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侦察兵5--利剑出鞘

醉汉子 收藏 1 91
导读:铁血侦察兵5--利剑出鞘

利剑出鞘

为了向国庆50周年献礼,我们的任务也越来越多,听说中央对云南的贩毒,枪支走私很不满,武警和边防的这段时间累的不行,要赶在10。1前收完枪,不过,这地方收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里都是大山,能种的地不多,枪已经成为了一种生产工具,村里几乎家家有枪,每年冬季的时候,他们就靠打猎来维持生活,武警经常进山收枪,听说还弄出了几件流血事件,这就不关我们的事了,我们的任务都在境外,国内的事情我们也懒得打听。


9月初,部队来了命令,我们又被河马接走了,这次是国内行动,据说目标是被缉毒公安盯了很久了,简报是武警的和公安的同志做的,情报显示有4个人,在边境的一个小村里停留,明天一早就越过边界小河出境,这几个是危险人物,随身都带枪,而且,受过军事训练,所以,要求我们支援。 这好办,我们把地形研究了一下,队长做了部署,半夜3点行动,渗透小组和突击小组进村抓人,其他的外围控制,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事情没想像的那么简单,没多久,武警,边防,缉毒公安都派人来了,大家都要参加行动,我们相视苦笑,队长在跟他们争执,这样的行动人越多越乱,不过他们可不管那么多,一个缉毒公安说:情报是我们搞到的,这几个人谁抓到谁立功,凭什么让给你们侦察连的。大家吵吵嚷嚷,个个都要出人,队长也发火了:说~侦察连出什么任务有人给过功劳了,你们不是想立功吗?自己去,干嘛把我们从那么老远的地方请过来!!


妥协的方案就是,每个都出人,单个单位抓到立1等功,分成几个三等功,除了我们,大家都很满意,刚才的争持现在烟消云散,队长很恼火:妈~的,这简直是拿人命开玩笑!!


结果行动去了200多人,浩浩荡荡的一大车队,行动方案是我们渗透进去,控制了罪犯的小楼之后,缉毒派了6个“精兵强将”随我们行动,不管谁抓到的,最后都要缉毒公安押出来,边防负责外围警戒,武警负责控制小河,不能让罪犯逃过河。半夜3点多,做了最后部署之后,我们开始向各自阵位进发,我选择了个能够通视全村的位置,离村有300米左右的小山上,村子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都是小脚楼,楼上住人,楼下养鸡,罪犯的小楼在离河界没多远的地方,这样的行动要保持绝对的安静,要不很容易惊动样的动物,渗透小组慢慢的渗透,我也向我选择的阵位出发,还没走多远,我就听到村里的狗叫成了一片,所谓的精兵强将没渗透的耐心,直接就朝里小楼最近的小树林奔去,而且还提前行动,渗透小组从两翼

还没到达指定地点,狙击手还没就位,妈的~我狠狠的骂着,加快了脚步,在训练营里,有条铁律:别把敌人想的太笨,那会显得自己很蠢!这些蠢货!! 我快爬到小山的顶了,突然山下传来了枪声,是79微型冲锋枪,绝对不是我们小队开的,渗透小组使用的是微声冲锋枪,这个距离我绝对听不到枪声,突击组用的是81突击步枪,枪声不是这样,对讲机里出现了混乱的声音,接着我听到了“咣咣咣”的枪声,AK47~~!!枪声很特别,完了,精兵强将把罪犯触动了,渗透行动失败,对讲机还传出惨叫声,有人被击中了,接着,对讲机传出好像是公安局那个副局长的哭喊声:快去救我的人啊,我的人被打了,渗透变成了强攻,乱套了!!

