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八篇 裁军之战 第三章 自由特工

yuertou 收藏 20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自由特工这个职业相当特殊,而且根据特工所隶属的机构不同,而分为了两种。一种是不归属国家管理,以雇佣的性质为任何一个出得起钱的顾主服务,帮顾主搞到有用的情报。而另外一种则仍然由某个国家管理,并且由这个国家提供活动资金,以及相应的情报支援,让其为国家服务。

李泗福属于后一种自由特工,而正因为这种特殊的性质,让他能够在世界各地自由活动而不担心经费的问题。当然,他仍然需要工作,需要用自己工作的成果来换取活动经费,不然的话,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为他提供帮助吧!

圣彼得堡的夏天并不炎热,特别是与李泗福儿时记忆中的那座城市比起来,圣彼得堡的夏天是非常凉爽的。街上的行人并不多,商业也不怎么发达,如果不是那几座沙俄时代的高大建筑映衬着的话,没有人敢于相信这就是最辉煌时期的俄国的首都,也是现在俄罗斯的第二大城市,最主要的港口以及对外通商口岸!这几年,俄罗斯国内的情况就如同圣彼得堡现在的景象一样,大部分人生活在温饱线附近,似乎整个国家都已经失去了生机一样。

随着中俄战争结束之后,欧美资本大量涌入俄罗斯,抢占着这个市场,因此现在圣彼得堡的欧洲公司特别多,大街上的小店里播放的也是美国的流行音乐,年轻的一代人也打扮得不伦不类的样子,似乎仿照欧美人的生活,已经成为了俄罗斯所有人的追求一样。街上的乞丐也不少,大多都是失去了工作能力,而社会保障制度又无法为他们提供足够的生活资源的老人,也有一些儿童在卖艺,还有一些流浪艺人在街上卖弄着自己的手艺。

还在读书的时候,李泗福就曾经到过俄罗斯一次,虽然那次他没有到圣彼得堡来,但是短短的几年时间之内,俄罗斯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这让他都有点不敢相信。一个曾经的超级大国就这么垮掉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很快,李泗福的目光集中到了一名刚走进咖啡店的中年人身上,虽然对方的相貌仍然很陌生,但是他一眼就看出来这正是他在等待的人。

“等了很久了吧?”来客也一眼就看到了李泗福,根本就没有一点客气的样子,坐到了李泗福的对面。

“刚来一会,咖啡还是热的!”李泗福笑着喝了一口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让服务员帮新来的客人也送来了一杯这种很普通的,由种植工厂里生产出来的人造咖啡。

“你反应的事情,我已经向上面汇报了,但是结果不可能马上下来,我们需要时间调查!”来人没有脱下外衣,显得有点紧张的样子,“这里说话安全吗?”

“当然,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李泗福笑着把装在公文包里的音频干扰装置打开了,这一来,只有在这张桌子周围的人才能够听到他们说话,而别的人只能够感觉到他们在轻声细语,但是绝对听不出来他们在说什么。

“那就好,这次我也给你带来了一些消息,已经上面的安排!”这下,中年人才稍微放心了一点,把自己的公文包打开了,拿出了一份文件。“这是这次俄罗斯行动的具体计划,原本这事与你无关,但是现在你已经参与了进来,所以还是应该让你有所了解!”

“当然,我是自由的,如果能够得到情报支持,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李泗福很快就认真的看了起来,这才对现在发生在俄罗斯的事情有所了解了。

“事情并不复杂,但是现在我们与巴方的情报机构内部明显有叛徒,因此,这次行动相当危险。现在我们已经有一批人陷在了莫斯科,上面已经准备将他们撤回去了,而我们在俄罗斯的情报机构也准备进入‘冬眠’。所以,如果你要继续行动下去的话,那么能够获得的支援是相当少的,甚至没有任何支援。当然,到底干不干,完全由你决定,我们并不干预你的决策权!”

“我还有选择吗?”李泗福抬起了头来,他是个从来都不肯服输的人。“而且,前2天,我已经发现了欧洲的05号也到了圣彼得堡,而且是针对我而来的,现在我已经无法退出了!”

