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三卷 命运之手 第三十章 绮梦无痕

sjw39890 收藏 0 4
导读: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三卷 命运之手 第三十章 绮梦无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大叻。汉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凌辕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刚送走又一批来洽谈合作的客人,他实在太累了。

刚休息了一会,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凌辕坐直身子接起电话。

“陈总,周小姐的电话,在2线。”听筒里传来接线小姐甜美的声音。

“知道了,谢谢你。”说完凌辕接通了 2线。

“David,忙不忙?”周凯芹在电话里问到。

“还好,刚送走香港名臣公司的人,他们出的价还可以,但我还要等韩国人的回话。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打了吗?你看我给你送什么来了?”

凌辕一听抬起头来,周凯芹拿着手机站在门口,调皮的看着凌辕。

“小丫头怎么跑来也不说一声?”看了看手表又说:“现在才4点,你知法犯法翘班哦。”

“你工作狂啊?自己加班还不准别人休息,今天是周末啊。”周凯芹走进来把手里的煲往茶几上一放,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嘟着嘴巴更显得俏丽可爱。

凌辕这才注意到她穿没穿职业装,换了一条牛仔短裤,上面加了一件收腰紧身T恤,修长的美腿展露无遗,青春俏丽而不失性感,好一个可人儿。“我还真忘了呢。对不起啊,那给我送什么来啦?”凌辕赶紧道歉。

“算你还有良心,我今天刚学的无花果海底椰煲鹧鸪,你快趁热尝尝怎么样。”周凯芹一下就不生气了。其实她本来就没有生气。

凌辕端起汤喝了一口说味道不错,丫头手艺又有进步了。周凯芹没说话,只是甜甜的笑着,很满足的看着凌辕喝着自己亲手煲的汤。

一年多的相处让他们成了亲密无间的搭档加朋友。称呼也改了,周凯芹不再叫凌辕“陈先生”而叫他“David”,当然作为回报凌辕在多数时候也叫她“Angela”,而没人的时候就会亲密些叫她“丫头”。周凯芹很享受这样的称呼。

从一年前与凌辕的误会消除之后周凯芹就在心里喜欢上了凌辕。周凯芹从高中起就被父亲送到了美国,之后除了假期会回家以外都是一个人在美国学习生活。在美式文化的熏陶下逐步培养了周凯芹独立、自由、奔放的性格,当然对恋爱也接受了美国的方式。从上大学到来越南之前她自己也不知道有过多少男朋友,但是心高气傲的周大小姐却从来没有为谁动过心。可是这一次和以往完全不同,她甚至考虑会嫁给他,而这是与那些美国小男生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

周家大小姐对待感情是热烈而浪漫的。当她确定了自己的感觉以后就不再掩饰,只要在工作之外她就喜欢和凌辕呆在一起。知道他喜欢喝摩卡,她就托人从遥远的埃塞俄比亚带来正宗的“哈拉摩卡”;他无意中说起欣赏欧洲式的典雅与高贵她就把以前那些“奇装异服”统统扔掉从意大利订购了“Gucci”的最新设计。她想多了解他,但旁敲侧击的问阿华,对方总是唯恐避之不及。而凌辕只告诉过她自己结过婚,而且很爱自己的太太和女儿,但太太却不幸去世了。他说起自己的太太时眼中流露出的那种爱意让她嫉妒,而那种只有爱到极致生离死别才会有的忧伤对她更是有着极强的杀伤力。

周凯芹不在乎这些,她有着足够的自信。她相信凌辕的太太是极优秀的女子,但是她已经离开了她。以周凯芹的性格就算是那个美丽优秀的女子还活着又怎么样?她还是会去努力争取,因为爱情都是自私的。何况她已经去世,那么就让自己继续替她照顾他吧。

凌辕不是圣人,所有的同事朋友都知道周大小姐热烈的爱着“David chen”.凌辕在心里放不下死去的妻子,可是就像阿华说的“嫂子已经走了,如果有可能。。。。。。”未来的日子还很久,自己还需要一个女人,贝贝也需要一个妈妈。Angela不止美丽大方,风情万种对任何男人都有着足够的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她坦诚善良是个好女人,凌辕也相信她会是个好妈妈。但凌辕还是下不了最后的决心去接受Angela.直到有一天接到周至文打来的电话。