渗透小组加快了脚步,冒着枪弹向罪犯的小楼前进,突击组立即组织还击火力,一些人在掩护下去拖伤员,队长在对讲机问我:猎鹰一号,二号就位没有,我回答:一号没有就位,二号也回答没有就位,队长又问:你们看到什么,我答,一号看到有个窗口有射击火光,其他没看到,二号回答,没看到!队长说:开火,压制目标,掩护行动,我立即趴下,将瞄准


镜对准了火光处,85的瞄准镜有些须夜视功能,发光二极管能照亮刻度,现在我根本看不到人,只能向火光处概略射击,“砰~”85射击特别的闷响,火光没了,突击组趁机将伤员拖出来,如果进攻被发现,那么情况就逆转了,防守方永远占据着地形优势,突击组和渗透组交替掩护,其他的所谓战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远程掩护,我们的人在枪林弹雨中前进

到了小楼下,我很着急,我的阵位不好,看不清楚全貌,不时的向看得到的窗口射击,掩护他们行动,其他的战友总算有掩护了,枪声大起,打不打到只有天知道,我向指挥部报告,猎鹰一号是否移动阵位?指挥部回答:不要动,原地待命,操~~我心里骂,狙击手最主要的作用是战场观察,这个地方根本不行,指挥部的都是些猪,队长不在,已经到前面指挥突

击组了,现在,是些猪在指挥全局战斗!


在掩护下,突击组和渗透组都前进到脚楼下,脚楼上不断的扔下手榴弹,队员不断的拣起来扔掉,村里人都醒了,有些大胆的在探头探脑,刚才的狗叫声被枪声代替,破门,进楼,楼下的突击队员也拿出手雷,催泪弹往上扔,渗透小组进入了脚楼,他们的微声冲锋枪短小,在狭窄空间可以施展,突击组的81太长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外围的枪声激烈,谁知道


他们会不会大中自己人,渗透组叫停了掩护,10分钟后,渗透组报告,目标清除,一个队员受伤,打到了大腿。 清点尸体的时候竟然有5具!!难道情报有误??这时候,猎鹰二号报告,发现有个人向河界跑去,请指示!队长在对讲机里喊:什么??武警部队呢?武警部队呢?你还看到什么??我用瞄准镜搜索了一下:说:一号报告,武警部队在山坡上看打仗!

队长看来头都大了:妈的,二号,击毙他,不能让他过河!!二号的枪响了,目标在河界中央被击毙,随后武警把尸体拖了回来。


受伤的是胡狼4号,大腿被子弹打穿,不幸的万幸,没伤到骨头,处理了一下没什么大碍,比起缉毒的来说我们赚了不少,他们6人4人阵亡,2人重伤,队长气呼呼的冲到局长面前,朝他大吼:妈的~~你们不是很厉害吗??自己怎么不抓,害我的战友受伤,他要是光荣了老子毙了你!!我们提前走了,留下战场让这些邀功者打扫。


精兵强将提前行动,惊动了村里的狗,而且,在小树林行动的时候踩响了树枝,罪犯只是推开窗看一下,结果他们紧张就先开了枪,这是战斗,任何一个失误都会要你的命.教官的吼声在我耳边响起,他们不止一个失误,首先,渗透是要有耐心的,绝对不能惊动任何人,哪怕一条狗,第二,渗透是绝对要安静,踩到树枝这是个低级错误,第三,渗透要散开队形,不要挤成一团,他们就挤在一起,第四,如果对方有所觉察,是立即趴下隐蔽,警戒,对方没有过激动作决不先开枪,四个失误要了4条人命,还带上了我战友的一条腿,战友被送到了军区医院,我们回到了驻地,没人给我们请功,象这样的行动,我们要避嫌,否则,有人会说动用军队镇压,所以,这类行动我们都穿武警或者警察的制服。


后来听说死的四个都被被追认为烈士,还有什么什么的各种荣誉,这种在棺材里连升几级的事情我可不想发生在我们身上,死了就是死了,一切都完结了,记不记功对死人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除了活人。参战的单位除了我们都记了功,我们只是工具,有时候我想,用完了,就忘到了一边。行动获的重大成功,不光4个主要犯罪击毙,还顺带着干掉了两个大买

家。对此我们毫不动心,我们只是士兵,我们要服从上级的命令!


