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巴基斯坦战争并没有结束,但是鲁毅的任务就已经结束了。作为一名总参谋部的幕后策划者,虽然将军干得很称职,但是对他的年龄来讲,这份工作确实是太辛苦了一点。而且,通过这场别人的战争,中央高层已经清楚的认识到了一个问题,即鲁毅那丰富的经验,以及处理问题老道而熟练的手腕对他们来说仍然是非常有价值的。所以,没有必要让这位老将军太过于操劳,也许今后还有很多地方用得着他。所以,将军的任务就提前结束了!

如果是在20或者40年前,将军也许会很不满,因为这是别人剥夺了他的工作,也剥夺了他的权力,但是,现在将军绝对不会这么想,能够获得休息的时间,让自己能够有机会为自己,为家庭做点事情,这对将军来讲确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了。所以,将军是非常高兴的离开了总参谋部,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还是交给年轻人去做吧!

当然,鲁毅对这场战争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不管是从中国的角度,还是从巴基斯坦的角度来讲,这位中国将军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因此,将军所受到的那些待遇,根本就是他没有想到的。对一个已经90多岁,且处处倍受尊重,生活无忧的老头来讲,欲望几乎已经不会再燃烧起来,而对那些褒奖,将军不但没有想到,也从来就没有想过吧!

元首府,虽然这条位与北京大道旁边的花园别墅看上去并不显眼,但是在这座房屋周围,至少有一个加强排的持有自动武器的警卫,他们被称为“持枪保卫”,另外,还至少有这么多手中没有持枪,但是在身上某处地方总会携带着一把自动手枪的保卫人员。而在元首所在的房间外面还会有两个全国射击冠军,任何有胆量闯过前两道关卡的刺客在这里都会受到“热情的招待”。而这些元首卫队的成员只有一件工作,就是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都要确保元首,以及元首家人的安全。在他们眼中,不管是什么人,即使是元首的父母都有可能是他们要射杀的对象!当然,这只是个抽象的概念,在这么严密的保卫面前,任何人都会三思而后行。而自从元首卫队组建以来,几十年来,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尝试一下这支特别部队的作战能力!

元首安全顾问每天早上5点半准时起床,洗漱后,在6点钟吃完早饭,然后驱车从郊外的家里来到他们的办公地点,一间设在元首办公室隔壁的,大概有15平方米面积大小的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中。而他到达元首官邸的时间是6点50分,比元首要早40分钟开始工作,这样他才有时间处理完昨天晚上送到的一些文件,在7点半开始的顾问早间会议上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元首。毫无疑问,元首安全顾问这个特别的职务让他成为了国家元首顾问团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不管大小事情,元首几乎都会与他商量。所以,这位没有任何政府实际职务的特别人物也经常被称为小内阁的总理。当然,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必须要具备2个特殊的条件,一是渊博的学识,二是与元首要有同志加朋友般的亲密关系!

这天,蓝洪刚如同往常一样准时的到达了元首官邸,在特别卫队人员的眼中,他就如同一台精密的钟表一样,半年多来,从来没有迟到过哪怕半分钟!而这位年轻的元首安全顾问——确实很年轻,只有45岁——是在半年接接替因为高血压引发严重脑溢血的前任而成为了元首顾问班子里的中坚人物的。蓝洪刚心里很清楚,虽然这份工作的待遇不高,而且工作辛苦,即使有着无与伦比的声望与影响力,但是健康却成为了这些人的最大敌人。在这界政府中,这个位置上的人员已经换了三次,几乎所有离任的都是因为身体健康的原因。而现在,已经辛苦工作了半年的这位年轻人也感觉到很疲惫,他就如同一台用不停歇的电脑一样,任何需要元首做出决定的重大事件都需要由他来先过目,然后确定是否需要让元首来做出决定。而这让元首的工作负担大为减轻,但是却使蓝洪刚的工作量超过了一名普通政府职员的3倍!如果没有一副结实的身体,外加坚强的毅力的话,恐怕再精明的人也不可能担当起这个任务。