“05号?你肯定吗?”中年人显得非常惊讶。

这个欧洲情报机构的05号谍报人员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他在欧洲的情报机构服务了近20年,几乎没有失过手。而前几年,一份关于中国天军装备发展报告就是被他偷走的,这是一次非常严重的泄密事件。而国安部与军情局也下了死命令,任何外勤人员都有义务追捕他。当然,大多数人都失手了。在李泗福发现他之前,中国的情报机构已经有好几年没有了这人的消息,而现在他重出江湖,并且也赶到了这个热点地区来,明显不是来“为人民服务”的!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那就是他,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且我是听见他说话的,那个声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好吧,这事看来还需要向上面请示一下,你自己也要小心,不要再犯以前的错误了!”中年人看到李泗福有点激动的样子,知道无法阻止年轻人的行动。李泗福与这位欧洲同行的事情在国安部内部已经不是秘密了,而上次李泗福的行动,也是最可能抓住05号的一次行动,但是最后两败俱伤,让这个老滑头给跑掉了。而现在,李泗福又发现了目标,自然不会再放过这次的机会!

“这点我自己知道,还是老规矩,如果没有紧急情况的话,我会定时将情报发送回去,而我的行动不受干预,我要有独立的行动权!”李泗福考虑了一下,接着说到,“另外,我需要一点支持,但是现在具体需要什么还没有考虑好,下次联络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这个没问题,我们会尽一切办法协助你的工作,还是那句话,要多注意安全,如果你出了事的话,我也逃不脱干系,就算是为我着想,也不要太过于冒险!”

“呵呵,老王,这事你已经跟我说了几十上百遍了,我哪次让你担心过!”李泗福笑了起来,“好了,这次就这么样吧,2天之后再联系,我准备先回欧洲一趟,也许在那边能搞到一些我需要的东西!”

当天下午,李泗福就坐上了飞往法兰克福的班机。而就在飞机起飞的时候,已经花了妆的尤苏夫正走进一家超级市场,他要为自己的生存购买一些必须的物品。

虽然从表情上看不出尤苏夫有一点紧张的样子,但是他却保持着最高的警惕状态,从内心来讲,尤苏夫还真恨不得自己的相貌能够完全变个样,那样至少更安全一点。

干了这么多年的特工,尤苏夫非常羡慕中国人,因为不管走到哪个国家,都会有中国人的身影出现,就算是在非洲最偏僻的地方,也留下了中国人的足迹。而这些广布于世界各地的华裔华侨,为中国的谍报人员提供了最佳的掩护,而且这也是中国卧底特工最常采用的一种安全方法。但是,巴基斯坦人就不一样了,特别是对尤苏夫这类的谍报人员来讲,他们无法获得多少生活在海外的同胞的支持,因为巴基斯坦在外的侨民并不多,即使在一些伊斯兰国家有不少的巴基斯坦工人,但是他们都处于社会的低层,这能够为为谍报人员提供多少帮助呢?而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巴基斯坦在俄罗斯的侨民少之又少,虽然化妆能够从一定的程度上改变一个人的相貌,而且每个谍报人员都知道怎么装扮自己,才能够让别人无法认出自己来。但是,人的主要特征是无法改变的,任何人一眼就能够看出尤苏夫是个南亚人,不管他们怎么装扮,都无法改变这一特征!

正因为如此,所以尤苏夫将自己伪装成了一个社会低层的工人,至少在圣彼得堡还有一些巴基斯坦的侨民吧。但是,当他一走进超级市场的时候,他就知道周围存在着太多的危险。监视设备到处都是,而且店里的人看着尤苏夫的目光中明显还有一种别的含义。