武警和公安继续收枪,这次行动很快就被大家遗忘,收枪行动的流血事件越来越多,有些村民为了保护自己的生产工具甚至跑到了我们驻地附近,每天巡逻都能抓到几个,开始我们看着拿着枪还以为是武装逃犯,但是村民看到我们也不躲,迎上来嘴里喊着:解放军保护我,解放军保护我!这里的民风淳朴,普遍都很穷,对解放军有着特殊的感情,认为我们会保

护他们,对武警和公安却非常憎恶,虽然枪支泛滥,但大多是村民打猎的工具,我们可怜他们,但是我们不能保护他们,连长也为这事情头痛,也怕出点什么事情,后来,我们见到他们就劝他们回去,他们说,不能回去,回去就被抓了,被抓了会被坐牢,判刑,还挨打,XXX就是被公安打死了,XXX又怎么了,于是,每天我们巡逻都会带多些干粮,送给这些逃难

的村民,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甚至建议他们把枪藏起来,这样在山里乱跑很危险,边防的看到了会开枪的。


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可是,我们的人民却这般穷苦,他们只是要保留自己的生产工具而已,他们不是罪犯,却要逃难,我很想不通,这是怎么了?战友每天都讨论着这个事情,我们是被封在罐头里的士兵,山外的世界究竟怎么样??我不知道。只有连部有电话,但是要打还要经过团部转来转去才接通,外面的人除了军队,谁也会打电话给我们,信要经过指导员检查,我们与世隔绝,这样才不会变质,永远忠于党和军队!


9月底了,秋风已经吹起,这是个好时光,丛林里有很多果子都熟了,每次巡山都能吃饱,其他班的战友经常出任务,我们暂时还没有,有一天,山猪小队回来了,神情不好,之后我们知道了怎么回事,有个战友没回来,袭击完毕后,殿后突击组的蝰蛇牺牲了,据说黑夜里蝰蛇掩护大部队撤退的时候,看到个孩子,只穿了大短裤,他挥挥手让孩子走开,转身的时

候,这个孩子不知道从那里抽出手枪击中了蝰蛇,尸体没能带回来,山猪小队要躲避敌人的追击,不能带着尸体,蝰蛇就这样永远的长眠在缅甸的丛林里。之后,部队通知了家属,战友把蝰蛇的遗物整理好交给上头人带给家属,听说部队补偿了18万块钱,告诉家属是训练时候牺牲的,我们很难过,蝰蛇瘦瘦的,以前我们都爱叫他猴子,他很不服气,说:瘦是瘦,有精肉,然后说,蛇肉都是精肉,我就叫蝰蛇,毒死你们。他出任务前还跑到我的营房里跟我谈文工团,说看上了个姑娘,退役了就去找她,可是,瞬间就这样阴阳两隔。


10。1我们在沉闷中度过,电视里欢喜的场面跟我们毫无关系,我们失去了一个战友,虽然我们明白,我们这是战争,或许是有牺牲,但是真正降临头上的时候,我们心情很复杂。蝰蛇的牺牲也对部队造成了震动,我们虽然擅长丛林作战和渗透,但在建筑物和巷战中似乎有些力不从心,部队要改变这个情况。这些都是风闻,怎么改变是部队的事情,我们只是执行。


10月6号,直升机把我们小队和雷电小队接走了,有任务。简报室里,一个上尉用幻灯片给我们介绍情况,是个军营,驻扎有200多人,领头的是个原缅甸政府军的军官,代号337,现在云南边境很多毒品和枪支是经过他手里中转的,这次要消灭他,还要把他的武装一网打尽,焚毁军营,主要目标介绍了,还有几个次要目标,上尉提醒我们,这是个危险的任务千万别小看他们的作战能力,我们从不小看任何对手,把敌人想的太笨会显得自己很蠢!

