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七篇 超级较量 第八章 再度开始

yuertou 收藏 22 4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七篇 超级较量 第八章 再度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持续了一周的炮战,让双方都损失不小,当然损失最为惨重的还是俄罗斯,最终,俄罗斯也认识到了通过战争的压力是无法使中国屈服,反而只能够使自己屈服的事实。既然打不能让中国让步,反而让中国更强硬,那就停止战争,双方还是继续谈判吧!

8月15日下午,在美欧等国家的撮合下,中俄双方的谈判代表再度来到了鞑靼斯克的谈判场,双方在经过了简短的磋商之后,决定继续恢复谈判,并且在当天晚上就完成了恢复谈判的准备工作,决定于第二天就开始新一轮的谈判!

中国谈判团的领队还是李禹民,除了增加了两位经济学专家作为谈判代表的助手之外,谈判团的成员没变,而这已经意味着中国的谈判方针没有变,因为按照一般的规矩,如果中国的谈判方针出现了巨大变化的话,那么肯定会更换谈判团成员的。俄罗斯的谈判团组成就变化了很多,出了团长米诺舍维奇没有换之外,其余的人员换了一大半。与上次不一样,这次俄罗斯谈判团成员的年纪都偏大。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即俄罗斯的谈判方针已经转变到了务实上来,而不再与中国进行针锋相对的争夺了!

在第二天的谈判上,李禹民一上来就提出了这次谈判的核心内容,既首先解决战争赔款问题,但是俄罗斯方面却要求先就领土争端问题,即战争双方控制的地区问题进行谈判。当然,双方的分歧仍然很大,就在这个到底先谈什么的问题上的分析都这么严重,就可想双方在细节问题上还有多大的分歧了。光是为这事,双方谈判代表团就整整闹了一天,最后欧美出面进行调停,让双方各让了一步,即先解决三大问题中的另外一个问题,先谈战俘的处理问题!

“关于战俘的问题,我们一直坚持平等的原则,即使要在停战协议正式达成之前交换战俘,也只能够对等交换,当然,当我们双方达成了停战协议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考虑用别的办法来解决战俘问题!”李禹民一上来就下确定了这个问题的基调,同时也给俄罗斯方面下了个诱饵。

“我方也照样坚持平等交换战俘的原则,所以我们希望双方同时归还对方的所有战俘,一次性解决战俘问题!”米诺舍维奇肯定在这一周时间中了解到了不少的东西,这次一上来就显得信心十足的样子。

“米诺舍维奇先生,你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大现实呢?”李禹民根本就没有做出让步,“现在,我们手里有40多万战俘,而贵国手中的我军官兵的数量不会超过5000人吧!以5000来换40万,即1比80的比例,难道贵国真的认为自己的官兵这么不值钱,80个人才能够抵得上我们的一个战士吗?”

俄谈判团团长被哽了一下,这明显是在贬低俄军官兵的生命价值,但是他的脸色并没有变化。“李先生,你这话也有问题,既然战俘问题是一个整体问题,我们同意释放所有贵国被俘的官兵,那你们也应该释放我们的所有官兵,这才算是平等的交换!”

“虽然我有点搞不懂你们这套理论是怎么来的,但是战俘问题本身就不是一个整体问题,米诺舍维奇先生,那我们要不要将占领区内的平民也算进去呢?”李禹民根本就没有让步,“战俘即是一个整体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分散的问题。按照平等原则,我们应该在数量上进行对等交换,而多余的部分,我们应该按照以往的国际惯例,进行赎买。当然,如果贵国手里有多余的战俘,那么我们也很乐意将他们都赎回来!”

谈判到了这个地步,自然已经没有多少谈下去的余地了,双方都是寸步不让。上午的谈判就这么草草的结束了。中午休息的时候,李禹民跟国内通了一次电话,说明了现在遇到的情况。当然,他的强硬主张获得了包括总理与元首在内的绝大多数人的赞同,并且要他仍然在这个问题上不要松口,除非俄罗斯肯把战俘与别的问题联系起来谈判,才应该以战俘问题为代价,在别的地方获取相应的利益!

