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无数女生流泪的校园爱情故事

糊涂狼 收藏 3 2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她很美丽,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如清新绽放的花。美丽的女孩子恋爱总是早,因为追逐的男孩子太多。但她没有,她的名字叫蓝。


高中毕业后蓝去很远的地方读了大学。


那城市很小气候炎热,校园却出奇的大而雅致,像许多大学院校一样,校园建在市郊,树木生长得极为繁茂,花也开得比别处艳丽。蓝的笑容也像盛放的玫瑰,在校园里,在众人眼中,一朵一朵开出来。


蓝的美丽给寂寞的大学生们极大的意外,当新一届校花选举会把结果半是无聊半是认真地揭示出来时,蓝的名字高高居上,蓝笑了,却不理会。蓝不是外表的肤浅吸引,蓝的专业是陈景润和算盘,却出人意料地一次次拿下全院每一次征文的头奖,进而成为全系全院各种汇演中漂亮的主持人。当蓝长发长裙地出现在那些小男生面前时,蓝知道自己不再是可观却不耐研究的盆景。


每到周末的时候,女生楼下站满了小男生,或是“321”或是“109”地叫着,喊声刚落,便有女生探出头来,一声娇滴滴的“来了”,然后俩人相拥相携着走了。蓝的楼下也经常有或大胆或羞怯的小男生的喊叫,可是几年的时光,同宿舍女孩的名字都被叫过了,却独独从未听过有人敢在众目睽睽的楼下,大大方方地叫蓝。


周末的晚上,寝室里的女孩子都走了,夜色还没来得及沉下来,风却大起来了,隔壁院广播站的音乐或隐或现地传来,窗帘迎着风一动一动的,偶而有些蝉声,也是寂寞的。蓝一个人坐在蓝格子布的床上,有点饿,有点难堪,那种直挫到内心深处的痛楚是难过的,也是无法开口说的。


别人想象中多而勇敢的追求者其实并没有。也许人人都以为迟了,那样的女孩子,一定有人捷足先登了,所以谁也不去也不敢去了。蓝就那么独自美丽着,那么骄傲地美丽着,青春里最好的时光,总是在周末的晚上,一个人度过。


日子就那么过着,直到毕业前,人们才清楚地看到蓝仍是形只影单。


离校前的几天,一个与蓝同届不同系的男生,林,那么一个高大挺拔,向来目不斜视的男生,在喝醉了酒的雨天,一个人在蓝的楼下站了一夜。所有的人都知道为了蓝,蓝也知道,但蓝不说话。那已经是即将离别的夜晚,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一夜,几乎所有能和蓝说上话的人都劝蓝,但蓝只说了一句:“太迟了。”


真的,太迟了,谁也不知道蓝一个人寂寞地美了四年,骄傲的背后其实是空虚,既然已经是这样了,就不该旁逸斜出地生些最后的伤感来。蓝最终不再说话,所有人都哭了。


那个同样骄傲的男孩子始终没有开口,回去后高烧了几天,在病中只喊一个字:蓝。当蓝出现在他宿舍门口的时候,宿舍里的人都无比惊讶,蓝站在林的床前不说话,他哭了,她也哭了。当晚蓝就离校了,没给这个校园留下一点神话。但蓝知道那个男生会一生记得她,记得这场哭泣,在那样的一段岁月里,有过那样一个女孩,和他一起那样地痛哭过。也许他也想要一个结果,许许多多男生女生都希望在最后的日子里,蓝能在校园里留给他们一个爱情神话。可是等到林再去找蓝的时候,那个被誉为“花寝”的三楼某间宿舍,已经人去楼空,林上去的时候,只看见一地烧过的信纸灰和蓝没有拿走的一副风铃。


蓝最终没有给那段岁月留一个结果。


在撒心裂肺的离别途中,蓝最终合上那本厚厚的留念册。那之后蓝总是梦到校园,梦到那些时光和那些凄艳绝美的花,蓝也得知,那个为她淋雨哭泣的男生最终颇有成就,毕业不久就在沿海的一座城市里风光得一塌糊涂。


不去遗憾,就不会给生命最终的结果造成什么羁绊。蓝常有梦,梦中就是一些从四面八方过来的手,醒来,心有余悸。


蓝是家中唯一的女孩,父母希望她毕业回来,蓝顺从。撕了派遣证,回到家乡那个小小的城市,在一个小企业开始了工作。


蓝从此不再写诗,偶而回头,蓝依旧笑着,仍旧楚楚动人,却在那个秋天瘦得只剩下一双大眼睛。当青春的投影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仿佛重复着的春天还是一个接着一个来临,又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蓝依旧一个人走在冰冷的城市,一个人飘飞着长发走在狭窄的路上,二十四岁的路上。


蓝要好的朋友一个个嫁出去。母亲听后,看着蓝,不说话。


蓝认认真真地想过,无论如何,爱的最后结果,一定要自己遇到,绝不是被安排和不情愿。可蓝没有,也遇不到。


蓝是听话的孩子。


四月底的一天,蓝答应母亲,晚饭回来后去相亲。然后,蓝就走了。


是走了四年的通往单位的路,是走了四年的一个路口,一辆飞驰的货车超过蓝穿过蓝,拖了很远。送到医院的时候,蓝还有气息。身体已经碎了,只是脸却无比的完整,也许上天在带走蓝之前也怜悯这脸庞似玉一般完美的女孩。看见蓝最后一眼的时候,只是看见她的泪水。


在整理蓝厚厚的十几本日记和信件时,看见蓝的大学留念册,我留了下来。


在九月的时候上网,突然想去看看蓝的同学录,找到她的班级登录,看到给蓝的一段留言:“蓝,请你与我联络。”我再上另一家网站,上同学录,只要注册了蓝的班级的,里面都有这样的留言:“蓝,无论你在哪里,请你与我联络。”


“无论你在哪里,请你与我联络。”是林。


想了很久,我把蓝留下的留念册按他留的地址寄给了他。


我想,他收到后,一定会在侧面的夹层里,看到蓝留下的四张卡片:


第一张:在数学系和政教系那场足球赛上,看到一个男生,很让人喜欢的那种欢腾。


1993年3月23日


第二张:今天终于知道了,他叫林,在去食堂的路上,他看了我一眼。


1993年6月16日


第三张:就要去实习了,我选的是枣庄,林的家乡。


2001年12月6日


第四张:我想,我是爱林的.可是,已经分配了.......


2002年6月24日


爱,总要在来得及的时候说出来,以为是一个转身,其实就是一辈子.......................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