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一集绝户计 73.2解决2

zyzhy678 收藏 3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三木接到的明确命令是,“内阁决定授予你可以代表日本政府的全部权力;你可以按照你自己认定的可以为日本争取到的最大限度地权力保障所议定的和平解决目前争端的条件。”授权命令是内阁在强行投票表决以后达成的。

握着这个首相亲自签名的电子邮件,三木就感觉一阵眩晕,还自己认定的条件?天杀的内阁,又想当婊子又想立贞洁牌坊,下流无耻的政客们竟然把卖国求荣的机会交给了自己。还谈什么,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地方,作为职业外交官自己已经尽到了最大的责任,才走两步,“枯冬~~”,三木倒在了地上。

“三木君,三木君。。。”,佐藤建男一步就跨了上去,把三木抱起来,急切地呼喊着对方又在勤务员的帮助下把三木放置到休息室的桌子上,“你醒醒啊,三木君。”

“对不起,佐藤君,请我来帮助检查一下”随行人员中不可能有专业的医护人员,最后还是位业余随员采用临时救护办法发现三木可能是过分焦虑了点,掐人中,灌点水,半晌,三木才睁开眼睛,却一把抓住了佐藤建男的手,紧张地地问,“佐藤君,现在是什么时候?”

“三木阁下,还有不到10分钟就开始了新谈判了。”

“我。。。”,三木低吼一下把右手撑在椅子边上试图站起来嘴巴里面还在说,“不,都准备好,我们继续和他们谈。。。”,话还没有说完,摇动了一下身体再次跌坐了回去。

“三木君,你的身体,还能行吗?”,佐藤建男很担心对方,“还是告诉他们,时间推迟~~两个小时吧。”

“不,我是全权代表,我必须去。扶着我,我们去吧”,三木强行站了起来,在犹豫的佐藤建男扶持下走向会议室,边走解释道,““不。。。哎,如果我们不能在今天完成第一节谈判的话,明天。。。明天的细节谈判我们将更加困难,而每多一天时间,他们的部队上岸的就越多,我们手里面的谈判的本钱就越小。。。鹿尔岛县的情况现在。。。我们还是立即继续和他们谈判吧。”

“您的身体,还能。。。坚持下去吗?等会。。。可惜,我帮不上你什么,哎。。。”。

佐藤建男着急出了汗水,生怕出现了什么问题。对于现在的战场局势,可以说在场的日本代表团7个人里面谁都没有自己明白其中的厉害性,北面的俄罗斯人因为扎幌事件还算是稍微收敛了一下,军事上也不再过分地逼迫函馆守军。不过中国人却在不断地上岸地面部队,整个九州中南部基本已经不可能再守了,而西北面部队在韩国人的压迫下更是不能动。这么下去肯定不是个了局,但最关键的地方是本州的地面部队还不敢擅自就去支援,安知不是他们在等机会好乘防备空虚一举就杀上本州去?

本想说代替他谈判的,可自己并不是职业外交官,作为谈判副手无非是给外长临时充当一个军事顾问而已,好不让中国人和俄罗斯人在军事问题上把三木给骗了。外长说得没错,中国每增加一个士兵上岸,每把鹿尔岛的包围圈收紧一步都将大大地增加日本受到的压力,我们的谈判底牌也就越少,敌人的要价必然就越大,“嗨,我们走吧,三木阁下。”

“好,我们去吧,我到要看看他们到底要怎么样!”,看见对方终于明白自己的忧虑,三木推开对方,强打精神向会议室走去。

★★★★★★★★★★★★★★★★★★★★★★★★

东京的皇宫里面,正在激烈进行的“御前会议”已经接近尾声,主要内阁成员在辩论以后没有人再开口。

现在的“御前会议”和二战前军国大事的最后决策会议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同样,和“二二六兵变”后掘取的最高权力相比,现在的天皇更只能是一个象征而已,就连坐在下面的大臣们都在各怀心思,只不过在日本即将面前一场灾难的时候,川崎南记又怎敢擅自作出决定,当然要把天皇推到前面来为自己挡子弹。

“上面坐着的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权力的僵尸而已,还以为自己对日本有很大的调和力吗?”,唯一的在野党代表~占据37%选民支持的民主党党首祈朴佑二恶狠狠地想,一转眼就把仇恨全部转到首相身上。真是活该,这么多年来就一直都和复兴阵线搅在一起压制我们,宁愿和吉岗静子这样的变态女人过家家也不愿意我们民主党合作组阁,闹吧,都是你们这些军国主义分子搞得现在天怒人怨的,战争前都还不愿意松美国人的大腿。可现在呢,人家都打上门来了,怎么不去找你们的美国盟友来支持啊?

遭受了多年的打压,现在满肚子就充满了怨气的祈朴佑二全然没有一点点的后悔,完全出于站在一个看笑话的立场上,其实他自己也忘记了,在11年前那个短暂的民主党内阁中当时担任大藏相的他,当时同样紧抱着美国的大腿就差废除日元全面使用美元为流通货币了。

首相川崎南记皱着眉头一瞟就看见了正微闭着眼睛的祈朴佑二脸上竟然还带着一点点微笑的迹象,怒火不自然地燃起来,天杀的,都到了现在还不愿意出来为日本出力,那个和田俊三怎么就没有把你也给砍死呢?

不就是在看我的笑话吗?

暗自捏紧了拳头,转过脸对着天皇却挂着真诚的笑意,“陛下,您看~~祈朴君,这么半天都没有发表意见,还是请他来说说民主党对现在局势的意见?”

茈仁本来就不是一个专门的政客,每次大选结束新国会成立就是去揭幕而已,其他的也都管不上,就连现在这个“御前会议”在宪法里面也没规定过的。自然,也从来没有过什么政治经验,只不过,作为一个元首,即便首相不推他出来,他也觉得自己应该主动站出来化解现在的这个风险,既然整体决定投降就不能再出现武力对抗占领军的行为,这样就只能给日本带来残酷的报复,甚至日本国就此亡国也说不定。

茈仁虽然对国会三党20年来的恩恩怨怨有所耳闻,但他相信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三党应该可以团结一致地渡过难关的,“对,对,作为国会第二大党派的民主党党首,祈朴君,你对内阁的决定和目前的局势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祈朴佑二的头都大了,作为一个普通议员,既接触不到最新的情报也不可能随时地掌握战场上的细微变化,让自己来说?刚才自民党和复兴阵线内阁成员已经把正反两面的话都说完了。天皇在问自己,又不能不说,现在自己说什么呢?不断地在内心里面诅咒川崎南记,嘴巴上同样在不停地谦虚着,“陛下,作为一个国会的后座议员,我才疏学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