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993-994

中悦 收藏 3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93


李之焕将军带着国军传统系主力3个旅沿着北二高公路全力北进,希望能打到海边的万里镇,一举截断日军金山-基垄两部的联系,阻止日军重装甲部队于万里以东-基垄以西地带,此后,若中岳岛集团能够全力回援从背后打垮日本登陆舰队进抵基垄,则日军登陆装甲部队受到登陆战最忌讳的海上背后夹击,必被聚歼于基垄地区。失去舰队和重装甲群支援的日军金山-台北集团只是轻步兵,在海上增援补给断绝后时间一长终究是顶不住的,它即使想从金山角再撤回海上,在失去远洋舰队后它也回不了日本,必被中共海军聚歼,它的最佳应对之策却是不退反进全力攻占台北,与亲日系沆瀣一气,逼陈选举倒向日本,就此在政治上一举解除国军武装。但是没有装甲部队支援,日寇要迅速攻克台北或许还没那么容易。 台北战役的胜负取决于四个条件:

第一, 自己带的国军传统系主力能不能迅速打到万里截断日军重装甲群向台北的增援;

第二, 台北现有部队能不能顶住日本第三军的全力进攻,华岗守军能不能钉在最后一道防线上坚守6个小时,让中南部的勤王之师赶上来;竹子湖和衡山指挥所能不能坚守下去不被攻破,即使不能破围而出,至少也要牵制住日寇一部兵力;陈选举掌握的主流系在台北的数万人马肯不肯出手支援;

第三, 中岳岛集团能不能及时从北面杀回来,从背后给侵台日军以致命一击?如果肯,只要出动舰载空军就够了,300多架精锐战机足以和载机量不多的日本航空武库舰队一拚。可是,他们背后显然有中共的背景,曾南岳还不足以掌握这个强大的军队集团,他们的大哥李中岳才是背后的掌门人,此人在国军之中人脉关系久远袍泽深厚,平素不问政治,只是商界的风云人物,他的中岳岛风浪能发电厂寓军于商,听说很赚了不少钱。半年前经军中元老、自己的恩师安排,与此人见了一面,发现此人亲和力很强义气深重,基本的政治主张是和平统一,是急统,又不主张两岸动武,此人提出中国国家统一的经济纲领,李之焕将军没有用心听懂,只是觉得此人内心深不可测。4个月前军中几位元老密议了一番,详情不很清楚,只知道是关于一旦有事国军与大陆是否合作的大事。然后此人就去了大陆,不久被大陆扣押在北京一座软禁监狱。北京扣押此人必然是出于通盘的判断,那么此人今日若在中岳岛上,应能协助国军打败日寇。只有曾南岳在的话,中岳岛集团大概会被中共左右,那么中共是什么态度?

第四, 中共是什么态度,如何动作?仅以中共的最佳应对策略而论,应该先放纵日军彻底打垮传统系国军,解除陈选举的主流系的武装,替中共登台清理好道路,然后解放军登陆把台湾再从日本人手里夺回去,这样一来,台湾的战后治理就容易得多,老美也没有话讲,日本人与国军拼得两败俱伤,解放军可以减小伤亡省力许多。依此判断,解放军能够轻易被国军弱小落后的舰队拦住,就是他还不想动?果真如此,中共一定会坐视国军与日寇血拼,中岳岛集团也不会背后夹击日军,曾南岳所说的“解放军一定不会坐视”的话,只是他听信了中共宣传的一厢情愿罢了。

李之焕将军心中悲愤交加。定了定神,先打电话给陈选举,坦率地告诉他:日军侵入台北的结果必然是亲日系上台,他陈选举难免权位不保,其效果与全部贪腐案件一齐发作的是一样的,而中共方面态度必然是坐山观虎斗,只要日寇打垮了国军,中共才会出手攻台。挽救台湾的唯一办法是集中全力抗击日寇,拖到美国人缓过来支援台湾,因此陈系兵马此刻浪费在西岸对大陆方向的警戒上完全是战略失策,应该调集主力于北部打败日寇,中共此时是不会打进来的,我们若能打败日寇,同时宣布取消台湾独立,那么或许可以争取中共不攻台。所以,你陈选举要想自救,第一必须立即下令调集主流系军队撤防西岸赶往北岸抗日,第二你必须立即宣布取消台湾独立宣言,恢复到原有状态。

陈选举在电话中沉吟不答,但语气中显露出六神无主,一再询问国军究竟打得过打不过日军,如果不行,不如趁现在还有点本钱,倒向日本,条件是台湾领导人按原班人马不得更换,估计日本人应会同意,那么台军就能和日本人一起抗击中共,让解放军过不了台湾海峡!

李之焕将军心中大怒。电话里连声冷笑,告诉陈选举这位三军总司令说,国军绝不投降倭寇!你要降日,我就放开大门先让解放军进来!这一招果然制住了这位台独贪腐总统,陈选举沉默许久,电话里的声音如同大病了一场,说立即就调兵到北线听防长的指挥。

10分钟后,陈系军队向北调动的情报传来。但取消台独宣言一事,仍如石沉大海,渺无消息。

李之焕命令第208师师长以武力解决挡在北二高入口处的亲日系别动队!立即把部队调上来。

半小时后,208师北上主力赶到,陈选举派来的2个旅也到了,前锋第51装甲旅拦住了北面下来的最大一群逃兵,有3千多人,一字排开的51装甲旅宪兵队头戴白色钢盔,手中上百条冲锋枪枪口对准了惊惶失措的溃兵,旅长阴沉着脸走出来要溃兵的部队长出来回话,那位战战兢兢的少将刚走出来还没张嘴说话,51旅旅长手枪一抬一枪就毙了这位少将,宪兵队一齐开火突突了前排几十名溃兵,大片溃兵见事不好不敢再跑黑压压跪满了一地。

