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崛起——龙腾虎跃 第二部分巨龙受创 第一章偷袭上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7/


第一章偷袭上海

上海,亚洲第一大港,同时也是亚洲第一大军港。这里有中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部,中国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同时这里还驻扎着海军太平洋舰队的精锐力量和海军陆战队的大部分舰艇。

1941年9月3日上午7时50分,上海吴淞港,李海涛上校站在自己的“昆明”号重巡洋舰上,正若有所思,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他对上级把中国海军的精锐在参加完演习后还集中在上海港的做法极为不满。“说实在的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把一国的主要海军力量都集中在一起是个不明智的做法。哎,上级说了,等国防部的官员视察完了就走。这年头,都是外行指挥内行,懂专业的不如懂政治的。看来,这海军是没法呆罗,得尽快脱掉这身军服。”,想到这里,上校看了看自己的军舰,真说到退伍,自己又很不甘心。想自己博士出身,论能力那是全海军公认的,就因为朝中无人,再加上这几年军队地位的降低,混到现在还是个上校。

正当李海涛还沉浸在自己的心事的时候,他却被外面的喧哗声惊醒了,“你们看,果然是有大官要来,不光咱们海军出动了,就连空军也出动了。”李海涛,寻声望去,果然,远处天边黑压压的一片,看这架势至少也有百余架,不对,他们不是自己人,上海周围没有这么多的飞机,再说如果是自己人,他们干嘛对着自己人的军舰俯冲,是……

李海涛,由不得多想,连忙拿起话机对全舰说到,“警报”,话音刚落,便听到了爆炸声,李上校只觉得一震,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7点40分,日军飞机展开成攻击队形。为取得最大的战果,日军制订有两套攻击方案,一是奇袭方案,在中国海军没有戒备时采用,先由鱼雷机攻击,再由轰炸机攻击。二是强攻方案,在中国海军已有准备时采用,先由轰炸机攻击,压制和吸引防空火力,再由鱼雷机攻击。战斗机则不论哪种方案都要抢占有利高度,以夺取制空权。采取何种方案是由空中指挥官临机决定。规定一发信号弹是奇袭,二发信号弹是强攻。渊田见中国海军毫无戒备,决定采取奇袭方案,打出一发信号弹,由于战斗机被云层遮掩,没有看到信号,渊田就再向战斗机打了一发信号弹,这次战斗机看到了,立即爬高抢占有利高度,但却让俯冲轰炸机的长机误为是二发信号弹,采用强攻方案,便加速向机场飞去。

7点49分,渊田下令全体攻击!后座通信员立即拍发攻击命令:突!突!突!

7点53分,渊田见中国海军毫无防备,知道攻击必然成功,便不等战斗打响,就急不可耐地命令拍发胜利密码:托拉!托拉!托拉!意为虎!虎!虎!坐镇“大和”号战列舰的三本五十六在同一时刻收到了此电文。

7点55分,俯冲轰炸机首先从4000米高度向崇明岛机场、虹桥机场进行大角度俯冲投弹,一时间机场上弹片横飞,火光冲天,浓烟四起。鱼雷机此时刚飞到造船厂,就见到机场上冒起的浓烟,领队长机村田少佐不由大吃一惊,他想奇袭方案应由鱼雷机首先攻击,怎么轰炸机先打响了?为了不被浓烟遮住目标,他立即率领鱼雷机队加速抄近路于七时五十七分投入攻击。40架鱼雷机分为两批,一批10架对巡洋舰、驱逐舰实施攻击,另一批30架对“北京”号航空母舰及战列舰进行重点攻击。

7点58分,中国海军布雷舰队司令杨文龙少将最先看到一架飞机俯冲投弹,起先他还以为是飞行员误触投弹按纽的意外事故,再仔细一看,飞机上鲜红的旭日机徽赫然在目,于是意识到是日军空袭,立即下令港内军舰出港规避。几乎同时,张全中校快步奔进港口指挥部,命令控制塔拉响空袭警报,并用口语广播宣布:上海港遭到空袭!这不是演习!随后,中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陈孝杰上将命令将这个惊人的消息用无线电通知太平洋舰队的所有部队。

与此同时,中国军队的零星反击也开始了,一些中国军舰上的高炮开火了。保卫港口的13个高炮连仅有2个连开火,多数高炮连的炮弹还在弹药库,根本来不及投入作战。整个上海港几乎没有有组织的抵抗。

8点5分,渊田率水平轰炸机进入轰炸航线。五机一组,编成单机间距200米的纵队队形,在3000米高度,向战列舰和高炮火力比较集中区域进行轰炸。担任掩护的战斗机见没有中国军机升空,便分为6个编队对6处机场进行了扫射。

