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七篇 超级较量 第十五章 私人旅行

yuertou 收藏 23 33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七篇 超级较量 第十五章 私人旅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元首府虽然24小时都有人值班,但是国家元首李禹民一般都在8点半左右才开始一天的工作。鲁毅到达元首府的的时候为8点20分,工作人员刚准备好一天要做的事情。负责元首府安全工作的是元首特别卫队,即以前所说的中南海保镖的安全人员。这些人基本上都认识鲁毅,因为他们已经在这里工作很多年了,出了主要的元首安全官员会随着政府更替而发生变法之外,一般的安全人员都不会发生变动。

“鲁将军,请进吧,必要的程序你也知道,所以请谅解!”负责检查的安全人员显得很礼貌,他开始已经彻底的检查了鲁毅带来的文件。当然,对于这种高级将领是不会搜身的,只是在鲁毅进元首府之前,那些暗藏的检测仪器就已经将他全身上下检查个遍了!

“鲁将军,这边走,吃过早饭了吗?”负责接待的一个二等秘书,很年轻,与以往任何一界政府都差不多,元首很少使用女秘书,一般都是男秘书。

“吃过了!”鲁毅点了点头,跟在了这个二等秘书的身后,他是李禹民带来的人,鲁毅并不是很熟悉。“来之前在家里就吃够了,主席开始工作了吗?”

“主席才起来,现在正在准备吃早饭!”前面的秘书头也没有回,直接将鲁毅领到了会客厅里,“将军,要点什么喝的吗?主席可能还要一会时间,我去帮你准备一点吧!”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鲁毅看到了房间一角的饮水机,“你去忙吧,等下主席好了,来通知我就行了!”

秘书没有多客气,转身就离开了。说实在的,鲁毅对现在受到的待遇有点不是很满意。以前,李佩霖在任的时候,他在这里是受到很热情的款待的,即使是在工作之外的时间来打扰李佩霖,鲁毅都将受到很好的招待,而现在竟然被冷落到了会客厅来。这更加加深了鲁毅对自己所做出的决定的看法,确实,自己已经老了,应该退下来了。现在完全是年轻人的天下,虽然这些年轻人缺乏他这几十年的经验,但是他们更大胆,也更有远见,能够更设身处地的站在未来的角度考虑国家发展的事情。因此,老一辈的人确实应该退下来了。

五分钟之后,那名二等秘书又跑了回来,这次显得有点慌张一样,才一进门就说到:“将军,主席亲你去吃早饭,开始怠慢了,真是不好意思!”

鲁毅一愣,马上站了起来:“好吧,那我们先过去!”看来,李禹民也知道鲁毅的重要性,在现在的政府中,没有人有过鲁毅这么多的经历,也就没有他那么多的经验,不管是从政治,军事,外交这三个方面来看,鲁毅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如果就这么怠慢人才的话,李禹民就不佩坐在现在的位置上了。

国家元首的早饭也很简单,这是中国领导人的一个优良传统,新中国成立了近一个半世纪,几乎每一位国家领导人的生活都非常的简朴,而现在李禹民的早饭就算是放到普通百姓家里,也算是非常简单的了。因为李禹民是广东人,所以早饭的几样糕点也顺应了广东人的胃口,与李佩霖以前的有一点区别。

“将军,随便坐吧,知道你来了,我让厨师去准备了几份鲁菜,鲁老肯定还是很喜欢吃自己的家乡菜吧!”李禹民穿着一件长睡衣,但是里面的衬衫已经穿好了,有种不伦不类的样子,而他面前的早点动都没有动,显然是在等鲁毅到来之后才吃。

“主席,随便一点就好了,我还不饿,在家里就已经吃了早饭了!”鲁毅还是不免客气了一番,比起与李佩霖合作的时候,鲁毅觉得现在有点放不开。

“没什么,随便吃点就好了,人是铁,饭是钢嘛,而且保养好身体,也是在为国家做贡献,将军可是国之栋梁啊!”李禹民笑了笑,让已经走到门边的厨师将几样山东的小吃先送了上来,等到厨师退下去之后,李禹民才说到:“将军,今天这么早就到我这里来,莫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现在我们就聊一下吧,不用耽搁时间了!”