雷电小队擅长攻击作战,而我们蓝狐擅长渗透,大家开会讨论了作战方安,选择了作战武器后,先睡了一觉,准备出发。


晚上9点,我们登上“河马”,“河马”会把我们投送到里目标东面30多公里的地方,然后我们有7天的时间来执行任务,撤出。


速降,找自己的方位,选择路线,一切都轻车熟路,降落后不到10分钟,我们出发了,河马的轰鸣被丛林的虫鸣代替。

从飞机下来的第3天早上,我们就到达了目标附近,在一个河谷边,我们将目标的全部地形都标好,分配好阵位,然后慢慢的出发,我们决定在明天白天行动,很显然,这次是攻击行动,而不是渗透,我们要把所有有抵抗的人都干掉,然后进行爆破,彻底的毁掉这个营地!


渗透和突击小组将在晚上潜进去,占领写有利的阵位,狙击手和机枪手在山上俯瞰,支援他们,我们火力强劲,24人有4挺机枪,4个狙击手,在营地附近的山上,我们发现了有陷阱,是抓动物用的陷阱,看来他们也要抓动物改善伙食啊,忽然听到前面有人的声音,我们就地隐蔽,是两个“目标”穿着破烂的军服,叽叽呱呱不知道说什么,抗着AK-47步枪,看来讨论得蛮热烈的,走到我们的包围圈后,两个突击队员干净利落的把他们拿下了。


这是个突发事件,我们谁也没想到要抓俘虏,但是没办法,事发突然,我们隐蔽的不是很好,走近了就会被发现,任务也就没办法执行了,只能抓到他们再说了,他们很惊恐的看着我们,很瘦小,我们想问出点什么东西,无奈我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他们也听不懂我们说什么,只是徒劳的说着说着,看来没什么情报可以利用,两个队长商量了一下,胡狼1号问:怎么处理,雷电说:怎么处理?难道带着?拉走!意思很明显,他们的生命将要完结了,胡狼组带着他们走到了树丛后,我们毫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似乎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叽叽呱呱的还在说。10分钟后,胡狼回来了,队长问,隐蔽好了么?隐蔽好了,胡狼回答。


傍晚,我们已经低近军营,狙击手和机枪手散开到各自的阵位,渗透组和突击组也准备渗透行动了,两个俘虏并没有让我们改变计划,军营炊烟袅袅,就象平常一样,晚上渗透组已经抵达军营边,安静的夜~明天将是个铁与血的白天。


第二天,天亮了,看来他们是个守纪律的部队,早早就开始出操训练了,营地中央是他们的训练营,337亲自指挥训练,几个次要目标也在旁边,渗透组和突击组已经埋伏在他们营地里,现在要等光线更好些,我们将发起袭击,狙击手不断的在对讲机里报告目标状况,大家已经就位,8点,阳光普照,可以发动袭击了,337 是我的目标,其他狙击手也盯住了各自目标.


行动!队长下令,狙击手几乎同时开枪,几个目标倒下了,军营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有些茫然,机枪手也开火了,密集的子弹朝人群泼了过去,瞬间就有10几个倒下了,军营开始混乱,果真是训练有素,他们各自寻找掩体,不一会就组织反击,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哪,朝着枪响的方向胡乱扫射,突击组和渗透组的人只是在捡漏,他们还没发现我们隐藏的人,机枪手吐着火舌压制他们,而狙击手慢条斯理的将最有价值的目标一个一个干掉.现在,我已经干掉了2个机枪手和一个抗着RPG的家伙,一枪又一枪,我不担心他们能找到我,400多米的距离,他们没有狙击手,在丛林里要想找到个伪装良好的狙击手是很困难的,他们的抵抗在机枪和狙击手精确的打击下崩溃了,有人象相反的方向逃命,而这是狙击手的靶子,渗透组和突击组开始行动,沿途把惊慌失措的士兵干掉.


9点多,军营基本被肃清,渗透组和突击组组成了防御队形,狙击手和机枪手搜索有可能漏网的目标,除了少数逃跑了以外,没有活口,渗透组和突击组开始装炸药和燃烧弹,我们继续警戒着,整个营地一片狼籍尸体满地都是,有些受伤的也被突击组射杀,一切准备完毕.


