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兵团为维护[人民英雄董存瑞]的光辉而斗争!

adolfyuan 收藏 39 3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雷锋是因为帮人太多累死的”、“黄继光是摔倒了才堵枪眼的”,“恶搞”不再只停留在一般的、娱乐性强的娱乐搞笑,从炒作雷锋的初恋女友到恶搞短片《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铁道游击队之青歌赛总动员》,许多人们熟知的历史英雄人物,千千万万青年崇敬的偶像一再被调侃丑化。

2006-8期《大众电影》杂志上刊发了一篇题为《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的文章,怀疑董存瑞英雄事迹的真实性。此文一出,国人愤怒,舆论哗然!!国内外各大媒体纷纷载文就此报道。因该杂志的官方性质,给我党和我军的光荣历史和光辉形象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恶劣影响,加剧了当前社会国人尤其是青少年普遍存在的信仰危机。很多中小学生纷纷向老师发出疑问:董存瑞和其他课本上的英雄是真的吗?


董存瑞是亿万人民心中崇仰已久的英雄,是以可歌可泣的献身精神打造新世界的传奇人物。我们活着的人,应该为有这样的英雄深感骄傲和自豪!


可能有人说:“《大众电影》没有否认董存瑞炸碉堡,事实上只是质疑了一下,而且这个质疑是基于‘没有人亲眼看见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的情景’!”

这就叫睁着两眼说瞎话!

什么叫“没有否认董存瑞炸碉堡”?难道“没有人亲眼看见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句话还不算“否认”吗?是不是只有说这话的人才懂得汉语,而别人都不懂?

据董存瑞生前所在部队政治部主任徐学泉讲,《大众电影》文章刊出后,他们迅速在部队官兵中开展了“继承英雄遗志,誓做英雄传人”的千人宣誓活动;组织部队官兵参观了董存瑞纪念馆,并观看了电影《董存瑞》;结合部队开展的使命教育和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开展了“明辨是非,捍卫英雄”大讨论。通过这些活动的开展,使官兵们进一步领悟到英雄精神的伟大,坚定了走英雄成长道路的信念。

徐学泉告诉记者,他们是一支英雄辈出、传承着英雄血脉的部队。革命战争年代,曾涌现出了董存瑞、郅顺义等121位战斗英雄。 其中董存瑞被写入课本,写入军史,写入党史, 被中央军委树为军魂代表的英模人物,其精神早已成为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一部分,其英勇壮举早已被天下人称颂。如今,有人对英雄说三道四,无疑是对英雄精神的一种玷污,给他们这支英雄部队造成了情感上的伤害和不可挽回的损失。据他讲,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他们有足够的事实对任何歪曲和否定董存瑞精神的言论和行为予以驳斥。

2003年7月,由***同志题写馆名的董存瑞纪念馆落成,馆内收藏了有关董存瑞的各种文字、照片资料7000余件。其中,在董存瑞牺牲后的第14天,11纵队党委作出的《关于悼念战斗英雄模范党员董存瑞同志的决定》以及当年7月11日和21日分别刊载程子华采写的《董存瑞同志永垂不朽》、齐肃采写的《董存瑞自我牺牲》,都清楚地说明了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战斗经过。各种当事人、目击者的回忆文件更是不胜枚举。当年与董存瑞并肩战斗的战友郅顺义、王万发、宋兆田等都一直致力于董存瑞事迹的宣传学习,部队官兵多次听到老英雄们声泪俱下地讲董存瑞炸碉堡的战斗经历。当年的目击者和见证人王万发、郅顺义已先后与世长辞,英雄们尸骨未寒,就有人诋毁英雄形象,亵渎革命历史,不能不让人感到忧伤和悲哀。

