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七篇 超级较量 第九章 规范行动

yuertou 收藏 26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美国洛衫矶国际机场,一名身穿深蓝色西服的中年亚洲男子走到了验关处。已经是深夜12点过了,换班的海关检查人员也已经工作了4个小时,这时候出关的人并不多,稀稀拉拉的。当然,一般在这个时候到达美国的都是些远道而来的商务人员,毕竟旅行的费用并不便宜,这几年的经济状况又不好,大多数的商务人员在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时,都会选择乘坐晚班客机。

“到美国来做什么?”一个黑人中年妇女接过了亚洲男子递过来的护照,上面已经盖满了很多国家海关的印章,护照看起来也很旧,看来这是个经常外出出差的商人。

“做笔买卖,纯商务的!”亚洲男子似乎没有休息好,如同每个在这个时候出关的人一样显得比较疲惫。

“准备呆多久?”黑人妇女合上了护照,没有什么问题,又开始检查报关申请单了。

“就几天工夫,事做完了就离开,如果允许的话,也许我还会在美国多呆几天,上面申请的一周时间已经足够了!”

黑人妇女点了点头,报关申请没有什么问题。“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报关申请的吗?”

“没有了,纯商务旅行,没带什么东西!”亚洲男子把自己的公文包拿了起来,里面最读就装了一套换洗的衣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恩,好吧,欢迎你来到美国,工作愉快,也玩得愉快!”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黑人妇女就完成了过关的手续,在护照上盖上了印章之后就放行了。

亚洲男子出了机场之后,立即打的进了市区,一个看起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商人进入了美国。当然,他绝对不是什么商人,甚至根本与商人沾不上边。他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特工牛群山,35岁,在国安部已经工作了10多年,出了头两年是干内勤的之外,就一直在外勤部工作,执行的都是一些高难度的行动。可以说,他在这方面有着超过别人的天赋,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才能,不然的话,以一个外勤特工的工作寿命来讲,是很难干上10多年的。

这次,他到美国来正是为了一个重要的任务,他没有与协同他一起工作的同行一起出发,因为他在接到命令的时候正在阿根廷处理一件棘手的事情。一接到命令之后,他立即暂时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卖了张到哥伦比亚的机票,然后再转飞牙买加,2个小时之后再飞往了委内瑞拉,接着去了墨西哥,最后才乘坐飞机到了美国。当然,这一路上的行程变化,足以淹没他以前的出发地了。在任何一个美国海关人员看来,他都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已,是一个常年在外奔波,几乎就没有停过脚的商人。当然,他也没有随身携带任何违禁物品,美国的海关人员即使对他有所怀疑,也不可能扣留他。

汽车进了市区之后,牛群山在一个十字路口边上下了车,然后再步行穿过了两条街区,确认身后没有人跟踪之后,找到了一家非常普通的旅馆。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会,洛衫矶的街头仍然是非常热闹的。这个旅店很普通,也正好与他的身份相符合。让老板开了一个单人房间之后,牛群山好好的睡了一觉。

天一亮,牛群山就起床去接了帐,因为没有别的什么花费,老板还退了他200美元的押金。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多了,大多数都是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虽然现在交通已经非常发达,但是很多人仍然改变不了以往的习惯,总喜欢住得离上班的地方近一点,好一起床就能够在十分钟之内到达办公室。当然,这只是对社会低层的工人而言,在美国,有钱人包括大部分的中产阶级都有自己的单独小别墅的,这就是美国的优势,比起中国来,这些美国人的生活条件确实是非常优越的,当然他们所需要付出的生活费用也比中国的中产阶级多很多了。

洛衫矶的中餐馆非常多,几乎每条街上都有那么一两家。其中真正具有中国风味的并不多,大多数人都是在美国已经生活了好几代的华裔开设的,当然,他们也基本上忘记了祖宗的做菜方法,只是因为张着中国人的面孔,然后打出个中餐馆的牌子来而已,味道确实是不敢恭维,但是那些对东方世界充满了好奇的美国人却认为这些地方卖的都是美味可口的佳肴,毫不吝啬自己包里的美金,纷纷到这些地方来吃早饭!