大量巴基斯坦谍报人员在被俄罗斯边防以及安全部队逮捕的消息已经传开了,现在几乎每个生活在俄罗斯的巴基斯坦人都遭到了怀疑,而俄罗斯警察似乎是吃饱了饭没有事做,已经开始大批量的抽查这些生活在俄罗斯的巴基斯坦人的工作与生活情况。而随着媒体的宣传,大多数俄罗斯人也已经站到了政府一边去,将巴基斯坦人都视为了危险份子。当然,这其中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中俄战争结束之后,俄罗斯人的生活状况普遍下降,而很多俄罗斯年轻人没有吃苦的本事,所以他们的生活状况更为糟糕。而移民到俄罗斯的巴基斯坦人却很能吃苦,而且很节约,所以在俄罗斯经济最不景气的时候,巴基斯坦侨民过得都还不错,至少大部分人都有饭吃了,而头脑好一点的,还借着俄罗斯重建的机会捞了一笔。这从很大的程度上加深了两个不同民族人民之间的矛盾!所以,在俄罗斯社会的低层,巴基斯坦人是非常不受欢迎的,在贫穷的俄罗斯工人眼中,正是巴基斯坦侨民的存在,抢了他们的饭碗,并且使工厂主以及资本家压低了工资,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为糟糕!

来俄罗斯之前,尤苏夫对这些情况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所以现在他并没有显得紧张,而是安心的挑选着自己生活需要的东西,并没有注意到周围人投来的充满敌意的目光。因为已经与国内失去了联系,而尤苏夫是不敢轻易动用存在外国银行里面的行动经费的,因为现在俄罗斯的警察肯定在监视着金融方面的情况,只要他一使用信用卡,就肯定会被发现。为了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完成国家交托的任务,尤苏夫只能够尽量的节约开支,而他现在手中用来买生活物品的那笔钱还是他在黑市上卖掉了携带的武器后换来的。

半个小时后,尤苏夫在门口接了帐之后,走出了超级市场,但是他一走到街上,就立即感觉到了一股不那么友好的气氛。行人仍然很匆忙,现在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大多数工作了一天的工人都在忙着回家享受那顿并不算丰盛的晚饭。而这里是圣彼得堡的工人聚居区,四周都非常破败,这也是犯罪份子经常光顾的地方,别的不说,毒品贩子就在这里培养了大量的“后备”力量!

“老兄,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呢?”一个头发染成了白蓝红三种颜色,就如同俄罗斯的国旗一般的小流氓拦住了尤苏夫的去路,手中的折叠刀在飞快的舞动着,但是他明显不知道这把刀应该怎么使用,这只是用来吓唬别人的。

“你是?我并不认识你吧!”尤苏夫知道自己遇上麻烦了,但是他也松了口气,至少不是俄罗斯的反情报机构的特工,这些小混混在他的眼里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虽然周围还有4个人围了上来,但是只要他愿意,绝对有把握在一分钟之内干掉这5个人!

“那就怪了,这条街上没人不认识我的,你是新来的?”小混混显得有点激动,折叠到差点划到了自己的手上。

尤苏夫差点没有笑出声来,这些小混混吓吓周围的居民还可以,但是他现在面对的可是一个随时可以干掉他的特工。当然,“国旗头”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不知者不罪嘛!

“喂,大个子,我们老大在问你话呢,你愣着干嘛?”

尤负夫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5个小流氓给围住了,而周围的行人似乎像见到了瘟疫一样的躲着走开了,而有点胆量的人投过来的也是同情的目光。

“哦,老大?那怎么称呼呢?”尤苏夫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能够利用这些小流氓的话,可能对他的行动还有一点帮助。

“大家都叫我‘杂毛’,给面子的叫声毛哥,你呢?”“国旗头”见到尤苏夫一直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个大人物呢,语气也平缓了许多,但是话语中却显得他更加的无知,不过是一个黑道最低层的小头目而已。

“那不知道毛哥找我有什么事呢?”尤苏夫笑了笑。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条街上每个人都要给我们毛哥保护费,看来你是欠揍了!”

“尤里,这是你说话的地方吗?”见到尤苏夫的眼光中闪过了一丝杀气,杂毛也有点害怕了,赶紧制止了手下的卤莽行为,接着转向了尤苏夫。“这位大哥,看来你也是初来的,不知道怎么称呼!”

