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九篇 运筹帷幄 第三章 借刀杀人

yuertou 收藏 18 28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九篇 运筹帷幄 第三章 借刀杀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疲惫不是一时的问题而引起的!万逸夫暗暗告戒自己,他确实很疲惫,这不是那种仅仅身体上的疲惫就容易解决的问题,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疲惫。是他对现在所干的这个工作的一种疲劳感,用一句心理学医生的话来讲,是什么综合症?他已经记不起是哪位医生说过的了,但是他确实看过医生,就是军情局内部专门为他们这些外勤特工聘请的一位心理医生,他们太需要心理医生的细心照顾了。

这位特工对政治人物并不敏感,而且还相当的讨厌,但是他的工作让他无法避免与政治人物接触,更不幸的是,他接触的还都是些来头不小的大人物。不管是在哪,他都需要从这些大人物身上获取一点什么,或者说是为这些大人物做点什么。而他则仅仅是军情局2万5千名雇员中很普通的一员,至少在8000多名干外勤的特工中他算不上出色。这就是让万逸夫觉得最尴尬的事情,虽然自己做的是一些可能会影响到历史发展的重大事情,但是他自己却并不是一个历史人物!

间谍心理并没有不平衡的感觉,因为干他这类工作的人并不少,而这也是他们拿着比一般公务员要高出3倍的工资,而且所有行动经费都由国家承担,能够过上比普通人舒服得多的生活所需要付出的必然代价,当然,生活对他们来讲,在45岁结束外勤生涯——如果他们能够熬到45岁的话——那么才具有真正的意义,因为在此之前,每年中,他们只有极短的休息时间,而绝大部分时间是在执行任务,或者是准备执行任务中度过的。万逸夫不知道有多少特工熬到了45岁这个出头之日,但是他是比较幸运的,还有7年,他就可以拿着一笔丰厚的退休金,离开情报工作的一线岗位了。当然,军情局会为他在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上留一张椅子,然后让他每月领着比政府部长级别的官员低不了多少的工资继续工作到60岁,如果他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当上某个部门的负责人,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干到65岁,退休之后,仍然可以作为军情局特别顾问继续接触秘密材料,并且获得一个非常让人羡慕的新身份,比如某大学的名誉教授,而已此来打发掉他们剩下的时光。

上校——按照情报人员的职务规定,他现在确实是一名上校——并没有想得这么远,因为怎么熬过眼前这最后7年的外勤生涯才是最关键的。谁都知道外勤工作是情报人员中最危险的,而且这也是牺牲率最高的。在万逸夫所认识的不多的几位外勤特工中,就至少已经有一半的人莫名其妙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有的人可能在几年之后还会突然出现在某个地方,但是绝大部分的是永远不会出现了。而每当他想到这,就有点后悔自己当年选错了部门。年轻的时候,总认为外勤特工,就如同詹姆斯•邦德,或者是李晨曦那样,能够成为名震天下的特工,而且还会有人将他们的实际拍成电影,为他们做免费宣传。当然,他并不知道,007只是一个虚构的人物,而且由李晨曦的故事所拍摄的电影也大都与实际并不符合。反正,他认为自己是选错了行,如果当初选择成为一名情报技术分析人员的话——他认为自己是绝对有能力干好那些技术活的——那么就要安全得多了。虽然收入会减少一半,但是哪又有何妨呢?这仍然能够让他过上比较舒服的生活。虽然再也没有机会免费到国外旅游,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以那样的收入,他完全支付得起自费旅游的费用。反正,上校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选择错了部门,但是现在后悔是永远来不及了。

军情局为了培养这名外勤特工,在他身上花掉的培训费用,如果用100元的人民币来计算的话,就足足能够塞满几十只麻袋。而且,为了配合一名外勤特工,特别是如同万逸夫这种比较优秀,具有独立行动能力的特工执行任务,还需要花费掉更多的金钱来建造一个情报网络,并且安置更多的情报人员在一旁策应他的行动。反正,一名特工入了行之后,就意味着在他还干得动的年龄内,必须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汗水,而不是如同在一家私人企业中一样,只要不想干,那么就随时可以炒掉老板,另谋高就。

这才是万逸夫觉得最不舒服的地方,这让他觉得自己好比是一个卖身的妓女一样,而且还更糟糕,因为妓女最多也就是出卖身体几个小时,然后就可以选择另外的顾主,而他却不行,合同一签之后,他出卖的是二十几年,而不是几个小时!简直太糟糕了!