这世界真的是变了!牛群山在看到这些中餐馆的生意特别红火,就连包子馒头这些中国家庭都不怎么爱吃的东西都卖得特别好的时候,心里也不住的感慨。他记得,在他小的时候,很多中国人就已经开始抵制西餐以及西方的快餐了,因为那些东西确实没有多少营养,不但大人很少吃,就连孩子都不应该多吃。但是,现在中餐却卖到了全世界,就连在美国这里都卖得这么红火,看来这个世界的中心确实在转移了,大概美国人也以能够在高级的中餐馆请客人吃一顿大餐而感到荣幸吧!

按照记忆中的线路,牛群山很快就穿过了几条街区,还顺边在路上买了一份报纸。没有什么大的新闻,关于中国与俄罗斯停战谈判的新闻甚至被这里的地区报纸放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上。美国人还什么有变,至少在他们的高层人物的思想中,美国仍然是世界的中心,他们仍然只关心自己的事情,而从来不关心其他地区的热点问题,就如同半个多世纪以前一样,美国人仍然很骄傲。但是,世界确实已经变化了,世界的中心正在向东方转移,如果所有美国人都能够到中国去看一下的话,他们肯定会惊奇中国的巨大变化,同时感受到那种东方文明带来的巨大冲击!

“欢迎光临,请问有几位?”门房的中文说得很别扭,让人听起来洋不洋,土不土的,而且还尽力想改掉其口音,模仿普通话,但是如果让中国游客听见的话,肯定会对其普通话的水平打个零分。

“就一个!”牛群山收起了报纸,跟在门房的后面走到了一个靠墙角的位置上,很快服务员就给他倒好了一杯味道浓烈得有点让人觉得是假冒产品的老鹰茶。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接着,一本厚厚的菜单就放到了牛群山的面前。

牛群山根本就没有翻菜单,而是直接说到:“来一份番茄炒牛肉,另外还要一份黄瓜皮蛋瘦肉粥!”

年轻的女服务员一愣,她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中国人了。“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这两道菜!”

“没有?这都没有,还开中餐馆?去把你们老板叫来,需要我来教你们做这两道菜吗?”

服务员最害怕的就是遇到这样不讲道理的客人,当然她的职责告诉她,客人就是上帝,而上帝的要求是不能够违背的,所以她赶紧转身去叫老板,却发现老板已经朝这边走过来了,因为开始那人的声音确实是很大,把在柜台后面的老板都惊动了。

“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们这里的厨师现在还不会做这两道菜,但是你放心,只要你有需要,我们会赶紧学习的,当你下次来到的时候,我们肯定会给你做上这两道菜的!”

牛群山点了点头,暗语已经对上了。“好了,那我就换两个菜吧,随便什么就好,做你们最拿手的。另外,我今天要请一批客人吃饭,不知道老板这里有没有包间?”

“有,当然有,不知道先生有几位客人要来?”

“五六个吧,反正人不少,都是生意上的朋友,我们要谈一笔大买卖,想在你这里借个地方,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可以,贵客愿意光临,我们当然欢迎!”老板皱了下眉头,“那么,先生是现在点菜,还是等到客人来了才点菜呢?”

“主菜还是等客人来点吧,但是有几道菜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牛群山说着,就在菜单上写出了几道菜的名字来,顺手递给了老板。

老板看了一眼,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来有些菜他们是做不出来的了。“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有几道菜我们确实是做不出来,这样吧,需要我帮你到别的饭馆问一下吗?”

