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六章 巧结姻缘(上)

丁老大 收藏 18 1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的一分队在鬼子大扫荡后随大队来到瑞金山区,在村里住了一晚上。房东姓黄,韩文德叫他黄老。

这黄老饱读诗书、饱经风霜、忧国忧民,他和韩文德一见投缘,晚上闲聊觉得这个官长年轻,人长得精神,粗通文墨,说的话很有水平,处理起事情来也很果断。

第二天队伍上山,韩文德督促队员挖交通沟,准备打仗。他们挖交通沟的地方离山下村子不远,能看见村子里的动静。

太阳出来一竿子高的时候,忽然听见村里一阵大乱,又响起枪声。忽然一个队员指着山下说,队长快看,鬼子在追杀村民。

韩文德也看见了,他命令一班随他下去,随即提起他那一挺机枪,借着新修的交通沟冲下山脚,看见有十多个老百姓跌跌爬爬的跑向南边的树林,其中还有几个姑娘和媳妇。后面不远处哇啦哇啦追来一群鬼子,一个姑娘忽然离开人群,独自跑上山来,鬼子也分兵追过来,口里喊着花姑娘的不要跑,啪啪响了两枪,只见正跑向树林的一个老百姓栽倒了。

韩文德见姑娘跑上山来,不敢开枪,怕伤了姑娘,心里很焦急,又不敢喊,等姑娘跑到交通沟沿,趁姑娘看见他们一愣的功夫,伸手一把把姑娘拉进壕沟内,然后手里的机枪就响了。

一梭子子弹打过去,那伙追老百姓的鬼子倒了几个,其余的战士也都准备好了,听见机枪响,知道是射击的命令,也同时开了枪。没死的鬼子急忙卧倒还击。韩文德又打了两梭子子弹,听见村里的鬼子喊“奥希”,那伙还击的鬼子听见后拉着几个鬼子尸首掩护着向村里退去。

韩文德知道鬼子要退,跳出壕沟,端着机枪边扫射边追进村,见鬼子跑得比兔子还快,除了几具尸首之外,很快就不见影了,估计这是一股流窜过来的鬼子,安排一个男队员和风子芳芳留在交通沟内监视鬼子,他率领部队退回山上,继续加紧修工事。

过了一会儿,女队员凤子过来对他说,咱房东黄老请你下山,有话给你说。

韩文德问,啥事?

风子神秘的笑了笑说,不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韩文德说,你也不问黄老有啥事,现在大敌当前,敌人随时都可能来,你先去,改天再说。

凤子走了。

过了一会儿,芳芳又过来了,看着韩文德只是笑。

韩文德问,你笑啥?

芳芳说,黄老请你无论如何得下去看看,

韩文德问,究竟有啥事?

芳芳说,黄老有个侄女,要说给你做媳妇,

韩文德脸红了,说,扯闲蛋,那有边打仗还边说媳妇的,快去挖工事。我还忙着。

芳芳刚走了不大一会,黄老的儿媳上来了,走到韩文德跟前说,你年纪不大,架子还蛮大,黄老请你都请不动。

韩文德对黄老儿媳妇的口气就和缓了,说,这儿正忙着,工事修不好,就没办法打鬼子,还要被鬼子打死。

黄老儿媳妇说,你先让其他人挖,你下山去一下。我妹子桂英人长得很不错,年龄才十七岁,配你是天生的一对,走吧。

韩文德虽然打仗勇敢,啥都不怕,这时候脸却像个红关公,连说不行不行。周围挖工事的兵都看着他笑。

毕副队长见他尴尬,过来对他说,队长,你先下去看看,黄老和嫂子看好,那一定是好,你如果不下去对不住人。我把你衣服给你拿来换,看你一身土。

毕副队长给韩文德别别扭扭的换了衣服后说,你去,我站到山顶上观察敌人动向,如果有事,我鸣枪三下,你再上来。

毕副队长比韩文德年纪大,平常人很正气、很严肃,轻易不和韩文德开玩笑,韩文德把他当老大哥对待,既然毕副队长说了,又给他换了衣服,他只得跟随黄老的儿媳妇下山。到近山下的交通沟边,黄老的儿媳妇又把凤子和芳芳叫着一块去。

黄老正坐在村里的水塘边等他们,见了韩文德,拉着韩文德的手说,你呀你呀,简直急死人,诸葛亮要人三请,难道你还要我老头子亲自上山请你不成。

韩文德说,军务繁忙,没办法,请黄老见谅。

黄老让韩文德他们坐在水塘边的石头上,芳芳风子和黄老的儿媳妇都走了。黄老说,我有个侄女今年十七岁,兵荒马乱的,找不到合适下家,我觉着你俩配得来,我儿媳和你那两个女队员都说合适。

韩文德想说什么,张了张嘴。

黄老手一挥,不容他说话,大声喊,把人引出来。

韩文德眼看着黄老的儿媳妇、风子和芳芳领来一个羞羞答答的姑娘,只见这姑娘瓜子脸,淡眉毛,低垂着一对大眼睛,脸色白里透红,长得确实漂亮,心说怪不得黄老说合适。

黄老说,你们坐下,先看,后谈,成了就办事,不成咱散伙。

三个女人按着姑娘坐下,黄老说,你俩都大了,当面都说说心里话,我去去就来。

黄老一走,其余的人也一个个慢慢溜了,只剩韩文德和姑娘两个。

原来,风子和芳芳在交通沟里监视敌人,那个被鬼子追的姑娘也回村去了,眼看着进了黄老的家,她们不知道这姑娘是黄老的什么人,风子说,我去看看,

风子来到黄老家,见到姑娘和黄老,然后问黄老,这姑娘是你什么人?