10 点多,渗透小组和突击组撤出来,没有损失,身后是爆炸声和冲天的大火~~ 直升机在预定的地方把我们接走,轰鸣的引擎没能打断我的思绪,刚才,我看到有 16,7岁的孩子,还有一个抗着AK47的老人,他们茫然惊慌的眼神在我眼前飘荡,为什么??那个老人,光着膀子,瘦小的身材跟AK47形成鲜明的对比,他逃出去了么?我觉得他很象我小时候经常让我骑他脖子的刘爷爷,我希望他逃出去了,希望他能过上新的生活,再也不要经历这地狱般的经历,对不起~我默念着,对不起,我只是个士兵,我要忠于我的祖国,我要执行上级的命令。


回到部队,我们都检查了身体,做了心理辅导,每次任务后,都会有心理辅导,毕竟,我们杀的是鲜活的人,那个老人,又在我的眼前浮现,对不起,我心里默念着,我只是个士兵,我要忠于我的祖国,我要执行上级的命令。


在军区休整两天,我们被送回驻地,日子依旧是那么平淡的过着,马达也越长越大,活泼可爱,每天在营地里跑来跑去,跟我们玩耍,马达是名门之后,教它什么都学得很快,这让连长很得意,经常说:也不看看是谁养的狗,侦察兵,开玩笑!!


刚回营地的时候不用训练,我跑到阅览室看看有什么新到的书刊,阅览室的书刊基本都是部队的月刊或者内参之类的,在这里,任何信件,书刊都要经过指导员的检查,指导员姓胡,我们都不喜欢他,有时候我们打电话,他就想防贼似的在旁边听,所有的信件都要经过他的检查,听说他原来是部队里的一个什么什么官的亲戚,犯了点错误被放到这里接受锻炼,开始我们叫他胡指导员,后来就是胡指导,然后变成胡导,私底下我们叫他胡捣乱搞,连长跟他吵过好几次架,连长经常说让他好好带兵,不要老到军区去活动,不要把士兵当成贼一样看,连长是个好人,经常鼓励我们去外面看看,还向军区申请给我们装宽带,申请让我们多看些电视节目,了解外面的社会,为了这事情,马连和胡导还在连部吵了一大架,连桌子都掀了,结果是不了了之,我们原来还可以看看新闻联播和些晚会之类的节目,可是没有闭路线,山区的电视信号不好,天线装底了麻花一片,装高了又遭雷,结果我们连电视都懒得摸了。


我翻到了新到的内参,所谓新到可能也是几个月前的了,咱这山沟里,部队的内参是爱到不到,看到了一篇报道:人民的忠诚卫士,祖国的钢铁长城,下面小标题是:记XX军区特勤大队,女子侦察连演习花絮,记者叫冷山,还配了大幅照片,是高连,女子侦察连的照片很眼熟,哦~~原来是那个什么军区副司令的女儿,我是从眼睛看出来的,报道不外乎特勤大队如何如何神勇,女子侦察连如何如何巾帼不让须眉,这类报道几乎都是个套路,我随便都可以写出来,无聊,我翻翻没什么能看的东西,就跑去逗马达玩,马达比内参有趣多了。


11月初,部队有命令,蝰蛇的牺牲看来对部队有所触动,听说部队还专门搭建了巷战和室内战的训练营,特勤大队经常训练,以为不错了,拉了一个连的新兵模拟对抗,结果进攻方特勤大队被打了个落花流水,阵亡率竟然达到60,在军区看来最精锐的部队尚且如此,其他部队可想而知,部队和广州特警队搭上线,派人专门去学习室内作战和巷战的技巧,连长费了很大功夫才争取了两个名额,连长说,我们是一线作战部队,经常在任务中碰到这些情况,已经牺牲一个,不希望牺牲更多,3号的时候,通知我做准备,两个星期后准备出发去广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