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三节:遇伏(1)

醉长生 收藏 2 2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三节:遇伏(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3天后的4月28日晚上23点15分,离新加坡沿海海岸线1公里远,漆黑、静逸的海面下,大地帝国的‘潜龙’号中型攻击型潜艇静静躺在离海面120米的水下,海面上微微泛起的波浪丝毫没有影响到海底的平静,‘潜龙’号就像是一头经过了长途跋涉而疲累的大鲸鱼一般安静的在休眠。不过在潜艇里一间狭小水兵舱里的熊无疾、余杰、白少虎、周春、黄杰、霍远航就没那么舒坦了,一路又坐飞机又转军舰,现在虽然已经在潜艇里呆了11个小时了,却怎么也没办法习惯在这闷热的小小空间里睡得着。

对于熊无疾、白少虎、余杰三人在海军陆战队耐热训练中训练了好几年的军官们,这点热度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可那也不是在潜艇中训练的。在这狭小空间里的闷热和潮湿,还有机器运行时‘嗡嗡’的轻微噪音,那一样都没法让他们好好休息。更别说还没来得及受耐热训练,从来没有进过潜艇的的周春和黄杰,及陆军调过来的霍远航了。

白少虎左右双臂交替的单拳驻在铁制地板上做着俯卧撑,身下的汗水早已滴成了一个人形。熊无疾和余杰盘腿坐在一张小床上埋头仔细研究着新加坡圣玛莉公办医院的地形与周遭路线。周春和黄杰兴致勃勃的在角落里将臂式枪已经拆卸了不下4次,每次拆开都要大叹臂式枪的构造有够精密一次,随时也没忘大拍马屁,大赞连座英明,难得的竹杠机会没白放过,要的东西全是帝国军部新近研究的武器。

臂式枪的中间是加上撞针弹簧等击发装置长17公分的双管枪管,两侧成护腕般共装30发子弹的半圆形弹匣合扣起来,在最里面是一层牛皮做隔热层,加上数根小牛皮带,可以刚好固定在左前臂上。使用帝国制式小口径手枪子弹,击发扳机是用一根钢丝绳牵在连发构件上的一枚圆形钢环,使用时只需将处于左前臂内侧的保险打开,拉出钢环扣在左手大拇指上用力握拳,30发子弹就会在3秒钟内从两个枪口击发射出,如果是在室内或是在被大批敌人包围时使用,臂式枪就最有效的近身防御型武器。而且最厚的击发装置部位的厚度也不超过3公分,固定在手臂用稍微宽松点的军装袖口一遮,几乎就看不出来臂式枪的存在,也有极好的隐蔽性。

伸缩式指挥剑从外表上看起来和帝国军制式短剑没什么两样,但剑刃中空,一摁剑护手上的机关钮,20公分长的剑刃就立即跳出一截,变成37公分长,摁第二下弹出的剑刃总长就达到了72公分,和制式指挥长剑就没多大区别了。如果是在近身白刃战或者进行刺杀行动里,这样可长可短的冷兵器就是最好的战斗刀。

蛛丝防弹衣也不是全用蛛丝织成,防弹衣最外面一层用的是天然蛛丝,第二层是一层凯达夫纤维,第三层是一层高强度合金钢板散片,第四层是一层凯达夫纤维,第五层是一层高密度陶瓷散片,第六层最后一层是天然蛛丝和凯达夫纤维混纺织成的高密度抗穿透混纺层。帝国军制式的中号防弹衣就重达9.4公斤,在50米外就不能确保5.56口径的子弹对身体没有杀伤力。但是用天然蛛丝和大量的凯达夫纤维制成的防弹衣不但在20米内就可以抵挡住5.56口径子弹的穿透,而且重量还不超过3.7公斤,简直比只能防止3.42口径子弹杀伤力,最轻型的防弹衣还要轻出两公斤来,这就对不喜欢防弹衣过于沉重而拒绝穿的那些高官将领们,免于被刺杀的安全起上了莫大的保护作用。

臂式枪和伸缩式指挥剑由于结构过于精细,对金属材质的要求极高,因此不能批量生产,现刚试制出来的少量一批是原定于部分佩发给廷卫军特别行动处使用。由于蛛丝和凯达夫纤维的混纺技术难度要求高,原材料蛛丝的稀少,蛛丝防弹衣更是俞显得珍贵。不知熊无疾是那里知道的这个消息,楞是逮住机会猛敲了一笔。

‘铮’,黄杰一不小心将伸缩式指挥剑弹了出来,差点就刺到坐在旁边一张小卧铺上的霍远航。霍远航吓了一跳,皱眉道:“小心点,下士!”