周老先生在电话里说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她哥哥也把Angela的事告诉了自己,老先生也知道“陈元”的妻子已经去世,希望他能走出回忆向前看。这样不论对死去的人还是对活着的人都好。凌辕沉默了半天答应周至文会试着接受Angela.就这样“David chen”和Angela开始了正式的恋爱。

二、

日子在繁忙或者闲暇中如水流逝。凌辕也努力的去接受Angela,但他始终找不回当年和彤在西贡的那种甜蜜与幸福,每当和Angela在一起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妻子。甚至恋爱了快半年他也没有主动牵过她的手,更别提其他亲昵的表达了。凌辕觉得这对Angela很不公平,甚至几次想要放弃,但想起周老先生的话还是忍了下来。还好Angela很理解他的感受,她相信自己总会走进他的心里,成为他的唯一。

又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凌辕也不记得已经是连续几个周末没有休息了。他不想耽误别人休息,于是把秘书打发走了。办公室只有自己一个人,随便把领带、皮夹都胡乱扔在桌子上便开始伏案工作。桌上放着一堆英文资料,凌辕认真的看着,不时还会遇到几个生词就打开电脑用翻译软件查一查。在越南一年多凌辕的越南语已经很流利了,只是不会写。而英文在Angela的强迫和灌输下也大有进展,至少多数的阅读与一般的沟通是没有问题了。这连凌辕自己都觉得惊讶,以前公认没有语言天赋的他居然一年时间里学会两门外语,看来人适应环境的潜力是无穷的。

工作了很久,天已经黑了,凌辕站起来把灯打开。回到椅子上坐下感觉头昏脑胀,虽然查阅了很多世界各国的案例和资料,但有两个规划方案还是没有得到完美的解答。扭了扭因为长时间伏案而酸痛的颈部,凌辕往椅背上一靠,闭上眼睛打算稍息片刻再继续工作。这一闭眼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一辆橙红色的SAAB敞篷跑车在写字楼前停下,周凯芹也穿了一件橙红色的Gucci最新款吊带低胸连衣裙从车上下来,美女靓车,说不出的妩媚与性感。引得三两行人频频侧目。周凯芹小心的从车上取出刚刚精心煲好的靓汤走进了写字楼。

走到凌辕办公室门前,刚想敲门又停了下来,嘴角微微一翘,靓丽的脸上露出一丝狡诘的笑容。蹑手蹑脚轻轻打开门走了进去。本想给凌辕一个惊喜,却看见他在椅子上睡着了,心中好像被针扎了一下。轻叹一声拿了外套刚给凌辕盖上却惊醒了他。

凌辕一把抓住周凯芹的手,抬头一看:“Angela,你怎么来了?我睡了多久了?”一阵异样的感觉顺着手臂传遍了全身。周凯芹把手抽了出来嗔怒道:“David你那么拼命干嘛,又在办公室睡着,这都第四次了。”凌辕看看墙上的钟已经23点20分了,自己这一觉居然睡了三个多小时。不好意思的说下不为例,丫头今天给我煲什么汤啦?

周凯芹走到沙发上坐下不理他。凌辕知道她是在假装生气,于是跑了过去说:“丫头你是在奖励我啊,你生气的时候最漂亮了,我最喜欢看了。喝着靓汤看着美女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说着拿起了茶几上的汤夸张的喝了一口,发出咂咂的声音。

周凯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人家生气了你还在这里嬉皮笑脸的。两人又说笑了一阵,冷冰冰的办公室里充满了温馨。凌辕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趁着凌辕喝汤,周凯芹随手翻了翻桌上堆积如山的材料问道:“David,那个规划方案还是没有头绪吗?”凌辕把汤放下,从纸巾盒里抽了张纸擦擦嘴说:“还没有。这块地形有点特殊,没有哪个案例是比较相似的。真是伤脑筋。”说着又坐回了电脑前面,左手用力捶打着右边的肩颈部位,睡了一觉酸痛还是没有一点好转。

周凯芹一阵心疼,走到凌辕身后轻轻帮他揉捏着颈椎。凌辕觉得一种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不由得靠了下来,闭上眼静静的享受着这难以抗拒的放松。

