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城楼上的雁门关太守张无能看见几十个侥幸没有被射死的草谷向契丹境内抱头鼠窜而去,不禁点头捋须满意地大声笑道:“我们把草谷赶回去,契丹人就不会怪我们收容他们打的草谷了。我又为雁门关的平安稳定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啊!”独孤雄在关下听见狗官外强中干、恬不知耻的说话,恨不得立刻上去扒了他的皮。这张无能真是一个对自己同胞血腥残忍,对契丹人却卑躬屈膝称孙为奴的狗官啊!

正在这时,忽听苦菜花背后大叫道:“独孤雄,你死了没有?没有死的话就快出来喘口气!”独孤雄转身看时,原来刘方和苦菜花已经被上万契丹兵包围,刘方和苦菜花奋起反抗,但是契丹兵越来越多,她们已经渐渐不支。独孤雄大惊,赶紧夹着野驴奔到契丹兵外围,把刀架在野驴脖子上高喊道:“住手,你们统统给我住手!”说着伸手在野驴的肚脐下面拍了一掌,这一掌震动了野驴被阉割的地方,野驴立刻杀猪般惨叫起来:“住手,你们这些狗东西难道没有听见独孤大侠的话么?赶快给我住手,放开那两个人。”契丹兵听见小王爷发话,不敢不听,一个个垂手而立。独孤雄见契丹兵虽然停手,却仍然把刘方她们围住,便绰枪在手,把金枪往前笔直指着,枪在前人在后,冲开契丹兵的包围圈,向刘方她们疾驰过去。契丹人见他来得凶,纷纷闪在两边,让出一条路给独孤雄通行。

独孤雄来到刘方身边,关切地问道:“妹妹,你还好吗?”刘方满脸泪痕,打马过来把头埋到独孤雄肩膀上啜泣道:“都怪我,我当初不应该用野驴去换那些百姓回来。要不是因为我,他们就不会死了。”苦菜花过来拍着刘方的肩膀安慰道:“好妹子,人死不能复生,你再哭也不会把他们哭活过来。”刘方转过脸对苦菜花满腹愧疚地说道:“六姐,真是对不起,要不是我硬要用野驴去换草谷,你就可以换回几大车的金银珠宝了。”苦菜花哈哈大笑道:“傻妹子,我怎么会怪你呢。自古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雁门关有张无能这样专门欺负自己人的守将镇守边关,即使有几大车珠宝,你以为我还能拉得进去享用么?”

耶律横秋打马过来,瞅着独孤雄满脸严肃道:“独孤少侠,你曾经答应老夫到了雁门关就放回我们小王爷,现在已经到达,却仍然挟持着小王爷,是何道理?”独孤雄哈哈笑道:“耶律老将军,我说的是‘等我们进了雁门关就放小王爷’,而不是‘等我们到了雁门关就放小王爷’,一字之差,天地之别。老将军可不要学我们大宋的穷酸文人咬文嚼字钻空子哟。”耶律横秋脸上一红,刚要开口,旁边的黑大个嚷道:“是男人就站出来单挑,挟持人质逼人就范算什么好汉?”独孤雄怒道:“单挑就单挑,你以为我会怕你这个黑鬼么?”说罢提起野驴丢给苦菜花,苦菜花接过野驴依然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眼睛紧盯着四周番兵,一刻不放松。

独孤雄打驴过去,在离黑大个三丈远的地方停下。指着黑大个说道:“呔,前面的黑鬼听好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宋正规军,但是自古两将厮杀,必通姓名。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父母兄弟是否和你一样专门以打劫我们大宋百姓为生?我看你长得如此黑丑,一定不是爹生娘养的,恐怕是从瓦窑煤堆里钻出来的也未可知。你师出何门何派,赶快从实招来,本将军枪下不杀无名之辈!”苦菜花听得鼓掌哈哈大笑,刘方也捂嘴莞尔。

黑大个鼻子气歪,但是又不敢坏了规矩,吹着鼻子喊道:“油腔滑调的狗南蛮听好了,我乃是契丹国拉翻六匹马的壮士亚麻哒锋铜便是。小贼你是何人,快快报上名来。”独孤雄听罢回头对苦菜花挤眉弄眼道:“我前些时在雁门关下就对张无能说他是专门给野驴王爷提粪桶的,果然不错。”苦菜花差点笑断气。刘方白了他一眼。独孤雄咳嗽几声正色道:“哑巴大粪桶听好了。你爷爷我就是当年横扫雁门的独孤无名之孙独孤雄是也。若是害怕就赶紧回去陪老婆睡觉去,本少爷还会放你一条生路!”