“主席的工作肯定很忙,当然,我也不是来浪费时间的!”鲁毅尴尬的笑了下,他知道李禹民是个勤劳的领导人,但是开始那话怎么听起来都有点不舒服。“其实我这么早来打搅主席的早饭并不是为了什么大事!”说着,鲁毅从军服的上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信封出来,放到了李禹民的面前:“这是我的辞职报告,希望主席能够批准我回去养老!”

李禹民一愣,显然他也惊住了。从他第一眼看到鲁毅的时候就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虽然鲁毅身为大将,但是他平时很少穿军装的,只有在一些需要他以将军身份出现的正式场合中,他才会穿上那套2055年发的将军礼服,而在这种商量政府事情的时候,鲁毅一般都穿西装,后者是中山装,很少有穿军服的时候。而再听到鲁毅这话,李禹民这才反应了过来,鲁毅今天不是来谈公务的,而是以军人的身份来向国家最高武装力量统帅辞呈的!

“将军,你这话怎么说?”过了一会,李禹民才反应了过来,脸色恢复了平静,但是听他的语气,仍然有点激动。“不知道将军是以军人的身份辞职呢,还是以一名政府官员的身份?”

“主席,其实这两方面我都不想再继续干下去了!”鲁毅力的神色也很平静,“不管是作为军人,还是作为政府官员,现在我已经91岁了,早就超过了国家法定的退休年龄,而且这几年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所以,我希望能够回家休养,还望主席能够高抬贵手,放我一马了!”

李禹民没有急着回答,虽然他有很多的理由不让鲁毅辞职,但是他此时不想将这些理由摆出来,因为鲁毅提出的辞职理由是没有办法辩驳的。从大将的年龄上来看,他确实早就过了退休的规定年限了。不管是国家领导人,军人或者是普通的工人,都有一个退休的标准,他们已经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那么也就应该退下来享享清福了。但是,在李禹民看来,鲁毅在这个时候辞职,并不是因为年龄这个简单的问题,甚至从鲁毅的语气中能够听出一种示威的口吻。虽然国家元首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但是在各种法律的制约下,即使身为国家元首,他也无权剥夺任何一个人的权力,而且鲁毅身为大将,又是政府重要部门的领导人,李禹民更不可能将鲁毅的这种要求完全驳回了。

“将军,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按照常理,你确实应该获得休息的时间了。但是,你也看到了,现在的国际局势这么复杂,而我们国家所处的环境以及现在的内部情况,让我们没有一丝可以放心的地方。现在国家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而将军的经验给是我们最大的财富,如果就这么离开了政府,离开了军队的话,将军能够放下心来吗?”

鲁毅半天没有说话,李禹民以其外交官的敏锐洞察力,立即就抓住了鲁毅最为脆弱的地方。如果说别的地方鲁毅已经考虑清楚了的话,那么在这个时候辞职,将军确实对国家对军队无法做到完全放心,别的不说,就战略处的工作,都没有几个人能够顶替鲁毅的位置。但是,从将军脸色的变化上可以看出来,他这次已经铁了心要回家养老了。

“主席,你这话的意思我明白,但是现在军队的发展已经走上了正轨,而且随着大量年轻将领的加入,以及军队内部的人事变动,我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另外,政府方面的工作,我更没有发言权,所以,我想,我已经无法再做多少贡献了。而且,这次我也只是想休息休息,作为一个男人,我不但对国家,对民族有着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同时我对自己的家庭,也有着同样的义务,因此,我很想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当然,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名军人,只要国家有需要,我是随叫随到的,这是我对国家的义务与职责!”