来到办公室之后,蓝洪刚首先为自己泡了一杯浓茶,与元首顾问团的很多人一样,他不像政府部门的官员那样爱喝咖啡,因为他相信咖啡因对人体不会有好处,而绿茶却能够在帮助他提神的同时让他更健康。当然,没有人说过太浓的绿茶也有好处,至少对他每天的睡眠是没有一点帮助的。

茶叶还在杯子里旋转的时候,元首安全顾问已经拿起了那厚厚一叠文件最上面的那一份。文件是由值班秘书整理好了的,按照事件的重要性派序,所以,他总能够先看到最重要的一部分。当然,这也减轻了这位劳累的安全顾问的工作量,虽然这起到的作用并不是很大。

前几份文件的内容都很重要,但是并不紧急,但是当他看到第五分文件的时候,就知道今天的工作不会太轻松了。而半个小时之后,他已经把桌面上的文件基本上浏览了一遍,对今天要做的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在确认了今天的日程安排之后,蓝洪刚端起了茶杯,喝了第一口。时间刚好,不冷也不烫,是他最为喜欢的那种味道,但也是最单调的那种味道。

“教授,元首通知你十分钟后去他的办公室,他有要事跟你商量!”

“好的,十分钟后我准时到来,小朱,你等下进来帮我把文件收出去,今天需要处理的事情并不多!”蓝洪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元首顾问团中,任何一人都是学识渊博的学者,而他也不例外,在他担任这个职务之前,就已经是人民大学的国际关系学的教授了。

八分钟后,教授已经把做过处理与没有做过处理的文件分别整理好。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就不用去麻烦元首了,而那些最重要的事情才会由他跟元首汇报。而外面的秘书朱子卿会在他去参加“晨间会议”的时候进来帮他把办公室整理好,如果这时候还有新的文件到达的话,也会被送进来。当然,在绝大部分的时候,都会有新的文件到来,这世界上总是不断有新的事情发生,而作为国际社会的领导者,这位安全顾问必须要时时刻刻为元首分担烦恼吧!

当蓝洪刚走进就在隔壁的元首办公室的时候,才发现今天的情况有点特殊,出了一位人事顾问之外,并没有别的人参加今天早上的会议。显然,元首有自己的安排,而作为在元首身边工作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不明白的事情,并不需要问出来!

“蓝教授,坐吧,看来我们可以开始今天的工作了!”元首的精神很好,虽然他一般都在晚上12点之后才睡觉,一天的休息时间不会超过6个半小时,但是他的精神确实很好,也许谁成为了国家元首都会这样吧。“今天,还是先听听你们的事情吧!”

人事顾问首先汇报了自己那边的几件事情,主要是关于政府内的几个部门人员安排的问题,还有军队提交上来的一些将领以及别的高级军官的任免问题。而元首似乎对这个问题没有多大的兴趣,所以很快就处理完了这几件事情,然后目光转移到了蓝洪刚的身上。

“今天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主要还是关于巴基斯坦战争的一些问题,他们仍然要求我们提供更多的援助!”

“巴基斯坦人真是贪得无厌,难道他们出了要求援助之外,就没有一些别的实质性的行动吗?”元首显然有点不耐烦了。

“也许这是他们安抚自己人民的唯一办法,我们不应该过分的指望一个已经丢失了大部分国土,而且有超过一半人口已经沦陷的政府能够做出什么理智的事情来!”教授吃吃的笑了一下,显然他也对巴基斯坦人的这种做法感到很厌烦。“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们能够维持巴基斯坦政府不垮台的唯一办法,给他们希望,但是这个希望不会太快实现!”

“好吧,这次他们要些什么,要多少?”李禹民也深刻的理解到了这一点,对一个已经摇摇欲坠的政府来讲,获得外来援助就如同氧气对一位已经患了绝症的病人般的重要!

“500架战斗机,400架攻击机,1500辆坦克,还有装备20个步兵师的轻型武器,以及这些5万吨弹药,以及这些武器所需要的支援与配套设备!”