“这就暂时不需要了,还是等中午客人来了的时候,我们才决定吧,你尽力安排,我可不能让我的客人失望!”牛群山也皱了下眉头,这话中间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好吧,那我尽力安排!”老板点了点头,就退了下去,他已经顺手把牛群山给他的菜单放到了上衣的包里面。

这是一家中国在美国的卧底特工开的饭店,中餐馆遍布全世界,以这种身份做掩护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当然,这种在美国的卧底特工并不少,几乎每个城市都有那么几个,他们相互之间的了解是非常少的,这主要是防止一个人暴露之后危及到别的人。而牛群山开出的那些菜其实都是别有含义的,每种菜对应了一种特工在执行任务时所需要的装备。另外,牛群山要邀请的自然不是客人了,而是来给马上就要到达的同伴们做好准备。

吃完了这份并不算是丰盛,也不怎么可口的早饭之后,牛群山离开了参观,他上午还需要去执行任务的地点周围查看一下情况。大队人马应该在12点左右到,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安排上午的工作。

11点50,牛群山准时的回到饭馆,老板马上就告诉他那几道菜已经准备好了,还有哪几道菜暂时没有办法安排,征求牛群山的意见。

没办法搞到的都不是必须的装备,牛群山也没有太在意,反正要不要都对行动没有多大的影响,也就不要这些卧底特工去冒险了,毕竟要培养一个卧底特工是相当困难的,所花费的时间也非常多,一名合格的卧底特工至少先要在敌对国家境内潜伏5年以上,然后才可以开始执行任务。而且,很多卧底特工在执行了一次重要的任务之后,都会被召唤回国,或者在当地潜伏一段时间,然后再一个新的身份出现。所以,这些卧底特工的价值是非常高的,没有必要,一般都不会动用他们,当然,这次的行动是非常有必要的。

因为行动太过于重要,不容许失败,所以从一开始,就着重考虑了安全性,这些到达美国执行任务的特工都是空手而来的,而且采取了正当的入境方法,并且有着完善的身份掩饰。所以,他们执行任务的设备都需要由当地的卧底特工提供,另外在撤退线路上也需要由卧底特工来安排。本着尽量节约的原则,负责国安部这方面行动的牛群山不准备过多的动用当地的卧底特工,能够尽量减少损失,对国家也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吧!

12点过5分,5名亚洲男子在服务小姐的带领下走进了包间。牛群山认识这5个人,全是国安部最优秀的外勤特工,这让牛群山有点惊讶,因为他们6人很少一起执行任务,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只有过一次是他们6人一起执行任务的,当时要对付的是一个日本残余份子组织的一个恐怖集团,这个日本残余份子恐怖集团搞到了两枚核武器,准备在中国的城市引爆,他们六人的联合行动成功了,而且还彻底的瓦解了这个日本恐怖组织。可见,只有最关键的任务,才会让他们六人一起出马,看来这次的行动确实是非常重要。

“先生,你们的客人到齐了吗?”服务员是个华裔年轻女子,中文虽然不是很标准,但是比起门房来要好很多了。

“到齐了,可以上菜了!”牛群山点了点头,“另外,帮我们拿几瓶五粮液来,另外让你们的老板过来一下,我还有几件事情要吩咐他去做!”

“请稍等!”女服务员点了点头,赶紧离开了。

不一会,老板,也就是这里唯一的一名卧底特工亲自提着两瓶五粮液走了进来。“先生,你们的菜马上就上来,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什么大事,那几道菜搞好了吗?”牛群山使了个眼色,接着告诉了才到的5个人这几道菜的名字。

“正在想办法,但是我们的厨师确实不会做,需要我们到别的餐馆去帮你们问一下吗?”

“没必要了,我看这几道菜也没有什么好吃的,要不要无所谓!”说话的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人,他是国安部的008号特工,比牛群山进国安部还要早几年,已经快40岁了,如果不是在5年前的一次任务中他失手致使一名战友牺牲的话,恐怕他现在已经是高级情报官员了,至少能够在驻外使馆中谋求到一个情报官员的位置,安慰的度过下半生。当然,这也是外勤特工最好的结局。但是,现在看来,他恐怕还要再在前线奋斗几年,才能够退役。

另外一名特工接过了菜单,皱了下眉头,指着菜单上的一道菜说到:“老板,你们就做不出这红烧狮子头吗?也不知道美国的中餐馆能够做出个什么味道来!”

