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的陈丹青是社会的痛感神经

画家陈丹青在与四川美院师生交流时说,“一方面我希望我的学生好好学习英语、政治,通过考试,另1方面我又抨击现行的教学体制,我现在的人格很分裂”。陈丹青敢于公开承认自己“人格很分裂”,勇气可嘉。因为当今社会上“人格分裂”者,何止陈丹青1人?

我们看到有些专门研究道德的学者,被曝光抄袭剽窃的丑闻,甚至做了嫖娼、“倒卖人口”等常人所不齿的行径。这些“双重人格”的学者不就是“人格分裂”者吗?我们看到有些官员台上高调反腐败,台下积极搞腐败。这不是典型的“人格分裂”者吗?

更可怕的是,种种人格现象在社会上有相当的普遍性。生活中,我们都在责骂贪官、痛恨腐败、怒斥特权,但当我们生活在一个遭遇权力失衡病毒侵蚀的病态环境时,我们又会自觉自愿地加入追逐权力、以权谋私的行列。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超越权力的使用边界,以权谋私,以权获利。就像传染病一样,人人被感染,成为带菌者……

但是,有谁像陈丹青这样,敢于公开承认自己“人格很分裂”?几乎没有。因为大家都麻木了,就像1根根迟钝的神经一样,在社会上蔓延的“人格分裂”的病毒的侵蚀下,失去了反应能力。人的神经是1个系统,其中包括“神经末梢”、“神经中枢”。假如“神经末梢”失去功能,1个人即使活着也只是1个植物人。社会和人一样,也有1个这样的系统,每个人都是这个系统的“神经末梢”,每个人都是“社会不可丧失痛感神经”。当无数“神经末梢”相继都失去反应能力的时候,1个社会也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我们希望,陈丹青所喊出的“我现在的人格很分裂”,能够激起其他“神经末梢”的反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