Angela身上的幽香不断的钻进凌辕的鼻孔,那种熟悉的味道让他完全进入了一种迷幻的状态。心中一阵异样的悸动,手慢慢向上捉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手是那样的细腻滑嫩,仿佛温玉在握。把脸也轻轻贴了上去,他听见了她的心跳。她缓缓低下了头,发梢弄得他的耳边痒痒的,很是舒服。椅子旋转了过来,她顺势躺到他的怀里,温润的红唇顺着他的下巴寻到了他的唇。他彻底的燃烧了,怀里的女人柔弱无骨,激起他压抑已久的雄性力量喷薄爆发。他疯狂的吻着她,不顾一切的站起来把她抱到了桌子上,她热烈的回应着这等待许久的爆发,连衣裙从她的上身滑落,雨点般的吻落在她如玉赛雪的肌肤上。他的手慢慢向下滑去探寻那隐秘的丘陵。

正当两人激情似火的时候清脆的传来“啪”的一声,凌辕抬起头,看见光滑的花岗石地板上躺着被挤得掉下去的像框,像框的玻璃已经摔碎,透过裂痕看见彤和女儿。

似乎一道闪电穿越黑暗击中凌辕,他放开半裸的周凯芹站了起来。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只有墙上的钟固执的响着,“滴答,滴答”的声音格外清脆。

泪水从周凯芹的脸上滑落下来,所有的幸福,所有的等待,所有的坚持,还有一直支撑着她的自信在这一瞬间彻底的坍塌。她把滑落的裙子穿上,看着地上的照片黯然说了一句:“现在我才明白,无论我做了多少都抵不过你死去的妻子。我真傻。”说完起身跑了出去。

“Angela。。。。。。”凌辕伸手想要拉住周凯芹,但他仅仅只是做出了动作手就停在了半空,嘴里喃喃的说了声“对不起”。不知道是对周凯芹还是对已经死去的妻子。

拉开窗户,一阵冷风吹来,吹走了所有的激情与幻想。望着西贡的夜空凌辕忽然明白,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一个虚幻的影子,只要那件事没有一个水落石出的结果,只要他还扮演着那个不存在的David chen那么他只能生活在梦魇里。所有的一切都与凌辕无关,他活在西贡的边缘,周凯芹爱上的也只是David chen.

再见,Angela……

三、

之后的半个月凌辕没有见到周凯芹,两个人都在刻意回避着对方。凌辕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工作,没有人觉得他有什么不正常。只是公司的同事还是看出一些端倪,原来形影不离的陈总和周家大小姐好像一夜之间又换了一种玩法,谁知道他们又搞什么鬼了。

时间在刻意的忙碌中过去了三个月,一对曾经的恋人才有机会见了一面。但也许除了老天恐怕没人知道他们的这一次见面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和往常一样,上午8点半凌辕准时来到了办公室。刚坐下秘书就告诉凌辕阿华刚才来过电话,让他来了回个电话过去。凌辕觉得纳闷,是什么急事让阿华这么早就打来电话?不过说起来倒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位兄弟了,当下便打通了阿华的电话。电话里阿华说晚上越南计划投资部的副部长来西贡,已经安排好在市中心的喜来登酒店接待部长,公司高层全体参加,怕一会有事忘了所以一早就打电话通知凌辕。凌辕心中暗笑,这阿华哪里是怕忘了,他知道自己厌恶应酬怕让别人通知又被推托才亲自打来电话。凌辕也不点破,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凌辕让秘书在日程安排上记下这事便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晚上7点凌辕准时来到了喜来登酒店。进入房间一看,公司的人都已经到了。大家纷纷和凌辕打招呼,凌辕也一一回应,唯独周凯芹面无表情的坐着,场面未免有些尴尬。

“大哥,你怎么呆在工地那边就不回来看看我啊,我还有好多问题要向你请教呢。”大家都不知道周凯芹和凌辕出了什么问题,一时都没话说。阿华见此情形赶紧插了个话题。

“你小子别卖乖了。我知道你忙得很,你让黎斌做的那几个投资报告我都看了,做的很好。”凌辕说着看了黎斌一眼。黎斌反倒不好意思了,“我看了陈先生写的很多方案,跟您学了不少。。。”凌辕摇摇手制止了黎斌。又看着阿华说:“你现在这样大哥也就放心了,总之你记得我说的,你的位置不需要你会做,但你得知道谁做的好。”阿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凌辕看了一下在坐的人发现只有武良兴没来,于是问阿华怎么武先生没来啊?阿华说武良兴去接部长了。这次是武良兴通过关系请到了部长,只是一次私人宴请,部长一再强调保密,不要引起媒体的注意,所以今天也就没安排什么仪式。已经跟酒店打了招呼,一会他们来了以后会直接走后面的VIP通道,不会经过大堂。

