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76节 虎跃作战-之 决战 八

不笑生 收藏 0 13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76节 虎跃作战-之 决战 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长官,长官”戴之俊摇醒沉沉昏睡沉沉的黄固。

“呃,不该我值班,参谋长值班,有事找他。”迷迷糊糊的黄固嘟哝着。

“醒醒,老兄,醒醒……长官清军进攻了!”把黄固怎么摇都摇不醒的戴之俊在他的耳边大声喊道。

“什么,清军进攻……他们在哪里进攻……”黄固闭着眼睛,手四处摸索着自己的军装。

“据侦察,清军已进至樟树附近,据你规定开战条件已经达到。”

“呃!这些家伙来得不慢啊!”

“可不是,他们已经接近樟树以西的地区,全军二十万除了近三万骑后分驻新余、宜春等地,其余十几万军队全部到达。看来南昌的空城计唱成了!”

“呃,告诉南昌的辎重部队给他们三天时间,把南昌给我搬成空城,百姓不要那么多,按司令的办法官府的财产另外就是匠人和女人全都给我搬走。”

戴之俊顺手递给他毛巾道:“可是人手不足啊,就算他们不吃不睡距抚州可有近百公里路呢!

“没办法,只能给他们这么多时间,顶多让他们搬到抚州之后休息一个班次,不然怎么办,一周之后李元度就会率军回来的。”

“要不说咱们给的时间有些仓促。”戴之俊有些为难得说。

“这样罢,让他们就地买些大车,还有那些随军的商人,告诉他们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让他们运可能更快些。”

“嗯,这倒是个办法!戴之俊有些无奈的点点头,作为读书人出身的他对于商人多少有些不待见,只是神州城就是建立在一个发达的商业社会之上,不待见也由他不得罢了。

“好了,咱们还是别管这闲事了,拿来作战命令,我们再看一眼,看看布置上还有什么疏漏,如果没有这就下发执行。”

“是”戴之俊爽快得就了一声,做为一个参谋,自己的计划马上要进行,哪个没有一点激动,另外就是还有一点担心现在看一遍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

“作战大纲如下:

一、刘国轩部加强一个炮兵连加强配属两个游骑兵营,于抚州城建立坚固阵地。

二、以主力与敌在樟树附近接战,力图诱敌向北至横岗附近步兵预设阵地前大量杀伤。

三、” 王德仁部于9月22前向宜春新余展开攻击,力图击败敌军断敌之粮道,如不能击败则进行扰乱作战,力图遮断敌运输通道。

四、主力部队完成任务之后,隐蔽向北急进,再沿赣江南下,切断敌军退路,聚歼敌军于樟树抚州之间的狭小地域之中。

黄固再看了一眼大纲,心征询的目光瞧向戴之俊。

戴之俊重重点点头,把计划的大纲及一厚本子交给黄固。“可以了,就是这样。”

“哦,另外还有一件事,明天开打之后,你是不是留在抚州这边?这边……嘿嘿……这边不是也需要个人盯着。”

戴之俊摇摇头“少来,明天起这指挥车我呆定了,要不你成天到处跑得不见踪影,得有多少事要在这里处理,你当少了我地球还转得起来!”

“嘿,早些睡吧,别熬得太晩了,当你那身子骨可以和我比?”谁知戴之俊压根没理他,而是趴在地图之上,细细察看起来。

黄固知道,每当戴之俊这个德性的时候,就是又陷入到那个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里去,什么事也打扰不了他,他只摇摇头,低声骂了句:“真他妈是个书呆子。”自顾自踏出门,大战在际他得到战车各团的战车部队转上一圈,不要到了紧要关头这些家伙掉链子。

如同水银一样洒在大地上的,江西的秋天的月亮。它照着赣江,照着这边在战车之上忙上忙下的神州军的士兵们,关键的地方上了油,也备足了弩箭和火箭弹,做完了这些就可以背着人偷偷拿出自己的小酒壶呷上一口或是吸上一袋烟,再看看当天的“神州真理报”。然后,约两三个好友,坐在一起拆开枪械。这,这是什么,这是老婆,司令就是这么说的!每次大战以前更加要好好爱惜一番。当然老兵们也拿这话教育新兵,不知为什么,这句话一直在神州军中传了好多年,最后大家竟然忘了是谁第一个说起得。

相对而言,神州军的游骑兵们要好得多。在这大战的前夜,他们只需要检查好自己的自行车,然后擦好枪,剩下的时间里就是躺在床上看看报纸,好好休息以应付明天的大战,因为战车兵明天路上可以补觉所以今夜执勤是他们的事。

同样水银一样的月光也洒在清军的营地之中,一个个关宁的汉子,坐在火堆旁嬉戏着。火上烧着的晚饭飘着一股子淡淡的香味把自己的刀枪磨得亮得的,六眼铳也给它灌点酒明个上了阵定然不孬。他们不似神州军的士兵们各个都识字,他们喝酒喝得高兴了,围着火堆大笑大闹,或是扭作一团角力一番。

骑兵们在喂他们的马儿了,这是朝夕相伴的兄弟,如果没有它的拼死效力的话,明天自己可能就是倒在一堆污血之中的尸体。粗糙的手掌抚过马儿长长的鬃毛,看着它们忽闪的眼睛,骑兵冲他善意的笑笑,马儿也轻轻打着响鼻回应着,骑兵更高兴了,俯在马儿的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马儿摇着头似乎是笑了。这不禁引人遐思,它在高兴什么呢!是主人说了什么让它感到好笑的话吗?

不过,这时我们发现一个使人有些惊奇的事情,他们说得全都是东北话,是的在月亮照耀的这一片大地的两个不同阵营的人们,他们源于同一个祖先的同一滴骨血,可是命运这个令人不能捉摸的东西迫使他们明天就要厮杀,这是一件多么悲惨的事实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