上万契丹兵听罢“咦呀”一片声惊叹而起。年长的对独孤无名的名声如雷贯耳。年轻的认识独孤家族的厉害是从独孤雄枪挑猪骨呼噜和牛骨呼噜开始的,老中青三代交头接耳地对独孤家的英雄事迹做了交流后,人人都又对开始独孤雄敬畏三分。

大粪桶气得额头青筋暴跳,哇呀呀大吼着挥舞手中七十八斤三两六钱重的狼牙棒朝独孤雄打去。独孤雄不慌不忙,举起金枪招架。枪棒相交,只听咣当声响,火花四溅,独孤雄觉得虎口微微麻了一下,心想:“哑巴大粪桶原来不当当倒粪,还兼职干打铁!”

两个你来我往,在马上战过四十回合。独孤雄心想:“我们还处在万军包围中,不能再和他耗下去。必须速战速决,保存实力要紧。”当下虚晃一枪,转身拍驴便走,大粪桶不知是计,打马追来。独孤雄头胸猛然向后一倒,手中金枪向后刺出,嗤的一声正中大粪桶咽喉。大粪桶哀号着掉下马死去,做了兵无一个,马无一匹的“独孤将军”枪下之鬼。

上万契丹兵齐声惊呼,接着就人人面露沮丧、鸦雀无声。

独孤雄兴奋不已,刚想开口污蔑契丹将领一番,借机吹捧吹捧自己。突然刘方惊叫声起,独孤雄急忙回头看时,却是耶律横秋趁刘方不备,打马过去一把将刘方扯到怀里把刀架在刘方的脖子上。独孤雄吃了一惊,脸上却故作镇定嘻笑道:“老将军怎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干这样的事情?”耶律横秋沉着脸道:“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苦菜花怒道:“老匹夫怎么能做如此禽兽之事!”耶律横秋哈哈笑道:“说不得,我只是向你们学习而已。想要这丫头的小命,你们就赶快乖乖把小王爷放了。”苦菜花唾骂道:“老流氓,不要脸!”独孤雄过去在苦菜花手里接过野驴,趁机偷偷给苦菜花使了个眼色。苦菜花会意,知道独孤雄的眼神是在告诉她:要做好时刻逃跑的准备!便点点头。

独孤雄夹着野驴走到耶律横秋面前道:“咱们数一二三,就交换人质,你看怎么样?”耶律横秋点点头道:“好。”独孤雄刚要开始数数,却发现耶律横秋身后的千百个契丹兵早已经搭箭拉弓,只等独孤雄放了他们的小王爷就立刻开弓放箭。独孤雄倒吸一口凉气,心想:“好阴险的契丹狗杂碎!看不出耶律横秋还是个老奸巨滑的狐狸。他妈的你跟老子玩鬼,我也不给你占便宜!”

当下开口喊道:“十、九、八、七……”耶律横秋听罢像丢了魂一般张大嘴巴木在那里瞪着独孤雄,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准备放箭的契丹兵听后更是傻愣在那里,因为耶律横秋发给他们的暗号是等到独孤雄数到“三”交换回了耶律小王爷之后就开弓放箭,但是现在独孤雄改成倒数,立刻打乱了他们原先的计划,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独孤雄哈哈大笑道:“六!”说罢将野驴往耶律横秋头上丢去,耶律横秋大吃一惊,急忙丢了刘方去接野驴,独孤雄趁机过去接过刘方打马便回。这一变化实在太快,还没等准备放箭的契丹兵回过神来,独孤雄已经抱着刘方跑到了苦菜花面前。对苦菜花高喊一声:“跟着我走!”说罢一驴当先金枪直刺就向外冲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