“妈的!”李禹民轻轻的骂了一句,但是另外两人听得非常清楚。“教授,你认为我们应该给他们多少呢?”

“老规矩吧,给他们一半,再扣留一半,防止他们下次再贪婪的向我们索求!”

“这么下去并不是个办法,我们已经这么做了,但是效果呢?”元首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的这位新任的安全顾问虽然年轻,精力旺盛,能够帮他处理很多问题,减轻了他的工作负担,但是他还太缺乏经验了,缺乏作为一名政治外交老手的经验。“我们这次应该有一些实质性的行动,而不仅仅是付出,如果长此以往下去,我们还不如亲自出兵划算!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教授,你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虽然蓝洪刚知道在每天的“晨间会议”上,元首会提出一些很棘手的问题出来,这一方面是对他们这些顾问的鞭挞,另外一方面也是在考验他们的能力,但是今天他明显没有想到元首会这么直接的提出这个问题来,而且这确实很直接,让蓝洪刚没有多少时间来考虑应该怎么回答。

“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应该让巴基斯坦政府做出保证,不能只拿钱,不做事!”沉默了五分钟之后,蓝教授给出了自己的第一个想法。

“就这么简单?”李禹民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如果现在拉瓦尔的保证有什么效力的话,那么我们何必在巴基斯坦问题上操心了呢?我们需要的是实质的行动,一种强有力的行动,一种能够实现我们的目标,并且避免这种糟糕的事情再度发生的行动!”元首说完,把那份由蓝洪刚给他的文件扔到了书桌前面,显然,他现在已经有点激动了。

任何一位在这个安全措施严密,而且长期生活在别人严密“关照”下的人的脾气都会变得有点古怪,所以,国家制订了相关的法律,规定国家元首的任期为5年,而且一人最多只能够连任两界。试想一下,如果有人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密闭的空间内,生活在这种环境下的话,他的精神状态会是个什么样子。而更为重要的是,这还是一个掌握着近十亿人命运的大人物!也是一个能够影响到全世界数十亿人的超级大人物!

“也许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别的人选!”这时候,元首人事顾问,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黑白开口为蓝洪刚解脱了麻烦。

“别的人选?”元首皱了下眉毛,目光转移到了这位已经有五十多岁的教授身上。

“如果巴基斯坦现政府无法实现我们的目标的话,那么我们何不选择另外一个代言人呢?”从元首表情上的变化可以毫无疑问的看出来,黑教授已经一语中的了。

“具体一点!”李禹民没有急着表态,他心里正在盘算着应该这么做的好处以及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

“通过这段时间的发展,我们所需要达到的目的已经基本上实现了。说白了,这是一场由我们出钱,出枪,而由别人出力,来对付欧美的一场代言人战争。而欧美已经在巴基斯坦南部扶持起了一个傀儡政权,那我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如果能够有一个更听我们话的代言人来帮助我们打这场战争的话,我们为什么不干呢?”

李禹民的目光重新落到了安全顾问身上,说白了,黑白是在越权谈论这件事情,因为他只是人事顾问,而战争方面的问题是属于安全顾问的,所以这事还是要先看看蓝洪刚的意见。

“具有可行性,但是难度不小!”蓝洪刚的大脑已经飞快的处理完了这段信息所包含的意义,他也有点心动了。“拉瓦尔确实不是一个好的话筒,如果任由他这么发展下去的话,我们很难从这场战争中脱身,如果想要更好的达到自己的目的的话,这个意见值得尝试!”

“什么时候能够给我一份具体的计划?”李禹民越过了中间的所有环节,直接提出了最后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最快也得后天,而且我需要与总参谋部,还有军情局的人商量一下该怎么办!”

“这事我给你批准了,该怎么办,你立即去办,后天这时候,我需要一份详细的报告!”李禹民点了点头,这天的晨间会议也就差不多了,但是他还是叫住了另外一名顾问。“黑教授,你先等一会,我还有点事情需要与你商量一下!”