“将军,你对这些事情已经想好了吗?”李禹民没有再多讲大道理,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鲁毅,他需要将军一个没有任何掩饰的回答。

“想好了,主席,我没有别的要求,我这几十年也很少向国家提出个要求,现在我只是想休息一下,想过过属于自己的生活。而且我也说过了,只要国家有需要的话,我肯定会义不容辞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好吧,看来我是无法改变将军的想法了,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2个月,关于政府职务的事情,我需要与总理先商量一下,当然,在走之前,你应该先将战略处的工作安排好。而军职方面,我要与总参谋长还有国防部长商量一下,当然,这事还要先通知李老,让李老也知道为好。其实,以我的意见,将军最多只需要辞掉政府工作就可以了,而军职嘛,我看就没有必要了!”

“既然主席肯放我的大假,那我是再感谢不过了!”鲁毅尴尬的笑了下,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与李禹民合作了,“战略处的工作我已经安排好了,我看现在的李副处长就能够顶替我的职务,而军职方面的事情嘛,就由主席处理吧,其实对我来说,挂着个军衔,拿国家的军饷而又不办事,是不是给国家造成了额外的负担呢?”

“呵呵,将军,你这话就说得有点过分了!”李禹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挽留这个人才,突然整个人显得很放松了一样。“将军那点军饷对国家是造成不了多少负担的,而且按照军队内的规定,将军即使是退休之后,也要拿到100%的退休金。”当然,李禹民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即以后如果有需要的话,鲁毅作为在职军人,自然必须要立即回到部队为国家做贡献了。

很快,鲁毅辞去战略处处长职务的事情就办了下来,让鲁毅有点吃惊的是,新上任的处长不是他推荐的人,而是李禹民以前的一个老部下。当然,这些事情已经不管鲁毅的事了,他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即使还挂着上将军衔,但是因为他在军内并没有任什么职务,所以军队的事情也与他没有多少关系。

1个月之后,鲁毅在适应了没有工作的生活之后,也觉得有点无聊了,而这几十年的工作,让他们家里也有了一笔不少的存款,比起很多中国家庭都要富裕。当然,这让鲁毅能够到全国去旅行一通了。将军这一生走过的地方不算少,但是多半时候是因为有职务在身,所以没有仔细的去全国各地的旅游景点游玩过,而且更少陪着妻子与子女一起出去旅游,现在没有了公务压身,自然就能够抽出时间与全家人一起出去旅游了。

制订好全国环游计划之后,头天晚上,老俩口就收拾好了行李。儿子与女儿都退休了,再算上儿媳与女婿,全家6口人准备花上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到全国各个重要的景点去好好的转一圈。

第二天一早,原本是由孙子鲁彬来接他们到机场去,但是他还没有到,两辆首都卫戍部队的轿车就停在了将军的家门口,等到鲁毅走到门边的时候,首都卫戍部队司令杨勇上将就快步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鲁毅眉头一皱,杨勇是他的老部下了,当年鲁毅还在印度洋战区的时候,杨勇就是该战区海军陆战队的一名少校军官,而他能够当上上将,还多亏了鲁毅当年的帮助,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

“将军,你的事情我们已经听说了,别的我不好说什么,这次我带人来给你送行!”杨勇虽然也是50多岁的人了,脾气仍然没有多少变化。

“送行?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一去不回,还是要奔赴刑场吗?”鲁毅苦笑了一下,“我只是跟全家人出去旅游,用得着吗?中央不是三声五令不准搞特殊吗?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现在虽然不是政府官员了,但是也身为人民军队的高级将领,你这么做,让我怎么下台?”

“这……”杨勇是个直脾气,被鲁毅的一番话哽得说不出来了。

“好了,带着你的人赶快回去,作为首都卫戍部队,你们的任务就是保卫首都,保卫中央机关的安全,竟然带这么多人来,你是不是脑袋发热了?”鲁毅把已经站在门边的上将推了出去,“你快带你的人回去,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这次就算了,如果还有下次的话,看我怎么整治你!”

