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虽然周国辉带来了石破天惊的消息,虽然在前途上一片光明,但是工作仍然得继续,王一林的日程安排排得很满,几乎没有时间让他为自己的前景多考虑一会,就必须得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了。

连续数天时间,王一林都在处理奥运会结束之后的事情中度过的,有调整经济方面的,但是主要是在接见各个国家的代表中度过的。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这一周就要结束,所有公务员都在盼望着的周末即将到来的时候,即使王一林并没有想希望有自己的假期,作为总理,出了偶尔有空可以耍下周末,陪下家人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之中度过的,但是,在这个周末即将到来的时候,他却接到了一份特殊的邀请:周末到中南海,去何永兴主席家做客。

即使是一个私人的邀请,王一林都一点不敢松懈,因为很多不能通过正规方式交流的东西,都是通过这种非私人方式来进行的。现在是一个很特殊的时期,中国刚刚完成了国家统一,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也为中国赢得了荣誉,但是国家的上层建筑也将要进行更换了。

何永兴可以说是一位赶上了时运的国家元首。在他上任之前,新中国已经成立了数十年,改革开放也进行了20多年,中国的根基得到了极大的加强,所以,当台湾统一战争爆发的时候,国家统一已经成了必然。如果是换着前一位国家元首当政时期的话,恐怕中国要想完成国家统一,那就不是这么一件容易的事情了。而在他的这两界任期中,中国的经济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以及为中国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拉动作用,更是让他的政绩锦上添花。因此,他是一位非常非常幸运的国家元首,但是,现在他也得准备离开这个做了10年的位置,将未来让给年轻人了。

这是一场很普通的家庭式的宴会,当王一林一走进去之后,就感觉到了那种难得在这出现的家庭的感觉。虽然桌上的菜肴并不丰盛,保持了何永兴一惯节俭的作风,但是当他看到在坐的那些老人时,却一点都不认为这是次家庭宴会那么简单了。

相互寒蝉之后,王一林最后一个坐了下来。从晚宴一开始,王一林就非常明智的保持着沉默,连大气都没有出一口,只是低着头,吃自己的菜,在必要的时候,向那些比自己资格老了不知道多少的客人以及主人敬上两杯,在被问到的时候,也就回答两句,绝少自己主动发言,因为他知道,自己在这绝对是地位最低,也是资格最少的一个了。

“大家也都差不多了吧?”饭桌上,何永兴几次想说到正事,但是看到王一林一副不怎么在状态的样子,也就忍了下来,现在大家都酒饱饭足,他也要准备挪动地方了,“那我们就到休息室去抽根烟,这里就留给小王他们来收拾吧!”

王一林主动站了起来,但是却故意落在了最后,跟在几名老人的身后走进了里面的休息室,很快烟雾就弥漫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中了。

“坐吧,大家都随便坐,不用客气,就当是自己家好了!”一进屋,何永兴就显示出了主人的好客本性。

虽然主席是那么在说,但是王一林还是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只看了一眼沙发的布置,他就选择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最后一个坐了下来。

“总理啊,我看你今天的兴致不是很高嘛!”何永兴虽然已经很少抽烟了,但是这次却马上就给自己点上一根,“是不是最近政府工作遇到了什么困难,需要我来帮你解决吗?”

虽然何永兴这话看起来是在褒奖,但是王一林立即就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是在责备他今天不怎么合作,他可是这里资力最少的一个,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个,而且今天这次的私人宴会明显就是为着王一林而办的,难道他还能够叫那些都快老得走不动的老领导来活跃气氛吗?

“不,不需要,只是最近政府工作中遇到了一点烦心的事情!”王一林无法再回避了,他想到把周国辉告诉他的那件事情说出来,但是再仔细考虑了一层,还是没有拿出来当自己的借口,“这点小事,我自己能处理好了,今天还得感谢主席的邀请,能够跟这么多的老领导聚在一起,学习学习!”