黑白从新合上了手上的文件夹,坐了下来,他不知道元首还有什么时期需要避开安全顾问与他商量。

“黑教授,你认为应该给鲁毅,鲁老将军安排一个什么新的位置吗?”

“鲁老?”黑白愣了一下,他知道鲁毅才从离开总参谋部,原本是让他回去休息的话,没想到现在元首提出这件事情来,但是精通心理学的教授马上明白了元首的意思。“你是说,让鲁老去办这件事?”

“对,蓝洪刚太年轻了,不可能让他去处理这件事,而情报部门的很多人没有应付这种大场面的经验,另外,总参谋部的将军也缺乏做这事的政治经验,你认为还有更好的人选吗?”

“确实没有比鲁老更合适的人选了,但是他会接受这个职务吗?”教授表示了疑虑,因为这不是一件能够让人获得赞扬的事情。

“他那边的事情我来搞定,现在我只需要知道我们应不应该让他去!”

“后天之前就要做出决定?”

“还应该更快一点,做一名德高望重的老将军的工作并不容易!”元首笑了下,他知道对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意见。

“那就这么办吧,希望老将军能够理解!”黑白很清楚,元首如果提出了某种想法的话,最好是不要做违背元首意思的事情。蓝洪刚就是缺乏这方面的觉悟,或者说他太年轻,缺乏政治经验。

当天晚上,鲁毅就接到了元首的邀请,虽然是一次普通的宴请,但是老将军那根敏感的神经不可能察觉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在第二天,他就去了军情局。在担任战略处处长的时候,鲁毅可以说是军情局的直接上司,而在中国的情报机构中,军情局虽然只是一个隶属于国防部的局级情报部门,但是其地位与国安部是相当的。而军情局与国安部的关系就如同美国的CIA与国家安全局一样。军情局主要负责涉外的军事安全行动,主要管理中国在国外的情报网,并且通过这些情报网获取情报。当然,鲁毅当初因为国家的需要,并不是很重视军情局的建设,而现在,当他知道自己就要与这个情报部门重新产生关系的时候,心情并不怎么样,对他来讲,这也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

三天之后,蓝洪刚拟订的一份计划放到了李禹民的办公桌上。他的这份计划并没有被采用多少,当然,主要的思想是由黑白提出来的,而蓝洪刚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了一个框架出来。这个计划并不对李禹民的胃口,所以很快就被放到了元首办公室的2号保险柜里,这是一个专门用来存放那些已经被废弃,但是仍然有着一定价值的文件的地方。当然,这些文件一般都会在一个月,或者半年之后送到元首官邸旁边一间秘密的地下焚烧炉内,在10名特工的监督下焚毁掉。当然,这并不比处理垃圾要困难多少。

接下来的工作,几乎就全部交给了鲁毅,从制订计划,到选择人员,再到最后的实施计划,几乎由这个已经很疲惫的老将军一手包办了下来。当然,老将军没有选择的余地。正如同他当年辞去战略处处长职务时所说的那句话一样,只要国家有需要,他必然会回来为国家服务!虽然,现在他已经90多岁了,但是国家为他支付的高昂的医疗费用让将军仍然保持着60岁的身体,但是谁也不知道,将军的精神已经极度的疲惫,永远回不到60岁的状态上去了!

2087年3月,鲁毅在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以及与一群情报局的高级情报官员细心的工作之后,一份关于最终解决巴基斯坦问题的计划送到了李禹民的手中。虽然这比元首所给的时间多了1个多月,但是李禹民并没有因此生气,因为他知道鲁毅这个老将军是不会浪费时间的,他都要这么长的时间来制订这个计划,那么就没有别的人能够比他做得更快。而这也反应出,蓝洪刚所做的那份计划确实不值得一看!

