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二章 曹操的成长过程 第十四节 和袁绍的第二次握手

阿元250 收藏 0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曹操把小弟们折腾差不多了,他又去找袁绍去了。因为他看上了大太监,十常侍之一的张让家的一大花瓶,那叫漂亮,所以想找袁绍一块把它偷出来。可能有人就问了,为啥曹操干坏事的时候,总拉上袁绍呢?自个儿带上小弟偷了不就完了吗?这里边的原因阿元给大家伙儿说说。首先是袁绍家的官大。虽然说曹操的老爸也当过太尉,是三公之一,但当了没多长时间就给拿下了。原因呢,可能是手伸得太长,钱收得太多。这一点,从曹嵩搬家时,用一百辆车子搬金银财宝,最后叫人给抢了也可以看得出来。但你钱捞得多了,皇帝不干啊。当时的皇帝,卖官是为个啥啊,不就是想多捞点钱吗?这钱都让你给捞去了,皇帝能不眼红吗?结果就把曹嵩给拿下了。老曹家的社会地位,也因此有所下降。

再有一点,袁绍家的名声好,四世三公,门生遍天下。袁绍本人又是个大帅哥、三好学生,可以说是好评如潮,让曹操这个宦官家的假孙子看着生气。所以曹操干坏事的时候,总喜欢薅着袁绍。一方面是老袁家势力大,犯事了好解决;另一方面,也有点给老袁家抹黑的意思。


所以呢,找个晚上,月黑风高的,曹操就去找袁绍去了。本来打上回偷新娘子,袁绍都对灯发誓,再也不勒曹操了,但架不住曹操三句好话一灌,就又上套了。曹操是这么说的,先是夸袁绍漂亮,咋长得跟一朵玫瑰花似的呢?然而就给袁绍下个套:“哎,大哥,俺在外边可听有人说你坏话了。”袁绍一听就激了:“谁?谁说俺坏话了?说啥了?”曹操不紧不慢的说:“谁说的你就别打听了,俺不能出卖朋友。说是啥,俺可以告诉你。人家都说你没用,这么大了还是妈妈的乖宝宝,老师的小绵羊,除了学习之外,是啥也不敢干。”


读过三国的人都知道,这袁绍最大的特点就是怕别人看不起他,只要说谁谁看不起他,他保证跟谁急。后来,田丰被杀,就是因为袁绍打了败仗,怕田丰看不起他,就把田丰给宰了。“绍还,曰:‘吾不用田丰言,果为所笑。’遂杀之。”(《汉书》《袁绍刘表传》)所以说这袁绍是最怕人笑话的。


正是因为这袁绍怕被人笑话,就可以杀田丰,所以一听曹操说有人看不起他袁绍,说袁绍不敢干坏事,立马就昏了头了。拉着曹操就要去干点啥坏事,还是越大越好,好能证明他袁绍是个无所不能的全面复合型人才。


看袁绍上勾了,曹操就把自个儿的想法说出来了,那谁谁家有个大花瓶,你敢不敢和我把它偷出来?袁绍一听,一边和曹操往外走,一边就说:“行啊,这不是小菜一碟吗?俺们老袁家,那是文武双全。当年俺家有个老祖宗辈的,最拿手的就是开锁。再结实的锁,到他手里,拿跟面条就能给捅开。给他一包方便面可以出入洛阳的各大小区。”


这段告诉我们的,是袁绍除了好面子之外的另一个特点,爱吹牛。也和好面子有点关系。要想有面子,就得啥啥都比别人强,但这不可能啊,所以就吹。当时洛阳城里的牛第一个怕的,就是袁绍,就因为他太爱吹牛X。城里的老母鸡呢?最怕当时的皇帝,因为他最爱扯蛋。


扯远了,再扯回来。袁绍吹牛有点上瘾了:“俺们老袁家,轻功盖世。那黄河知道不,俺啥也不用,蹭蹭蹭,从上面可以走过去,衣服连个水星都不带沾的……”


袁绍还在那吹呢,曹操一拉他袖子:“嘿,小声点,到了。”这家挺富,院子有十亩来地,三米多高院墙,都是青砖打造。曹操是早有准备,拿出挠钩,挠钩下面拴好了绳子,往上一扔,两人就爬过去了。里边曹操也侦察好了,领着袁绍右一拐,左一转,就来到了大堂,也就咱现在的客厅。把花瓶往袋子里一装,就要走。


