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81节 虎跃作战-之 决战 十三

不笑生 收藏 0 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81节 虎跃作战-之 决战 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红衣大炮依然在不住声的连放着,只是由于距离太远,又怕伤到自己的兵士,所以大多数红衣大炮发射的开花弹都不知去向。

愕然之中,孔有德、耿仲明手上的千里镜从手中掉落下来。在这儿,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一队队呐喊着的英勇的士兵们,举着手中的刀枪扑向那儿,扑向死亡。一排排的骑兵倒下去,先是前面的一排,然后是后一排。似乎死神在那里划下了一条死亡之线,没有人能逾越,没有勇士可以完成这个挑战。又好像骑兵们跑在一条总也跑不完的道路,他们在一直向前、向前。

“鸣金……”

“吹退兵号”

孔有德、耿仲明两人在千里镜落地的同时,大声喊了起来,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不是冲锋,那纯粹是让他们自杀啊!

“嘡、嘡、嘡,呜嘟嘟……”急促的金锣得声音,长长的呜咽一般的号角声,还在路上的骑兵们几乎勒住了缰绳,他们可是训练良好的兵士,对于执行号令十分在行。整个冲锋的骑兵的速度缓慢下来,如雷的马蹄声渐渐轻了下来,直至最后消散于无。在那条死亡之线后面的骑兵们,勒住了马头,向后驰去。

少了一半得,剩下的骑兵们向回跑去,耳边又再度响起了响雷,只是再听不见那呐喊,也没了那股子可以冲击天空的气势。最令这些骑士们遗憾的是,他们居然没有到达可以使用他们的六眼手铳的地方(手铳的有效射程为十丈约30米)。

黄固心中稍有一点点的遗憾。是的相当遗憾,或许这是一个给敌军重创的好机会,但是不能把他们打得太痛,不然他们不会跟着自己的脚步走得。

“这次,步军推重盾车在前边开道,距敌近距建立锋线,然后骑兵从右翼出动,抄敌后路,然后以火箭焚其车辆,使敌军失去凭峙。此战当可胜之。”

怀顺王耿仲明抱拳道:“王兄所言极是,此战就由兄弟率领骑兵,不破敌营誓不回还。”

“好,如此王弟一切小心,如事不可为当速速退将回来,我大军即便攻其不破,困也困死他们了。”

“咚、咚、咚”鼓声似潮水般滚动,盾车在兵士们的全力推动下向神州军逼近。盾车后面的兵士一边前进,一边悄悄探出去向前面敌军的阵地望去。只见神州军那边的战阵之中,没有多余得丝一毫的响动,仿佛死了一般沉静。只不过和他们交过手的清军兵士们感觉得到,始终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盯着他们。

突然,那边神州军的战阵之中有了反应,一辆战车离开挂上马匹,向同一个方向驰去。

“哼!狡滑的家伙,知道我们的骑兵要迂回过去,他们才退得。传我将令,全军将士奋勇向前。”

“得令”中军应了一声,骑着马向前跑去。看着中军跑去的身影,不知为何恭顺王孔有德有一种被人耍了得感觉,眼看自己推进缓慢的步军吸引了敌军的视线,远距离迂回的骑兵就要到位,可是恰恰这个时候就要跑了,这个神州军的指挥官到底是怎么想得。

“想包围我,哪那么容易啊!”黄固才不在乎清军的包围,就算是被他们包围了,黄固也有信心冲出去。开玩笑可是全车辆化的军队呐,真要他围了那还不成了笑话了。

“嗳,我说我的参谋长大人,你说这孔有德这个老家伙会不会跟上来。”

又靠在车窗处,看似眼睛毫无精神的戴之俊又在独自一个人思量去了。“这他妈读书人和心思就是重!”黄固就怕戴之俊不说话,他本身是个闲不住得人,一天看着这个话没多少的戴之俊使人备感没趣,同时心中强烈的思念起王德仁来。

仿佛没睡醒得的戴之俊半睁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慢吞得说:“我看差不多,根据情报来说,恭顺王孔有德虽然谨慎,可是有一点他是个眦目必报之人,今日一战折他两三万人马,你说他会不会跟来,我只是担心如果他的重点不在南昌,而是奔向抚州,那里的刘国轩的压力就大了。”

“说得是,不过刘国轩那小子我可是知道,鬼着呢!想在他手里讨了好去,难!”

“王爷,你看咱们下面可是如何行止?”

“下面嘛!”恭顺王孔有德沉吟起来,要说他还是有一点点怀疑,敌军远没有受到大得伤害,要说他们的损失不就是那么几车烧到现在还没烧完的破车,那边大营现在看得清楚,只不过一阵的时间,全都拆了个干干净净,一辆辆战车排好阵形,向北驶去,看他们走得井然有序,这不正是诱敌之像么!

“王爷,末将刚才上阵与敌交手,末将以为对于此切不可轻敌,那敌军战车十分厉害,恐怕如今日一般得打法于我军十分不利。” 续顺公沈志祥边说边看主帅得脸色,要知道万言万当可是不如一默啊!

“嗯!沈公请你继续。”恭顺王孔有德让续顺公沈志祥说得来了兴趣。

“据末将看来,敌军每至一地,必以车阵成城,而孙子兵法有云‘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如今我军与敌野战,同样如攻城一般,士卒损伤之众,实在惨烈。即是如此不如攻城,末将以为我军当聚齐大军强攻坚城,以城为正以精骑为奇,奇正相合必之胜也。”

“唔!”孔有德点点头,心头亦有相似看法。和这些家伙打野战如同攻城一般费力,不如自己夺了城池据坚城而守同时辅之以精骑。候贼兵攻时,精骑来回驰援,反正他们的战车跑不过骑兵,况且那些个战车又无法登城墙,此法大有道理,只是攻哪里呢?南昌?抚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