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耐心,白天我窝在阵位里,不时的补充些体力,既然不动,能量不会消耗得很多,我想,如果进去了,就找些补给,这些天吃得实在是太差了,虽然有肉,不过味道可没街边烧烤的好,还带着腥位,压缩干粮我们叫它肥皂,吃起来就象啃蜡烛!用鲁智深的话说:老子肚子都淡出鸟了~就算被抓住了,被揍前也要吃顿吧??


夜幕终于降临了,我算了算时间,现在是7点多,我进去大概用3个小时,我要在12点前出来,虽然这条路我走过,谁知道特勤大队这些家伙会不会重新调整陷阱?我要预备拆陷阱的时间,要是被象个猎物掉在陷阱里,那可就太冤了,目标的营房我已经侦察清楚了.看来是个战备仓库,我再次盘算了进出线路,开始出发,一切很顺利,在铁丝网碰到些麻烦,铁丝网通了电,我用野战刀削了两个木夹,用铜丝将要剪断的地方连好,野战刀的刀柄是绝缘的,跟刀鞘配合可以剪断铁丝,爬进铁丝网,我把它重新搭上去,把铜丝收回来,晚上有巡逻兵巡查铁丝网,这么个大口子如果不被发现可是奇迹!!我可不想等下警报大起,我变成瓮中的王八~~ 我在营地里边躲避巡逻兵,只到10点多才靠近了目标,每10分钟有一个巡逻队在营地巡逻,有些地方有暗哨,塔哨上还有两盏探照灯,不过,探照灯大多数时间是照外边的空地和战备路,也许他们觉得营地有那么多人,够安全的。


目标房间旁边没多远就是女子侦察连的营房,这是野战营房车,妈`的~女兵的待遇比我们好多了,我们野外宿营就是住帐篷,晚上时不时被蚂蚁骚扰,不知道营房车里有没有空调和淋浴?我想,我从营房车下爬过去,顺便听听她们的卧谈会,虽然她们压底声音,我还是听到了些,好像是关于高连的,看来我有熟人在这里了,就算是被抓住,高连不会对我怎么样吧,好歹我也帮他出过主意嘛。一队巡逻队走过了,我轻手轻脚的溜到了目标房间,我打算用10分钟时间干完事情,包括吃点东西,这里是仓库,应该有午餐肉罐头。


门口很容易就打开了,我溜了进去,“目标”就靠着墙边,我拔出刀,走过去,查点笑出声来,目标的肩膀上竟然用硬纸做了两个上将的肩章!!上将同志,对不起了,我忍住笑,部队里有时候就那么八卦。我用野战刀将上将同志的头切了下来,想了想,在上将同志的前衣襟上用画图笔写上,“猎鹰到此一游!X年X月XX日XX时”就差泡猴尿了,我想。


我吃了些东西,等巡逻队走过后,我又溜了出来,直到现在为止,我干得不错,特勤大队的伙食不错,除了午餐肉还有沙丁鱼罐头,这给我补充了不少体力,我轻车熟路的往外边溜,在一个阴影下等巡逻队过去,巡逻队如约而至,等他们走远了,我正走了两步,忽然发现个人影走过来,躲是来不及了,因为他就朝我走来,镇定!我大声叫道:站住!口令!是个女兵,她说,哨兵哥哥,是我啊,我哪知道是谁,看来这些女兵被宠得不轻,我又说:站住!口令!!要不开枪了!她好像很委屈,说,口令就口令!橡树!!不错,我还套出了口令,我说,回去!谁知道这Y的竟然朝我走来,NND,再走近我就会被发现了,我的衣服跟他们的根本不象,径直走过来,我缩回阴影里,心里暗暗叫苦,她离我很近了,好像发现我的衣服有什么不一样嘴里说:咦?!你的衣服好脏啊,不能再等了,我突然跳出去,用左手捂住她的嘴,右手将野战刀贴着她的脖子,她本能的想叫,却叫不出声,我说:小姐,你被俘虏了,别出声!


