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年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三节

在笑声中 收藏 2 11
导读:万历十年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殿外一名侍候太监,重复了一遍王德的话,我有些奇怪,你喊给谁听啊?难道王德这尖噪子还不能让堂上的人听清楚吗?真是多此一举!没想到门外远处又传来同样的一声唱词,接着又是一声!我正呐闷呢,难道这句话要传给全北京的人听不成?皇极殿前台阶下却传来一声微弱的喊声:“微臣江西道御史李植有本要奏!”

远处的太监唱道:“御史李植,有本要奏!”

就这样,同样的话又在另一名太监口里传了一遍,还好到门前时就停住了,不用再去听一次王德那尖噪子,他只是躬身等我发话呢!

“宣!”我说道。

“宣江西道御史李植进谏!!!!”王德拉着长长的噪子唱道。

这句话又被传了出去,过了好一会,才见一四十见外的官员,踩着小步急速到得殿内,双手高举一折本跪下唱道:“微臣江西道御史李植叩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说平身吧,他肯定要谢恩站起来。可他还要上呈奏本,那接着又要下跪!可不说平身,说什么呢?这李植刚刚才把潘晟给赶回老家去,这次又要赶谁呢?

(PS:明朝时本章的种类分成两种,一种是各衙门上奏自家衙门的事,称为题本,多由衙门主官呈送,张居正时,呈送至内阁,由内阁票拟后,再交给皇上批阅。而上奏其它衙门或官员的事的本章,称为奏本,奏本不需通知自己上级,也不用备份,可直接由呈奏者自行送至会极门上交给管事太监,由管事太监呈给皇上,皇上批阅后,再转到六科廊房。所以奏本的内容在朝堂上公布之前,别人很难知晓!但主角因为之前都没有看过任何本章,所以并不知道李植要奏的事情!)

“奏!!!!”边上的王德适时的喊了声!

李植随即说道:“微臣承蒙皇上恩典,职为江西道御史,沐于皇恩之下。。。。。。(省略!),微臣近日接到荆州前辽王府遗霜郑氏状告前内阁辅臣张居正的状本。状中告发张居正在世时,处理辽王府欺霸田产之事,乃是出自私心,任权为之!皆因张居正之父张文明,本为辽王府家将,但其职守期间,屡有不怠,遂被辽王府杖责辞退。张家怀恨在心,在张居正当权之时,遂以欺霸田产之罪撤了辽王府,将府中一概人等充军辽东!辽王府名下之田产悉数被张家所占!微臣接到郑氏状本后,对状中所书之事进行了一番彻查求证,其所言虽不能完全相信,但亦有七八分!其一,辽王府欺霸田产之罪,举证不足,但朝中张居正提拔诸官员,却置而不视,唯张居正意而行,此等做法实属无视朝廷法制,莫视皇威!微臣以为,此事应该加于追究!其二,本属辽王府名下之多处田产现在确实归于张府名下!其三,辽王府中诸人皆被充往辽东,连六十老母亦如此处置!辽王乃皇亲,具有皇家血脉,如此判罚,实是不该!还请皇上圣裁!”

辽王府?这事应该是在两个月后啊!在原来的历史中,这郑氏也是被人唆使才这么做的,她所状告的事,本来也很牵强,只是被一些人,包括万历在内加予利用,就成了反张居正时的一把好使的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提早了?难道是因为我这一个月来不理张居正的身后事,让这些对张居正不满的人,以为这是我对张居正不满的表现,这才促成这些人提早行动了?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改革是一定要继续的,虽说张居正的一些改革也存在问题,需要加以改进,但张居正无疑给我开了路,让我不用一切从头开始,而且朝内朝外,普通百姓,对改革也开始有了一种期待与支持,这就是民风所向!

我自顾自的想着,王德将李植手中的本章接过,呈到我的面前。我打开粗粗一看,着实感到脸红,其中有些字我这个现代的本科生见都没见过!于是装模作样的‘御览’了一遍,心里也有了主意!

“朕知道了!此事暂且搁议!”

我说着,站了起来,想看看这殿外是什么光景!那些大臣们还以为我是要退朝了,忙跪下,等着王德唱词呢。可我却不是从平台一侧走下,而是径直走向了殿门,这让王德张开的口停在了半空中。

我一到殿门之外,着实吓了一跳。只见皇极殿外,汉白台阶下的砖石平地上,密密麻麻的站着几百号人!分成数排站在汉白玉甬道两侧。

“臣等工恭请圣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一见我出现,加上分侍左右的侍卫与太监一并齐声唱道,声音之震,直冲九天!

这殿外会有如此之多的人,我却是事前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上朝乃是堂内这些大臣们的事,没曾想京里的一百一十名御史,五十二名给事中,再加上各部寺的一些五品以上官员,都要悉数到场,只是能够进得殿内的只有各部主官而已。

被他们这一喊,一时呆在那里。但还好没有双腿发软,我只是一个小医生,何是受过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啊!

“皇上!”

边上的冯保见我有一会儿功夫没有反应,轻唤一声提醒道。

他的这声轻唤让我回过神来,不由的向他投去带点感激的眼神。冯保与我一对眼,忙低下头去,看似出于对我这个皇上的礼貌之举,而我却从中看到一丝一闪而过的浮游!要说我来这世上,见得最多的,除了王德外,就是这个冯保。他是在揣摸我这个皇帝的圣意,还是对我产生了怀疑呢?

要说这世上谁最有可能首先怀疑到我,首推冯保,因为他是从小带着万历长大的。可以说对万历的一言一行,都极为熟悉。而我这些天来因为是抱着等死的心过日子的,加上不了解万历平常都是什么样的,所以也没多少注意自己的言行;再者,就是我极力注意了,以我现代的语言及行为方式,也很难模仿的像!这万一被他看出点什么来,我应该怎么办呢?我现在除了得到万历这身臭皮囊外,其余的事却是一点也不了解,也不知如何掌握。可冯保不一样,他的眼线遍布宫中,随时都有人把我的一言一行告知于他。以现在人的认知水平,就算是像冯保这样见过场面的人,也肯定不会想到连我都感到神奇的时空转移!

那么,他会怎么怀疑我呢?

希望是我多想了,他仅仅只是想了解我的心意!太监当久了难免会有些诡异的小动作。想来万历能够很轻松就推到冯保,那也就是说,冯保手里握着的实力应该不会太大。现在我需要的是时间去了解,把万历所拥有的实力了解清楚,再行发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热衷于收拾冯保,可能是看中他家里那两百多万两银子吧!

想至此,我说道:“平身!”

“谢皇上!”

众臣谢礼站起。

我脑子里飞快的转着,把奔四都超到双核心去了。今天开朝,实在是昨夜太过激动所至。本来张居正在世时,就定下只逢三、六、九,万历才需要上这个朝堂来走一圈,平时里由几位帝师负责给万历上上课,讲讲经,学习些治国安邦之道。今日本可以不用上朝的,可我昨晚却被那些灾民给闹的脑子发热,没去细想,以为只要背下大官的名字及职位就可以应付了,却没想这上朝还有这么多仪式!看看台底下的这些人,就因为我要开朝,所以一个个有事没事都得跑这来。要是朝议的事很多,这一呆可就是一个上午,如果每天都上朝的话,他们的工作时间也就一个下午了,这样的工作效率能高到哪去呢?所以这一点是一定要改变的。

但要改变,却是不容易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