杨勇愣了一会,看到鲁彬的车已经开了过来,这才让堵在门边的几辆车让了个道出来,但是他并没有带着人离开。鲁毅也懒得与这个脑筋难得开窍的将军多说什么,带着家人上了车之后,就直奔机场而去。当然,那几辆首都卫戍部队的车都跟在后面,直到鲁毅他们坐的车进了首都机场之后,这才离开。

到了登机的时候,鲁毅又遇到了麻烦。他们乘坐的那架航班的机长以前是海军的一名飞行员,因为在一次事故中摔断了腿,所以他从海军航空兵退役了,后来就到了民航来飞客机。而当年,他所在的部队就在鲁毅指挥的印度洋舰队,而且得到了将军的照顾,而他能够在民航找到工作,也是鲁毅通过自己的关系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所以,在鲁毅一家人准备登机的时候,这名机长特意给他们做了安排,让他们比别的乘客早了10分钟上飞机,避免了登机时的麻烦。

对于自己享受的这些特权,鲁毅总是觉得有点不舒服。在他还在担任军政要职的时候,他很少享受特权,而现在自己退了下来,却有这么多人给自己开后门,而且还是主动的给自己提供特别服务,这让将军心里觉得很不安。中国人的一些陋习仍然没有改掉,虽然鲁毅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他也已经从国家获得了应有的回报,那么这些特权就完全不应该存在。只是,人意难违,不管怎么样,最后飞机还是起飞了,这才让鲁毅把心思转移到了旅游的事情上来,也许离开首都之后,就不会再有这么多人要来主动“照顾”自己了吧!

元首办公室,李禹民正在与元首外交顾问商量与阿根廷还有伊朗这两个重要盟国之间的一些问题,此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蒋博晨拿起了电话,应了几句就放了下来。“鲁将军坐的飞机起飞了,2个小时之后到达乌鲁木齐!”

“已经离开了?”李禹民的目光从手上的文件上转移了过来。

“对,卫戍部队司令亲自带人为他护架,另外,班机的机长还让他们享受了特权,提前登机!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已经离开了!”

“看来,鲁毅的影响确实不小啊!”李禹民皱了下眉头,“我同意他辞职,是不是做错了?”

“主席,这个选择并没有错!”蒋博晨的神色一丝没有变,这是干他这一行的人最基本的工夫。“用我们的话来讲,鲁毅在国家内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在他成名的时候,我们还都在穿开裆裤呢。当然,损失了这么一名优秀的官员,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但是,这能够让年轻人发挥更大的作用,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如果我们什么都依靠老一辈的领导人来指挥的话,那国家还怎么发展?我们不可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身上的,我们必须要将年轻人的才干发挥出来,这样我们的未来才更有发展前途!”

“好了,这些大论调就不要说了!”李禹民点了点头,把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你看看吧,这是总理递交的我们与阿根廷之间的新贸易协定,现在同盟国体系内也不是很稳定,连阿根廷都想从我们这获得更多的好处了,我们的处境不是很好啊!”

“阿根廷的胃口是不小,其实他的主要目的还不是就是想在我们的国内市场上占更大的份额吗?”蒋博晨把文件放到了一边,在主席开始工作之前,他就已经看过了。“其实,这个很好处理,只要阿根廷愿意与我们合作,那分一点国内市场给他们也不是什么坏事,现在我们在北方的建设工作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如果能够扶持起几个强有力的盟国的话,那么我们受到的压力也要轻很多,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特别是在这轮军备竞赛开始之后,我们必须要将更多的精力与财力花在军事力量建设上的时候,如果能够获得强有力的支持,同时还有人为我们分担压力的话,那我们为什么不干呢?”

李禹民并没有急着开口,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你认为,我们应该让阿根廷与伊朗这些盟国发展起来,然后用他们的力量来帮助我们顶住欧美的压力。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些盟国也发展了起来,我们还怎么控制他们?同时,谁能够保证他们今后不会与我们分道扬镳?别的不说,你看哥伦比亚,就是因为我们这几年的援助少了,现在他已经投入了欧洲的怀抱,而以前,他可是我们最主要的盟国!”

“其实,哥伦比亚的问题已经说明了我们在盟国体系上的问题!”蒋博晨立即做了回答,“我们的联盟体系是建立在以我们为核心,而别的国家为卫星国的基础上的,这必然导致问题的产生。当然,如果我们能够让这些国家将投资转移到我们国内来,那么他们还有那么容易就背叛我们吗?”

