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记忆中的长沙元宵节

空降兵司令 收藏 10 192
导读:[原创]我记忆中的长沙元宵节

元宵是棵长在初春路上的树,老树的根须,还部分盘绕和扎根在我们城市的土壤和人心中。儿时的长沙元宵节常在天心公园内举办。对于不大的长沙城来说,不大的天心公园,最适合搞元宵灯会,对于当年的灯展,印象中,记得自己曾骑在父亲肩头,身下是摩肩接踵的人流。一种采用时尚木纹纸做边饰的走马灯印记在脑海中。

昔日,长沙的元宵花灯在全国占有相当的民俗地位.今年来,长沙虽多有灯会,但以长沙本土元宵习俗为主题的元宵灯会,已难得一见.流行于公园\街市的灯会往往会显得过于肤浅和大路化.长沙元宵佳节的根想要深扎本土,还有待关心它成长的人们去努力发掘、重整和重兴。

去年,在网上浏览到一位自称“流浪人”的诗集,四句诗让我一时沉浸在童年灯会的回忆中,我记得那首诗还是是这么写“一笑骄儿顶上头,顿消世上万千愁。人前强作出头鸟,跨下甘为孺子牛……”在长沙近几年,几乎每年元宵节都有热闹的灯会,也必然会看到无数“人前强作出头鸟,跨下甘为孺子牛”的父亲被儿女骑在身下看花灯,每到这时我心中便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

我们读中学时,晓园公园举办的迎春灯会,在长沙具有极大的影响力。那几年,我们这帮中学生常常结伴,去晓园公园看灯会,晓园公园一处人造泉瀑,当时灯光在水下绚丽闪耀,让人很觉新奇。有一年元宵节,晓园公园竟然没再举办灯会,我们这帮中学生照样前去。天还未黑就挤到晓园公园门前,此时,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而晓园公园大门紧闭。快到18时左右了,好多人都往门口挤,公园方生怕出事,即使没有灯会,也只得把大门打开,让乘兴而来的游人,在乌漆抹黑的园子里免费走一趟。

我们当年从五一路那张门进去,又从晓园路的门出来。有个同学说,我们去烈士公园吧,于是从晓园公园步行到烈士公园。烈士公园也是黑漆漆一片,最后,我们只在朝辉楼前看到几盏灯笼,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欢度春节”,这四盏灯笼在冷风中一直飘摇着。

再后来,高中时,长沙一些老城区街道办事处也自发举办灯会。学院街街道办事处是长沙举办街道灯会的佼佼者,其实,学院街那些年的灯会,只是由居委会的一些婆婆子,上每家每户串门,请求各家各户自购或自做一些朴拙的灯笼挂在门口而已,加上家家户户都贴上春联,使老街显出一派喜气洋洋。

记得有一年元宵节,有一位住在井湾子的同学也坐车来学院街看灯,学院街的灯笼从黄兴路口,一直延伸向上到黎家坡、豆豉园、半湘街,还不太懂得夜生活的长沙人在老街中穿行,兴奋地在街上走到凌晨一两点,仍然显得异常兴奋。后来,学院街甚至组织起了龙灯队,这条龙一舞就是许多年。而长沙邻近各乡的龙灯也纷纷进城,有打着望城戴公庙旗号的龙灯队一度舞得甚为市民关注。而长沙本土生产的一些汤圆,如“湘汤圆”,当年曾经气势如虹,得到部分长沙市民的喜爱。各家粮店和南北特等食品店前亦临街摆着一种边摇滚边制作的汤圆的机器,后来因卫生原因,这种汤圆机在长沙城渐渐消失。红旗区亦曾举办

过街道灯会。

烈士公园上世纪九十年代举办的几届迎春灯会得到了市民的关注,比如某年的红伞展、子贡灯展等。这些灯展虽可能与长沙本土特色无关,但是很值得一看。长沙最值得记忆的一次灯会也许是去年在湘春路、湘江路和开福寺路举办的迎春灯会。这次龙灯之多,可能居长沙历届灯展之首。全长沙甚至外地游客纷至沓来,附近路段实施了交通管制,可惜一夜冷雨泼向灯展,但看灯人依然如痴如狂,撑伞看灯。即使是上世纪成长起来的长沙年轻人,在每年的元宵佳节,都爱赶上一场或无数场元宵灯会。即使冷雨泼向开福寺,也浇不熄长沙人看花灯的热情。

今年的元宵佳节,长沙市月湖公园举行的大型恐龙灯展,岳麓山也有龙狮闹春;而坡子街火宫殿在正月十四、十五两晚6十至9时也将举办花灯庙会;而烈士公园也将有灯谜晚会……

套用席慕容《一棵开花的树》中所说,明天将要到来的元宵佳节,是一棵树。长在通向春天必经的路上。在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它等待的热情。而你终于无视的走过,这棵元宵的树,在你的身后落了一地的,那不是花瓣,那是浪漫的元宵佳节凋零的心……元宵这棵春天的树,一年年,可以看到根须正在扎牢。而今年我们城市的元宵树,感觉被装扮得像一棵硕大的广告树,或者说,传统的元宵佳节被部分人当作了一棵摇钱树。一只看不见的手,也许正在拼命摇动元宵这棵珍贵老树的树干,“假日经济”的枝头,也许能撒下一张张钞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