正说着有人打电话通知阿华部长已经到了。于是大家安静下来整理了一下妆容,都站了起来准备迎接部长。过了几分钟武良兴带着部长来了,阿华带领大家迎了上去。相互寒暄之后,阿华向部长逐一介绍公司成员。这时凌辕发现与武良兴和部长一起来的除了两位随从外,还有一位美丽的女子,她身着晚装,虽然华贵却不俗气。笑意盈盈,但眉目间隐隐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忧郁。凌辕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可是那女子举止得体,分寸拿捏得当,见到凌辕也无丝毫异样。凌辕心想,也许这感觉只是一种巧合吧。

众人坐定,武良兴给大家介绍说这位是西贡最红的歌星阮芳小姐,今天特意邀请她一起来为部长接风。凌辕听他这么一说顿觉释然。自己不大关心越南娱乐圈,但既然是歌星,那难免常在公众媒体露面,难怪觉得面熟了。他哪里知道武良兴说的“歌星”和自己理解的并不相同,也不会像通常意义上的明星那样被传媒热捧了。

阿华安排的这一公关行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席间宾主相谈甚欢。部长给与了华夏轩辕及旗下汉唐地产高度评价。甚至提出希望选送一批越南的房地产业优秀人才进入公司学习。阿华自然是顺水推舟,也乘机获得了部长对公司投资新领域的口头承诺。虽然只是私人宴会中的口头承诺,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部长的承诺对于公司的前景意味着什么。

四、

武良兴送走部长回来,阿华让服务生取来一瓶轩尼诗F.O.V,一干人等举杯庆祝,群情激动自不在话下。一年来阿华的变化与进步实在是太明显了,这个当年亡命中南半岛的愣头小子正逐渐成为亚洲最具活力城市之一的商界新星。

热闹了一番,武良兴提议再到KTV庆祝,然后看着阮芳说今天可是有位大歌星哦,大家不要错过了。阿华也是兴致正高连连附和。凌辕本不想去,但却之不恭,只得随众人一起进了包房。

周凯芹似乎玩得很尽兴,而凌辕则默默的看着她。这与其说是她性格如此,到不如说是刻意用喧哗来麻醉自我。与凌辕一般沉默的还有一个大家都想不到的人——阮芳。从进了KTV她就静静的坐在一边,直到实在推不过三番五次的献唱要求,才接过话筒站起身来,自己走过去设定了演唱的歌曲。

“我有个小小的要求,请陈先生与我一起唱这首歌。”大家都安静下来等着欣赏阮芳演唱的时候,从阮芳嘴里说出的这句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而在凌辕听来更是不可思议。

瞬间的沉默后是一阵起哄,大家都觉得是明星傍大款的老套故事在身边真实上演了。而凌辕则是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说不会唱歌,这样的理由换来的自然是更为高潮的起哄。

“陈先生听过我唱的这首歌,一定没问题的,一首中国歌曲。”阮芳好像没有看到大家的兴奋,仍然面带微笑再次邀请。凌辕毫无办法,只得勉为其难的站了起来,这下大家更是情绪高涨只等演出开场了。

在坐的每一个中国人都熟悉的音乐响起,是那首耳熟能详的《黄昏》。电光火石之间,凌辕的记忆忽然清晰起来。熟悉的音乐,熟悉的声音,眼前深情献唱的女子不正是一年多前在现代启示录的那位美丽性感的歌女?

一曲终了,掌声如雷。凌辕心不在焉的回到坐位,阮芳从包里取出一叠钱递给凌辕:“陈先生,这钱我带在身上已经一年多了,没想到真有机会还给你。”见凌辕没接,阮芳顺手把钱放在了桌上,拿出一包Sobranie,及其优雅的点燃一支,深深吸了一口又将烟缓缓吐了出来。一幕接一幕的出乎意料简直超出了常人的想象能力。所有人都还没有选择好自己下面应该做出何种反应的时候,周凯芹忽然站了起来,“陈先生,你果然是位痴情男子。但你的痴情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说完不顾众人的愕然,快步开门走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