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3/


正当,我在YY到快要高潮的那一会,这时,我旁边的那位棕发蓝眼,穿着西服,胸前挂着听诊器的帅哥跑来打杈了:“尊敬的希特勒元首阁下,您感觉好些没有?”(可能刚才我发呆的时候,YY的表情把他吓着了。)

我赶紧回过神来,想了一下,即来之则安之,首先要熟悉一下自己所处的境况。认识一下自己手下。千万别让身边的人看出来自己的元首已经被别人掉了包。。。。

这时,我居然嘴里蹦出了一句德语:“我很好,只是头有点疼,以前的事都模模糊糊的记不起来了。对了,阁下是哪位?”

那位挂着听诊器的帅哥必恭必敬的回答到:“我是Karl Franz Friedrich Brandt,(卡尔-布兰特 ,历史上的希特勒的私人医生 党卫队地区总队长兼武装党卫军中将。)您不记得我了么?

我赶紧想了想以前看过的有关二战期间有关德国的战犯资料。忽然我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个衰男,全名:Karl Franz Friedrich Brandt

1947年8月20日 在盟军的兰茨贝格(Landsberg)监狱被执行绞刑。在这之前布兰特提出将他的遗体用于医学实验,但被拒绝。在被执行绞刑前,他无视被用刑的犯人禁止做任何演讲的规定,直到绞索套到脖颈上仍然继续一个顽固纳粹分子的陈词。他顽固地宣称:“在绞刑架下我问心无愧,我和其他人一样是为我的祖国服务。”


这个人还是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的。想到这里,这个人应该在1932年才首次以私人身份面见希特勒,到1932年3月1日才加入纳粹党 ,1933年才加入冲锋队,直到1934年6月起,才成为希特勒的私人医生,怎么现在就开始给我看起了病?莫非是该死的蝴蝶效应?(这里是剧情的需要,让这个人物提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