不但牛群山一惊,连老板都有点吃惊了,这红烧狮子头可不是简单的东西,是一种大威力的炸弹,一般在特工的行动中很少使用,而现在有人提出要用这东西,恐怕不好搞到手。谁都知道,美国在遭受了几次欧洲特工搞的爆炸案之后,已经加强了对国内安全的管理,不但各种爆炸物很难搞到手,就算是普通的连发枪械都要想办法在黑市上去买,一般的商店已经不卖了。

“这个我已经问过别的店了,他们也做不出来,如果客人坚持需要的话,那我只有努力的让厨师想办法做,但是味道怎么样就难说了,而且这几天肯定是吃不上,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下次到我们这里来的时候,我想办法给你们做这道菜!”

“过几天?我们只有一周的出差时间,要几天才能够做好?”开始说话的那名特工又问了起来,他很年轻,在国安部的编号是013,他只有25岁左右的样子,干外勤没有几年,但是成绩很丰富,最让人惊讶的是,在三年前,他成功的打入了美国在哥伦比亚设立的一个反政府军的内部,搞到了大量的情报,最后还干掉了几个美国派来的教官。当时这事轰动一时,搞得美国在哥伦比亚问题上下不了台,因为这个组织早就被定性为恐怖组织了。

“就两三天吧,我们这会抓紧时间的,希望到时候能够让贵客满意!”老板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来,他虽然不知道这些特工的身份与能力,但是看他们现在这么大的胃口,恐怕这次的行动不小啊,那么在行动完成之后,他就要离开这里,至少需要到藏身地去躲个两三年了。

接下来,另外三人都分别提出了自己的需要,让这个老板有点接应不暇了,这些人全是狮子大开口,要的东西都是非常难搞到手的,但是这位卧底特工已经在昨天接到了命令,必须尽量满足这些人的需要,所以他也不好拒绝,就算是豁出去了,他也要想办法将这些东西搞到手!

等到菜都上齐了之后,6人关上了门,连服务员都赶了出去,接着牛群山找到了设在桌面下的一个声波干扰器,接着就开始与大家商量这次行动的事情。2个小时之后,6人离开了餐馆,在门边分手之后,牛群山另外找了家旅馆开了房间。

当天晚上,六人到了集合地点,拿到了自己需要的防身武器,而别的装备都需要在几天之后才能够搞到手。当然,这几天的时间他们也不会闲着。因为这次任务是紧急部署的,所以为他们提供的情报都非常的有限,很多情报都需要他们自己搞。当然,最重要的情报就是目标的行动规律,以及目标附近的环境。在掌握了这些情报之后,他们才有可能计划具体的行动,并且决定行动之后的撤退路线。而这都需要时间,至少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够准确的掌握目标的行动规律!

这次,牛群山他们的目标有3个,每两人对付一个。一个是欧洲驻洛衫矶领事馆的一等秘书霍华德,他的身份是欧洲领事馆的情报官员,也就是合法的在美特工。而他的真实身份是欧洲在美国西部地区的情报总负责人,前面欧洲在美国策划的数次报复性爆炸行动都是他直接指挥与制订的,可以说他是一位非常关键的人物,但是因为他有正规的外交身份,所以美国一直拿他没有办法。根据牛群山他们获得的情报,此人一直在美国的反情报系统的监视之下,24小时都在监视之内。但是美国的反情报机构却一直没有找到此人的一点漏洞,甚至没有发现他随地吐痰,乱扔垃圾之内的举动,不然的话,就已经把他驱逐出境了。