李之焕将军命令这些收容的溃兵一律编入第51 装甲旅,打头阵。 国军传统系终于集结起3万多人马的一个最大的主力集群,沿北二高公路向北面的日军发起了攻击。



994


从内湖北到基垄,北二高平时很少塞车,飚车族20分钟就开到了。可北进集群打打走走,一路克服日军小队级的骚扰阻击1个多钟头只推进到大坪山,距万里镇还有8公里。 前锋51装甲旅报告,发现日军在大坪山构筑了工事,约一个大队的兵力布防,刚才行进间攻击未果,准备实施阵地攻坚,请求炮火支援。

同时传来了一连串的消息,喜忧参半。最大的好消息是中岳岛集团竟然一举攻克了中绳!目前正转向西南对准基垄方向开来!李之焕将军一下子如醍醐灌顶,猛然醒悟了大陆方面此次行动是何等的大手笔。事情到此已清楚表明:中岳岛集团完全是中共麾下的一支军队集团,曾南岳等人自己是无法干出这等大事来的。那么李中岳必是共产党无疑,而且此人已经到了中岳岛船上。方才一直全力以赴设法联系自己方面安插在中岳岛上的2名内线,就是联系不上,现在看,不必联系了。明人面前用不着说暗话。此时此刻,自己直接与李中岳通话才是正道。那么,说什么?

李之焕将军仍然先从军事角度计算着一系列问题。 中岳岛最大航速达到过25节,开到基垄外海只要8个小时,但必须先过日本联合舰队主力这一关,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山本副武大将是日本海军能力最强的悍将,眼下率领联合舰队主力3支航空武库舰8.8舰队正从东向西横插入中绳基垄之间海域,阻截中岳岛南下的姿态十分明显,其舰载航空兵力是中岳岛的2倍,李中岳未必打得赢日本海军主力,但他那座浮岛无论如何是炸不沉的,李中岳如果把战机放在安全位置——比如说他那个直径400米的圆形风塔的下面,先捱过日军最初几波舰载机猛攻,耗掉山本副武的舰载机战力,再把自己的舰载机放出来回炸小鬼子,就有可能扭转舰载机数量的劣势?最好的情况,中岳岛打赢了日本联合舰队,还有剩余能力轰炸基垄外海日军这一支航武舰8.8舰队,那小鬼子就完了,最坏情况,中岳岛打不过日本联合舰队,被炸得很惨,但是中绳在握,老共肯定把陆基航空兵放上去,这一来,中岳岛集团就从,就从战略上完全切断了日本的航线命脉!日本如不能夺回中绳,就只能整体罢战求和,侵入台湾的日军必须乖乖撤回去,老共不战而屈人之兵,降服了日本,制衡了美国,还可以不必打烂台湾就一鼓而下台湾!

想到最后这一点,李之焕将军振奋的心情又黯淡下来。有没有办法不让解放军在战略优势条件下登陆?能不能还保住中华民国?世界上任何政权,都是有大功于国于民就站得住,政权就稳定,无功有害的才站不住位子。可是,国民党这个国父一手缔造的革命党,先推翻满清建立中华民国,再领导抗战胜利让中国一扫受列强欺负的百年耻辱跻身世界四强,国民党有此两大功于中华,凭什么在大陆站不住脚被赶到台湾?中共一没有参加辛亥革命,二没在抗战中担当主力,凭什么占据了大陆中央政权的位子?而国民党这个有着光荣历史传承的革命党,被赶到台湾之后竟然还是站不住脚,先是李登灰叛党丢掉政权给民进党,又在大选中连连败选,眼见得日趋没落,连台湾政权都保不住了,竟要亡于台独势力,亡于日本人!

李之焕将军心痛如割,眼看着有着光荣革命历史的中华民国即将亡于今日,生死存亡,竟决定于自己手握的最后3万国军!一丝血脉若还能延续,全在于此!可自己无力回天,无力回天!

李之焕将军仰天长叹,心痛如割,团团乱转了几圈,方寸之间竟已大乱,眼中渐渐涌满泪水。

勉强镇定心神,想到唯一出路,或在于国军能不能在中岳岛突破封锁到达基垄外海前的几个小时,在中共大举进攻台湾前的几个小时,手里这支仅有的正统国军,能不能先打败日寇光复河山,再与老共严正谈判,保住中华民国的一丝血脉?两岸统一是大势所趋,国军所争不过是一点起码的尊严和条件,先总统蒋公一心想打回去收复大陆重新完成统一,经国总统已认识到收回大陆夺取中央政权已不可能,孜孜不倦奋斗所求,说到底无非是一个两岸统一时台湾方面的筹码!到了最近这二十年,中共已经放话出来,“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 人家干脆不设筹码上限,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谈,只设一个中国的下限,中共政治上高明如此,台湾方面反而一下子乱了阵脚,根本提不出战略上的应对之策,岛内没有政治家可言,只有一堆投机政客,局促于台湾一隅,井底之蛙还热衷于井底打架,区别不过是贪腐政客和清廉政客之分罢了!中华民国之亡,不是亡于中共,归根结底,还是亡于国民党现在这些无能的政客!

蒋公墓园早被台独政客们拆了。去年清明,李之焕将军独自一人去于右任墓地祭拜,就在眼下249师被围的竹子湖一带,登临墓地山顶,风潇潇兮从大陆而来,极目西眺,望大陆而不可得,心中体念党国元老于公的名句,站立于高山之颠兮,望我大陆! 又想到杨业撞死于李凌碑,李之焕将军不禁一拳一拳捶着于右任墓碑,心中感情汹涌,一拳比一拳颤抖,最后不禁抚碑痛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