谈判团的成员在吃午饭的时候,鲁毅却已经吃过午饭坐到了国家元首的办公室内。李佩霖正在处理上午的公务,因为谈判那边出现的问题,已经让他耽搁了很多时间。

“真不好意思,让鲁将军久等了!”李佩霖把最后一份批阅好的文件交给了秘书,这才放下了笔,“今天的事情有点多,所以时间安排得很紧张。鲁将军你已经交接到了谈判那边的情况了吧?俄罗斯这次虽然同意继续谈判,但是他们的态度仍然非常强硬,难道他们还没有被打痛吗?”

鲁毅摇了摇头。“主席,问题不是这么简单的,如果俄罗斯没有得到别的国家的暗中支持的话,他还会有这么强硬吗?现在还仅仅是一个战俘的问题,俄罗斯的强硬态度就超过了我们的想象,而等下来在别的方面的谈判中,他们会不会更嚣张呢?所以,这不仅仅是俄罗斯一个国家的问题,以他们在战场上次的亏,如果没有获得了别人的支持,恐怕早就答应了我们的所有条件,与我们签署停战协议了!”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搞鬼?”李佩霖咬了咬牙,不用任何人提示,他都知道是谁在幕后支持俄罗斯了。

“肯定是这样的,前几天的战斗中,我们已经发现俄军在使用欧制火炮了!”鲁毅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叠照片来,“这些都是最高机密的照片,是我们的侦察卫星从太空拍摄的图片,相当清晰,甚至能够辨认出照片上那些火炮的型号。我们的技术人员已经将其与目标样本进行过对比,其与欧洲现在的主力远程火炮的型号符合率在95%以上,几乎可以肯定这些火炮就是欧洲人制造的。另外,我们也在战场上搜集到了一些炮弹但弹体,经过化验已经确认这些炮弹都是欧洲生产的!”

李佩霖看着照片没有说话,卫星照片的清晰度确实不错,几个低角度拍摄的照片上甚至能够看出火炮上的编号。毫无疑问,这肯定是欧洲人生产的火炮!

“另外,根据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在过去20年中,欧洲没有向俄罗斯出口过任何的武器,而这些火炮都是重装备,俄罗斯不可能从黑市上搞到这么多,还有大量的炮弹也不可能从别的渠道获得,这些所有的证据都说明了一个问题,欧洲正在向俄罗斯提供大量的武器弹药!”

“看来,欧洲人是惟恐天下不乱了,他们肯定想我们与俄罗斯再干一场,最好是让我们把俄罗斯给灭掉吧!”李佩霖放下了照片。

“事情也许不完全是这个样子的。”鲁毅把照片小心的收了起来,接着把烟掏了出来,先给了主席一根之后,自己才点上。“欧洲人肯定也与我们有同样的担心,即过早的与我们接触,产生直接的对抗,而这对欧洲是有害无益的。现在欧洲与美国的矛盾还在深温,根据我们在欧洲内部的情报网络提供的情报,欧洲正在策划一次大的报复行动,他们要在美国国内大动手脚了。而在欧美关系没有出现转折之前,欧洲如果与我们过早接触的话,只会增加他们的防务压力,因为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讲,我们与欧洲的政治地理条件都没有美国好。而一个疲弱的俄罗斯却对欧洲没有多大的威胁。不管是从安全,还是从政治上来看,欧洲都情愿有一个疲惫的邻居,而不是一个比他还要强大的邻居!”

“那么,欧洲向俄罗斯提供这么多重型武器是为了什么?难道他们想让俄罗斯惹怒我们,让这场战争变得不可收拾吗?”

“自然不是这样的,即使有欧洲的支持,俄罗斯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当然,如果欧美联合支持俄罗斯的话,那么情况就另当别论了。只是,以现在欧美的情况,除非他们肯放下争执,抛弃前嫌,联手来对付我们,不然的话,俄罗斯永远不可能站起来!”鲁毅弹了弹烟灰,“欧洲现在的行为其实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即担心我们严重的削弱俄罗斯,让俄罗斯永远失去世界大国的地位,甚至变成我们的附庸国,到时候,就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我们的力量西进了。而在这一情况之下,欧洲的本土就在我们的威胁之下,他们的战略安全问题成为了首要问题。所以,现在欧洲自然会支持俄罗斯,他们这么做,无疑只是想让俄罗斯在战斗中多捞点分,让他少输一点,至少还能够保持抵抗我们进攻的力量而已!”