这事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因为这绝对是一次秘密行动,如果泄露消息的话,那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虽然政府各部门的负责人都没有问题,但是谁能够保证他们的秘书,或者是顾问能够守住自己的嘴呢?不然的话,中国政府的很多内幕消息也就不会透露出去了。所以,针对这个计划的会议只有政府总理,国防部长,国安部长,军情局长,总参谋长,以及印度洋战区司令再加上鲁毅与国家主席李禹民。这完全是一次内部会议,当然讨论的结果让李禹民感到非常满意,就连以往一向对秘密行动感到很反感的国务院总理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只是认为应该严格控制这一行动的经费。另外的几位重要领导几乎一致赞成这么干,在他们看来,这才是解决巴基斯坦问题的根本办法!

当然,相关的法律手续,或者说过场还没有走完。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这一类的秘密行动即使由国家元首批准了,也要由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一个特别小组进行批准。虽然这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但是这是法律是所规定了的步骤。而最终,这个任务落到了鲁毅的身上,因为他是计划的制订者,加上他在国内军内的威望,由他去跟那些总爱给政府挑毛病的人民委员做工作,应该更方便一点。

“鲁老,你今天来不会只是为了品尝一下我们这的茶叶吧,听说军情局杨部长那里的茶叶可都是上品啊!”寒蝉了十分钟之后,人代常委会机会事务工作组的负责人余飞委员终于忍不住把事情扯到了关键点上来。

“老余,既然你这么直接,那我们也就不绕圈子了,这次我是来征求一下你们意见的!”鲁毅对这位清华大学名誉教授,已经快要70岁的老头还是很尊重的,虽然他几乎都可以做这个老头的叔叔了。“你对巴基斯坦现在的情况有什么看法?”

这位政治学教授在人代常委会内已经干了20多年,他那根敏锐的神经立即察觉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氛。“鲁老,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巴基斯坦进行的是一场正义的战争,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帮助他们打击侵略者。而且,从我们的利益角度考虑,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对国家有有很大的帮助!”

“余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应该满足巴基斯坦的要求,向他们提供另外5000亿的战争援助了?”鲁毅笑了笑,他知道这个精瘦的老头很会绕圈子。

“当然,对于巴基斯坦这种无理的要求,我们还是要分清楚的,该给的就给,不该给的就不给,做什么,总要有个原则嘛!”余老虽然精明,但是他哪是老将军的对手呢,没几句就陷入了一个圈套之中。

“其实,这不仅仅是一个原则的问题,如果他们提出足够的理由要我们提供怎么办?如果不提供的话,我们就是见死不救,是虎头蛇尾。但是,提供的话,我们根本就承受不起。这也不是一个原则的问题,这已经是一个经济与政治问题了!”

“怎么说?”余老的警惕心理立即升了起来,他已经暗自警告自己,不能够小看这位老将军,虽然他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军人。

“我们已经收到了数封巴基斯坦方面的求助要求,这不是我们能够给得起的援助。而且,国务院已经有了一个统计清单,这半年多时间中,我们累计向巴基斯坦提供的战争援助已经超过了15000亿。而这其中,只有不到5%的部分我们是拿到了现款的。虽然这仍然与我们的国家利益相符合,但是长此以往下去,我们根本就承受不起,我们也没有义务要承受这个重担!”

“那将军具体有什么意见呢?”老教授已经很清楚,这次国家要采取一种新的行动来改变这一现状了,当然,这不是他所能够阻挡的一种行动。

“一次特别行动,让我们找到更好的合作人!”将军的话就只说到了这里,这也足够了,他只是来通报消息的,这位老教授不会不接受这个计划。

“你们那边怎么说?”老教授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摆设,虽然这个摆设有着法律的支持,但是仍然是摆设,而能够让他知道这些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谁能够说得清楚政府内部还有多少秘密行动从来没有向他们这些监督委员通报过呢?

“我是代表大家来征求余教授意见的!”

“好吧,看来你们的所有工作都已经做好了,那何必来问我呢?”余老确实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作为人代常委委员,他的工作是义务的,但是他却没有办法知道更多的事情,任谁都有种不平衡感。

“余老,你这话就见外了,其实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开始,作为义务,我们应该向你汇报相关的事情!”

