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石油结

也许是因为生长于石油家庭的原因,从小听的是“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能抖三抖”的气壮豪言,耳闻王进喜的铁人精神,作为“石油工人老大哥”的后代,颇有些骄傲。长大了象大部分石油子弟一样,从石油学校毕业,顺理成章的成为又一代石油人。


作为老一辈石油人,父亲曾谆谆教导,入了石油这行,要有吃苦精神,要适应工作环境的变化。真的走到工作岗位上,小站灯火如萤在旷野闪烁,我们惯称的磕头机周而复始的点着头,没有人声鼎沸的场面,没有热热闹闹的喧嚣声,甚至已没有创业初期的艰苦与繁忙,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让一切有条不紊。似乎太简单,一年、两年,每年都期望着改变。然而生活的变化是悄然进行的,物质条件逐步提高,下班后可以舒适的洗个热水澡,躺在床上惬意的看电视,悠闲的了解外面的世界。不够过瘾,利用积攒的假期干脆出去看看。大都市的繁华,风景区的怡人,去体味绚丽多姿的生活,才发觉精彩的世界可以离我们这么近。


十余年的相守,小站灯火依然如萤散落,磕头机倔强的未曾改变运动方向。守着百万资产,却没有寻宝人找到宝藏的惊喜,没有持宝人的怡然自得。一尘不变的生活方式麻痹着我们的神经。“小人无大志,蜗角亦乾坤”对我们这些小人物而言,似乎应该这样生活。可翻翻石油报,WTO已和石油紧密相关,石油石化行业信息化正在起步,国际油价一名普通员工就可以告诉你。这个时代不允许我们“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了。


常听有人说起当下的年轻人,好玩乐,不能吃苦。我一直以为这是因为有福气,不以为意。直到面对这样一些年轻人,使我改变了看法。


在沙漠腹地有个新区块要开发管理,由于队上人员紧张,领导讨论研究数遍定下了少数人在那里轮班留守的方案。新区百废待兴,面临一个全面管理的新难题,队上领导经常到现场勘察,因为道远路险要求专职司机开车,坐班车一去就是一天他们更忙了。队长工服兜里有一个绿色的工作笔记本,无意中见他翻看整理,里面随手记载着初建站所需的物品及发现的问题。这种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在那里有了明确的体现,刚开始大罐“摸产量”时,情况不明每倒一车油就要量两次油位,一个小时要上五、六次大罐,放油的同事腿都累酸了,罐车司机看不过去,要自己去开闸门,让他监督一下就行了,他不同意说“这是我的工作”。由于油的挥发性很高,那里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天然气味,明火是很危险的,大家就很自觉的不吸烟。要知道,在艰苦的意义不单纯是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的情况下,烟是两个人相对解除寂寞的方式,那是怎样的忍耐。记得刚开始时,手机信号有限,与外界联系要到三公里外的一处高坡上,同事在那里立了一小截黄管子作为标识,称为“沙十九话吧”,每天按时到哪里汇报工作情况,当然就是“泡吧”了。我不禁为同事的幽默而大笑。


每次坐班车离开时,回望沙丘中两个傲立的油罐、隐现的小站和运转在周围的磕头机,感觉象远离尘世的部落。我忽然明白了父亲的话,就是以吃苦的精神去适应工作环境的变化,那是石油人的精神。一年、十年、二十年我们之所以能长期忍受野外单调的生活,让我们的人生虽不快乐,却仍能乐观的……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个结,那个系着石油人灵魂的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