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3/


第二节 雅伦星舰队

反物质动力——庞大的基地——移交——舰队——通讯仪响了

肖然透过运输飞船的后舷窗,看着地球上那个亚洲最大的城市一片灿烂的灯海快速变成一个光点,道:“再见了,上海。”转过头问刘中华:“我们还要多久到达月球。”

“大约10分钟,主人。”这时身边没有其他人,所以刘中华还是叫他主人。为这事肖然跟他争辩多次,可他总是坚持在“潘多拉魔盒”中的约定。

肖然迅速心算了一下,如果扣除启动时的加速阶段和着陆前的减速阶段,从地球到月球大约10分钟左右。月地之间的距离是38万公里,也就是说运输船的速度达到了每秒1000公里以上。是什么动力让飞船拥有如此无与伦与的速度,难道就是刘中华说的“量子跃迁”技术?还有,飞船在短时间内加速到这种速度,为什么自己在加速过程只感觉到很小的加速度,可能还不到1个G。

刘中华告诉他,量子跃迁技术主要用于星际航行。运输船采用的是反物质燃料,整艘飞船只存储了100克反物质,但足以使它飞行两百万光年。飞船还有引力屏蔽装置,在加速阶段,启动了后向屏蔽,即屏蔽地球引力,在减速阶段,将使用前向屏蔽,即屏蔽月球引力,所以不会超过8个G的过载。肖然等众人经过了改造,自身的能量强大,更感觉不到多少加速度。(注:反物质和物质如果相遇,将会湮灭,正反物质的质量将全部转化为能量,按照爱因斯坦的质能公式E=MC2释放巨大的能量,就目前所知的所有物理反应而言,这是效率最高的燃料。一片司匹林大小的反物质同物质湮灭产生的能量足以让一艘飞船巡弋数百光年,而航天飞机那么巨大的燃料箱和推进器中的燃料完全可以用100毫克的反物质代替。目前,NASA即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正在资助反物质推进计划,当然还只是停留在理论研究上。)

10分钟后,运输船飞临艾特肯盆地上方,月球基地就位于艾特肯盆地边缘的一个环形山内。(注:艾特肯盆地是月球最大的盆地,靠近月球南极。)环形山的直径约有1公里宽,透明的穹顶覆盖了整个山口。从飞船上望去,穹顶反射的太阳光使基地看起来像一颗点缀在月球表面的钻石。

飞船迅速接近山脚,在那里有一个对接口,可以与飞船的舱口对接,靠近对接口的另一处有一个飞船泊台。

“嘿,等等,难道我们不能步行走进基地?我还想感觉一下月球的土地是什么样子呢。肖然,你不想吗?”葛良叫起来。

肖然望向刘中华,征询他的意见。

“可以。你们体内的能量足以让你们不用任何装备在月球表面呆上几十分钟。但要互相说话就不行了,必须戴上头盔。”

于是众人都戴上了有通讯装备的头盔。飞船降落在环形山脚,距入口有一公里左右。葛良第一个走到舱门前,抬起脚,煞有介事地说:“各位观众,这是我的一小步,却是中国人的一大步,今天,我将成为中国的阿姆斯特朗。”

“请让一让,”梁玲燕从葛良身边走了出去,成为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中国人“我才是中国的阿姆斯特朗。”

“喂!阿姆斯特朗是男的,你可不算!”

大家的头盔里传来此起彼伏的笑声。(注:美国人阿姆斯特朗是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类。1969年7月21日,阿姆斯特朗与同伴奥尔德林走出阿波罗飞船的登月舱,他第一个踏上了月球的土地,他说:“对一个人来说,这是一小步,但对人类来说,这却是一个巨大的飞跃!”这句话标志着人类一个太空新时代的到来。)

众人一蹦一跳地走向对接口。在月球上走路很别扭,每一步跨出去,都要好一会才能落脚,看起来就像是三级跳远的慢镜头。对接口无声无息地打开——能听得见声音才怪,月球上又没有空气——众人刚进去,门就在身后并闭,前面还有一道门,新鲜的空气灌入这个小空间。前面的门“哧”地一声打开,他们才真正进入了基地。

这是一个庞大的空间,一个几公顷的人工湖占据了一半面积,各种房屋排列在湖边,还有大片大片的绿色植物点缀其间。

“真是一个世外桃园。”韩景儒感叹道。

“我们花了近100年的时间来修建这个基地和星舰锚地。为了让地球人适应这里的环境,我们进行了相应的生存环境建设。”刘中华带着众人边走边看,侃侃道来。

原来,刘中华率领波德拉的侍卫队来到月球时,选择了这个靠近南极的地方作为基地,这里处于永昼带,永远阳光普照,可以充分地利用恒星能量。湖水一部分取自环形山阴面的风化层,那里有数十亿年历史的慧星冰,一部分取自月球南极的冰层,用大型飞船采集运送到这里。基地穹顶是可调节透明度的强化玻璃,通过控制阳光的通过量来制造昼夜、四季的效果。强化玻璃注入了量子能,既能像地球大气层一样过滤有害光线,又能抵御小型陨石的撞击。至于大型陨石,由基地顶的光炮负责击毁。基地内部设有重力和空气调节系统,并从地球移植了一些植物,全方位模拟地球环境。

不过显然这时基地没有开启重力调节系统,湖里的浪花足有五六米高,浪头下落也要很长的时间,还不断地变形,看起来像阿米巴原虫。

肖然让刘中华开启了重力调节系统,众人取下头盔,在基地里随意参观。这时刘中华悄声对肖然道:“主人,请跟我来。”

肖然跟着刘中华乘坐一部电梯进入了基地的底层,这里是整个基地的控制中心。刘中华输入了一组密码后,厚重的防爆门打开了,眼前是一台闪烁着诡异蓝光的圆形机器。

“这是基地的主控电脑,”刘中华道“我将把他移交给主人,然后主人就可以控制整个基地和所有星舰。但是,按照雅伦的规定,你将不能使用基地和星舰的攻击能力。”

“那星舰和你的50个同伴在哪里呢?”