李佩霖点了点头,他已经明白了鲁毅的意思,但是看他的表情,却没有完全放心。“以你的意思,那美国如果也在支持俄罗斯的话,就将导致战争的扩大了。而从多个方面来讲,美国也不可能看着俄罗斯就这么衰弱下去吧!”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其实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美国的态度,如果美国肯与欧洲合作向俄罗斯提供支持的话,那问题就更复杂了!”鲁毅微微的点了下头,他正要说到这里。“美国的态度到现在都是非常模糊的,但是我们已经感觉到他正在向俄罗斯提供情报方面的支援。当然,这些都是在暗中做的,而且这种支援的力度不是很大。可以说现在美国还在犹豫,他们也有点摸不准我们的态度!”

“美国的这总态度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与欧洲是他的头两号敌人,而俄罗斯几乎没有对美国构成威胁,俄罗斯的那点点世界影响力也远远不足以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威胁。所以,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对美国是有利的,至少让我们与欧洲必须要分出一部分力量来对付这头北极熊。所以,美国大概也不愿意看到我们在这场谈判中过分的压制俄罗斯,而削弱俄罗斯的力量吧。美国以此向俄罗斯提供一点点援助,我看是情理中的事情!”

“如果美国仅仅是向俄罗斯提供一点点帮助的话,这事情就简单了,但是我们必须要留意美国的行动,如果美国的这点情报上的支持变成了战争上的支持的话,那问题就更加的复杂了!”鲁毅思考了一下,坐直了身体,把烟也灭掉了,“主席,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谈判的策略上多考虑一下,不要把俄罗斯逼得太急了?”

李佩霖闭上了眼睛,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这种国际列强的干预曾经让中国吃了不少的苦头。比如在日本问题上,本来在前两次对日战争结束之后,中国都有机会一举消灭掉日本,永远的解决这个东方邻居的威胁。但是,就是国际上各种力量的干预,最终让中国与日本打了第三次大规模的战争,一场对日全面战争让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果不是最后顶着国际压力彻底的解决了日本问题的话,恐怕现在打的就是第四次对日战争了!而现在,明明可以通过战争的胜利将俄罗斯削弱到在未来几十年内都不可能对国家构成威胁的程度,但是在国际干预面前,中国一个国家的力量确实显得太弱小了一点,在这种形势下,就算再不情愿,也要考虑让步的问题了。

“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得仔细考虑一下!”李佩霖睁开了眼睛,“虽然从我们的角度来讲,这是一次解决北方威胁的最好机会,而我们的战略目的也是要使俄罗斯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再也无法对我们构成威胁。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太多的人不愿意看到我们独霸东方啊!”

“主席,有的时候适当的让步,也能够换来更实际的利益!”大将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李佩霖的表情变化。他知道,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李佩霖受到的压力比他们这些普通的军人要大得多。而且,国家最高领导人需要从很多方面来考虑问题,而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战略的需要,如果采取迂回的办法,也许还更容易达到目的。

“鲁将军,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做出巨大的让步?”

“让步是要,但是我们也应该有分寸,而不是俄罗斯需要多少我们就让步多少,不然这场战争就白打了,而我们阵亡的数万将士的生命就显得毫无意义了!”鲁毅摇了摇头,“首先,我们需要搞清楚俄罗斯最关心的是什么。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俄罗斯对三大谈判问题都很顾忌,但是按照俄罗斯的实际需要来看,他们首相需要解决的是战争赔款上的压力。这场战争的规模不小,如果按照以往的惯例,俄罗斯需要付出的战争赔款恐怕将使他们在未来几十年之内都缺乏发展的资金。其次是俘虏的问题,俄军基本上已经被我们击溃了,现在的俄罗斯军队简直就是乌合之众。在缺乏国防力量的情况下,俄罗斯的安全与利益都得不到保障,所以,他们急需要这批官兵回国,以加强其国防力量。反而,对于领土的问题,俄罗斯应该不会太在意。在这几十年的对外战争中,我们已经很少从占领区内主动撤出了。而且,现在俄军已经被压缩到了鄂木斯克以西的地区,远东已经完全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北蒙古地区也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了,甚至连半个西伯利亚也在我们的手中。所以,他们最关心的是前两个问题,而不是后一个问题!”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前两个问题上做出适当的让步,而重点抓住后一个问题?”