“这个就没有必要了吧,依照你们的规矩,一个月应该交多少保护费呢?”尤苏夫有意要显出自己有钱的样子,说着就掏出了钱包,这立即让几个小混混瞪大了眼睛,显然,他们有想到对方会这么的“配合”。

“不多,不多,500卢布就够了!”杂毛看来是穷疯了,立即将开始的警惕心理抛到了九霄云外。

“可以,那我先给你500卢布,如果你肯为我引见你们的老大的话,那么我再给你500卢布,怎么样?”说着,尤苏夫掏出了500卢布,但是没有立即交给杂毛。

“可以,可以,但是不知道大哥什么时候有空呢?”看到钱了,杂毛表现得更为积极。

“随时都可以,但是我看2天之后吧,2天之后我在这里等你,你先回去安排一下!”说着,尤苏夫又从包里掏了500卢布出来,“这些钱是给你打点兄弟们的!”

看到这个巴基斯坦人走开之后,杂毛等几个小混混突然笑了起来。这可发了一笔横财,其实他们很少能够收到保护费的,因为这些油水根本就轮不到他们。另外,保护费也没有这么多,一半的工人家庭,一个月才交100卢布而已。更主要的是,他们找到了一头“肥牛”,那人的钱多得花不完,那今后他们不就有更多的钱了吗?

当尤苏夫回到自己居住的那间租来的房子的时候,李泗福搭乘的班机也降落在了法兰克福的国际机场。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机场上的海关人员仍然很有精神,这让李泗福感到欧洲与俄罗斯的安全制度有着很大的区别。毕竟,欧洲经历过一场“恐怖战争”,自然高度重视国内安全的情况了!

法兰克福的天气并不是很热,虽然欧洲大陆此时已经进入了盛夏时期,各地中暑的人不少,但是法兰克福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加上李泗福到达的时候正好是深夜,空气很清爽。

“还有什么没有报关的物品吗?”因为是返回欧洲,所以海关人员的检查并不是很严格。

“就这些了!”李泗福拍了拍手中的公文包,他就只带了这么一个手提包,一看都知道没有别的东西了。“去俄罗斯是商务出差,没有买别的东西!”

“好吧,欢迎你回到欧洲,希望我们的服务能够让你满意!”海关的工作人员将护照送还给了李泗福。“另外,还是请你在我们的工作评语上留下你的意见吧!”

“当然,你们的工作我很满意!”这些都是例行性的程序,李泗福很大方的在这名海关工作人员的评语表上勾了一个优秀,他并不喜欢因为自己的一点喜好就让这人损失数百欧元。

离开了机场之后,李泗福很快容易的就找到了出租车,接着前往位与市郊区的那栋房子。仅仅一条国界线的分割,两个地方的人的生活就完全不一样。在欧洲,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工人就能够拥有自己独立的小洋房,而在俄罗斯,一个工人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养不活!这就是现实中的世界,大家都在进步的时候,那个昔日强大的国家现在却在为生存而担忧!

李泗福虽然常住欧洲,但是他平时的生活过得非常单调,在没有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在电脑面前,通过网络收集资料。这已经是他花时间最多的一件事情了,当然,在空闲下来的时候,他也会花时间看看书,打打网球,或者是去酒吧坐一坐。李泗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只是特别喜欢以往的纸质图书,这也算是他唯一的爱好吧。而他在法兰克福的这个加里就至少储藏了上千本价值连城的旧书,他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时间逐一看完这些书呢!也许收集仅仅是一种爱好而已吧!

周围的邻居都已经休息了,李泗福让出租车在两条街外就停了下来,然后独自走过了剩下的路。到家之后,他立即检查了设置的陷阱,以确认有没有人在他不在的时候闯入。所有的东西都在原位,本来这个居民小区的治安环境就很好,而他一向也很低调,所以没有人会怀疑到这个做着网络自由职业的年轻人的生活的。

打开电脑之后,李泗福立即与法兰克福的情报网的联络人员进行了联络。暗语是现成的,只是每次都要变,这让他觉得有点麻烦,但是这是保密以及安全所必须要做的事情,即使再麻烦,也不能破坏这个规矩。

很快,对方有了回应,李泗福所询问的事情也有了答复。正如他所猜测的一样,就在他前往俄罗斯的时候,欧洲的情报机构也开始行动了。至少有十多名谍报人员也跟着他进入了俄罗斯。但是,欧洲情报机构的行动并不是针对李泗福而去的,那么是为什么而去的呢?