“好吧,这事先暂时按照总理的意见处理,别的问题我需要再详细的考虑一下!”李禹民没有急着做出决定,现在还不是做决定的时候。

飞机起飞之后,鲁毅他们就服用了帮助睡眠的药物。这是一种生物药物,一般都由乘客自愿服用,当然,对于出门旅游的人来讲,能够在飞机上好好休息一下,到了目的地之后就有更多的精力去游玩,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当然,飞机上还是有人没有睡觉,这主要是一些出差的公务人员,他们需要在飞机上处理好自己要办的事情。

现在,国内航班也都已经使用了超音速飞机,当然,因为飞机加速,减速,爬升等等需要很多的时间,客机不可能像战斗机那样猛然加减速度,不然乘客受不了。所以,从首都飞到乌鲁木齐的时间大概需要2个小时。比起以前使用的亚音速客机,节省的时间不是很多。

飞机着陆停稳之后,座位上的仪器自动将鲁毅叫醒了。此时乌鲁木齐的天空有点阴暗,这种天气在西北地区很难出现,特别是在5月份的时候,更难以出现这样的阴天。

等到鲁毅走到机场出口的地方时,他才发现自己开始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这次,不但有人来接他,而且来的人还不少,而且鲁毅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那几个设在西北地区的研究机构的负责人。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听到的风声,看来他出门旅游的事情早就被人传了出去,而这次,他也别想与家人进行一次愉快的,而且是单独的假期了。

“将军,这边走,车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来接鲁毅的是西北物理研究所的副所长,鲁毅认识他,在2个月前,战略处召开的那次科技会议上,就是他代表这个物理研究所出席的。

“这是怎么回事?”鲁毅有种无力的感觉,这些人都干什么了,自己这次只是私人旅行,又不是视察工作,需要这么隆重吗?

“将军,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这次只是进地主之益,我们的研究人员一致要我来接你,让你去我们那边看看,另外指导一下我们的工作,当然,我们也应该为将军接风!”这个副所长虽然主管科研所的管理工作,但是他的人际交往能力明显还是不行,一说话,就漏了嘴。

“老王,我们先搞清楚一件事!”鲁毅让家人站到了一边去,自己拉着这位副所长走到了一边,避开了来往的行人。“这次,我是私人旅行,你也看到了,我是陪妻子与孩子出来旅行的。另外,我现在已经不是战略处的负责人了,自然不存在什么视察工作的地方。而且,我这次完全不是为了到你们那边去才过来的,什么接风也就算了,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

“将军,我们全所上下250多人都要求你过去看看!”王副所长却并没有激动,他小心的从包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将军,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保证你看了之后,不会拒绝我们的要求!”

鲁毅皱了下眉头,打开盒子看了一眼,又立即关上了,并且马上让王副所长将盒子收好。“这是什么,难道你拿这个来引诱我,你知道这些东西是不能带出来的,难道你忘记了安全保密规定?”

“将军,你就太多心了,这只是个模型,具体的样品我们保管得很好!”王副所长将盒子揣进了兜了,“上次的会议上,你重点叮嘱我们要将这个东西尽快搞出来。回来之后,我们全所所有研究人员都加班加点的工作,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样品。当然,离实际的使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别的事情嘛,我想在这里说也不方便,我们是不是回所里再详细的谈一下呢?”

鲁毅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哪是在邀请客人,简直就是在要挟别人,但是他确实是经不住这么巨大的诱惑。将军皱了下眉头,朝在一边等着自己的妻子与孩子们看了一眼。“小王,这事我确实很关心,但是这次我们是全家人都出来旅游的,而你也知道,这些事情他们不应该知道,他们甚至不应该知道你们的存在,这事怎么安排?”

“这些事情将军放心就好了,我们已经与国安部这边的工作人员联系好了,他们会派人来照顾你的家人的。而且,到我们那边也不需要耽搁你多久时间,就半天,让你给我们指导一下工作而已。半天之后,我们绝对不留你,就算你不走,我们都轰你走!”王副所长笑了起来,对着正开过来的两辆轿车指了下,“你看,国安部的车来了,所以别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好吧,好吧,我这次算是服了你们这些科研人员了,想不到你们搞因后手段也这么厉害!”鲁毅放弃了抵抗,他也确实想知道自己关心的事情到底发展得怎么样了。“那我先过去跟家里人说一声,等下就跟你们一起回去!”