“对,我们必须要明确自己的重点!”鲁毅点了点头,又点上了一根烟,“我们的经济在这场战争中受到的压力并不大,虽然对经济问题我不大在行,但是前几天查阅了一下资料,对我们国家前几年出现的经济发展放慢的问题有了一点了解。我们现在的经济问题不是缺资金,而是资本无法输出,无法找到让资本投资的地方,大量资金的积压让我们的国内消费与生产投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需要。换句话说,我们要想办法将手里积累的资本花出去,不管能够带来多大的效益,这都能够多多少少带动经济的发展吧。因此,我们对战争赔款要求的迫切性并不高,其实我们又能够从俄罗斯身上榨取到多少油水呢?另外,在战俘问题上,说白了,我们手中的那些俄军战俘的意志已经垮掉了,他们已经在战争中认识到了与我们的差距,也产生了对我们的畏惧感。特别是他们中间的一些中高级指挥官,恐怕以后都不敢与我们作战了。而这些人回去之后,他们必然会成为未来俄军的骨干,连他们的骨干在我们面前都是酥的,我们还会害怕这支军队的威胁吗?当然,这么多战俘养起来也不容易,他们一天消耗的食物就让我们动用了不少的运输力量,而且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了,如果不尽快将起遣返回国的话,那我们还要为他们准备避寒保暖的物资,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所以,在我看来,这两个问题上我们都应该做一点让步,而在领土的问题上,我们应该抓住不放,让俄罗斯为此做出他们的让步!”

听完鲁毅的分析之后,李佩霖沉默了半晌才点了点头。“鲁将军,你的这些意见确实很有道理,我们对这场战争的最大要求就是获得领土,获得原本属于我们的领土。而现在,我们获得了超过想象的胜利,差点使俄罗斯彻底完蛋,所以我们应该再多获取一些。而在经济上,我们的压力不大,对于那些俄罗斯战俘,我们也没有多少要求。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如果我们的这种让步被俄罗斯当做了软弱的表现,那么以后还怎么谈呢?”当然李佩霖的意见完全是从一个外交官的本能出发考虑到的,这也是纯粹的谈判上的问题。

“主席,这个问题我看就要让前面的谈判团去努力想办法解决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所有的问题统一起来谈判,然后一起确定结果,当然,这个难度应该不小,但是总比一项项的谈要好得多吧!”说实在的,鲁毅其实就是李佩霖最主要的幕僚,虽然元首有自己的幕僚班子,而鲁毅从职责上讲,他是属于政府的人,但是在整个政府中,所有的人都可以看着是元首的幕僚,而这其中,总理,总参谋长,以及鲁毅三人就是元首最为重要的三个幕僚,当然,从这三人意见的重要性上来看,鲁毅是排在第一的,因为他丰富的军政经验,能够帮助李佩霖处理很多棘手的事情,而总理与总参谋长都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

李佩霖点了点头,虽然以往还没有过这样的谈判先例,但是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处理得好的话,应该能够有所收获。

“另外,我还想强调一点的是,必须要先警告一下欧美,告诉他们已经做得过头了,如果我们的谈判策略改变的话,必然引起欧美的注意,这很容易导致欧美认为这是我们软弱的表现,如果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的话,对我们非常不利!”看到主席还在思考问题,鲁毅又赶紧加上了一句。

“这是必要也是必须的,但是我们通过什么办法来警告欧美,如果使用热线电话直接与他们的元首联系的话,这会直接表明了我们在谈判态度上的变化,让他们更清楚的摸着了我们的底细,到时候谈判恐怕就更不容易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欧美自己内部的事情都照顾不过来,他们还有什么心思去关心俄罗斯呢?”鲁毅笑了下,“我有个计划,虽然有点冒险,但是值得我们去试一下!”