王一林摆出的是一副学生的姿态,而这也是他现在最好的地位了。在这些老领导面前,低调是很重要的。而且,他也很聪明,把自己当做这些老领导的学生,能够拉近与他们的关系,而且能够获得别人的好感,为自己的前程带来莫大的好处。

“呵呵,总理,你这话可就太客气了!”从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很兴奋的老赵这时也开口了,“你可是很能干的了,这些年来,我们国家经济能够得到迅猛的发展,军队也因此获得了不少好处,说起来,还应该我们想你学习呢!”

“对啊,我们是应该向这些后生学习,这可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另外一个头发已经全白了的老人也开口了。

王一林一见到这位老领导说话,马上就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这位是老总理朱国正,是王一林当上总理之前的第二位国家总理。虽然,他只在总理的位置是干过一界,但是那却是近些年来,最艰难的一界总理了。当时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才结束,中国受到了大多数资本主义强国的制裁与封锁,国际形势非常糟糕,而才起步的改革开放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国家经济发展更是困难重重。而正是这位老总理用自己的能力,带领着中国经济冲出了这道关隘,迎来了更光明的未来。

“朱总理过奖了,你这么说的话,那就是太折杀我了!”王一林表现得很谦虚,“如果说到学习,那我是真正的应该向你学习。现在中国的形势看起来虽然很好,但是却是暗用激流,我正当学习朱总理的方法,为国家经济发展创造一个更好的条件。而且,朱总理也一直是我学习的偶像,有机会的话,还要请朱总理指点一下了!”

没人不爱停好听的话,而且王一林说得很诚恳,也很认真,即使这一下马屁拍得很响,但是听到的人却很受用,开始产生的那一点点不满的情绪,也从朱国正的心头消失了。当然,他也知道王一林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国家总理,现在更是觉得后生可畏了。

“呵呵,看来大家对我们的总理的印象都不错嘛!”何永兴早就消除了与王一林之间的隔阂,不然今天也不会将这么多前国家领导人请到自己的家里来,“其实我们的总理确实是很优秀的,成绩是摆在那的,大家都看到了。所以,今天在这,我也有件事情希望与大家商量一下,都给出个主意。”

是什么问题,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所以,当何永兴提出来的时候,即使很多人早已经想到了,但是现在要正式讨论,仍然让大家都将精力高度集中了起来。这并不是一个人升降沉浮的关系,也不是一名总理未来的简单事情,这是关系到这个古老的民族,这个有14亿人民的国家未来的大事!

王一林小心的观察着这些国家前领导人的脸色,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到他的目光。现在,坐在这里的有前国家元首姜尚梧,前国家总理朱国正,前人大主席方永康,前政协主席阎四同,前军委副主席程思凯,前国防部长易显涛,以及现三军总参谋长赵宝强。可以说,这就是前一界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主要成员,而且不但有政府的高级领导,也还有军方的几个主要的元老。还好,这些人看来对这位年轻的国家总理这些年来的表现都很满意。

“大家也都知道,我的第二界任期即将满了。”何永兴虽然对王一林很满意,但是想到自己即将离开这个14亿人的头号位置时,还是难免有点伤感,“现在,我们应该考虑为国家主席与总书记的职位找一个接班人了,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意见?”

其实这还有什么好问的呢。现在坐在这的,适合接班的人就一个,而且何永兴说完话之后,投向王一林的目光也说明了一切。这次,并不是来选择接班人,而是来考察这个接班人。

“我看我们这就有个很合适的人选!”老赵可以说是王一林最大的支持者了,即使他现在把三军总参谋长的主要工作都已经交给了周国辉上将去处理,但是对于这种一等一的国家大事,他还需要自己出来做主,“对总理这些年来的表现,我觉得很满意。在统一战争中,他能够把好国家经济发展的方向,并且尽量的降低了战争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而且,在战后能够让经济从新走上正常发展的轨道,我们是不用怀疑他的行政能力了。而在别的方面,总理对国家经济的把握,以及在战争期间为军队提供了优良的后勤保证,还有在政府中的人缘,以及其坚定的共产主义思想,对国家的忠诚,这些方面,我们都不用怀疑。所以,他就是最好的人选,将国家的未来交到这样的领导人手中,我们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老赵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其实他也一直在考察王一林的能力。选择一位新的国家领导人,并不像选择一位三军总参谋长那么的容易。对周国辉,老赵只要求他有着超过别人的战略指挥能力,这是三军总参谋长最重要,其实也是唯一的衡量标准。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卫国家的安全,而三军总参谋长实际上就是军队在战争中的最高战略指挥官。但是,对一名新的国家领导人,那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作为一名国家元首,出了能够控制好政府的正常运作之外,还需要有着处理政府人际关系,处理国家与政府内部矛盾,并且协调国家各个机构有秩序的,相互密切配合的能力。如果说考上三军总参谋长就如同小学升中学的话,那当上国家元首,那就比靠博士还要难了。

