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9/


很快,朴载武所在的战俘集中营里就开始了战俘遣返,白天放风时间看到的战友越来越少,朴载武知道马上轮到他被遣返,他想加紧时间行动。晚上他躺在狭小的牢房单间里想着怎么样逃跑,装病骗卫兵进来打晕他显然不现实,肯定卫兵早防着这一手了,再说了,就是跑的出牢房,外面有很多卫兵巡逻,他又根本不知道卫兵的巡逻情况,出去肯定是死。对于总讲究选择最佳途径、最佳方式的特战队员出身的他来说,不怕死,但象这样完全没有一点把握的死他不想,朴载武睁着眼睛,四周都是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但他只是想睁着眼睛,他脑海里全是家人和战友的样子,不到最后关头,他不会选择死。

一夜没睡,刚有一点亮透进牢房里,朴载武想眯一下,牢房门突然被打开,两个卫兵大声喊着让朴载武站起来,朴载武慢腾腾的站起身来,两个卫兵冲上来一边一个架着他就往牢房外拉,出了牢房门,朴载武才发现牢房门口还一边一个立着两个卫兵持枪在做警戒,两个卫兵拉着他快步出了牢房,刚走出来,朴载武觉得阳光很刺眼,让他看不清楚眼前的景像,他眼睛全是红、黄、蓝三种颜色。两个卫兵把他往地上一推,大声呼喝让他“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这时朴载武才看清周围已经蹲了和多人,和他一样的囚服,一个个表情木然。当最后一个战俘被拖了出来后,过来一个长官模样的人,大声命令他们“站起来,向后转,一个接一个上车”朴载武转过身才发现他们不远的身后有两辆卡车,战俘一个接一个跳上卡车,突然朴载武感到肩头一阵火辣辣的疼,他转过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卫兵嫌他走的慢拖延时间,给了他一枪托,朴载武恨了卫兵一眼,加紧了两步,跟着前面的人跳上了卡车,战俘们都上了车,跑过来两个卫兵把卡车的门挡板关上,一个手势,汽车开动起来往集中营外开去。

朴载武大量了一下车厢内的情况,大概有20来个战俘,一边三个一共有六个卫兵,大体情况就是这样,朴载武眯着眼睛,外表看着象是在打盹,其实他心里是在计算他们多少小时后会到边境。朴载武他们小分队行动的地方是安养,离边境有100多公里,他被俘虏后被带到集中营,当时判断了一下方位,大概是在往南走,从当时的车速和大体时间上判断有140多公里,那么现在这辆车在小时后会达到边境,到时候,在联合国人员的监督下,南韩军将把他们交到北朝鲜人民军的手上,那个时候是根本没有机会逃跑的。盘算好后,朴载武睁开眼睛望向车外,装着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汽车行驶在路上,路两边很空旷,朴载武知道这样的路很不利,就算他冒险跳下车去没事,在这样空旷的地带,他只能成为卫兵的活靶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朴载武在心里默默计算着大概时间,他知道时间不多了,难到他就只能这样死掉?这让朴载武很沮丧,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当俘虏,就应该和队长一样在行动中死去,他甚至怀疑自己根本就是怕死。卡车离边境越来越近,路也更加的不平,路面到处都是坑,汽车比先前还要颠簸。朴载武感到汽车突然有个大的转弯,他望着车外的一刹那,看见他们前面出发的卡车停在路边上,似乎是汽车出了故障,还没等他回过头,只听见驾驶室传出一声惊呼,紧接着朴载武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脑袋象是被人猛击了几拳,一瞬间又感觉被人重重的扔在了地上,朴载武不愧在特战队受训多年,马上明白过来汽车翻了,他迅速观察了一下情况,汽车确实是翻了,他也被甩在了路上,他身上还压着两个战友,正不住的在呻吟,这可是逃跑的天赐良机,朴载武知道再不逃,只需一会,等后面的车上的卫兵反应过来马上就会跑过来。他抽出被压住的双脚,往翻倒的车头方向爬了几步,站起身来就朝翻倒的车子的前方狂奔,他这样跑有汽车的车身挡着,不容易一下子就被看到,也不容易被射击到,往左右两边跑的话,立刻就会被发现。跑了几百米以后,朴载武听到了身后的喊声和枪声,他迅速往右边跑去,因为在刚才的逃跑中他已经看到了右前方就是山区,只有能跑进山区,他就有机会逃脱了。