李佩霖点了点头,示意鲁毅继续说下去。当他听完了鲁毅对这个大胆计划的介绍之后,他都不由得惊讶了起来。“鲁将军,你认为这个计划对我们会带来很大的好处?”

“至少会让欧美自顾不暇,让他们无法分心到这场谈判中来,同时让欧美无法对我们的行动进行干预,他们也就更加无法猜测我们的下一步计划了!”

“但是,这也太冒险了吧,如果处理不好的话,恐怕将引起我们与欧美之间的直接冲突。你也知道,现在国家才结束了一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虽然我们动员的军事力量不算很多,但是如果紧接着又是另外一场大规模战争的话,恐怕我们的经济也承受不起了!”

“这个问题也一直让我很担心,但是我们只要控制好行动的规模,然后掩饰好行动的意图,并且使用最精锐的力量去干的话,应该没有多少危险。其实,我们不是这次行动的主角,我们的行动只是起到了导火索的作用。美国与欧洲的矛盾不小,他们在百幕大的问题上现在都还没有解决,反而在不断的扩大。而欧洲人正在策划一次大规模的行动,他们一支在努力的做着准备工作,只是因为我们与俄罗斯的谈判开始而暂时停止了下来。如果我们能够利用好这个因素,让欧美两国自己先忙起来的话,这就能够对我们带来最大的帮助了!”其实,鲁毅对他的这个计划还是有信心的,虽然正个计划带着不小的风险,但是只要处理得当,应该能够避免这些风险的。因此,鲁毅有意识的回避了风险方面的问题,转而强调这么一次行动对现在谈判的重要性。

“鲁将军,这个方案你也是才考虑到的吧,看来并没有详细的进行分析。”李佩霖并没有动心,他明确的感觉到了其中的危险性。

“是的,我前2天才想到这个办法,还没有时间做一个详细的计划出来,如果主席批准的话,我可以立即与国安部还有军情处的同志商量一下,就在这两天内拿出详细的计划来!”

“那好吧,你可以先做这方面的工作,如果我批准你们的行动的话,这个计划会在什么时候实施,需要多长的时间来完成?”李佩霖的神色没有一点变化,但是他的语气已经说明他已经在考虑鲁毅的这个安排了。

“完成详细的计划需要至少2天时间,而整个行动从部署到完成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如果有十天时间的话,就足够了!”鲁毅干情报方面的工作已经非常熟悉了,只是在心里前后考虑了一下,心里就已经对这次的行动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也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十天?”李佩霖沉思了一会,“好的,那你过两天把计划送过来,我会先与总理商量一下谈判的事情,这事暂时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当然你需要找国安部长与军情局长商量是例外。等到我们在谈判上的新决策决定之后,我们才决定有没有必要实施这个行动!”

“好吧,这方面的工作我会抓紧安排的,后天上午我会把计划送过来的,如果有需要的话,从后天下午就开始实施该行动!”

离开了元首办公室之后,鲁毅立即就回到了战略处,他首先需要干的事情就是联系两位情报部门的负责人,他们三人需要先确定下这个计划的大概轮廓,做好分工,然后才能够详细的制订每一步行动计划!

两位情报部门的负责人在听到有一个大行动需要立即实施之后,马上兴冲冲的赶了过来。虽然在这场战争中,两个情报部门的功劳是不可磨灭与替代的,正是他们的奋力工作,让前线部队一直有着充足的情报支援,能够确切的了解到俄军的每一步行动,掌握俄军的兵力调动与部署情况,也才让部队能够打起来很顺手。当然,情报战线上的人员是永远没有抛头露面的机会的,而且他们永远是站在军队后面做着默默贡献的人,他们的所有功劳都已经被军队的战功给淹没了。所以,现在当他们有了单独执行任务的机会时,这两个情报部门的负责人都感到异常的兴奋了。

“大概的要求就是这个样子,你们想想看,我们的具体行动应该怎么展开!”鲁毅先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他没有说与主席商量的事情。

“很棘手,这事主席已经批准了吗?”国安部长首先提问,他已经感觉到了这次任务的麻烦程度。

“主席那边没问题,虽然暂时还没有批准,但是只要是有必要的话,主席会同意的,而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先把计划制订好,同时提前进行部署,只要主席一批准,我们就要保证立即展开行动,不能耽搁一分钟!”

