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兵 下连 第十四章

虎风 收藏 1 92
导读:天下第一兵 下连 第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9/


是那个被人扶回来的四中队的兵,名字很响亮,叫吴英才,是个城镇兵。听他自己说过,他也算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可时运不济,赶上了上山下乡,就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他的身上了,他父母当初给他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想让他考大学、考研,弄个博士什么的当当,也好光大门庭!没想到自己不争气,从小就贪玩,一拿起书本就头疼,父母想尽了办法也没起到半点作用,最后他爸爸无可奈何的作出结论:这孩子!也就是个当兵的料了!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进了仪仗队。

我当时曾经问过他,就你这身子骨能来教导队还真是不简单,我还真挺佩服你!他就说:佩服什么啊?我爸爸的一个朋友就在咱们卫戍区是个大官!我一来到部队就始终在他的照顾之下,早就跟咱们队长打了招呼了,来个教导队算什么?考军校也是一句话的事!这番话只听得我是目瞪口呆!心道:咱农村来的破泥腿子还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只以为地方上讲究关系、后台,哪想到部队…….唉!心里虽然已经凉了半截,却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忐忑不安的问他:程大队平时对你也很照顾吧!他当时不屑的说道:老程只是个副队长,别看名声在外,称为天下第一兵,事实上没什么实权!真正说了算的还是于大队长!就连政委有时候也被于大队训的一愣一愣的!一点脾气也没有!

听到这里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心说:他奶奶的别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咱也管不了那么许多!只要程队不是那种人就好。真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学问呢?看这小子口若悬河、眉飞色舞的样子,我当时心里就想:等着看吧,有你小子好看的时候!这不吗?还没过一天,我的想法就应验了。

吴英才靠在床头上,两条腿平放在身前,裤子一直卷到大腿根,露出两条肿的发亮的大腿!膝盖处磕的青了一大片,周围的皮肤都变成了暗红的颜色,肯定是於了不少的血!他一边小心的揉着肿胀的双腿,一边嘴里咝咝的嘬着冷气,眼泪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带着一种哭腔抽泣地说道:

“这他妈的是个什么地方?呜呜…训练也太狠了!这不是把人往死里整吗?呜呜…”

李宏也看不上这种靠关系上来的门子货,他撇了撇嘴,轻蔑的说道:

“才训练了半天就挺不住了?受不了当初就别来!以为这里是养老院啊?挺大个人还哭鼻子抹泪的!净给仪仗兵丢人!….”

我连忙拽了他一下,打断他的话说道:

“李宏,你小子说话嘴上积点德!都是一块儿同甘共苦的战友,大家都互相帮衬着点,别让人说咱仪仗队的兵没素质!连点同情心都没有!”

“谁没素质了?我是说他受了这么点苦就搞得跟天塌了似的,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他捱得过去吗?我这是给他提个醒,好心当成驴肝肺!”

“好了好了,算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弟兄们也别躺着拉,都来看看他这个样子咱怎么办啊?”

“怎么办?报告排长吧!咱们都自身难保了,还能怎么办?我去把排长叫来,看他怎么处理!”

李宏说着跑到隔壁的宿舍里把排长请了过来。

排长一看吴英才的情况,马上联系了教导队的领导,没等吃中午饭就把他送到医院去了。后来一直等到病好了也没再回教导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做了逃兵!

下午训练,黑熊丝毫没有因为吴英才的事情而减轻训练强度,他的解释是:

“训练场就好比战场,没有情面可讲!你们只有今天在这里多流汗,才能防止将来在战场上少流血!我刚刚给你们稍微加了一点料就受不了了?哼!猛料还没给你们用呢!我训练特种兵的时候……”

不管他说的这个理由是多么荒谬,先不说战争离我们有多么遥远,就算是哪天真的打起来了,恐怕也先轮不到我们这些礼仪部队!不过军人吗!没有过硬的军事素质那还叫什么军人?所以并没有人跟他理论,当然也没有人敢这么做!在这个地方,他就是皇上,要是惹翻了他,这个冷血动物!谁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样的损招来整你?轻者身体上受点折磨,重的弄不好给你安上个不服从管理、不遵守纪律的罪名,然后送回原部队,那人可就丢大了!