歪曲报道伤害了部队官兵!!!在董存瑞连及董存瑞班,一些战士告诉记者,最近一个时期,他们心里很不好受,觉得英雄被亵渎对他们的身心构成了巨大伤害。

董存瑞连第29任连长李国有认为,这篇文章是非常拙劣和卑鄙的,如果任其发展和泛滥,影响的是几代人维系的信仰和价值观。据他讲,最近一段时间,每当他组织连队点名,呼点董存瑞名字全连答到时,他的心里就涌起无名的酸楚和苦涩。但他觉得坏事也能变好事。最近,他们全连开展了以“明辨是非,捍卫英雄”为主题的讨论,官兵们通过这件事认清了保持政治上的坚定与清醒的重要性,坚定了走英雄道路、做英雄传人的信心。

董存瑞班第48任班长徐鸣告诉记者,他当兵6年,是全班惟一一个有幸见到董存瑞亲密战友——老英雄郅顺义的人。2005年8月,他和部队首长到沈阳看望老英雄郅顺义,老英雄反复嘱咐他一定要弘扬董存瑞精神,当好英雄传人。事隔一个多月,老英雄去世了。他没有想到,在郅顺义去世不到一年,就有人诋毁董存瑞。

英雄壮举永远值得尊重

董存瑞班副班长邱帅告诉记者,当看到老班长被诋毁的文章后,他惊呆了,默默走到老班长的床前,久久凝视每天都悉心整理的军被,仰望老班长的遗像,陷入深思:“老班长您已经走了整整58年了,58年风风雨雨,社会对您的敬仰从来没有动摇过,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对您说三道四,让您蒙羞受辱。我们绝不答应,请相信,我们一定利用事实和法律维护您的声誉。”

上等兵王林荣2004年12月入伍,入伍前是哈尔滨商业大学大三学生。当初就是怀着对董存瑞部队的崇敬和向往穿上军装的,没想到入伍后有幸分到了董存瑞连、董存瑞班。他认为,这篇文章不但内容荒谬,标题本身也隐含着对英雄的鄙视和否定,“真实”加上引号就有否定之嫌,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他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站出来为英雄壮举正名。

………………………

2006年第8期《大众电影》刊载的这一篇文章,怀疑董存瑞英雄事迹的真实性,遭到的反弹是:董存瑞生前所在部队指战员们和其生前战友纷纷拍案而起,以事实说话,直击其不顾事实信口开河的软肋。在这种群起而评之的当口,《大众电影》的编刊人却闷着葫芦不开瓢,故作镇定,一言不发。老是沉默也不是办法。既然敢于诋毁历史事实,就说明自己有这样做的秘密武器——使人心服口服的证据。那么,就请吧,请将“秘密武器”大白于天下,让天下人大开一下眼界。若拿不出,也不能总是硬着头皮端一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这样的架势,无论如何是抵不住大众的怒眼相向的。因为有了自己创新的这个“轰动效应”,还会产生一个对应的轰动效应:为大众所不齿!

“没有人亲眼看见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句话,是对董存瑞英雄事迹的全部否定!说白了,它的潜台词就是:董存瑞的事迹是杜撰的,是不存在的!这是对历史事实的肆意蹂躏和诋毁!

一个人,一个刊物,说出“没有人亲眼看见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样武断的下定语,有什么根据?而这种没有根据、信口开河的话,怎么能被有的人全盘接受,成为“一个没有证据的‘历史事实’”呢?又怎能煞有介事地宣称“《大众电影》的质疑本没有错”?


要有证据的“历史事实”吗?这里有!


亲眼目睹了董存瑞英雄壮举的程抟九(时任第四野战军11纵队32师政治部宣传干事兼宣传队副队长,后任该师副政委,78岁)说:

在对隆化发起总攻的前一天(1948年5月24日),六连召开动员誓师大会。代理连长白富贵向全连传达了战斗任务,指导员郭成华作了战斗动员,我也向战友们讲了几句杀敌立功的鼓励话:“我等着写你们的英雄事迹,宣传你们的英雄精神。”因为我是师里的宣传干事,负责编审油印小报《战士报》,报道宣传他们是我的责任。在随后的挂帅点将会上,六班长董存瑞被推举为“爆破元帅”,经他选定七班长郅顺义为“突击大将”,担任投弹组组长,进行掩护。