第二个目标是一个欧洲商人,此人的底细连美国反情报部门都没有摸清楚,虽然通过多种手段,美国已经在怀疑此人是欧洲派到美国的一个卧底特工,他用自己的财力支持那些在美国行动的欧洲特工,并且帮他们搞武器弹药。但是,美国人还没有掌握到足够的证据。而在一年多前,中国情报部门在对欧洲情报中心数据库的一次袭击中,无意中搞到了一点资料,这其中就包括此人的资料。他确实是欧洲在美国的卧底特工,但是他有没有帮助那些在美国行动的欧洲特工,就不大清楚了。

第三个目标是一名在正在美国教学访问的欧洲物理学教授。当然,此人与欧美现在的恐怖战争完全没有关系,而且此人一直反对这种国家之间的恐怖袭击行动。当然,袭击他就完全是为了造成政治压力,彻底搞坏欧美的关系。此人在欧洲科学界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其在15年前就提出来一套聚变核装置小型化的方法,并且很快就投入了实用,产生了巨大的社会与军事价值。而在5年前,他提出的一套新的物理理论已经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因为这是一套完全与相对论还有量子理论不一样的物理理论,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划时代的理论,但是在等到实验证明之前,该理论的正确性一直受到了怀疑。即使是在全球物理学界,他的地位与中国的赵瞬星,美国的罗德里克斯,还有俄罗斯的巴诺斯基并称为当今世界上四大物理理论学家。从这点上来看,如果在美国的领土上干掉他的话,所产生的影响肯定不会很小!

三天之后,6人再度在那家中餐馆碰头,大家交流一下情况,目标周围的环境已经摸熟了,但是一,二号目标的行踪还没有完全确定,这两人都是情报人员,所以他们的行踪很不确定,至少还需要3天才能够搞清楚他们的具体行踪规律。

“教授过2天就要离开美国了,我们也许要提前行动!”牛群山负责的是三号目标,这对他产生了一定的心理压力,因为对一名特工来说,干掉对方的特工以及情报人员,他不会有一种负罪感,但是他要对付的是一名科学家,而且是对整个人类都做出了巨大贡献的老人。但是,他的心肠早已经在十多年的外勤生涯中练得很坚硬了,根本就不会有一丝多的私人感情,他活着,就是为了执行这样的任务,这些其他人无法完成的任务!

“但是,我们需要至少3天时间,才能够掌握一号目标的情况,如果提前行动的话,不能够保证成功!”

“我们的情况也差不多,这个商人明显是一个搞情报出身的,我们不可能提前行动!”

“另外,国内已经发来了消息,必须要我们在第七天才动手,我们还必须与军情局的同志配合,如果我们提前行动的话,只会打乱整个计划,导致行动完全失败,所以我们只能够等到第七天才动手!”

“那就只有想办法让教授延迟几天才回国了!”与牛群山一组的是一名叫王德才的年轻特工,他干外勤只有4年,是这6人中经验最少的一个,当然这4年中,他的成绩很突出,几次大胆的行动也只有他这种年轻人才干得出来,这让他在国安部内是名声大噪,当然,这也为他赢得了相应的地位。

“这个我们好好考虑一下,还是由我们两人负责吧!”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牛群山没有别的主意。“另外,我们的装备将在明天搞到,这里的卧底效率还不错,虽然有的设备大家可能不大熟悉,但是大部分的装备我们都能够掌握。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大家还是组织一次训练,抓紧这几天的时间,先熟悉装备!”

“这个没问题,我来安排吧,找个郊外的地方,就应该可以了!”立即有人接下了这个任务。

当然,需要6人在一起协商的事情并不是很多,最后决定等到三天之后再碰一次头,然后决定行动的具体事情。

两天之后,一架由洛衫矶起飞的班机在起飞之后半个小时爆炸,机上乘客无一幸免。这事立即在美国国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所有的矛头头指向了美国,虽然美国的情报与安全机构还没有查明真相,但是在民间,所有的矛头都已经对准了欧洲,一场舆论大战立即开始了。当然,安全的事情是马虎不得的,美国空警立即决定暂时封锁所有由洛衫玑起飞的航班,对所有的飞机进行彻底的检查,以保证航班的安全。而那天,欧洲的那名物理学教授也没有能够离开洛衫矶,因为他回国的航班被扣留了下来。