吴英才出事以后,排长把我们集合到一块,用一种严厉的语气说道:

“在咱们这支队伍里面出现这样的事,简直是耻辱!我声明:有觉得自己受不了这份苦的同志,现在马上提出来,趁早给我滚蛋!丢人给我丢到家里去,别上这儿来显眼!别让人家说咱仪仗队的兵都是怂包、饭桶!”

“有没有?…”

我们剩下的十四个人没一个答腔。

“没有?好!我相信大家都是好样的!不过谁要在今后的训练中给我装熊,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五个月的新兵连都熬过来了,在这儿不过才三个月,怕什么!”

“就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有什么好怕的!”

李宏忍不住蹦出了一句。哗的一下大家都笑了。

“笑什么?李宏说的不错,就是要有这种精神!别忘了,咱们是天下第一兵!注定什么事都要拿第一!马上兄弟部队的集训人员也要到位了,都给我把眼睛瞪起来!谁拉了后也不行!”

接着我们选出了临时的班长,我们这一个宿舍七个人都一致推选年龄比较大的三中队的赵猛来当班长,排长也比较满意,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算正式走马上任了。

没过几天,陆陆续续的各个部队集训人员逐渐的来齐了,有五团、六团、特务连、……一时间空旷的宿舍楼热闹了起来。

这段时间里我们依然是紧张的训练着,早晚各跑一个五公里,除去白天正常训练不说,晚上还要加紧训练体能,每个人五百个俯卧撑、五百个仰卧起坐,不做完甭想睡觉!就连睡在上铺的都要用标准的单杠二练习动作上床,否则也不允许睡觉!这样一天下来,等所有的科目完成,衣服都顾不上脱,往床上一倒,还没躺好呢,震耳的呼噜声就响成了一片。

随着别的单位集训人员的到来,训练场上参加训练的人越来越多,各个部队之间也都暗暗的叫上了劲!最牛的就要数六团了,本来他们就是一个防暴团,新兵一入伍就是训练这些共同科目,所以在这方面具有别的部队无法比拟的优势,而基础最差的就是我们仪仗队,新兵的时候光注重专业科目队列的训练,这些战术、擒敌、四百米障碍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接触过,所以看着人家熟练的动作和都不拿正眼看我们的那种不可一世的劲头,我们眼里直往外冒火!黑熊本来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也渐渐的显出了着急!他略微有点激动的跟我们说道:

“我虽然不能把你们训练成特种兵,但也不能让那帮猴崽子超了过去!”

于是我们的训练强度骤然加大,我感觉眼看就要超出我所能承受的生理极限!早晚的五公里由徒手改为负重,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一些子弹带,里面满满的灌上沙子,让我们绑到腿上,腰上还要围上两个,加起来足有三十多斤!这样还不够,在跑动的过程中,他还不时的给我们设定一些情况:

“左前方发现小股敌军!卧倒!”

“发现敌人火力点,低姿匍匐前进!”

“火力点已清除,进行冲锋!”

……. ……….

象这种掺杂着各种战术动作的五公里负重越野,恐怕也只有训练过特种兵的教练才想得出来,本来已经逐渐适应的五公里,又成了我们的恶梦!一圈下来,身上的汗水裹着泥土,脸上也是黑一道、白一道的,还真像是刚从战场上撤下来的残兵!

正式的训练就更不用说了,他那双厚重的防暴靴成了监督我们的有力武器,谁的动作稍微慢了点、或是刚想站住喘口气,那双防暴靴就会准确无误的落在你的屁股上,还要加上一句:‘奶奶的熊兵!又想偷懒!’简直就像旧社会地主家里的监工!我有时会想:这家伙是不是神腿杜心武的传人啊?那防暴靴用的,简直是指哪儿踢哪儿,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晚上的体能训练也逐渐的加码,俯卧撑由原来的五百个加到了六百个!仰卧起坐由五百加到了八百,另外又加上了半个小时的端腹练习!

这种超强度、超体能的训练方式很快便有了反映,我们每个人开始不同程度的出现恶心、呕吐、四肢无力、晕眩等症状,排长急忙找到黑熊说明了情况,商量是不是稍微放松一下,降低点强度,黑熊却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事,这只是正常反映,熬过去就没事了,如果这时候一放松,以前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照常训练!

这下六团的兵有点沉不住气了,在背后逢人便说:仪仗队的兵都疯了!哪是在训练人,简直就是训练地一群魔鬼!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