可这个时候,袁绍不干了。这袁绍最贪,啥都想得着。看着曹操拿了花瓶就要走,那哪成啊,俺这手里还啥也没有呢?就可屋撒嘛(可能是白字,到处瞅的意思。)开了,一下子就相中了书架上的一个小金人了。这小金人有四寸来高,笑嘻嘻的,十分可爱。袁绍对着曹操一摆手,“等会儿,等俺把这小金人拿了就走。”


书架高啊,好在是一层层的,袁绍就往上爬,把这小金人给拿手里了。但可能是这家人忒懒了,或者是都不看书,书架上的灰老厚了。袁绍在书架上一舞姿(白字),就暴土扬长的了。有几粒淘气的灰尘可就飞袁绍鼻子里去了,袁绍想忍没忍住,啊啾一声,这喷嚏可就打出来了。光打个喷嚏还不要紧,这一出动静,袁绍心里一慌,可就从书架上掉下来了,把书架也扳倒了,闹出的动静可是老大了。


这边袁绍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呢,那边远远的就听着家丁在喊:“有贼,快抓贼啊!”


曹操这个气啊,但也没功夫和袁绍吵吵,拉着袁绍就往外跑。俩人忙里忙慌的,就跑错路了,围墙是找到了,可不是他们进来那块地方,没绳子。这时候曹操把袁绍吹的牛想起来了:“你家不轻功好吗?不是走过黄河都不粘水星吗?你麻溜的跳上去,再把我拉上去。”袁绍哪会这个啊,一着急把实话说出来了:“那是冬天,俺是打冰上走过去的。”曹操这个气啊,心话说你吹牛倒是有个边啊。但气归气,还得继续跑啊。俩人沿着墙开始找绳子。绳子没找着,倒是找着了一小门,锁着呢。曹操这回没敢高兴,先问袁绍,“你家祖传的开锁技术是真的吧?”袁绍点点头,“是真的,可是?你带方便面了吗?”


就因为没带方便面,曹操和袁绍到了也没跑出去,叫人给逮着送派出所去了。派出所的所长一看,这是袁家二公子啊,三好学生,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这我得护着点。至于曹操,所长不太关心,宦官家的假孙子,差不多就行。当时的宦官,往往都很有权势,但被士人所看不起,关于这一点,以后咱还要交待,这里就不多说了。


这所长转了转眼珠,琢磨出一招:“你们俩个干得叫啥事呢?还都高干子女呢?咋这么不是玩意呢?本官这回要给你们一个教训,也给百姓出口恶气。”说完,就把这哥俩带到了行刑的地方,屋里光秃秃的,啥也没有,只有墙上挂了十根大板子,墙角里有一个厚厚的草垫子。这派出所所长就接着说了,“我决定,每人打五十大板。但你们可以找这屋里的东西护在屁股上,算是看在你们父亲的面子,给得一点小照顾。”说完还给袁绍使了个眼色。袁绍不笨啊,立马就明白了,拿手一指墙角的垫子说:“俺就用它了。”


这衙役过来,把垫子给袁绍放好,一五一十的就打开了。垫子不咋结实,衙役的手段也高,正好打到第五十板的时候,垫子给打烂了。袁绍笑嘻嘻地站起来,拎着破垫子就对曹操说:“老弟啊,看来你的屁股,是要受苦了。”


曹操看着垫子被打碎了,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这派出所所长是要整自个儿了。但曹操是一点也不怕,这种动心眼的功夫,他打小就叫曹仁他们给练出来了,对付这所长还不是小菜一碟吗?只见曹操往地上一趴,就对所长说了,“你,把袁绍给俺垫上吧。”


袁绍和这所长都傻眼了,也不能说话不算啊。只好把袁绍垫曹操屁股上了。这回是板板见血,一五一十打完,袁绍是捂着血肉模糊的屁股走的。


看着袁绍被打完了,曹操又开始琢磨起这打人的棍子来了。为啥呢?这打完人的棍子有点吓人。这棍子本来是黑色儿的,沾上红的黄的(红的是血,黄的是啥,大伙儿自个琢磨去,反正打的是袁绍的屁股。)之后,这棍子好象也有了杀气,显得是狰狞可怕。曹操心话说,这完意儿不错啊,不要说用这五颜六色棍子打人了,就是搁那摆着,也挺吓人的。


也正是有了这样一次经历,曹操当洛阳北部区公安局长(北部尉)的时候,在大堂里放的,就是五色棍,是专门用来吓唬人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