不管怎么说,万逸夫仍然是一名优秀的外勤特工,为人低调,具备对事物高度的洞察能力,能够临危不乱,而且具有优秀特工所必须具备的素质,高度的预感!而这些,是他成为优秀特工的必要因素。这次,他在巴基斯坦又把自己的这些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这让他在军情局领导心目中的地位又高了几分。当然,他也获得了一个可以回国的机会,只不过不是让他回国来休息一段时间,而是让他来回国给另外一些大人物做工作汇报!

简直糟糕透顶了!万逸夫能够在外勤一行干上16年而没有失手的主要原因是他一直保持低调,即使是在没有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也只与自己的上级进行单线联系。而且,他在成为了一名外勤特工之后,就从没有去过军情局一次!这让上校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想象,他每年领着军情局150万的薪水,却从没有踏进那个大门一次!当然,特工并不需要太多特殊的工具,大部分的工具在普通的市场上,或者是黑市上都能够买到,当然,他也绝对不相信007那样的特工真实存在过,如果哪个特工都需要依靠那些先进,但是同时又非常不可靠的新玩意来完成任务的话,那么还不如让技术研究人员去刺探情报好了!而这次,上校是再也无法保持低调了,因为他不但要回到16年来他一直在回避的那个地方,同时还要在众多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面孔。这简直太糟糕了。

在走向前面的那扇门的时候,万逸夫并没有考虑工作汇报的事情,他已经在飞机上早就考虑好了。他最关心的是,这次工作汇报之后,他还能不能坚持到7年之后的那一天,他不太希望让大家记住他,因为这对一名外勤特工来讲,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他们的相貌要求就是要在人群之中没有人能够一眼将他们认出来。当然,他也绝对不希望自己成为众目之的!

“准备好了吗?”距离会议室大门还有2米的时候,军情局行动副局长停了下来,转身对跟在他后面的万逸夫问了一句。

上校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工作还是有信心的,虽然现在他很烦躁。

“心态放平和一点,你可以把自己知道的都讲出来,你的主要听众是我们以前的老上司,他对情报工作非常了解,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住他,考虑好开怎么开始了吗?”

你也是我的老上司!万逸夫笑了下:“没问题,我知道该怎么做,虽然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那就好,平静下来,不用慌张,里面人不多,都是行内人士,你没必要为自己的安全担心!”这位主官军情局具体行动已经20多年的老局长笑着拍了下得力手下的肩膀,然后转身为他推开了门。

里面坐着的人确实不多,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位大概60岁出头的将军,万逸夫没有马上看清对方的军衔,光线太暗,他也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相貌,当他看清楚对方肩膀上是大将的军衔时,心里有底了,现在还在军队内部工作的大将就一个了,是谁自然很清楚。靠门的地方有两张位置空着的,副局长坐到了里面的那张上去,那么剩下的自然是给万逸夫的了。

“好了,这次参加会议的人总算到齐了,我们现在开始吧!”主持会议的是军情局的局长,而能够参加这次会议的全都是大人物,最小的官也是一名中将,而且能够让局长亲自主持会议的时候并不多。

“老杨,我们还是先听听我们的前线人员的介绍吧!”大将开口了,虽然语气显得有点苍老,但是谁都不会怀疑这苍老的声音所具有的威严。

“好的,那我们就让12号为我们先介绍情况吧!”局长笑着点了点头,态度显得很恭敬,也许他在国家元首面前都没有做得这么周到吧。而情报局内部是绝对不会直呼特工真实姓名的,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每个特工都有自己的一个代号,而在他们脱离一线之前,这个代号就是他们的公开姓名!