这个问题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找到答案,没有人能够帮助他回答这个问题。当李泗福联系到上午在圣彼得堡拿到的情报,再前后想一下之后就明白了过来。这绝对是欧洲情报机构的一次大行动,而那些谍报人员的工作就是去帮助俄罗斯情报机构对付潜伏俄罗斯的巴基斯坦情报人员以及中国的特工!

如果这些猜测都是事实的话,那么一切就很好解释了。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失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虽然俄罗斯的情报机构还不够完善,其反情报能力也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但是只要得到了欧洲的支持,那么俄罗斯完全有能力掌握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的进入路线,甚至早就知道这些巴基斯坦谍报人员的身份了!

但是,让李泗福感到有点奇怪的是,现在那些进入俄罗斯的欧洲情报人员都还没有返回,而俄罗斯国内的反情报工作仍然在抓紧进行之中。这说明什么?至少证明还有巴基斯坦的情报人员在俄罗斯境内活动!中国的特工在发现危险之后,都已经找到了大使馆,寻求外交避难,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俄罗斯方面仍然抓紧没放,这只能够说明,还有一部分巴基斯坦的情报人员在俄罗斯境内活动,不然欧洲与俄罗斯的神精不会搞得这么紧张。

想到这里之后,李泗福立即在电脑上输入了一条信息,因为是用暗语写的,所以读起来很拗口,其大体意思就是询问还有没有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在俄罗斯境内活动。但是,他得到的答复却很模糊,对方也只是表示不清楚,而且没有证据表明还有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在俄罗斯,至少不会在莫斯科,不然的话,俄罗斯的反情报机构早就把他找出来了。

“那么,最近美国方面有什么行动?”李泗福输入了这条信息之后,自己也觉得很迷茫了,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欧洲与俄罗斯在与巴基斯坦的谍报人员玩桌迷藏的游戏吗?

“大批美国情报人员已经从我们的监视系统中消失,但是现在还无法确认他们的具体去向,根据现在的情况判断,他们不大可能前往俄罗斯!”

李泗福点上了一根烟,再给自己倒了一杯纯真的里昂葡萄酒,他需要一点刺激,让自己的大脑迅速的运转起来。美国的情报系统也开始全速运转起来了,那么美国人在干什么?俄罗斯内部的情报空间已经快要饱和了,而且欧洲的情报系统的能力也不差,至少不用美国人来瞎参合吧,那么美国人要做什么?

“最近国际上的自由特工集团的情况呢?”李泗福觉得头有点痛,这不是一般的情况,现在三个超级大国的情报机构都已经开始行动了,但是他却无法从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而且,这些线索对他的任务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帮助!

“这方面的情况我们还不大了解,但是现在已经开始监视各自由特工的行动了,过两天就有会有结果。而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美国,欧洲以及俄罗斯控制的几个非政府情报组织并没有出现异常现象,也没有异常行动,而别的一些小的情报组织的情况暂时还不大清楚!”

一个不让非专业情报组织参与的行动!这是李泗福在看到这条消息之后得出的第一个结论。而这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因为任何将非专业情报组织排除在外的行动都是重要的行动,而且直接涉及到了国家的根本利益。而李泗福再将前后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思考一番之后,终于找到了一条对他来说很有用的情报,即最近肯定有重要的欧美领导人访问俄罗斯,而且这次访问非常重要的,不然的话,也没有必要在俄罗斯境内搞这么大阵仗的反情报行动吧!

“最近欧美重要领导人的行动有没有异常?”李泗福要搞清楚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否正确,而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想知道欧美领导人访问俄罗斯的目的!

“这方面的情报暂时空缺,但是只要有异常情况的话,我们的情报网会很快就做出反应的!”这条消息过了十多分钟才传过来,大概对方也没有想到李泗福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吧!