朴载武以当特战队员时练就的体质,顺利的逃上了连绵的丘陵区,后面的追兵也越来越远了,朴载武感觉到自己很累,身体里的水份好象也是迅速在蒸发,他感到很口渴,但知道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很快南韩军队就会来搜山,肯定还会出动直升机,他不同于一般的逃犯,他是军人,而且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战军人,南韩政府知道他的危险性,他们会不惜一切的把他抓回去,或许很可能就是击毙他。他要用尽自己的全部技能逃出去,他要证明自己是个优秀的军人。

朴载武拼命又奔跑了一截,感觉实在不行了,往地上一坐,这时候他才有机会看看自己的全身,身上的囚服血迹斑斑也弄不清是谁的血了,他感到左手一阵阵的剧痛,刚才奔跑的时候就是感觉左手一搭一搭的,看来是断了,休息下来才显出痛来,朴载武用右手拉着自己的左手,使劲的一拉一扭,这才觉得左手是自己的,没有了先才空荡荡的感觉,再看看自己的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挂了一个大口子,血已经干了,一到突起的干血痕贴在腿上,难怪自己那么口渴,不但是长途奔跑的原因还有自己失血过多,朴载武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如果不及时补充水和盐份,他支持不了多久。

越过两个小丘,坡下出现一个小村庄,朴载武站在坡上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定是个无人的村庄,看来原来的住民已经不知道是躲避战火没敢再回来,还是人都被清洗掉了。朴载武下坡进入村庄,说是庄子,其实也就只剩了几户残破的房子。朴载武看了叹了一口气,进入一户人家找水,院子里有水管,但朴载武不敢用,他知道军队肯定已经在水源下了毒,他进了屋,寻找了一番,不一会就有了收获,找到了毫发无损的几瓶矿泉水,连忙打开盖子一阵狂饮,几瓶水下去,朴载武感到身体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水这东西,一下肚就感到肚子饿得发晕,朴载武想去找点吃的,厨房里躺着一个冰箱,乱七八糟的东西散落在冰箱周围,朴载武冲上去一阵猛翻,找到一个没被踩烂的面包,掏出来就往嘴里塞,面包早就过了期,已经干得象一快木头,朴载武管不了那么多,一个劲的往嘴里塞,他要让自己迅速恢复体力,才有机会逃出包围圈。

面包下肚,朴载武感觉没先前饿了,立起身来,又在厨房内搜了一圈,看到地上洒着一些白色的颗粒,他尝了一下,是盐,忙小心的扫拢一小块,用手沾起来,拿过来一瓶矿泉水把盐抹进去。在战争时代,最不干净的东西也许才是食用最安全的东西,朴载武明白这个道理。弄好了两瓶盐水,他找了一条布条把两瓶水一裹拴在自己的身上,他要马上离开这里,很快南韩军队就会来了。朴载武准备好刚出村庄,就听到隐隐有声音传入耳朵,是直升机,他连忙跑进村子,进到房子里躲起来,一会儿南边一架直升机就飞了过来,在村庄上空盘旋了几圈又往前飞去,朴载武躲在屋里没动,他知道直升机很快还会飞回来,他往周围扫视一圈,只有一根躺在屋角落的木棒还能做武器,他走过去拾了起来。 果然,没多久直升机又飞了回来,在村庄上空盘旋,朴载武很紧张,把手里的木棒紧紧握住。过了一会,直升机飞走了,没有放下人来搜索,这让朴载武感到很幸运。但过不了多久地面搜索部队就会来了,他要想个办法躲过搜索。

朴载武冷静的分析了一下,现在是白天,如果盲目往外跑,肯定会被直升机发现,要跑的远唯一的方法只有晚上跑,但呆在村庄怎么避过地面搜索部队?他想起了很多传统朝鲜族人家都会有一个地窖,他决定冒个险,躲在地窖里,晚上再行动。朴载武把厨房下面的地窖打开,里面很宽敞,没电,光线也就很暗,角落一处整齐的放着几个泡菜大坛子,朴载武把地窖的门关上,里面黑忽忽的什么也看不到了,朴载武就在黑暗等待着敌人的来临,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