副局长在下面踢了万逸夫一脚,他已经发现自己的手下又走神了。

“我们从哪开始呢?”万逸夫回过了神来,但是一站起来就说了一句显得很没有经验的话。这也难怪,他连普通的工作报告都很少参加,每次行动他只需要想副局长递交自己的工作总结报告就行了,哪还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呢,但是他迅速的掩盖了自己有点尴尬的神色,没有必要为此而感到羞愧。

“就从你是怎么发现目标开始吧,不用紧张,我们都不是外人!”

“那好吧,就从那天我怎么从那位巴基斯坦上校的嘴里知道这件事情的地方说起!”12号朝大将微笑了一下,他知道鲁毅以前是战略处的负责人,而战略处是直接管理军情局的一个重要部门,所以他也算不上是外人。“其实这完全是个巧合,当初在接到命令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至少在伊斯兰堡要想知道从哪里入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拉瓦尔的心腹几乎存在于每一个角落中。而那名上校显然对他们的最高统帅不是很满意,或者说他留恋着以前的总参谋长。所以,在喝了几杯免费的白酒之后,这名上校几乎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我,也许他的话在心里已经憋了好久,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吐的对象吧!”我并不希望这个对象是我!上校停顿了一下,还不免在心里暗想了一下,因为成为这个对象就意味着将有一件艰难的工作等着他去做!

老将军笑了笑,他从不认为特工缺乏幽默感。任谁长期在那种危险的环境下工作,都绝对不会缺乏黑色幽默感,就如同当年的李晨曦一样。“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线人所提供的情报具有价值,而不是一个陷阱呢?”

“我花了2天的时间去搜集相关的资料,通过另外5个人,就已经证明那名巴基斯坦上校的话并没有假!”12号显然不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有三个方面可以证实这条情报的可靠性。一,这名上校的一个弟弟刚在前线的反击战斗中丧生了,他认为这绝对是拉瓦尔下达盲目反击命令的错误;二,他曾经担任卡提拉的二等秘书,并且干了5年,这已经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了,足够他对自己的上司有着比较详细的了解;三,他曾经在总参谋部内坚决反对过大规模的反击作战,抵制过速胜论的观点,但是他失败了,而且被拒绝在了重大任务制订者的大门之外!以此三点,足以证明情报来源的可靠性。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巴基斯坦情报部门设下的一个圈套,但是根据我后来进行的调查,他并没有与巴基斯坦情报机构有过接触,而且事后没有跟任何巴基斯坦的情报人员联系过。他的经历也得到了证实,一切都应该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很好,你的工作相当的仔细,而且小心!”大将的评价就已经说明他是一名优秀的特工了,但是万逸夫并不因此感到高兴,因为优秀就代表着也许将要多干5年!“那么,你在确定了情报来源的可靠性之后,决定怎么做呢?”

“这是一次5级绝密行动,是不是?所以,我绝对不可能通过第三者来展开这次行动,甚至不可以去联络别的情报人员共同行动,所以我只有决定自己独闯龙潭了!”上校有点腼腆的笑了下,他确实是孤胆英雄,十多年来,他几乎都是独自行动的。“当然,我也不可能利用军事顾问团成员的身份去干这件事,任何军事顾问团的成员离开伊斯兰堡都将引起巴基斯坦方面的注意。所以,我先到大使馆,通过情报站站长要到了一个二等秘书的新身份,然后再让我们顾问团内的上级为我请了半个月的回国探亲假,当然借口是现成的,不需要我去操心。作为大使馆的二等秘书,我可以在巴基斯坦境内任意行动,当然,理由大家也知道。随后,在搞到一辆轿车之后,我就独自南下了,这不是一段轻松的旅程,我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当然,也尽可能的避免了任何麻烦,足足花了一周的时间,才到达了目的地,中间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上校觉得自己如同是被审讯的犯人一样,但是他也知道,上级要评定他的工作业绩,就必须要做出一份详细而且象样的汇报出来。而在他45岁从一线退下来的时候,记录着的业绩的那份报告就将决定他今后20年之内能否获得一个好的工作岗位!

