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将军,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可惜现在无酒可饮!”曹操长叹一声:“老夫戎马一生,夫复何求?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曹操对罗伊一笑:“不要紧,很快就会有酒喝了。待我回到许昌,老夫带将军到铜雀台去。那里美酒如池,肥膏似林,夜夜笙歌……将军知否,老夫搜罗天下美女,悉数养在铜雀台里,她们个个都有闭月羞花之貌,人人拥有沉鱼落雁之容。且能歌善舞,供老夫消遣。真乃人间一大幸事……”

罗伊不得不佩服,曹操身处绝境,竟然能处变不惊,说起风花雪月之事,忘却了近在咫尺的刀光剑影。

曹操说得眉飞色舞,他诡秘地继续对罗伊说:“赤壁之战,明为消灭东吴、巴蜀,完成河山一统,暗中老夫还有一小小心愿,你听说过江东二乔么?”

罗伊装作不知道,摇摇头。

“大小二乔天生丽质,倾国倾城……”曹操眯缝起眼睛,沉入暇想之中。过了一会儿,他不无遗憾地说:“可惜地是,一个嫁了孙策,一个归了周郎……我若此次得手,必带二乔回归昆都,安置在铜雀台中!”

罗伊想那黑衣人己将大乔掳到曹军中,把她献给了曹操,为何曹操支字不漏?还是自己估计有错?

“将军,”曹操看罗伊不说话,他收起脸上的笑容:“有何感想?”

“没有!”

“没有就好!待回到许昌,老夫带你去看看那些美娥娇娃!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也不怕物议,我行我素,随他说去。皇帝小儿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后宫三千粉黛,就容不得老夫一个铜雀台?”

曹操敢说敢为,性格刚烈坦陈,罗伊非常敬佩,但曹操为自己好色辩解一词,罗伊没有附和与恭维。

曹操诡谲一笑:“将军,实话告诉你,那倾城倾国的大乔,老夫已然得手,此时己在铜雀台等老夫回去!”

“真的?”罗伊故意做出好奇的样子。

“这还能假!典韦送到大营时,老夫亲自见了,无奈大乔过于刚烈,犹如一匹难驯的烈马,要想成其好事,还需要时日!”

罗伊尽量压抑住他的情感,不让曹操看出什么来。

曹操眯缝上眼睛,连声赞叹:“大乔真的太美,美得光彩照人,美得使人灵魂出窍……我自持在铜雀台里阅尽了人间春色,我那些美娥娇娃与大乔一比,都黯然失色,成了村妇!老夫要能得到她的芳心,此生足矣!”

罗伊此时心情极为复杂,他是为大乔而来,却不能在曹操面前流露出丝毫情感。说来也怪,听着这个老人对大乔的赞美,他心里竟然没有厌恶之情。这也许就是人们对美的向往、顷慕、占有的欲望是相同的。

“将军,你近过女色么?”曹操突然问罗伊。

罗伊听懂了曹操的意思,刹时脸红了。

曹操从罗伊的脸上找到了答案:“将军还是童身!听我说几句真言,老夫是过来之人……天下万物之美,美不过女子。诚然,山川河流,可以陶冶人之性情,抒发人之胸怀,然山川、河流之美,人不可以占有。女子不同,你从她的身上可以得到愉悦,与她交欢可以领略她的灵性,她的美你不仅可以欣赏,还能品尝、占有……当你征服了她,你才能体会何为男人,何为男人之雄风。将军会骑马,女子就如这马一般。温良驯善的马,我不喜欢,老夫好训性格刚烈之马,当你征服了它,骑在它背上,任你驰骋时,就会从心里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成就感。老夫之所以经久不衰,就因为常常训马,阴阳调和得当!”

曹操放浪地大笑:“将军还不懂女子,待回到许昌,老夫带你去铜雀台,开眼看看何为女子,让将军亲近亲近……”

曹操余兴未尽,还想再说什么,波尼带着猎物回来了。

波尼把一只麂子拖到罗伊面前,这只麂子足足有三四十斤重,够曹操等人大吃一顿了。


罗伊感激地摸摸波尼的头。罗伊找来一些木柴,让火烧得更旺。

波尼歪着头,向罗伊轻轻哼了一声。

曹操叫军士立即把麂子的皮剥了,用一支长枪穿透麂子,然后架在火上烤。

不一会儿功夫,寒冷的空气中,散发出烤肉的香味。

罗伊看肉烤熟了,用刀割下一块腿肉,双手递给曹操。

曹操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腹中饥肠辘辘,他接过烤好的肉,一口就咬进嘴里,连呼:“好香,好吃,真乃天下绝无仅有之美味佳肴!”

罗伊割下一块肉留给自己,把剩下的腿肉给了波尼。

波尼衔着肉跑到一边,在没人的地方吃起来。

罗伊叫军士去请张辽、徐晃等人,他把余下的肉留给他们。

忽然人声鼎沸,黑暗中走来十几个人。

张辽、徐晃领着李典、许褚来了。

李典、许褚两员猛将,与曹操的谋士同在一条大船上。乱军之中,两人带着各自的军队,拼死保护着这十来个曹操的智囊杀出重围,一路寻找曹操的踪迹,在得知曹操往乌林方向去了,才马不停蹄地赶了上来。途中遇见赵云,他并未阻拦,反而告诉李典,曹操现在在宜都之北。

罗伊听后,对忠义不二的赵云不禁感慨万分。


众人见到曹操,不禁哭拜在地。

李典、许褚保护谋士前来会合,曹操大喜,连忙扶起众人,让他们在自己身边坐下。

罗伊把麂子肉分成二十几份,在场的人,包括曹操的侍卫都分到一大块肉。

曹操吃饱了,问起将士们有没有吃饭。

徐晃告诉曹操,杀了的战马和讨来的粮食,将士们正在做饭,估计两千多人能吃上一顿饱饭。

“这就好!”曹操向在场的人深深一鞠躬,然后充满感情,自责地说:“你们受苦了,赤壁一战,若有功,功在大家;若有罪,罪在孟德一人!老夫将向天子请奏,削我三级,罚俸禄一年!老夫自请此罚,唯表明心迹而已,非赎我之过错,是时时警醒孟德,不能重蹈覆辙!今日所吃之物,权且充饥,待老夫回到许昌,再设宴为各位压惊!”

曹操又施之以礼,众人无不为之感动,齐呼:“丞相不必自责,此乃天不助我也!”

三军将士被曹操的真诚、自责所震撼,齐声高呼:“丞相!丞相!!丞相!!!”

这喊声震动了夜空,像惊雷一般,在空中久久回响。

此时,罗伊看见曹操眼里噙满了泪花,他激动地向大家说:“老夫先行一步,为大家充作前军。其余将士分做中军,由李典、许褚统领;后军归张辽、徐晃,还是由你俩断后。半个时辰后,向南彝方向出发!”

曹操第三次向将士们鞠躬,他花白的胡子,头发,在寒风中摇动。待他直起身来,一行清泪,潸然而下。曹操立即以袖掩面,翻身上马,和罗伊带着两百人马,一部分许褚带来的粮草,充作前军,为部队前行探路。


罗伊感慨不己,曹操是个性格鲜明、复杂、多变的人。虽然只有两次接触,他看到了一个与历史、传记,传说中完全不同的曹操;一个有血有肉,真实的曹操;一个心胸开阔、又极端多疑的曹操;一个足智多谋,又愚蠢顽固的曹操;一个爱兵如子,又暴戾奢杀的曹操,一个清心寡欲,同时又是物欲横流的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