“抱歉抱歉哦老兄,真没注意。”黄杰满脸堆笑的陪着小心,转头就在周春耳边小声嘀咕道:“不知连长是怎么想的,怎么要个新兵和我们一块出这么刺激的任务。”

周春大黄杰两岁,也比他较为老诚持重。听见黄杰咬的耳朵怕霍远航听见了就没答他的话,现在的新编7连上下都把从27号高地上下来的士兵都叫做老兵,其它从各个部队抽调出来补充新编7连编制的士兵,不管是服役了多长时间也好,有过什么战斗经历也好,是刚刚入伍的补充兵也好,全都叫做新兵,就算是调来的士官和尉官也有不买他们账的时候。

这不能怪他们这样,趴在一条战壕里忍受炮弹那震得能将人震得内出血的轰炸,在一群敌兵寒光闪闪的匕首围攻中背靠背的突刺着刺刀,那是将自己的命交给了背后的兄弟,只要背后的兄弟一让,自己的后背就会多了几个洞,这中间得要有多大的信任?活下来的人,有那一个人没有被兄弟扑到在地上替自己挡住了敌人的子弹和弹片?又有那一个人没有站在兄弟的身前挡住了敌人的子弹和刺刀?活下来的人有近乎一半是在伤得不能动的情况下,被生死与共的兄弟们冒着敌兵的弹雨拖回了战壕,这样的感情那让他们能不排外。

新编7连的军官们将这些都看在眼里,但谁也没去管这事。在一起经历过战火自然就能将感情与信任联系在一起,现在去管他做什么。其实周春和黄杰都心里明白得紧,别看霍远航中士自从兄弟部队的侦察连调入第七连队以来平时不哼不哈的不喜欢说话,但是在作训时表现出来侦察兵全面的技战术能力确实让人心悦诚服,熊无疾也就看上了他的作战能力才对他谈了这次的行动,也有除了白少虎,新编7连也就是这几人会日语的原因。没想到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自愿出了任务。反而不象周春和黄杰两人,因为是出于对兄弟的信任才加入的。是人就能明白这个任务的危险性,但是他们不在乎,就算是死,也是和兄弟们死在一起,那怕什么。

熊无疾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摇着脑袋大叫头痛,“看来看去也还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没到实地去观察环境还是不行啊。”

余杰头也不抬,还在仔细查看着每一个可能的进入和撤退的路径,“还算是有接应人,否则我们连近况和路都不知道。”

“管他的,我们现在也只是先看看,反正指令里交代了,我们只是配合廷卫军的特工行动,也就是说听那些个间谍的,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好了。”熊无疾不象余杰这样事事仔细,一向都懒得去想些他不用去操心的事情,“哎,老虎,你妹子的想去军医院的事老卢怎么和你说的?”

白少虎喘着粗气答道:“不知道,反正老卢是说没问题。”他说得轻松,其实他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个事情,还没把白少鱼安置好熊无疾就带着海军陆战队总军部的秘令回来了,在接受了这个任务的同时他又对白少鱼充满了不放心。任务是怎么样的他当然知道,他到不是为了艰难和自己的生命而有所顾忌,因为他喜欢冒险和战斗的感觉,担心妹妹倒不是怕有谁欺负得了她,她自小跟父亲学的武术也不是摆着好看的。在出发前卢智刚已经将白少鱼安置在连部空余的医护兵单身宿舍里做她的临时住所,已经向他保证他出任务的时候会照顾好白少鱼,而他心里却有一个隐隐的阴影,连他自己也说不上具体是为什么。

门轻轻的被敲了几下,一名水兵推开门说道:“长官,艇长请几位准备一下,马上可以出发了。”

“知道了,马上准备好。”熊无疾答道。“总算是要熬到头可以上岸了,恐怕新加坡海军是燃料过剩,在海上溜达个没完的。”

余杰道:“刚刚才镇压完了谢南国的兵变,现在巡逻得紧一些也是正常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