鲁毅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些特工都有办法让自己安全的到达目的地,虽然每次所采取的线路以及办法都不一样,但是效果是一样的。这是他想要看看这名特工还有没有执行下一次行动的能力,当然,大将得到的答复是满意的,这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情报人员!

“上校,你做得很好!”将军把手中的文件夹翻开了,这只是一份记录着12号工作成绩的资料,他从上面知道了对面那位特工的军衔。“那么,你与那位巴基斯坦老人的接触进行得怎么样呢?”

“一开始的时候并不顺利,他不是一个简单的老头!”这个大家都知道了,上校暗自告戒了一下自己,“他有自己独立的卫队,虽然没有迹象表明他给了这些卫兵酬劳,但是我可以肯定,这支人数在50左右的卫队都是巴基斯坦特种兵,而且他们都是将军的追随者,个人战斗能力非常突出,而且时刻都保持着警戒的心理。如果仅仅是从士兵以及保安者的角度来看的话,他们是非常优秀的,甚至比总统官邸里的那些人还要优秀!”

“这说来,他们给你制造了不少的麻烦了?”这时候,另外一名中将开口了,12号不认识这位将军,他也没有必要认识所有的将军吧。

“确实如此,我还差点被一名卫兵的步枪给干掉,当然那是次意外!”12号有点夸大其词,他以为这些将军都想听点惊险离奇的故事,当然这并不影响整件事情的真实性。“他们的盘查非常严密,连我身上的剃须刀都给搜缴了,半小时之后,我才见到了卡提拉,一个与该地区任何一名老头都没有多大区别的,看上去像个普通农民的老人!”

“农民?”大将愣了一下,在大部分中国人的理解中,农民已经是历史人物了,因为现代化的工业大生产彻底的代替了农业。当然,在世界的很多地方,仍然有人干着这种已经在人类社会中存在了数万年的职业,只不过他们是为那些富豪以及达官显贵提供奢侈品,而巴基斯坦卑路支省荒漠与山脉之间的那些农民绝对不是为此而在田地里面劳作。

“对,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农民!”上校肯定了自己的说法,“当地虽然也有一些现代化的设施,比如他们有自动浇灌机,能够收看卫星电视,还可以通过卫星设备让电脑连接到国际网络上去。但是,那里人的生活仍然是非常清贫的,大部分人以务农为生,贫瘠的土地上生产的粮食是他们唯一的生活与经济来源,这似乎是他们的主要职业。真不敢相信,现在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地方存在!”

“确实难以让人置信,但那是事实!”老将军笑了笑,“好吧,接着呢?”

“接下来我与卡提拉进行了大概4个小时的会谈,这位巴基斯坦老头的学时,眼光,以及对局势的分析,还有他那超人一等的觉悟能力确实让我感到非常吃惊!”这就是你们在找的人吧?上校在心里反问了一句,“当然,他也很快了解到了我的来意!”

“那他有什么想法,有与我们合作的意思吗?”局长终于开口了,他对自己的这名手下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没有让他在这些大人物面前丢脸。

“很难看出他的想法,虽然他是个军人,但也是个老练的政治家!”上校并没有侮辱政治家的意思,这只是个形象的比喻。“虽然与他谈了4个小时,但是确实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来。只不过,他的两名主要的手下对我提出的意见很有兴趣,也许卡提拉手下的人并不甘心一辈子都留在大山与荒漠包围着的那片贫瘠的土地上!”

“那么他与自己部下的关系怎么样?”这时候,老将军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这方面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详细的调查,我们接触的时间太短了,因为我还要赶回伊斯兰堡,如果引起了巴基斯坦政府的怀疑与注意的话,那么卡提拉就将变得毫无意义了!”

“那么你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说说你的看法!”