“经过这些年来的考验,我们也不怀疑王总理在处理政府工作方面的才能!”朱国正的这句话,就已经完全肯定了王一林在总理位置上的成绩,“但是,我们现在需要决定的是国家未来的最高领导人,而并不是一位政府总理。那么,我们最应该看重的是他处理国家内部矛盾的能力,以及在战略决策上的先进性,政治觉悟上的先进性。那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再继续考虑下呢?”

说实话,从开始吃饭的时候,王一林就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位老总理对自己的成见。现在一听到朱国正这些话之后,王一林心里也有点疑惑,自己与这位老总理根本就没有同事过,而且自己也不是从他手中接过总理位置的,也不会有什么矛盾,这么这位老总理就对自己这么有成见呢?想了一下,王一林明白了过来。

可以说,王一林是新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总理,刚超过国家领导人最低年龄限度的王一林就当上了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务,所以,在他率领政府的这些年中,很多政策与以前的那些总理有着很大的区别的。而在这之中,王一林与朱国正两位总理的行政方式的差异最大。

首先是在经济政策方面,当年“天安门事件”才结束,中国处于内忧外困的两难境地,为了让才走过10年的改革开放正常发展下去,为了保护人民才过上的幸福生活,朱国正采取的是一种相对开放的对外经济政策,只要能够帮助中国经济发展的事情,都可以接受,甚至在某些较为敏感的方面都能够做出一定的让步。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样的经济政策存在着很大的弊端,中国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而且这也让中国的经济体系走上了生产加工,这种高消耗的轨道上来,同时,在教育、医疗以及社会保障经费受到大幅度削减之后,也为今后国家的发展制造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是,这却是有情可原的,毕竟,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并没有另外一条路可以供朱国正选择。但是,到了王一林当上总理之后,中国的国际生存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并不愁没有国外投资,即使国际投资的数量减少了,也能够通过壮大起来的国内市场得到弥补。所以,王一林采取的是一种相对保守,比较内向型的经济政策。为了让国家走上良好的发展轨道,王一林是有意的对经济做了降温处理,减少了政府投资,控制通货膨胀,降低政府预算赤字,将政府的主要工作转移到了创造可持续发展条件上来,比如改善中国的自然环境,加强教育,优化医疗条件,提高社会保障等等。这一来,两位总理的经济措施几乎就是背道而驰,即使朱国正也知道王一林的经济政策并没有错,而且是最适合中国的,但是,王一林这种几乎全部推倒从来的办法,也让朱国正觉得有点不舒服了。

另外,两人还在政府体制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分歧,而且这是两人分歧中最严重的一点。朱国正当总理的时候,中国的城市化发展才刚刚起步,随着国有制企业的改革,随着大量农村人口成为城市人口,政府面临着一个极为严峻的挑战——失业。用一句不太客气的话来讲,如果无法解决当时上亿的失业大军的话,恐怕中国根本就走不到现在的这一步。所以,朱国正采取了加大政府预算赤字,通过扩大行政机构,支撑国有制企业,提高投资比例等等办法来解决失业问题,当然,这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这却为中国今后的发展制造了不少的负担。当王一林当上总理之后,虽然上一任总理已经开始在减少政府预算赤字了,但是他才接手时,超过政府年收入60%的赤字却让王一林非常的头痛,而且他还必须要解决更多的问题,比如国有制企业改革。而在总的经济发展方针的指导下,王一林紧缩政府预算,完全开放非重点国有企业的做法,又与朱国正的行政方法相违背了。而最关键,也是让双方产生矛盾最深刻的地方还是王一林进行的政府改革。一个臃肿的行政体系虽然能够解决一部分的剩余劳动力,但是却会带来更多的问题,指挥不灵便,人浮于事,家大政府开支,并且降低了行政效率,恶化了政府在人民心中的形象,间接的产生了滋生腐败的土壤等等。所以,王一林一上台,就开始大刀阔斧的进行政府精简改革超过40%的公务员被辞退。同时,严厉的反腐措施也让很多高官倒了霉。而这一措施,在让王一林赢得了人民的支持,让政府重新在人民心中树立了自己形象的同时,却因为过多的危害到了别人的利益,让他多出了很多敌人来。而这其中,朱国正也因为自己的很多关系受到了破坏,让两人之间的矛盾被深化了。