一切都乱套了,女兵就是麻烦,我暗暗叫苦,该这么样处理这个姑奶奶?? 总不能就在这里等着,等下巡逻兵来了我就玩完了,我只好带着她先回到仓库,她已经吓坏了,老老实实的被我推进了仓库,我把她绑了起来,搜身,找到把64手枪,她这时候才缓过气来,没那么怕了,我在想怎么处理她,杀了她,不可能,这是演习而已,况且是个女的,绑她在这里,不用多久她的队友就会找她,那时候我恐怕还没出营地就被抓了,打晕她,要是她不经打怎么办??一拳挂了我可罪大了


看来只有蒙混出去了,既然我知道了口令,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从门口走出去,营地还停有车,我还可以开车走,主意不错,现在就差身衣服了,我小声对她说,别出声,你要敢乱来,我就打晕你!明白的话就点点头,她点头,我把封口布扯出来,对她说:战友,不好意思,借你的衣服给我。她好像很恼火,说我会喊!我把刀用了点力,你是要我自己动手还是自己脱,她把脸别一边:要杀要剐随便你,就不脱!GNN~算我求你了,我心里想,女人对自己的防护比男人强烈,我学过一点心理学,我说:我不杀你,但是我把你脸化上几刀还是可以的,她开始怕了,嘴上还是很硬,笨蛋~这是仓库,自己不会找啊?对啊,我怎么忘了呢?我重新封上她的嘴,点了根火柴,找到身迷彩服,不太合身,不过总好过没有了,还找到两个肩章,少尉的,我在黑暗中穿上,感觉黑暗中有个恶狠狠的眼光盯着我,时间不能耽搁太久,她的队友发现她不见了就麻烦了,现在怎么处理这GNN呢,绑着,她会呜呜叫,巡逻兵还有几分钟就要来了,只能带她走了,应该是劫持她,我说:战友,再帮个忙,送我出去,她说,凭什么?我说,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你要听我的,她扭头不说话,看来,要威胁她了,我二话不说,解开绳子,用她的枪顶着她出去了,她说:你不怕我喊?我说,每次演习都有死亡指标的,估计这次我们还没用上吧,你要喊,我一紧张手指一动,我是没什么,就看你觉得活够没有。她不出声,乖乖的往前走

没用上吧,你要喊,我一紧张手指一动,我是没什么,就看你觉得活够没有。她不出声,乖乖的往前走

找辆车,出去,我盘算着,这样我很快就可以到达指定地点了,只要能离开营房,我就算成功了,我们来到辆吉普车,她又耍赖了,说,没钥匙怎么开?钥匙??当我第一天当兵啊,野战营房里停车谁会拔钥匙的?要是被袭击,找不到钥匙怎么逃命?我将我的枪和背囊扔进后车位,打开车门,左手拉着她,右手用枪对着她,慢慢进了副驾驶位,她也乖乖进来,然后说:我不会开车,MD~~!我心里骂,怎么那么难缠,我说,侦察兵不会开车??你骗谁啊,快点!她把车打着火,开到了营房门口,哨兵拦住,问口令,我回答:橡树,哨兵有点狐疑,问,干嘛出去,我说,有任务。哨兵还没放行,女兵不出声,我用枪一直对着她,哨兵还想在问,我装作很不耐烦的说,耽误时间你负责??他没在说什么,挥挥手放行。


车开出营房,女兵开始说话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说,来了很久了,她说,等下我把车开到沟里去,我说,随便你,你开下去之前我会开枪,大不了一起死,而且你还比我先,女兵很恼火!车开出了大概两公里多,前面是山路,我还真怕她把车开到山沟里,我叫她停车,把她绑起来,扔到了后座,她骂骂咧咧,我当什么都没听见,现在我安全了,随她骂吧,我说,再骂我塞你嘴了,她不出声了,估计塞嘴布的味道不怎么好,是我的备用袜子~~我上车,打了几下没打着火,她在后面笑,还特种兵捏~车都不会开,妈 的~,除了在训练营里开过,我是很久没开车了,有点手生,但是我还是把车开走了,山路不敢开太快,女兵还在吵吵嚷嚷,我不耐烦了,停车,拿出袜子,她一看,嘴里叫着,你是谁啊,敢这样对我,我让我爸毙了你,我说,我是猎鹰,丛林特种侦察连的狙击手。现在是演习,不是你耍威风的时候,干净利落的塞上她的嘴,我把车开到了指定地点。 我把车开到停车处,还专门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她关在车里,我要让这个小妮子吃点苦头,告诉她兵不是那么好当的,然后报到,我提前回来了,炊事班给我做了碗粥,吃些咸菜,刚拉练回来是不能吃太多,要先吃粥让肠胃功能恢复,然后洗澡,睡觉,小妮子我明天再答理她。任务完成了,还抓了个俘虏,其他的我可不管那么多。


我美美的睡了一觉,还梦到了小醉,颗粒和JILL,我太累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被个战友叫醒,他看来蛮紧张的,说:猎鹰你闯大祸了,我还懵懵懂懂,问他:回来了多少个,战友说,现在你还想回来了多少个,你先关心一下自己吧,我关心自己,我不是挺好的吗?