黄老看见风子,心里一动,想起韩文德,就说,是我侄女。然后问凤子说,你们的韩队长有堂客了吗?

凤子说,没有,我们韩队长才18岁。

黄老把风子拉到一边,悄悄对凤子说,你看我侄女配你们队长怎样。

凤子回头看看那姑娘,笑笑对黄老说,能配上,我去对韩队长说。

凤子走了以后,黄老对姑娘吹韩文德,把韩文德说成是世上少有的男人。问姑娘同意不同意?

姑娘低着头不吭声。

黄老说,你自己要拿定主意,如果不同意,这事就算拉倒,以后你可别后悔。

姑娘羞涩的拈着衣角,小声说,谁说不同意了?

黄老说,那就是同意了?

姑娘又小声“嗯”了一声,点头表示同意。

过了一会儿,风子来了,对黄老说,我们叫不过来,韩队长还骂人,你要亲自去叫。

黄老的儿媳在一旁说,我去叫,不信你们的韩队长有多大的架子。

果然,黄老的儿媳把韩文德叫过来了。

姑娘这时候抬头看看韩文德,看清就是这个韩文德一把把她拉下战壕的,在战壕里,他看见韩文德打机关枪,“突突突”的就把鬼子打倒了,没料想这个韩文德还是个当官的,人又长得英俊。她心里甜甜的,又低下头摆弄衣角。

韩文德看着羞答答的姑娘,心里也直跳,想到自己是个当兵的,不知道啥时候死在战场上,于是开言道,姑娘,方才黄老说叫我和你定亲,我给你说,不成,第一,我是陕西人,家远,家里还有父母兄弟姐妹,怎么能在外边订婚结婚;第二,我是小队长,一没饷钱二没粮,也养活不起你,我身为军人,国难当头,穿的老衣,吃的现饭,说不定啥时候被鬼子一颗枪子飞过来打死,我死了你又依靠谁。你可以往后方走,找一个年貌相当的好人过太平日子。

姑娘抬起头,闪着亮晶晶的眼睛说,你说这话我不爱听,日本鬼子打进来,哪里有前方后方,再说我一个孤女子,到后方去找谁?还不是被人欺负。

韩文德说,你长得这么好看,还愁找不到好人。

姑娘大胆的说,我就看上你。

韩文德说,部队经常打仗,你跟着也不方便。

姑娘说,你那两个女队员怎么跟着?也不怕不方便?

韩文德说,他们家被鬼子占了,在家里受苦,她丈夫在我队上当兵,她来了后不走,我也没办法,队伍上没有他们的名字和口粮,还是我向队上恳求,让他们顶逃兵的名额,留口粮让她吃,等赶走鬼子就让她们回去。

姑娘说,他们能干我也能干。

韩文德问,你为啥非要跟我不可?

姑娘哭了,说,今天被鬼子追,如果我有枪,非开枪打鬼子不可。

韩文德惊讶道,今天被鬼子撵的那十几个人中就有你?

姑娘说,就是你把我拉下沟救了我,你还装不知道。

韩文德“噢“了一声,心说,这姑娘还是我救的。原来我拉下壕沟的就是这个姑娘,真是有缘分。嘴里说,我当时心里急,也没注意看你,你不要见怪。

姑娘说,你是领兵的,我知道你忙。然后又接着说,鬼子把我爸用刺刀刺死了,又把我家的房子烧了,我妈妈也被他们糟蹋死了,我如今跟我老娘舅过。我到队伍上也学打枪,杀一个鬼子报一个仇。死了就死了,活多少是个够。

韩文德说,照你这样说,你想报仇,不怕死,愿跟我这个当兵的。同生死共患难。结为夫妇。

姑娘擦擦眼泪说,愿意。

韩文德说,好,但是队伍要打仗,官大的家属一般都留在后方,咱官小,无钱无粮,不能留守,只能让你跟队伍同行,战争很艰苦,忍饥受饿,跋山涉水,你能受得了吗?

姑娘说,你别说那么严重,你们走一百,我也跑两个五十,怕什么,都不同样是人?

韩文德说,照你这样说,那我就没啥可说了,你叫啥名字?

姑娘说,黄桂英。

韩文德说,杨家将里有个穆桂英,你叫黄桂英,好,我就接受你这个的黄桂英做老婆。

随即韩文德问她现在住在啥地方,谁能替她做主?

黄桂英说,我大妈家就在下面你打鬼子的村子。叫朱家滩,家里还有两个妹妹,我二哥黄世银是我二伯的娃,我住南山半腰,和老娘舅三人住在两间树皮房里。他们生活很苦,我一结婚就不连累他们了。

韩文德问,你回去要不要我送?

黄桂英说,那不用。又问韩文德,你啥时到我大妈家来?哪里只有四家人。韩文德说,明天晚上去见大妈。

黄桂英说,你说话算数?

韩文德说,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绝对算数。

话说完,韩文德向黄老告别,上山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