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五十三章

巴渝 收藏 4 11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五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五十三章


一个半月后,部队接到命令,今年的“野营拉练”是到西昌新建成的军区炮兵靶场,进行实弹射击综合训练。全团作了动员后,各营连又作再动员。因为这是一次远距离拉练,而且还要乘火车前往军区靶场——西昌。这支曾参过睢杞、济南、淮海、渡江等战役的人民炮兵,自进军大西南消灭国民党蒋介石残部后,就一直驻守云南边陲,把守着祖国的西南大门,一驻就是近二十年,直到一九六八年调防入川。那次三千里大行动,是全团的一种骄傲,没有损失一兵一卒,一车一炮。如今事隔六年,许多当年的官兵已不复存在。为了安全的保证这次来回四千余里的军事大行动,所以全团上下层层动员层层落实,特别是对车辆进行了严格的检查保养,要求一律进行二保,整个部队为这次行动付出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可谓厉兵秣马,鞭指西昌。

按计划部队分五个梯队,每天乘一列火车出发。团司政后为第一梯队,也叫先遣队。他们出发那天,天气并不好,天空飘洒着川东盆地那时节最爱下的毛毛细雨。第四天,到加农炮三营出发时,天公作美,一扫阴霗,批挂着尼龙伪装网的炮车按行进间隔,呼啸驶出营门,朝着远川兵站前进,那里有一列事先由铁路军事代表安排好的军列在等待他们。

三营是在上午十一时准时到达远川火车站的,在兵站全营集体就餐,时间是半个小时。兵站食堂几乎没有桌椅板凳,几个黄木大桶装满了米饭,地上放了几十个黄色的脸盆,里面盛了大半盆还冒着热气的炒菜。

此情此景,使江海洋联想起和柯营长在西湖农场的的一次闲聊,他曾讲过五八年“大跃进”时的一副对联:“敞开肚皮吃饱饭,白天黑夜加油干”,还真有点像是现在的写照。

各连排以班为单位,围成一圈蹲下就开干,大多数人都在“埋头工作”,舀饭的兵士来来往往,匆匆忙忙,他们大多数人的心态是,生怕吃了这上顿还不晓得好久才吃得到下一顿,惹得那几个兵站的“炊二哥”站在一旁看笑话。

江海洋看到丁开平都舀了三次饭了,就对他说:“你不要涨憨了哈,莫到时侯呼叫联络时连话都说不来了哟。”

“不得,放心班长。万一要到明天才有饭吃那就惨啰。”他一边吃一边辩解道,那表情真的有些滑稽可笑。

“你的任务是跟副班长和其他同志随营长到第一节车厢开通联络,我和孔令意、王开和在最后一节车厢押后,二十四小时保持联络,这是排长交代给我们班的任务。大家听清楚没有?”江海洋趁机把任务布置下去。

“听清楚了!”一班人低声整齐的答道。

部队吃完饭后,便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装车。一辆辆炮车拉着火炮,在铁路专门指挥员的旗语和哨声中小心翼翼的驶上平板车上,驾驶兵和炮手们又忙着用三角木和铁丝固定。一切都是那样井井有条,没有发生意外,但也用了三个小时。指战员们此时都按预先的安排坐进了闷罐车厢,兴奋不已的说笑着等候发车。

江海洋也完成了车头车尾两部电台之间的沟通联络,并按事先的规定,行进途中如果没事,也要每隔一小时通一次话,以保证联络信号的畅通。

与江海洋在一起的除了两个无线兵外,还有一个二营部掉队的代理文书胡敏,是益洲兵,也是一个军干子弟,父亲是驻一家大型军工厂的军代室主任。江海洋与他不是很熟,只是偶尔听朱冲锋提起过,是他们那批兵的骄骄者。据他说是拉肚子滞留在厕所里赶脱了火车,不过从他异样的眼光里,江海洋猜测他另有隐情。与他们一“墙”之隔的还有两个忠于职守的军列押车员,因此整个车厢就显得空荡荡的。

十五点三十分,军列拉响了汽笛,喘着粗气在轮子在与铁轨的巨烈磨擦下,发出“轰隆”的巨响慢慢的爬出了火车站,朝着川西平原驶去。

火车开动后,江海洋靠在门边,从后面往前看,特别是在一定的弯度上看去,军列像一条巨龙似的不断滚滚向前飞奔。平板车上的火炮炮口都指向天空,让江海洋的遐想交织在昨天的战争与今天的出征的时空中。每辆炮车的驾驶室里都有一名驾驶兵和一名持枪的炮兵,他们的任务是对火炮和车辆进行监护,同时他们还被警告:在列车运行中不得打开车门。虽然长时间的呆在狭窄的驾驶室里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白天却能一路领略两边的田园风光,与关在闷罐车厢的战友相比又另有一番情趣,只是晚上他们就没得可以躺在闷罐车厢里呼呼大睡的战友们舒服了。

军列走走停停,让人真的感到有一种“火车没有汽车快”的感觉。那是因为不是战争时期,所以军列几乎每到一站都要停靠,为来往的客货车让路先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