中国空军第五十七驱逐机中队的五位飞行员,杨春贵少尉、乔红少尉、周新少尉、詹涛少尉和唐超少尉于8点15分驾驶5架歼7战斗机起飞,这是中国军队第一批升空迎战的飞机,他们与日军十二架飞机展开激战,共击落三架日机。空战中杨春贵少尉座机的三挺机枪中有一挺因连续发射过热卡了膛,乔红的胳臂和大腿都受了伤。他们刚刚降落,杨春贵的机枪还未冷却,乔红也还没接受急救,第二批十五架日机又呼啸而至,两人又立即起飞迎敌。日机在乔红飞机后方抢占了有利位置,正准备攻击,杨春贵见情况紧急迅速急转对准对乔红最具威胁的那架日机,连连开火,日机中弹起火坠毁,乔红因此得救,杨春贵随即转向海上追击另一架日机,就在海岸外八千米处追上它,一阵急促而准确的射击将其击落。这批中国军机在空中奋力迎战,总共击落了7架日机,其中乔红少尉、杨春贵少尉分别击落2架和4架,因此双双荣获优异服役勋章,尤其是杨春贵少尉取得了偷袭上海港中最高战绩,成为上海港第一英雄。中国军队后来又陆续从各机场起飞了25架飞机,但是由于仓促应战,准备不足,协同不好,有的被日机击落,有的被己方高炮击落,没能有效阻止日军的攻击。

8点25分,日军第一波飞机开始返航。渊田则继续留在珍珠港的上空,观察战果并指挥第二波飞机的攻击。在第一波攻击中,日军损失了9架飞机,其中鱼雷机5架,战斗机3架,轰炸机1架。日军第一波的攻击目标主要是中国海军的航空母舰和战列舰。“北京”号航空母舰是一艘老式的小型航空母舰,由于舰上没有带舰载机,而其自身的防空力量有限导致其很快就命中10条鱼雷,其中一条鱼雷在弹药舱爆炸,导致该舰很快就沉没了。战列舰“杭州”号被击中二条鱼雷,后来又被四枚800千克重磅炸弹命中,更致命的是其中一枚炸弹穿透前甲板,在弹药舱爆炸,引发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致使该舰在几分钟里沉没,全舰1000余名官兵无一生还。战列舰“石家庄”号左舷被击中六条鱼雷,尽管损管人员奋力抢救,仍无法控制住左倾,最终倾覆沉没。“石家庄”号上的重量级拳击冠军二等炊事兵陶嘉陵积极救助伤员,后又操作高射机枪猛烈射击日机,正因为他的英勇表现使他荣获紫心勋章,并由继任太平洋舰队总司令的肖华上将亲自授勋。战列舰“南京”号被三条鱼雷分别击中舰桥下方、3号炮塔下方和左舷中部,并有一枚800千克炸弹穿透甲板在舱内爆炸,使得舰首上翘,沉入海底。战列舰“武汉”号接连被三条鱼雷击中左舷,由于该舰水密性较差,爆炸又震开许多水密门,海水汹涌而入,加上舰长不在舰上,无人指挥,所以很快沉没。重巡洋舰“青岛”号虽然只被击中三枚炸弹,但受到外侧“南京”号沉没时的挤压,又被后面相距仅23米的“石家庄”号爆炸的火焰波及,引起上层建筑多处起火,导致重创。战列舰“广州”号被二枚800千克炸弹命中,是所有战列舰中受伤最轻的,也最早修复。战列舰“南宁”号被一条鱼雷击中左舷,幸好不是关键部位,而紧邻的“昆明”号上的熊熊大火,对“南宁”号威胁甚至更甚于日机,于是实际指挥的陈知健海军上校决定起锚出港规避,水手长罗勇勇敢跳入水中游上码头,解开缆绳,使“南宁”号能迅速起航。“南宁”号的突围也就成为第一波空袭中最惊心动魄的战斗,当“南宁”号在没有任何拖船协助下,倒退着离开锚地,成功驶入出港航道,四周军舰爆炸起火,灼热异常,“南宁”号上的炮手不得不抱住炮弹以免其受热爆炸。“南宁”号带着浓烟驶向出港航道,日军牧野三郎大尉指挥的俯冲轰炸机发现了这一情况,牧野决定利用这一机会实施集中攻击,将其击沉,为分散中国军队防空火力,日机从东南、东北两方向同时投入攻击,“南宁”号连中六枚炸弹,伤势严重,陈知健见已无突围可能惟恐军舰在航道上沉没而堵塞航道,立即在附近浅滩抢滩搁浅。

8点40分,日军第二攻击波飞临崇明岛,共有171架,其中81架九九式俯冲轰炸机,54架九七式水平轰炸机,36架零式战斗机。九九式各携一枚250千克爆破弹,九七式各携2枚250千克穿甲弹或是1枚250千克加6枚60千克炸弹。空中总指挥兼水平轰炸机领队长机是“瑞鹤”号飞行长岛崎和重少佐,俯冲轰炸机领队是“苍龙”号飞行长江草隆繁少佐,战斗机领队是进藤三郎大尉。