“他们都在风暴洋的星舰锚地里,主人。等完成交接后,我们就去接收那里的装备,现在请主人将手放在主控电脑上,他将记录下你的指纹、掌纹、瞳距、相貌及DNA密码,这是特意根据地球人的特点设计的。”

“DNA密码?”肖然吓了一跳“那岂不是每一次都要抽我的血?”

“不用的,主人。每个人都会有新陈代谢,虽然你经过改造,新陈代谢比普通人慢很多,但也不可避免地有老化细胞。电脑将从你手上脱落的皮肤角质层上面提取DNA,而不需要抽血。”

完成了移交,肖然与刘中华回到基地地面,见其他人正围在一棵30多米高的巨树前大声议论。

“‘教授’,我就不信这么大的树和番石榴是一科的!”葛良总是喜欢和韩景儒较劲。

韩景儒还是不温不火的样子,缓缓说道:“我会让你相信的。这棵巨大的按树属于桃金娘科,这一科包括许多种树,比如番石榴,还有结丁香的丁香树,结石榴的石榴树,可以酿酒的桃金娘丁香和乌山桃树,皮可以做肉桂的石竹山桃树,产牙买加辣椒的尤热椒树。总之,这些‘长寿树’或‘硬木’都属于桃金娘科,一共有46属1300多种。这种巨型桉树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被称作‘热病树’,因为在上世纪以前,那里的人依靠桉树净化环境,它的存在足以中和很多有毒的气体。”

“他说得很对,”刘中华走过去“鉴于月尘含有部分有害物质,我们移植了一些这种桉树,就是用来净化环境。”

葛良对韩景儒做了个鬼脸:“我服了你了,这么长一段都背得下来。”

用过被梁玲燕称为“太空餐”的食品,众人乘座运输飞船来到位于风暴洋的星舰基地。这是一个空间庞大的穹顶式建筑,肖然即将接收20艘大型飞船和50名人形机器人。

葛良望着透明墙外的一片广阔平原,问韩景儒:“奇怪,这里既没有水,又没有风,为什么叫风暴洋?”

“我知道,”赵宁馨抢着道“月球上比较低洼的平原被叫做月海,‘风暴洋’是月球上最大的月海,面积约500万平方公里,‘风暴洋’这个名字是拉丁文的中文翻译。月海都是用拉丁文命名的。”

葛良说:“为什么月海都要用拉丁文命名呢,我们为什么不用中文自己给他们取名字?”

“那你慢慢取吧,月球上有32个月海,最好把我们的名字都取上。”韩景儒道。

“别忘了‘雨蕊海’、‘尊尼海’。”纪雨蕊笑道。

“32个?那我要用中国的名将给它们取名。最大的叫霍去病海,他把匈奴人赶到了欧洲,是造成第一次欧亚大陆人口大迁徒的‘罪魁祸首’;第二大的叫成吉思汗海,他打下了历史上最强大的帝国;还有卫青海、李靖海、岳飞海、袁崇焕海、戚继光海……嗨,你们等等我。”

刘中华开启了仓库,20艘5000吨级的星际飞船整齐地排列在硕大的空间中。50名人形机器人排成5组方队,整齐地走到肖然面前。

“这是我们的新主人,肖然。”刘中华向他们说。

“敬礼!”50名机器人齐唰唰地举起右手,他们敬礼的姿势有点像入党宣誓。

刘中华对肖然道:“他们没有名字,编号是XC002至XC051,从现在起,他们将听从您的命令。”

“为什么没有001号?”

“因为XC001是我。”刘中华笑道。

刘中华向肖然详细介绍了这些人形机器人的情况。他们跟刘中华差不多,都是高强度合金骨架外面覆盖一层表层活化细胞。每个机器人都由宇宙酶电池提供强大的能量,战斗力极强。他们每十个一组组成行动单位,有点类似一个班的编制,每个行动单位由一名机器人率领,还有一个通讯和维护兵,因为他体内装有通讯设备和备用零件,所以体形比较胖。

接收完部队,肖然一行又回到基地。星舰和机器人部队仍然留在原处。

这段时间,大家无所事事,经常在一起切磋能量使用方法,各人的能力提高都很快。现在,不用太空装备,他们都可以在基地外停留近一个小时了。

肖然则经常到风暴洋的星舰基地去,和人形机器人部队建立感情。因为这些机器人都具有高度智能,也拥有了“喜怒哀乐”等基本情感。

堪堪过了一个月。这天,肖然正在基地与大家共进早餐,通讯仪响了,总理的三维影像出现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