虽然妻子与孩子们都对鲁毅的突然决定有点惊讶,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以往没有少发生过,而且具体的旅游事情国安部的工作人员肯定会安排好的,甚至比他们自己计划的还要周到,在国安部并不缺乏优秀的导游。所以,他们也没有阻拦鲁毅,毕竟将军已经为国家工作了70多年,他的脾气基本上是改不过来了。

电磁悬浮轿车在沙漠中前进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了科研所。与别的秘密研究所一样,这座研究所也是设在地下的,就连所有的出口都伪装成了沙丘,而且为了保证伪装能够起到欺骗的作用,有的甚至被搞成了移动沙丘。而鲁毅一路上也发现,在他们这个车队的附近,至少还有几支军方的巡逻队,显然安全工作做得非常好,而且在研究所附近5公里的范围之内,就已经设置了安全警戒系统,基本上都是伪装起来的,只有几块禁区的标志比较醒目。

“鲁将军,热烈欢迎你的到来!”科研所的所长耿炳忠是一个老学者,年纪已经快70岁了,当然如同几乎所有的科学院院士一样,他很不擅长于交际,说话也有点不怎么对劲。而作为科研所的所长,他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科研所的研究工作,而别的事情都交给了副所长去管理。

“我可不是自愿来的,几乎是被你们绑架来的,如果我不肯来的话,小王肯定会让人把我绑了来吧!”鲁毅与耿炳忠也很熟,客气了一番之后就问到,“大家都好吧,这里的生活很艰苦,你们的工作更艰苦,国家欠你们的太多了!”

“鲁将军,你这话就见外了!”王副所长赶紧接上了话来,他生怕老所长说错了话,“为国家做贡献是我们应该的事情,也是我们的荣幸。现在大家都在工作,等下先吃饭,有什么事情,我们下午再说吧!”

因为科研所采用的是轮班工作制度,食堂并不能够容纳所有的工作人员,所以在鲁毅的接风宴上,只有一些重要的领导人参加,另外还有几个科研人员的代表。菜饭很丰盛,这点超过了鲁毅的猜测。虽然这里地处偏僻,但是为了保证科研人员的身心健康,不但伙食非常丰盛,而且连别的生活娱乐设施都非常的丰富。当然,饭菜说不上什么山珍海味,但是至少比起一般的宴会来讲,确实已经是够丰盛的了。

“鲁老,我们等下先去参观一下这里的生活工作条件吧,上次你审批的那些设备都已经送到了,而且我们还建了一个小影院,让工作人员能够在工作之余有时间娱乐,当然,这些都要感谢鲁将军的照顾……”

“小王,这些事情不是我的功劳,是国家的照顾起到的作用,要感谢,你们就应该拿出更积极的工作态度,多拿成果出来报效祖国就好了!”鲁毅摇了摇手,打断了王副所长的话,“另外,参观的事情,我看就不必要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先让我看看你们的研究成果,我不可能在这里耽搁多少时间,所以要抓紧一点!”

“这……”王副所长愣了下,他已经把下午的事情安排好了,现在鲁毅要改变安排,他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鲁老要先看我们的成果,那么参观的事情押后就好了,等下有时间再安排吧!”耿老也很想先让将军看下他们的成果,赶紧起来附和。

“那好吧,我立即去安排,等下就过去!”

“安排就不用了,现在我们就先过去看看样品,也不要惊动别的科研人员,不要耽搁了他们的工作,耿老,你说这样可以吧?”鲁毅说着就站了起来,也不管别人同意不同意。

一行人直接到了反物质实验室,提前五分钟收到消息的几个科研人员已经迅速的做好了准备,一块只有电脑芯片般大小的金属块放在了中间的桌子上,周围是一道看不着的墙围着。因为反物质泯灭所产生的巨大能力是任何现在已知的能源都无法比拟的,而且任何反物质与正物质的接触都将产生泯灭作用,因此反物质的保存就一直是各国科研的重点项目!

