸿运。当他感到任柯宿舍的时候,任柯和晁显已坐在床边等他了。

“老大,你想找我们说什么事儿?”任柯问。

“哦,你知道吧?蓝萍有男朋友了。”鲁兵说。

“不会吧?怎么这么快?”晁显不解地问。

“我也是刚听说的。我本来想劝她与任柯早点把事儿定下来的,结果她说自己有男朋友了。”鲁兵说。

“听她胡扯!她找男朋友我会不知道?”任柯自信地说,“不可能的事儿!”

“但愿如此吧,”鲁兵说,“这是她自己说的,我的意思是你尽快找蓝萍谈谈,别再拖了。共军八年抗战都胜利了,你们这么多年事情还定不下来。”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能定。”任柯说,“我哪有钱来结婚?”

“但在不是谈钱的时候,你应该先把事情定下来嘛!”鲁兵劝道,“万一要是真的,我看你后悔吧?”

“嘁!我不信还能跑了她!”任柯不屑地回答说,“放心,哪天我过去,当场揭穿她。”

“好吧,反正这事你不能拖了。”鲁兵见任柯不相信自己的话,又如此自信地认为蓝萍是在说谎,也不便与他争辩。

“老大说得对,你这伙这点事都搞不定,你要是结婚用钱,可以先从我那儿借一点嘛!”晁显也劝任柯道。

“嗯,好吧,看你们两个,好像比我还急。我过几天就去!”任柯说。

“那好,我回分部了,有事就打电话给我。”鲁兵说。

“哎!你刚才见到芦荻了吗?”晁显问。

“没有。她人不在那儿。”鲁兵说,“怎么,你找她有事儿?”

“没事儿,嘿嘿。”晁显笑了笑,“我以为你在那儿与芦荻聊天了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别笑了,我走了。”鲁兵说着话儿就走到门外,骑上甲子的自行车,找甲子去了。车子让芦荻给修理过了,比以前好骑多了。唉,你说天下竟有这么巧的事儿,每次车子掉链的时候,都会碰到她,这是不是一种缘分呢?鲁兵念头闪过之后,马上就在内心告诫自己,千万不能瞎想,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