8点55分,开始第二波攻击。日军战斗机首先对空中的零星中国军机进行攻击,以确保掌握制空权。中国空军王伟少尉、钟强少尉和徐大川少尉跳上3架歼7战斗机从机场强行起飞,结果王伟少尉刚爬入机舱还未开始滑行,就被日机击中,机毁人亡。其余两人尽管起飞升空,很快也被日机击落。第四十六驱逐机中队六位飞行员在黄宜中尉的率领下驾驶歼7II战斗机起飞,他们对正在轰炸一处机场的六架日机发起攻击,日机见有中国军机迎战便仓卒逃走,中国军机猛扑过去,黄宜对领队日机开火,日机立刻冒着浓烟,摇摇晃晃地坠海。万勇少尉紧盯住一架敌机,另一架日机则在他尾后向他开火,万勇座机中弹起火但仍继续射击前面的日机,两架飞机一齐坠落。混战中中方共击落两架日机,杨海少尉福星高照,驾驶着被打出544个弹孔的座机安全落地!这些英勇升空迎战的飞行员后来都获得了优异服役勋章。日机在肃清了空中的中国军机后便转入对地面目标的扫射,水平轰炸机攻击机场,俯冲轰炸机则对有弹幕射出的军舰进行俯冲轰炸,这样就能避免重复攻击已受重创的中国军舰。

空袭开始不久,海军太平洋舰队总医院、上海急救中心便接到救护伤员的紧急电话,二十分钟里,医生和志愿者就已经把担架和医疗器械装上汽车,直奔现场。汽车大队的妇女驾驶着每辆可用的汽车,搭载兵员驰往军港。公路上的情况已是一片混乱,军方车辆、消防车、救护车和几百辆运送官兵奔赴作战岗位的计程车,塞满了公路,喇叭声响彻云霄。汽车大队的女驾驶员表现尤其出色,真可谓巾帼不让须眉。受伤的官兵被紧急送往海军太平洋舰队总医院,院方急召医生参加救护,正巧有五十名医生正在听北京的杨一春博士讲解战时外科手术,立刻赶往医院,投入救护工作。杨一春博士刚示范过一项新医疗仪器,能很快测出人体内金属。那天早晨,这种仪器表现出巨大价值,节省了许多等待冲洗X光底片的宝贵时间。

在海军太平洋舰队总医院,原来在院内治疗休养的病人被送到外面的临时病房,为由担架抬来的受伤人员腾出病床。许多年轻的水兵断臂缺腿,还有几百名被烈焰灼伤。这些年轻人的勇气令人难以置信——病房里满是伤患人员,许多人伤势严重甚至已经奄奄一息,但却是一片静寂,无人呻吟。

在第一攻击波后,中国军队已做好了战斗准备,因此第二波遭到了较为猛烈的高射炮火射击。有20架日机被击落,其中战斗机6架,轰炸机14架。

9点45分,第二波的飞机开始返航。渊田驾机绕上海港低空盘旋一周拍摄了被炸后的情景,才最后一个返航。

11点,医院血库的血浆存量锐减,于澜医生立即广播呼吁献血。半小时内已有600人聚集在医院门外等候献血,医护人员分十二个地点验血、抽血,但仍感人手不足,有的人竟然足足排了七个小时才献上血。

13点,日军第二攻击波的飞机陆续返回航空母舰降落。渊田最后降落,他和第二航母舰队司令山口多闻少将都强烈要求进行第三次攻击。

13点35分,日军第三攻击波起飞,这次是重点打击修造船厂和油库,但是南云认为,攻击已取得了巨大成功,而中国海军还有1艘航空母舰没出现并且此次港内连1艘潜艇也没有,如果突击编队在这一海域逗留时间过长,会遭到攻击,增加不必要的损失,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把这支日本海军的主力舰队安全带回日本。所以他给这次攻击的时间很短,导致第三次攻击并不彻底,只摧毁了储存有4万加仑燃油的油库,而船厂并未遭到彻底破坏。

日军第三攻击波的飞机返回后,南云即下令结束战斗,高速东撤。

后来接替陈孝杰继任中国太平洋舰队司令的肖华上将认为南云限定突击时间和突击范围的做法,没有最大限度利用这一来之不易的绝好机会。山本五十六评价南云是个庸材,说他在指挥时就象小贼入室行窃,开始时志在必得,胆大包天,稍一得手便心虚胆怯急于溜走。由于日军第三次攻击不彻底,而前两次攻击中日军又只重视对军事目标的打击,使得日后中国海军利用造船厂的设备迅速打捞修复了受创的军舰。这是日军在这次偷袭中最大的失误!

历史永远记住了这一刻,1941年9月3日上午7点40分,日本海军出动航空母舰6艘、战列舰4艘、重巡洋舰5艘、轻巡洋舰7艘、驱逐舰12艘、潜艇3艘、油船8艘,共计45艘舰船及423架舰载机,将中国海军的精锐悉数歼灭。

日本海军取得了近乎完美的胜利,他们以损失29架飞机55名飞行员的微小代价取得了击沉中国海军1艘航空母舰、4艘战列舰、3艘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6艘驱逐舰,击伤2艘战列舰、3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同时击毁飞机300架击伤60架的辉煌战果。可以说中国海军几乎已经完全丧失远洋作战能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