“他们的关系应该相当不错,能够跟随卡提拉,并且忠心为卡提拉服务的人都绝对是他的心腹!”得到了大将的许可之后,上校就将自己的主观判断说了出来,“这些人看起来都很年轻,如果我们联系到卡提拉在担任参谋长时所提拔,以及帮助的那些人的话,就可以知道,他的卫兵肯定都受过他的特别照顾,那名将我送到山外的人就曾经得到过卡提拉的大力帮助,他的母亲得了癌症,是将军出的一笔钱让她能够从死亡的边缘走回来。另外的那些卫兵的情况应该差不多。而卡提拉也很重视自己的这些手下,从他给予他们相对比较平等的地位,以及如同亲人般的生活关系上来看,将军应该是很重视自己这批唯一的手下的。”

“那你认为,卡提拉有可能听那些手下的意见吗?”这时候,另外一名上将开口了,开始这名上将一直在仔细的听。

“如果意见是正确的话,那么卡提拉应该不会拒绝!”

“好了,你回国的事情没有引起巴基斯坦方面的怀疑吧?”大将看来已经了解到他所需要知道的信息了。

“没有任何麻烦,我是拿到正式回国通知的!”12号也知道这场工作汇报差不多了。

“你的工作很不错!”一句简单的评语,已经让12号感觉到很兴奋了,因为这是大将给出的评语。

副局长陪同万逸夫离开了会议室,门才关上,副局长就说到:“这次的汇报很不错,你已经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是这并不是我所需要的!万逸夫知道自己这次又走得太远了:“局长,那会给我什么奖励呢?”

“你希望得到什么奖励?”副局长笑了下,“你有几天时间休息,如果觉得在这边没有什么事可干的话,可以回家去看看。当然,这只是临时休假,你必须做好随时回到巴基斯坦的准备,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能在任何时间联系你,所以,你也不要太过于放松了。当然,回去努力作人,你老妈又打电话来,让我们督促你的个人问题了!”

“老天!”万逸夫惊叹了一句,现在人都可以活到140岁了,难道年轻人还必须要在40岁之前结婚吗?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还要进去一下,那些将军恐怕还需要我的帮助!”

万逸夫目送副局长进了会议室,他也确实该休息一下了,虽然这不是正式的那种休息,他仍然无法关掉呼叫器,也无法将自己从繁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因为这对他来讲已经是额外的照顾了!

“大家对这些事情有什么看法?”副局长回到会议室的时候,局长正在主持下一步的会议,而现在发问的是大将鲁毅,也是这次行动的最高负责人。

“非常有价值!”军情局局长很严肃的回答到,“虽然信息还不完整,粗看起来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是却非常有价值,卡提拉即使没有表态,但是通过他下面人的表现,我们可以知道,这些事情对我们的计划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确实如此,卡提拉是我们理想中的人选,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那名上将开口说到,“他与拉瓦尔有着相似的影响力,而且在巴基斯坦军队内部有着崇高的地位。随着巴基斯坦在南部地区的溃败,以及欧美扶持的伪政权的成立,卡提拉的威望肯定超过了拉瓦尔,因为他的意见被证明是绝对正确的。而现在,只缺乏让卡提拉的事迹告诉给所有巴基斯坦人的一个机会。当然,这个机会可以由我们来创造!”

“但是,在此之前,我们需要明白的知道卡提拉的具体意见,如果他不肯合作的话,那我们就是在玩火!”旁边的中将的态度显得比较保守。

“确实如此,老王,你认为我们可以采取什么行动来明确的知道卡提拉的态度呢?”鲁毅的目光转移到了坐在会议桌另外一边的军情局行动副局长的身上。

虽然李禹民在上台之后大力培养自己的人,但是作为情报部门,军情局与国安部都是比较特殊的。而李禹民在国安部安排了一位属于自己的新部长之后,很快就证明他的这个行动是绝对错误的。因此,军情局领导人的更换行动就半路停止了。而现在,军情局的局长,以及负责行动,情报,技术以及支援的四个副局长都是当年鲁毅在担任战略处负责人时安排的人员。因此这四人对鲁毅都是非常钦佩的。虽然军情局有四个副局长,从职务上来讲,四个副局长是平等的,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权力大小是按照行动,情报,技术与支援这个顺序排列的,而行动副局长就是名副其实的军情局二号首长。

“行动肯定有,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详细的计划,这事必须要慎重考虑!”副局长开口了,他是参加这次会议的唯一的副局长,“卡提拉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如果我们卤莽行动的话,很有可能将事情搞砸,所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恩!”将军点了点头,目光在会议室内扫了一圈,“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来确定下一步的行动呢?”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尝试一下‘赶鸭子上架’的办法!”军情局长说了一个局里常用的口头禅,“也就是说,迫使卡提拉接受我们的安排,这并不是办不到!”