一想通这些关系之后,王一林马上就开口了:“朱总理,我也知道作为一名国家领导人,要的不仅仅是行政能力,更重要的是对大局的控制与处理能力,当然,我跟明白自己在这些能力上还存在着不足与缺陷,所以,我也希望诸位领导能够慎重考虑,为国家找到一个更好的领导人出来!”

话一出口,王一林就知道自己说得太重了,而且那种流露出来的不满,根本就掩饰不住,自己的内心想法也暴露了出来。但是,随即他就放开了这些担忧,也许,将自己的态度表明,同时这样以退为进,才是最好的办法吧。

“总理哪里的话!”一直在看热闹的姜尚梧这时候开口了,“我也认为,王总理是最好的人选,他不但有着很优秀的行政能力,同时在处理政府人际关系上,也有自己的一套。别的不说,就看他能够在对政府机构进行了大规模的精简之后,并没有带来很大的麻烦这一点上来看,我们就应该相信王总理的能力!”

姜尚梧这番话,很有点火上浇油的味道,一下就让房间中的气氛紧张了起来。正是因为王一林对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精简,才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这也是他到现在并没有得到多少支持的主要原因,毕竟,谁都会在这个时候考虑到,新上任的国家元首会不会给自己的利益带来危害吧。其实,姜尚梧也不例外,在王一林对政府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时候,这位前国家元首的很多亲信都受到了波及,但是,现在他这么一挑明,其实主要针对的还不是王一林,而是即将离任的那位国家元首。

“不管大家怎么看,我认为总理就是最好的人选!”何永兴这时候显得很理智,并没有被激怒,也没有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为了我们国家的未来考虑,我们应该放下心中的成见。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虽然取得了一点成绩,但是离我们的目标还很远,而且做的事情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一位强干的国家领袖,需要一位能够带领14亿同胞走上强大的领袖!”

后来,在很多对这位国家元首的评论中,都一致认为,何永兴在当政的最后时期,所做的几件事情,是意义最为重大的。首先,是给中国的扩张进行降温,让内部建设成为了今后一段时期的主要工作,为中国争取到了更多的朋友;其次,就是在支持王一林这件事情上,何永兴抛弃了以前的成见,坚定自己的立场,为中国找到了一位最佳的国家元首!

“我也认为王总理是我们最好的人选!”一直没有开口,但是分量不轻,在军方三大元老中占第一位的易显涛开口了,“通过这些年来的观察,我认为王一林同志已经具备了作为一名国家元首所需要的素质。而在统一战争中,王一林的能力得到了最好的考验,他不但能够让国家经济在战争中不受到过大的破坏,同时也有力的支持了这场战争,并且在战后,对战争遗留问题也处理得很好。虽然,我并不否认,王一林同志在处理国家内部矛盾的时候,还存在着一定的缺陷,但是人无完人,而且在别的人远中,也没人有领导国家的经验。所以,作为一名老军人,我相信,王一林同志一定能够在今后得到成长,并且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领导人,带领我们民族走向更辉煌的未来!”

有了易显涛的这句话,王一林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虽然,易显涛是以很客观的语气说出这些话来的,但是却带着对他极大的信任。而作为在军队中最有威信的一名老将军,易显涛的态度就代表了军队的态度,而在这个政治斗争的游戏场中,虽然军队的支持并不能起到完全的决定作用,但是,这却是最重要的支持!