这次,这些科学家要给鲁毅看的就是他们开发出来的反物质保存系统,全世界第一种能够在正常状态下保存反物质的装置。当然,这种技术的作用实在是太广了,不但能够应用到航天与航空技术中,也可以用在武器上,当然,到底怎么使用,就要看需要了。

“这种装置是怎么工作的?”鲁毅没有走近,只是仔细的看了一下,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依靠的是这个装置内的高能磁场,将反物质的运动限定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内,避免与周围的物质接触,而发生泯灭反应!”耿老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看着那个样品,这就是他辛苦了几十年的成果,任何一个科学家在他的这个位置上,恐怕也是同样的表情吧。

“那么,这种磁场的能源是怎么来的?”鲁毅虽然算不上科学家,但是在主持了几十年的战略处的工作中,他对一般的科学知识也有着一定的了解。

“是利用空间储备电能供应的,因为现在我们还找不到更合适的电源,所以无法保证该装置在断电之后长期稳定运行,电池的工作时间只有5个小时左右,我们正努力将其提高到10个小时以上,当然,如果能够接上更加强大的电源的话,我们完全可以保证其在数年之内连续运做,而不产生危险!”

“也就是说,断电5小时之后,就要出现危险了?那么,你们是怎么出来里面的反物资的呢?”

“这个就更简单了,在5小时之后,将缓慢的释放出里面的反物质,让其与周围的物质接触,缓慢的释放出能量,这样就不会有大爆炸的危险,只是那些反物质就浪费掉了!”

“恩,看来你们的研究已经突破了最大的障碍,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怎么将反物质的保存时间提高,以及怎么将这种装置应用到别的地方去!”鲁毅终于露出了笑容,其实他早就知道这种装置在未来所能够发挥的巨大作用。“相关的工作要立即抓紧干,当然,有什么难处,国家会为你们解决的!”说得高兴了,鲁毅又忘记了自己已经辞职的事情,而他一反应过来,就立即改口说到:“当然,现在我已经管不上这事了,但是我相信,国家重视科研的政策是没有变的,所以,你们只要努力拿出成果来,那么国家就会满足你们的要求!”

下午,鲁毅并没有去参观科研所的生活与工作设施,这不是他关心的事情,而且现在他也管不是和这些事情了。当天晚上,他就回到了乌鲁木齐,与家人团聚,接着,就在国安部派的两名导游,其实也是他们的私人保镖的陪同下,到新疆的几个旅游胜地玩了一遍。

也许,鲁毅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不管他有没有辞掉工作,他都不可能获得一个私人的时间的。就在新疆的这2周时间中,前前后后十多个科研所都派人来请鲁毅去视察他们的工作,并且为他们提供指示。当然,鲁毅不可能将所有的邀请都接下来,不然他就不是来旅游的了。当然,他更不可能将所有的邀请都拒绝掉。最后,他只对另外三个已经搞出了一点成果来的科研机构进行了参观,当然,指示什么是说不上的。这些科研机构的工作都是在鲁毅还在担任战略处负责人的时候安排下去的,现在看到自己的努力也转变为了实际的成果,将军自然是格外的开心了。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在新疆的旅行还是比较顺心的,也是比较愉快的,至于他的家人是什么感受,恐怕就不会好到哪里去了。

结束了在新疆的旅行之后,全家人按照西藏,四川,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江西,浙江这一个线路,绕着中国的二十多个省转了一圈。一路上,将军一点都没有轻松下来,走到哪里,都有人来接他,而且有着不同的单位来邀请他去视察工作,或者是去参观访问。反正,一路上,鲁毅真正能够与家人在一起游山玩水的时间是少之又少。而且,在这一路上,将军也了解到了不少的新情况,比如那些方面的工作做得还不好,那些方面急需改进,以及那些方面做得已经到位了。

虽然,鲁毅已经辞掉了所有的工作,但是他的心思却一直留在了祖国的身上,他是不可能因为辞去了政府职务,就将自己当做一个局外人来看待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