“好吧,我会说服别的委员的,这事的是5级保密吧?”

“对,尽量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最好是别说,我们只需要余老认可就足够了!”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余老,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当然,你也知道这种问题应该怎么处理,是不是?”

事情到这也就进行得差不多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不该说的也没有透露出去。当然,这只是个过场,是个必要的过场,如果这事最终暴露了的话,那么也有足够的法律依据,因为这完全是按照法律规定办的,并不是个人行为。虽然战争与颠覆是有规律的破坏行为,但是只要有了法律的依据,那就是合法的行为。一点点区别,就有了本质上的天壤之别!

处理好了这个必须的环节之后,整个计划正式启动,当然,几乎所有的工作都由鲁毅负责,国家元首李禹民是不会过问行动的细节问题的,他关心的只是结果。而国务院总理也只给行动拨款,而不可能对行动的每一步都照顾到。国防部长为行动提供足够的人员,总参谋部为行动提供高级顾问,而情报部门则为行动提供情报方面的支持。这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网络一样,各部门只负责自己那一部分的工作。而这个网络的中心就是鲁毅所领导的直接行动小组。而在这个网络的外面,则是李禹民这个最高国家元首!

选择行动的人员是最轻松的事情,中国有5万多正规特种部队,另外还有大概同样多的特工人员,即使扣除中间一半人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参与这次行动,那么也还可以在5万人中来挑选合适的人员。而鲁毅的计划中,前期只需要50人,后期也最多只要500人。这种百里挑一的工作并不难,而且还能够让将军用最严格的条件来选择自己理想中的人员。

情报方面的工作也相对容易很多。巴基斯坦现在处处都要依靠中国,虽然中国仍然没有派遣正规部队参加前线的作战行动,但是已经有5000多名军事或者准军事人员在巴基斯坦为战争服务了。而这些人已经渗透到了巴基斯坦的各个重要部门中去,要想获得一些有用的情报,这绝对不算是一件难事。

经费问题也非常容易解决,为了巴基斯坦这场战争,中国2087年度的国家预算中多出了3万亿的战争特别拨款。而这其中,至少有5000亿可以用于秘密行动,这是经过了2月底才结束的人代全体大会通过的。当然,总理为了减少今后的战争支出,自然非常支持这次行动,所以,经费几乎没有让鲁毅费多少心就到位了。这大概是将军接触到这类问题中最容易的一次吧!

最大的麻烦还是在物色对方的人选方面。要找到一位德高望重,而且具有一定的野心,还能够与中国合作,并且听从中国吩咐的代言人,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别的所有准备工作都已经到位的时候,这个人选都还没有露出水面。在这里,鲁毅遇到了最大的麻烦!

当然,这种秘密工作是急不来的,将军心里非常明白这点,只要时机成熟了,那么自然会有合适的人选出现。而现在,他们能做的工作,就是尽量的收集情报。这个人选的范围基本上是确定了的,即一位有才华的巴基斯坦将领,在敌后打游击的,并且有着广泛的支持。为了这事,所有被安排到巴基斯坦去工作的情报人员在3个月内几乎都在围绕着这件事情行动,但是收效并不明显。

“将军,12号发来了消息,他明天就要回来了,听说他将带回一条好消息!”

“什么?”正在看一份人员培训报告的鲁毅抬起了头来,“这事确定吗?”

“是军情局伊斯兰堡情报站站长亲自发的消息回来,他们已经安排了这名谍报人员的回国路线,明天这个时候就可以到了!”

“很好,看来东风已经吹到了!”将军笑了笑,但是神色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该来的迟早还是来了。“那你去通知他们几位,明天晚上大家都要加班了,我们应该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

“好的,那我现在就去办,希望他们明天晚上没有私人的活动安排!”

看到小张离开之后,将军又看着对面的墙壁发了一会愣,最后才把精力集中到手里的工作上来,等待了3个月的事情现在终于快要有一个结果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