“我也没别的意见!”另外一位军方的元老退役上将,前军委副主席程思凯也接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只是我认为,王一林同志还需要多多学习执政的经验,学习处理国家内部矛盾的经验。当然,我并不怀疑王一林同志在这方面的学习能力,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他肯定能够做得很好,并不会让我们失望。所以,作为未来的国家主席,我相信,王一林同志就是我们的最好选择!”

程思凯上将的话就很有意思了,他在表示支持王一林的同时,也在提醒王一林,作为国家元首,他要处理的并不是政府问题那么简单的事情。在有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还需要照顾到大多数人的利益,处理好人际关系,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这才是一个领导者应该有的素质。

现在,军方的三大元老都已经表态支持王一林,这让年轻的总理感到很激动,所以,他赶紧说道:“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但是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所以,我希望大家还是能够再考虑一下,相信还有比我更适合的后选人!”

“王总理,你这就是太谦虚了!”何永兴这时候也放心了,有军方的支持,恐怕王一林这件事,已经是铁板上订钉的了,“对于你的能力,我们都很放心。学习,是长久的事,而且也只能在实际的操作中,才能够学到更多的知识,而且我们大家都支持你,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在今后的实际工作中,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领导人!”

“我也认为王一林同志很适合这个职位!”而开始一直在观察着的前人大主席方定康看到形势已经明朗,也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另外,同样一直默默的观察着王一林的前政协主席阎四同郑重的点了点头,他并不是有什么不满,只是他一直就是个比较沉默的人。

话说到这,王一林这件事,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挪动的余地了。显然,有人高兴,也有人不高兴,毕竟,在新的国家领导人上台之后,肯定会带来新的政治气象,不知道,又有多少人的利益会受到伤害呢?

到了这一步,王一林也不好再低调了,不然就显得虚伪,也只好很感激的看了大家一眼,站了起来:“很感谢各为老领导对我们的信任,也很感谢主席以及大家对我们的支持,既然大家这么看得起我,我也保证不会辜负党中央以及全国人民的期望,当好一名国家领导人!”

何永兴满意的点了点头,用目光征求了老赵的意见之后,郑重的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别的意见了,那这件事情就暂时说到这吧。等到下周的人大常务会议召开时,我会提名王一林同志为国家副主席,党中央副书记。而在年底的人大全体会议上,我将正式提交自己的辞呈书,由王一林同志接任国家元首职务!”

即使现在在王一林通往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道路上,已经没有任何的障碍了,相信人大也会支持这位政绩卓著的总理。但是,这并不代表着王一林已经可以正式的成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在国家元首的三项职务中,国家主席是最高国家领导人,总书记是党的最高领导人,而军委主席是军队的最高领袖。相对来讲,军委主席是最有实权的一个职务了。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伟大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就只担任过军委主席,但是肯定没人会怀疑他才是中国的真正领袖。而现在,何永兴虽然决定将另外两项职务交给王一林,但是军委主席这一角,还要等到2年之后才到期,所以,在未来的两年之中,何永兴仍然是中央的重要成员,也是国家权力最大的领导人!

王一林是也明白何永兴的这个安排,其实这种先担任国家主席与党的总书记的办法,已经是国家领导人交接的必然过程,也是为了保证国家稳定的重要手段。所以,他也不心急,只要能够在新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得到人民的信任与支持,那么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这个位置,肯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了。

这天晚上这顿饭,王一林吃得并不轻松,特别是在后面的这次小型会议上,王一林深刻的感受到了未来的道路有多么的艰难。如同程思凯上将所说,担任国家领袖,并不是担任政府总理那么简单的事情。在以往,王一林可以根据自己的理想,对政府进行大规模的改革,也可以使用一些激进的政策来营造一个更合理的政府,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将国家内部矛盾放到了首先要考虑的位置上,怎么处理好多种关系之间的矛盾,将是他最需要注意的地方,恐怕,这也是他最为头痛的地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