穿上衣服出来,我被叫到指挥部,看到昨天被我抓到的小丫头站在指挥部里,里面还有团长和师参谋长,阵式不小啊,我一进门,小丫头就指着我哭喊,就是他,就是他!我怎么了?我向领导敬了礼,直挺挺的站着,心想,昨天这小丫头说让他老爸毙了我,不会那么快吧,参谋长问我,是你抓住她的?我回答,是!参谋长问我怎么抓的,小丫头抢着回答,参谋长狠狠的对她说:住嘴!我报告完毕,参谋长问,还有么??我回答:没有了!


参谋长看来是蛮生气的,气呼呼的对小丫头说:胡闹!给我滚回去,黄团,给他们部队打电话把她带走。


我被打发出来了,还莫名其妙,一个战友看着我出来了,问我,你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他吐吐舌头:你知道你的俘虏是哪路神仙吗,参谋长的女儿!!你完蛋了你。


参谋长的女儿怎么了?我可没打她,我完全按照俘虏规则来做的,看来女子侦察连不怎么样嘛,都是些娇娇女,难怪高连那么讨厌。我到军医室抽血,这是丛林拉练完的必须步骤,因为害怕我们会带回有害的微生物。


参加拉练的狙击手30多个已经回来了大半,我还不是最早回来的,最早的已经回来快一个星期了,有个不好的消息穿回来,一个狙击手失去了联系,我们都带有单兵对讲机,每天有个固定的通话时间,好让指挥部掌握我们的行踪,可是这个狙击手已经10多天没有跟指挥部联系了,搜索直升机也没找到他,今天,看来指挥部要派搜索小组出发寻找他。


下午,高连来到指挥部,把神仙姐姐接走,还来看了看我,说:小子,有你的,把我们特勤大队当猴耍,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劫人偷车,我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你们太厉害了,根本没给我狙击的空间,我只能这样。


陆续有拉练的狙击手回来,大多都是疲惫不堪,看来我运气不错了,一路还能吃饱,今天继续吃粥就咸菜,我的肠胃功能恢复不错,晚上跟炊事班要了两个馒头,准备熄灯睡觉了,忽然外面一阵骚动,我跑出营房一看,那个失踪的狙击手回来了,不过样子有点滑稽,背着枪和弓箭,腿上别着野战刀,手中握着个石斧,还有些石制的其他工具,军服已经快变成了布条,整个一石器时代回来的新人类,原来这小子想泅渡过河,谁知道一脚踩空,背囊和其他装备被冲跑了,忙乱中就抓回了枪,枪是士兵的生命,这点我非常了解,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首先保护好枪,野外生存训练帮了这小子的大忙,他就用野战刀做了弓箭,还打制了石制工具,很快他就去报道了,没有特殊情况,我是不会泅渡的,部队有句话:欺山不欺水,欺水变水鬼!山一次爬不上去我可以爬第二次,水一次游不过去很难有下次了,我宁肯绕远路。


训练很快结束了,各部队的狙击手们互相交流着,然后我们到军区去参观特勤大队的训练和装备,我又碰到高连,女子侦察连也来了,我看到了那个凶吧吧的神仙姐姐,但是没看到高连带的那个眼睛亮晶晶的女兵,特勤大队的装备比我们好,训练跟我们差不多,女子侦察连的女兵们一脸敬仰的看着我们,让我们觉得无比自豪。


女兵累着,我现在终于明白女子侦察连为什么被特勤大队宠成那样了,人性弱点,我想。


文工团走了,好些天我们都觉得缺了点什么,每个女兵都被我们津津乐道的讨论一遍又一遍,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我们又恢复了平日的生活,只是,身边多了个快乐的玩伴:调皮的马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