“这就没问题了,我看最好是分工合作!”军情局长就显得更为激动一点了,“这次行动的规模虽然说不上很大,但是都是在对方国内进行,而且涉及到至少数次行动同时进行的问题,如果由我们任何一个情报部门来执行的话,都存在着人手不够的问题,同时在指挥上也有麻烦。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与国安部的分别负责一部分,然后由战略处来协调我们的行动!”这位军情局新上任的少将局长确实是很懂事,他知道鲁毅将他们两位情报部门的负责人叫过来,就不是要让任何一个部门单独行动的,虽然从能力上来看,军情局与国安部都有单独执行该任务的能力,而且肯定不会有多大的问题,但是他没有贪功,而是立即想到了照顾两个情报部门的需要。而且这明显是一次政治意义重大的行动,所以应该挂战略处的牌,不然的话,战略处的位置往哪放呢?

“我没有问题,如果一个部门行动的话,确实压力有点大,如果能够让战略处协调我们的工作,由我们两个部门展开联合行动的话,那就轻松很多了!”国安部长也立即明白了这层意思,并且立即表示赞同意见。

“既然你们两人都这么认为,那我看就这么办好了!”鲁毅点了点头,“这样吧,我看由国安部负责针对欧洲的行动,由军情局负责针对美国的行动,然后由我们对行动进行协调,保证行动的高度一致。只是这么一来,就要由我们来指挥你们两个部门的人员了,两位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两名负责人异口同声的回答了出来。虽然从政府编制上来看,战略处在政府中的地位还没有两个情报部门高,也没有从属关系,但是两位情报官员心里都很清楚,战略处就是他们的领导机构。

“那么,你们需要投入到少人力来完成这次的行动,需要的时间呢?”鲁毅顿了下,把烟摸了出来,“我给主席做过保证,将在后天上午提交具体的行动计划,另外,行动的持续时间不超过一周,这些能够办到吗?”

“详细的计划我会在明天下午提交给你的,动用的人力不会很多,我想从国内派遣人过去,这样安全一点,毕竟那边的人的安全保证不会太高。”国安部长接过了鲁毅递来的香烟点上了。

“一周的时间应该很充足了,我们有信心完成任务,只是在行动的计划上要紧凑一点,并且还要在撤退通道上多下点工夫,但是人员不应该派太多!”军情局长也点头表示自己有能力做好这件事情。

“那就好,你们两人都赶紧回去忙吧,加班的事情我管不了,当然加班的补贴你们自己看着办,不管怎么样,明天下午,必须要将你们的计划送过来,我好对其进行总结分析,然后将一份完整的计划提交给主席。”

送走了两位情报部门的负责人之后,鲁毅这才松了口气。不一会,小张就送来了谈判的新情况。在李佩霖的授意下,李禹民已经改变了谈判策略,并且将谈判暂时终止了一下午,同时提出应该就所有的问题同时进行谈判的要求。当然,谈判已经暂时休会了,俄方的反应还没有出来,但是肯定不会怎么样。

这时候,鲁毅已经体会到了主席的安排,看来主席先前的担心只是一个态度问题,主席并不反对这样的一次行动,毕竟这是解决现在的麻烦的最好办法。当然,主席在谈判上的安排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不然的话,为什么在现在暂时停止谈判,并且提出一个需要俄方花很多时间来解决的问题呢?主席正在为鲁毅他们的行动征求意见呢!

第二天刚吃过午饭,鲁毅就收到了国安部与军情局的任务计划书,做得都很详细,人员安排也已经到位了。而就在当天下午,一群中国游客踏上了前往美国的班机,在中美关系改善之后,这样的中国游客很多,没有人会怀疑到这些人的身份与去美国的目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