第二天(5月25日)中午,六连投入攻击隆化中学守敌的战斗,我随同连长、指导员带领一个排为中央突击队。连队由北向南打到北大墙下,被东北角的大炮楼的火力圧住。先后派去两个爆破手,都相继牺牲。白连长感觉情况有点不大对头,他探出身子观察后对我们喊:“西面桥上有个大碉堡,是它封住我们,得先炸掉它!”我从卧伏处伸出头向西看,果然见到距离约八九十米的干河沟上,有一个桥形碉堡,是它阻拦了我们的前进。

白连长正考虑如何组织对桥堡实施爆破时,没注意到我们身后有人喊:“连长,让我去炸,完不成任务我不回来见你!”我回头一看,是董存瑞挟着炸药包站在身后,后面还跟着郅顺义。连长转头看到董存瑞,爱怜地喊了一句:“我还要班长呢!”接着又说了一句:“你不回来我更不让你去。”由于情况紧急,指导员说:“让他们去吧。”连长沉思了一下就同意了。

他们两人冲上去后,我和指导员看到郅顺义在距我们四五十米远的干河床上向桥堡方向投弹。一片炸起的烟尘消散后,又看到桥下北端有一个人,知道这是董存瑞,看样子像是腿部受了伤。此刻,董存瑞正在往北端桥墩上放炸药包,放不住,又向南移了几步,用手托着炸药包抵住大桥底部,拉了导火索。我们知道,这将发生什么情况,连长大喊了一声:“董存瑞……”桥下巨大的爆炸声和炸起的烟尘石块,使我们几个现场目击者,都意识到这一声剧烈爆炸的结果———董存瑞与敌人占据的桥堡同归于尽了。

战斗胜利结束,我脑海中又浮现出刚才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情景。联想到苏联卫国战争中出了个马特洛索夫,董存瑞这不也是中国的马特洛索夫吗?我想看看被炸的桥堡和董存瑞,没走多远,正好看见营教导员宋兆田,我迎上去激动地告诉他:“董存瑞死得真伟大!”我说想去看看,宋教导员也想去,于是我们二人来到被董存瑞炸毁的桥堡旁。大桥北半截被彻底炸塌、炸毁。只能看到一大堆土、石、灰和几根露出的木头。根本看不到董存瑞的遗体。我们想,就是被埋在大堆土石灰下面有遗体,也不可能是完整的了。我们没有看到董存瑞,站了十来分钟,心中默默哀悼他。

这就是我见到的事实,跟《真实》的文章称“谁也没有亲眼看见他托起炸药包的情景”完全不同。战后我们估计,从营部、连部到掩护董存瑞的轻、重机枪手来判断,见证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干部战士至少有十多个人。

战斗结束第二天(5月26日),连里召开战评会,我没参加,凭着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激发的激情,在连部写成1000多字的《马特洛索夫式的伟大战士———董存瑞》稿子,当晚给郭指导员读了一遍,他说挺好。第二天我回到师政治部宣传科,正逢《冀热察导报》的记者在,我说了董存瑞舍身炸桥堡的情况,把稿子交给了他。他阅后提出:董存瑞个人这种精神值得赞扬,但这种做法不能提倡。我太注重他的意见,没能及时在自己办的《战士报》上刊登这篇文章。40多天后,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程子华写的《董存瑞永垂不朽》的文章在《群众日报》上发表了,董存瑞的事迹才广泛宣传开来。我十分高兴,但也后悔,应该更早地把自己所见所闻报道出去,让世人早一天了解董存瑞。这一遗憾,伴随着我58年,到了近几年,更是时时刺痛我的心。因为,许多媒体对董存瑞的报道,常有不实之处,需要我们这些历史见证者去“打假”。

这前前后后的历史事实,靠人为的杜撰能杜撰来吗?所谓“没有人看见”的言辞,在这一历史事实面前,显得多么苍白无力,又显得多么滑稽可笑!而那些如同把头埋在土里的驼鸟般的人,理直气壮地站出来说“《大众电影》的质疑本没有错”的居心所在,又是多么值得人们深思!