这次,李泗福有点迷茫了,如果联络人员提供的情报是正确的话,那么他的猜测就是多余的了。但是,他并不相信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因为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在中美欧就要对两个拒不签署全面销毁核武器的国家动手的时候,欧美不考虑到自身的利益,而让俄罗斯不要一意孤行!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重要的政府官员访问俄罗斯,与俄罗斯方面再进行一次谈判,特别是在巴基斯坦的情况出现了问题,而且中国提出将签署协议的最后期限延迟到7月15日之后,欧美必然会派人与俄罗斯方面直接接触,商讨改变行动的事情!

李泗福关掉了电脑,他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并没有一点错误的地方。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如果欧美真的要想在核裁军的问题上牵制中国的话,那么就必须要将俄罗斯稳住,并且让俄罗斯放弃抵抗。

这时候,李泗福也决定再次返回俄罗斯,只是他现在还需要休息,这几天的行动也是够累人的了。检查了一遍他自己设置的安全警报系统处于正常工作的状态之后,李泗福一觉睡到了天亮。

花了半个小时洗漱,然后直接架车到了法兰克福高速火车总站。这次,他不打算再乘飞机进入俄罗斯,因为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连续两次去俄罗斯必然会引起怀疑。而地面交通系统就要安全很多了。从法兰克福出发的火车将直接到达明斯克,然后李泗福将在那里换乘一列进入俄罗斯的列车。而他也将换掉自己的护照,以白俄罗斯人的身份进入俄罗斯,自然要安全很多了!

下午两点,李泗福走下了停在莫斯科中央火车站的列车。虽然手上的提包有点沉重,但是他并没有让候在外面的门童帮他提,而是给了十卢布,让一个小孩子帮他叫来了一辆出租车。莫斯科中央火车站显得非常的破败,而且很脏,如果不留意过往的都是斯拉夫人的话,恐怕谁都会认为这是一个贫穷国家的火车站吧!

莫斯科的局势仍然显得很紧张,街上的警察明显比平时多了很多,而且还有很多便宜巡警,其中不少是俄罗斯情报部分的特工。虽然这并不影响一般的游客去红场,克里姆林宫等地方游玩,但是在李泗福看来,这里简直就如同一个囚笼一般,也难怪那些从国内赶来的特工只能够寻找大使馆的保护了。

李泗福并不害怕这些,他现在是一个普通的游客,而且有着完善的外交手续。他现在的伪装身份是一名白俄罗斯华裔,而白俄罗斯拥有至少150万华裔,其中不少人都经常到俄罗斯来出差。更为重要的是,李泗福知道这些俄罗斯警察基本上都是做摆设的,对真正的特工的威胁并不大。加上他并不打算在莫斯科停留多久,所以自然也没有什么烦恼了。

李泗福只在莫斯科停留了一天,原本他还以为欧美的大人物会到莫斯科来,但是当他看到这里的警备环境之后,就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这简直是在吸引全世界的特工都到这里来,这只是一个陷阱,而欧美领导人访问的地点肯定不在莫斯科!所以,第二天一早,李泗福仍然按照老办法,用化名到一家俄罗斯的汽车租赁公司租了一辆轿车,他还是准备到圣彼得堡去碰碰运气,因为现在那边还是风平浪静的,而且基础设施比较好,俄罗斯总统随时可能出现在那边,这是一个会见重要客人的好地方。

路上显得非常的枯燥,虽然俄罗斯的巡警仍然非常卖力,但是并没有找到李泗福的麻烦。等他到达圣彼得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在这里最大的一间酒店里开了房间之后,立即就把随身携带的电脑联上了网络,他需要再度确认之前所获得的情报,并且查看一下有没有新的情报。

当最后一行文字显示在电脑屏幕上的时候,李泗福有点得意的笑了起来。一个特工所需要的并不完全是能力,特别是对自由特工来说,很多时候运气甚至比个人能力都还要重要。而这次,他再次赌对了。

在天亮之前,李泗福已经将电脑里面的所有资料都删除掉了,并且销毁了一切可能惹来麻烦的痕迹。接着,用了1个小时的时间再次给自己易容。等他走出这家酒店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成为了另外一个人,而正式的行动现在才刚刚开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