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3章手足兄弟 5

ZONGJIE 收藏 0 62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3章手足兄弟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高飞一到训练场就烦躁不安,频繁请假上厕所,实际是躲起来抽烟,几次都被梁君堵住,他交待下来,如再发现,决定给予处分。

林浩东委派我单独找高飞,做他的思想工作。

高飞有个毛病,喜欢在战友面前吹嘘自己本事大,还看不起农村兵。我分析他自尊心过强,自信心过低。干是从这里下手。

“高飞,你每个又抽又喝的,这两项花费加一起得上千元吧?”

“班长,你想借钱?那我可没有。”

“我猜测,你父母做的小生意,当月收入不会超过五千吧?”

“五千?真有哪么多,我也不必当兵了。不瞒你,扣除这税那费的,一个月就能剩下千、八百元。”

“我也知道,交朋友离不开烟和酒。但咱们是战友关系,没必要象社会上搞得那么庸俗。以前咱一排有个老兵,爱讲排场,家是安徽农村的。父母为了给他寄钱在部队花销,把家里的口粮都卖了。老乡探亲归队,底细才揭了出来,大家反而对他有看法。真正的战友情谊,靠吃喝是建立不起来的。何必为了自己脸,难为了父母呢。”

那天,我和高飞一直谈到熄灯。

“班长,从今晚起,我决定戒烟戒酒。”

“那到不必,掌握好量即可。军人,自我控制能力都强,我相信你。”



佟四川勤于学习,头脑灵活、接受能力强。连队干部就喜欢这样有文化素质的兵,把他们当成稀有的宝贝一样。从冯、对待我的前后经历,深有体会。但平时表扬多,批评少,即便出了差错,也认为瑕不掩瑜,可以谅解,不予指正。偏袒的结果势必导致大学生士兵忘乎所以,做事想当然。

“班长,别那么认真。咱们就是一个当兵的,干再好还有前途吗?”佟四川在我纠正不良习惯的时候,他常这样反问。

我鼓劲佟四川:“拿破仑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就我国的体制而言,要成为将军,首先从军官做起。”

佟四川和我讨论成为军官的两个途径。

由士兵提干目前比较困难,名额极少而且必须在军事大比武中取得名次,或见义勇为负重伤,得到二等功以上的奖励。他身体条件不足,希望渺茫。报考军校可能性也不大,因多他已经拥有高等文凭。

我鼓励佟四川:“好好表现,显露你的才华。我相信部队不会埋没人才。”

“快乐是一天,痛苦也是一天,为何不天天快乐?”佟四川说:“班长,人活着因有为信念。今天你让我重新树立起军人的信念,多谢指教。”



为配合新兵训练,端正思想作风,深刻感受战争,连队陆续放映了《阿甘正传》、《拯救大兵瑞恩》、《兄弟连》等响誉海内外的影视作品。并及时组织官兵谈观后感。相比之下,国内的战争题材普遍存在丑化敌人,情节虚假,愚弄大众的通病。编导们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贬低对手等于贬低自己。

“垃圾太多,精品真少。”

官兵们如此评价国内的电影、电视剧。

过去有句老话叫做: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军的现行政策是:养官不养兵,和平年代大量裁军,战时紧急征招兵员,从而有效缩减人员开支。所以,士官做为部队的中坚力量,在训练中起着主要作用。按条令规定的年限,我不够选取士官标准,却在行使士官职责。我领悟到,军营中靠训练培养人才,以人才促进训练。官兵比学赶帮超,不断增强素质,提高作战能力。

一场春雨过后,新兵下连队的第一次武装越野五公里开始了。我带着一班跟随连队出后营门,跑向指定的折返点。沿途都是田间土路,还要从农庄穿越。何阳刚开始卖力气跑,我一再提醒他,要留后劲,否则坚持不下来。果然,后面三分之一路程,何阳体力透支过大,几乎迈不动步,最后索性坐在泥泞的地上不起来了。我和梁君只好用背包带拴住他的腰。梁君在前边拉着,我和赵长城一左一右架住他向前冲。

何阳气喘嘘嘘地哀求:“排长,班长,你们……不要管我,我实在……挺不下去了。”

“不行,你是我们一班的弟兄,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兄弟掉队。”我提着何阳的武装带。“今天就是拖,也得把你拖到终点。丢下战友不管,把他扔给敌人,不是解放军的作风。”

何阳听后激动得热泪盈眶,费力地说:“班长,兄弟我……死也要……跟上大家。”

陆大虎主动过来摘下何阳的枪,高区也有意要替他背行李,我阻止了他们。陆大虎对此十分的不理解。

平日,新兵对每天大强度的训练颇有怨气,都怪我这个当代理班长的只顾个人表现,使大家疲惫不堪,有人声称找机会整整我。为平息他们心中对的怨恨,我事先征求林浩东、丁超的意见,开一次主题班会。

班务会上,我首先提议大家就此展开讨论。

“帮战友背枪,训练大纲上允许的。”佟四川说

林浩东反对:“平时训练不过关,打仗的时候怎么办”

“对,战场上,你们谁能代替他去死?”丁超说。

我最后总结发言:“你现在帮他背枪,表面上在帮助战友。但是,他的训练强度跟不上,到实际作战时就害了他。枪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是第二生命。直到死,武器都不能离身。”

“现在是训练……”陆大虎强调。

“训练到底为的是什么?为了实战做准备。”我对大家说:“同志们,从踏入军营起,你我就是军人了。军人二字意味着吃苦、奉献、牺牲,对不对?”

“对!”一班的新老战士齐声呐喊。

“我们都是独生子女,出生在八十年代。当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却说,我还没准备好。行不行?”

“不行!”

我趁热打铁:“军营不同于家,困了可以蒙头大睡,闷了借酒浇愁。我们现在扮演的是军人角色。部队与地方的区别最大在于,一切行动严格规范。每个人都有个性,等大家棱角磨没了、磨圆了的时候,你也就基本上进入角色了。所以,身为共和国军人,就应当尽快成熟起来。只要身体没毛病,连队的活动必须参加,必须无条件地执行每一道命令。”

陆大虎说:“班长,我懂了,军人就应该绝对地服从。”

当天,我们以一首《战友、战友亲如兄弟》作为班务会的结束曲。

一班的土兵团结在我的周围,成为一个紧密的集体。

我们亲如弟兄。



我已习惯每星期和家里通一次电话,平时和小娜联系得多一些。但近来她的信较以往少了,内容也不像过去那样,言辞热烈、缠绵,字里行间透出浓浓爱意。估计她整日忙着复习,没要紧事我尽量不去打扰她。班里的事务繁多,原计划“清明”节问候妈妈,也无暇顾及,转眼又过去了十几天。

妈妈打来电话,没等我开口解释,先问我是否有小娜的消息,而且还挺着急的。

“三天前,她到家里来,取走了你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然后就下落不明了。手机一直不开,你白阿姨都张罗报警了。”

“小娜事先没说……”

“我以为她学习用得着,根本没多想,把东西给了她。”妈妈担忧地说:“你白阿姨都要急疯了。”

“您别担心,妈妈。”

我刻不容缓地与孟雷取得联系。本以为小娜躲到了欧雅小区,寻求安静,备战高考。不然她要笔记本电脑做什么用呢?

半小时后,孟雷回话说:“问过邻居了,她根本没在那儿出现。圆圆也说不清她的去向。”

“怎么办,报警?”孟雷征求我的意见。

“不!”

我简直无法理解,如果小娜没有被劫持、绑架,就只有一种可能:离家出走。

可是,促使她出走的原因呢?没有任何迹象,谁都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