。。。。。。。。。。。。。。。。。。

《大众电影》的唯一选择是向大众道歉!因为只有道歉,才能抹平自己的胡说八道,才能回归历史的本来面目,才能使那些总想拿人们所崇敬的英雄豪杰“逗着玩”的邪念急刹车。


但是,在大家期待《大众电影》向大众道歉时却得到的是:中国电影家协会因董存瑞事件状告铁血社区的报道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2个月后的3月2日,铁血终于收到了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的传票,3月8日在56法庭开庭。


署名“文存”的铁血社区会员所发布的《进一步玷污董存瑞的人是不自量力的最后挣扎》一文恶意捏造了原告公开诋毁董存瑞烈士的事实,之后众多网民跟帖进行评论并在多个网站进行了装载,因受该文误导,很多网民在评论中对原告及其党组书记康健民、《大众电影》负责人侯立军及导演郭维进行了恶意的人生攻击,严重诋毁了原告的名誉,给原告及其党组织的形象及政治威望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信息审查义务是网站作为公共传媒的法定义务,铁血没有严格履行该项义务,对会员“文存”发布的侵权信息能够进行技术控制而未控制,导致中影协的名誉受到严重损害,要求铁血承担侵权责任!!!


解放军报在(2006-07-12 )发表的:[请尊重烈士用生命和鲜血写下的历史——见证者回顾董存瑞的英雄壮举]一文中点名批评了访问记《〈董存瑞〉:“真实”创造的典型》.该文说:[58年前,董存瑞手托炸药包为新中国捐躯的历史事实,竟然在半个多世纪后,忽然被人称为一种“推测”。董存瑞这位写进课本,写进军史,写进党史的英雄战士,这位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军人“奉献牺牲”、“报效国家”的优秀品德和高尚精神的英雄,今天竟然面临着颠覆。]该文对访问记的批评, 批得好,批得深刻,指出了访问记的错误实质是[颠覆英雄]!

而在作者赵志雪的报导中却说;[原告中国电影家协会起诉称,2006年9月26日,被告在其设立、经营的网站“铁血社区”上刊载了署名“文存”的社区会员发布的《进一步玷污董存瑞的人是不自量力的最后挣扎》一文。该文恶意捏造了原告公开诋毁董存瑞烈士的事实,并含有“给党和政府的形象抹黑和带来恶劣影响”、“《大众电影》不得人心,导演郭维卑鄙”、“其手段和目的都十分卑劣,是典型的流氓文化在文化界的一种反映”、“他们亦是嗡嗡苍蝇不自量的最后挣扎,身败名裂的报应也将为期很近”等恶意攻击的言论。]

我看了这一段话后,对原告中国电影家协会不去起诉[解放军报],而去起诉[“铁血社区”和署名“文存”的社区会员]的举动,很不理解!

我们看到[解放军报]的文章和[铁血社区文存]的文章,批评[颠覆英雄]的内容相同,而[解放军报]批评在前(2006-07-12 ), [铁血社区文存] 批评在后(2006-9-26).我们甚至于可以推论[铁血社区文存]文章的内容是否受了[解放军报]文章的影响!


但奇怪的是原告中国电影家协会不去起诉[解放军报],而去起诉[铁血社区文存]!

这是什么道理?


英雄的事迹产生于英雄辈出的时代,对英雄事迹的任何置疑,都是对这个时代的置疑,而对这个时代的置疑,就是对这个时代的人的玷污和挑战!

《大众电影》置疑董存瑞英雄事迹这件事,犯了众怒,不是小事。因为众怒就是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谁想与历史事实开玩笑,谁就一定会自陷粉身碎骨的身败名裂!!!


是非有公论;

真理留人间!

血狼兵团全体战士奋起为维护[人民英雄董存瑞]的光辉而斗争!

支持正义,支持铁血!!!


3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