在牛群山他们到达了美国之后的第6天,他们终于摸清了头两号目标的行踪规律,并且通过安置在对方身边的监视系统搞清楚了对方第二天的行程安排。当天晚上,这些已经领到了行动所需要武器装备的特工进行了最后一次集中,商讨了第二天的行动,并且接收了国内的最后一次指示。

按照正常的程序,在今天晚上与国内交换了信息之后,他们这帮特工就只保留最后一条与国内联系的渠道,而不再对行动做任何的修改了。当然,这也是与军情局的特工小组的最后一次协调行动,主要的工作就是两个部门的特工必须在同一时间内展开行动,其时间差不得超过10分钟。

撤退的工作已经安排了下去,每个小组在完成了任务之后都将单独撤退,当然,他们都有足够的撤退路线,提供多重保证。另外,所有的情报都已经到位,武器装备也经过了实验,目标情况已经在掌握之中了。

“好了,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碰头,如果大家运气好的话,就到‘灰楼’再见面吧!”牛群山把自己需要的装备甩到了汽车的后备箱里面。因为国安部总部的大楼是刷成灰色的,所以大家一般这么称呼自己的总部。

三辆轿车先后离开了集合地点。牛群山并没有感到有多大的压力,负责为他们提供后勤保障的卧底特工已经在当天下午撤到了藏身点,即这些特工所说的“老巢:去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虽然在这次的行动中他只负责为这些外勤特工提供武器装备,危险性应该不是很大,但是这次行动对安全与保密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他必须要隐藏起来,度过了危险期之后才出来。而牛群山他们这一组有3条撤退路线,他们两人也都有完善的掩护身份,即使按照正常的撤退计划,在完成任务之后,他们也能够撤出美国。

牛群山没有开车,他拿出了两张机票来,这是他自己去买的,也是他为自己装备的第四条撤退线路,从顺序上来讲,这是他们的第一条撤退线路,他把一张机票丢到了旁边正在开车的王德才身上。“收好吧,如果我们能够在10分钟内完成任务,那么就通过这个渠道撤退,机票是上午8点30分的,去墨西哥城,我们在那边的人会来接应的。如果反应太大,而且时间不允许的话,那这张机票就作废了!“

王德才点了点头,收好了机票,此时天边已经露出鱼肚白了,离天亮最多还有半个小时,距离他们行动的时间也只有1个半小时不到了!

8月22日,一个很普通的时间,但是这一天,被很多美国人与欧洲人都铭记在心。这一天中,欧洲在美国的三个大人物遭到了暗杀,同时,美国政府与情报机构的四个大人物也遭到了暗杀。

没有人站出来为这件事情负责,但是欧美双方很快就把目标对准了对方,因为欧美间的恐怖战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而这些人物中,出了个别的之外,都是对方想要去之而后快的情报机构的大人物。正因为这一天中发生的7起暗杀事件,彻底的改变了欧美之间的关系,也彻底的破坏了两个国家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了沟通与信任机制。这场欧美的恐怖战争不可避免的扩大了!

当天晚上,鲁毅在收到了关于这次行动的最后的消息之后,只是朝秘书小张笑了一下,就让他先下班回去了。接着,鲁毅与国安部长与军情局长各通了一次电话之后,才拿上外套离开了办公室。

这个晚上他觉得很轻松,整次行动都很顺利,美国的安全与反情报机构虽然动作很迅速,但是他们并没有找到一点线索,甚至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欧洲人发动的行动,还是别的人有意识的要嫁祸。当然参加行动的10多名特工都已经安全的踏上了返回的路程,而负责策应他们行动的卧底特工也都到了藏身地,等到气氛稍微平静一点才重新出来。

与俄罗斯的谈判已经全面开始了,在中国改变了谈判的策略之后,俄罗斯被迫接受,但是谈判并不顺利,不知道这次行动会对谈判产生多大的影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