鲁毅立即明白了军情局局长的意思,而另外三名将军思考了一下也反应了过来。“这个办法可以考虑,但是不优先考虑。要与卡提拉合作,我们就应该充分的尊重他的意见,我们再也不能犯下在拉瓦尔身上所暴露出来的那样的问题了!”

“如果可以的话,那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借助第三方的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时候,开始一直没有发现的一位中将终于开口了,“也许欧美在这事上对我们的帮助会很大!”

房间内迅速的沉默了下来,大家都被这个大胆的提议给震住了,同时,反应迅速的人也知道这个提议的重要价值。包括鲁毅在内,他立即看出了这个意见的价值。很多事情,确实不好由中国出面来做,但是借他人之手来干的话,那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陈将军,你有什么具体意见吗?”五分钟之后,鲁毅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那名中将的身上。

“美国与欧洲才在巴基斯坦南部地区成立了一个傀儡政权,如果出现了一个可以威胁到这个傀儡政权存在的危险,欧美会做出什么反应呢?大概大家都可以想得到,而这就是我这个意见的基本根据!”中将顿了一下,接着说到,“我们完全可以通过‘非常规渠道’将卡提拉即将复出,率领巴基斯坦任命抵抗侵略者的这条消息透露给我们的对手,相信,欧美再也不会对这位巴基斯坦的前总参谋长手下留情了。而为了保证不激起巴基斯坦人民的反抗情绪,至少欧美不会采取直接行动来解决问题,用炸弹解决目标是最愚蠢的做法,因为这将使欧美在巴基斯坦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他们只会选择间接行动来解决掉目标,然后把这事与他们的关系推得一干二净,或者说完全嫁祸到伊斯兰堡的头上去,欧美并不缺乏干这类事情的经验。而这一来,我们就有机会来阻止欧美的行动,以此来向卡提拉表明我们的诚意,并且获得他的认同,那么后面的事情就非常好解决了!”

“如果把伊斯兰堡也牵扯进去的话,效果应该更好一点!”军情局局长做了一点补充。

不可否认,情报以及秘密行动本身就不遵守基本的国际原则,这都是非常肮脏的行动,都是打着国家利益大旗,而在背后干的偷鸡摸狗,栽赃嫁祸的卑鄙行动,但是大家都了解这类行动的原则,所以并不会因此而产生反感,不但中国在这么干,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情报部门都在这么干!如果要评比国家哪个部门人员的智商最高的话,恐怕非情报部门莫属了!

“好吧,三天之后给我具体的计划!”大将站了起来,“现在大家立即去着手准备,我需要一份严密,而且完整的计划,以及我们需要动员的人力!”

三天之后,鲁毅签署了由军情局局长,行动副局长,以及参与这次秘密行动的一名中将联合制订的一份行动计划,该行动正式启动。

而就在当天傍晚十分,一名美国的二等秘书在一家中餐馆内与一名陌生人共进了晚餐之后,就搭乘一辆高速列车前往了上海,而在上海的一名美国情报站的站长将一张一个钟头后飞往纽约的班机的商务舱的机票送到了这名二等秘书的手中。4个小时之后,这名二等秘书从飞机上走了下来,直接坐进了一辆挂有CIA内部牌照的,已经停在了飞机坪上的轿车,被送上了一架即将飞往华盛顿的军用运输机。

中午之前,已经由总统安全顾问处理过的一份绝密情报被放到了美国总统办公桌上那叠情报的最上面,美国总统将在这天结束工作之前处理掉这份文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