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995

中悦 收藏 5 38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9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95


第51装甲旅对大坪山的第一次阵地攻坚依然未果。情报传来:日军重装甲部队正急速从万里镇通过,第一批主战坦克即将对华岗主阵地发起攻击。

接到防长“限30分钟攻占大坪山”的死命令之后,51旅旅长面如锅底一般,站到了第一线。

北二高速公路似乎是从大坪山的一条裂缝之中穿过。 坦克部队不是非要走公路,一般的公路都提供一个通行

条件带,履带车辆可以沿着公路两旁在一定通过性允许的宽度内行进,所以,以炮击封锁基垄-台北沿海公路阻止日军坦克部队行进一般是做不到的。但是公路通行条件到了一定的地方就缩得很窄,形成隘口,比如眼前的大坪山隘口。日军在隘口路段埋设了反排雷反装甲地雷,首次行进间攻击,上去2辆坦克给炸瘫在那里了。首次阵地攻坚之前,旅工兵营使用了火力排雷车火力排雷,在步兵攻击两侧山体时,3辆坦克试图冲过去,又被炸瘫在隘口路段。刚才那次攻击使用了总共3个炮兵营的压制火力,旅长通过望远镜清楚看见日军火力被压住了,冲隘口的坦克只能是被反装甲地雷炸瘫的。日军反装甲地雷有这等功能,不动用人力排雷是不行的。排雷工兵要想上去,必须先拿下两侧山体。

两侧山体只高出公路不到百米,坡度大约五六十度,坦克爬不上去,只能是步兵攻击。绕过去也不行,旅长有2万分之一的详尽地图,大坪山横梗5千多米,山下两侧沟渠不少,东、西伸出去2千米、500米就有坦克过不去的深山沟。

刚刚开了一个简短的电话会议。第62空降旅旅长说直升机群飞到沿海公路打了一次攻顶干掉鬼子二十多辆坦克和自行火炮,他手里还剩下十五架可用的直升机,这次先带着空降兵小组飞过去切断基垄-台北沿海公路上的6处桥梁,空降兵留在那里死守不让鬼子工兵修复桥梁,大约能顶一两个钟头,这段时间内,装甲部队应该可以打到沿海公路。 防长立即批准了这个作战行动,并给本旅下达了死命令。同时,把各部总共8个炮兵营都拿出来炮击大坪山,此刻山顶上已是一片火海,本旅的2个自行迫击炮连也参加了炮击,密集的炮火猛轰了10分钟,第51装甲旅的3个步兵群从东1500米、公路隘口、西500米3处同时发起了冲锋。

隘口处攻击的是一个机步连加上收容的一个溃兵大队。全部五千多溃兵被大概分编成3个大队,刚才用了一个打冲锋伤亡不小,现在用了第二个。

第51装甲旅旅长站在隘口攻击出发阵地,少将端着望远镜看着对隘口的第二次步兵攻坚,脸上毫无表情。

冲锋的散兵线距离山脚还有30米,大口径炮击就停了,旅属107毫米迫击炮连还在持续射击,一个个班步兵群受到日军轻重机枪射击不断倒下,攻到山体斜坡时,日军新暴露出来的半数机枪火力点被迫击炮摧毁,步兵群猛然加快冲击速度,呐喊着开始爬山体的50多度陡坡,这时日军的数十部枪榴弹自动发射器和大批轻重机枪自动步枪一齐开火扫射,冲锋步兵群象割草似的成片倒下,一个班步兵群被一两发枪榴弹炸中就隐没在硝烟火球里不见了,

国军的上百挺轻重机枪、60迫击炮拼命射击压制日军火力,枪弹打得如山呼海啸一般,山脚下步兵群隐没在片片浓烟和一团团爆炸闪光里,潮水般的向山上猛扑,就是攻不到山顶,坚持了2分钟,就像接到一个信号一样,忽然全体转向掉头往回跑,哗啦啦如潮水一般退了回来,兵败如山倒,眼看着国军这次攻击又失败了,

第51旅旅长站在攻击发起线岿然不动,对左右军官高叫的“旅长,我们先撤下去吧”好像听不见一般,流弹纷飞,周围不断有人倒下,看着溃兵接近发起阵地到100米,旅长面沉如水,从牙缝里冷冷迸出了五个字:“督战队开火!”

旅宪兵队组成的督战队十几挺轻机枪一齐开火打出拦阻射击,密集的枪弹在溃退步兵前10米打出一道爆烟土柱,跑得快的溃兵双手一扬就倒了下去,后面的溃兵收刹不住继续奔跑,可一进距离百米的这道生死线就成片栽倒,督战队一名戴白钢盔的少校受不了了,猛扑到旅长脚下跪下大喊:“放他们回来吧!都是自己人呐!”

旅长一脚把少校踢翻,就是不下停火命令,督战队不敢停止射击,溃兵群在百米线尸体重叠倒成一片,僵持了不到1分钟,一直站在旅长前面的机步营营长受不了了,跳出来大吼一声:“妈拉个巴子!机步营还活着的都跟我上!”一把摘了钢盔甩了作战服上衣亮出大光膀子,手持步话机带着一百多眼睛血红的士兵猛扑了上去,督战队机枪立即停了,

这一百多人与溃兵群迎头相撞,溃兵稍犹豫一下,翻身跟着营长就冲了上去,这时各个大口径炮群又恢复了对山顶的压制射击,机步营营长在步话机里高喊:“没听我的口令炮火就别停!”

国军冲锋步兵群冲到山脚下炮击依然不停,大群的步兵开始爬坡,鬼子一个火力点一打就是一片冲锋步兵倒下,随即那个火力点就被冲锋步兵手端的自动步枪攒射消灭,步兵群接近山顶了,开始有自己人被近炸炮弹片扫倒,机步营营长才在步话机里大喝一声:“炮火停!”

国民革命军的军旗在硝烟之中进抵山顶,望远镜中旅长看到,大群的鬼子端着刺刀打起了反冲锋,最前面的一排鬼子似乎光着上身浑身绑着手雷,冲进国军步兵群就是一片轰轰爆炸,成片的人倒下去了,

高擎国军军旗的那名战士突然双手一松倒了下去,军旗还没落地,机步营营长一个箭步跨了上去扶住军旗,接着一排枪弹射来,营长裸露的后背上冒出一排血花,双手拄住军旗屹立不倒!

旅长第三代外省人的江浙腔大吼了一声:“他奶奶的,还活着的都跟我上!”少将跳出掩体举着手枪冲在前面,枪林弹雨之中,后面跟着发了疯似的数百名国军官兵,狂吼着越过旅长如潮水般漫上山顶,直把反冲锋的日军压了下去。

最后一缕血色夕阳斜照突然平静下来的战场,山顶山下一千多具双方官兵的尸体躺满山野。中国军队的旗帜终于在大坪山顶呼啦拉飞动飘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