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七篇 超级较量 第五章 拒绝纳降

yuertou 收藏 26 13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七篇 超级较量 第五章 拒绝纳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被逼到绝境的俄第3集团军最后的选择只有一个,即向中国军队投降,以保证他们的几万伤员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虽然中俄之间的停战谈判即将开始,但是这些伤员根本就等不了三天,在所有的急救医疗药品用完之后,这些伤员甚至连一天都坚持不下去了。当成千上万名官兵的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即使是再坚强的指挥官恐怕也要考虑一下投降的可能行了。

米哈基维尔少将原是俄第115装甲师的师长,这个师属于俄第3集团军下第16装甲军,在战斗中,第16装甲军已经拼得一干二净了,全军剩下的官兵甚至不足一个师的兵力,其中还有2/3的伤员,至少有一半的伤员是重伤员,必须要获得及时的救治,不然的话,他们不但有生命的危险,而且救治晚了的话,也必然将终身残废!少将已经在一周之前升任军长了,而他原先的军长已经在战斗中阵亡,全军师一级的军官也就只剩下他一个了。而他就是最支持向中国投降的,无谓的抵抗只能够带来更大的伤亡,就算是为国家保留建设人才,也必须要让这些剩下的官兵生存下去,人命关天,每多过一分钟,就有几名伤员死亡,所以必须立即向中国投降,让这些伤员得到及时的救治!

与米哈基维尔的观点一样,现在还仅有的12名将领中,至少有8人赞成投降,而坚持战斗的只有两人,及集团军总司令与副司令两人。虽然集团军的第三号任务,参谋长别里连科中将保持了中立的态度,并不明确支持哪一边,但是看到参谋长经常到医院去看望伤员的人都知道,参谋长其实也支持投降的。

4日傍晚,集团军第四次分散突围即将开始了,前面三次行动的失败已经付出了数万人的生命代价,还给部队增添了数以万计的伤员,而此时,有必要再继续这种愚蠢的行动吗?这种疑问存在在每一个俄军官兵的脑海中,既然明知是送死,而且毫无成功希望的行动,那为什么还要去?

因为第16装甲军已经在前面的战斗中拼光了,所以这次他们没有充当先锋队,而是让第17步兵军上去了,留下来的还有第15坦克军的官兵。与第16装甲军的情况差不多,现在第15坦克军剩下的官兵刚刚够编成一个师,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战斗装备,伤员的数量比第16装甲军还要多。这三个军都是第3集团军的老部队了,只是在参战之前又另外编了两个军进来,现在那两个军的伤亡情况也很大,士气更为低落。

“米奇(米哈基维尔的昵称),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与我们喝酒聊天吗?”随着暴跳如雷的声音,走进来的是一个个子不大,但是很结实的少将,一看他的身材,就知道他是干坦克兵出身的。这人就是第15坦克军的军长伊凡少将。

伊凡与米哈基维尔从入伍的时候就是战友了,当时两人因为身高都只有170CM,这在俄罗斯人中算是非常矮的了,而他们又都是工人家的孩子,身体非常结实,所以就被分配到了坦克部队。主要原因是俄罗斯坦克的内部空间比较小,而坦克兵对体力的要求是比较高的。两人交往已经二十多年了,关系一直非常好。伊凡也是在一周前获得晋升的,当他们军战斗到只有他一个师长的时候,他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军长。当然,现在他几乎是一个光杆军长了,因为第15坦克军已经没有了一辆还可以作战的坦克!

“伊凡,你下坐下,这段时间心情不好?”米哈基维尔拉了张凳子放在自己旁边,让老朋友坐了下来,“大家都一样,仗打成这个样子,谁不窝气?喝酒吃肉就免谈了,现在都什么样子了,我也找不到这么些吃得来给你,所有的营养品都要先照顾伤员,我们做将军的,就应该带头吃苦。”

“那你今天把我叫过来干什么?现在我那边事情还多着呢,妈的,让我们这些坦克兵拿步枪战斗,这不是难为人吗?”

“伊凡,问你件事!”米哈基维尔的神色显得非常的严肃,老朋友也赶紧收起了戏谑的表情,认真了起来。“你说心里话,现在这个样子,我们还有必要继续打下去吗?”

伊凡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16军的参谋长。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粗鲁的坦克兵,但是他是个很细微的人,总能够考虑到一些别人考虑不到的问题,不然以他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怎么也无法成为少将吧!

“鲁伊是我们的人,你就放心好了!”米哈基维尔笑了下,“我才打电话让你们军的参谋长也过来,相信你已经说服了他。当然,这次就我们四个人谈一谈,不要让管政治的副军长知道就好了!”

伊凡这才点了点头:“鲁伊,我不是怀疑你,只是现在我们说的事情非常重要,如果泄露出去的话,我们都要掉脑袋。当然,我的参谋长是肯定可靠的,只是这些副军长太让人恼火了,简直就是驱不走的幽灵!”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现在先说说你的意见,我们还应该继续打下去吗?”米哈基维尔一边帮老朋友倒上了杯白水,一边问了出来。

“怎么打?现在的情况你比我清楚,你还经常到司令部去,我可是懒得去了,看见那几个老顽固心里就烦!”伊凡一口把水喝了下去,杯子向桌子上重重的一放,“这都什么情况了,我们失去了所有的坦克,装甲车,还有防空部队,连电磁掩护设备都损失一空,我们还能够战斗吗?难道真的让我们的士兵拿着步枪去跟中国人的大炮,轰炸机拼吗?就算要拼,恐怕要不了几天连步枪都不够分配的了。最严重的是,我们几万伤兵已经没有药物可以帮助他们了。还打,除非我们都准备阵亡,但是我们应该在这个时候阵亡,付出无谓的代价吗?”

“是啊,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我们有必要战斗下去吗?”米哈基维尔的神色也非常黯淡,“昨天去后勤部看了一下,我们的食物都已经不多了,现在中国的全面封锁,让我们根本就得不到一点补给,过几天,恐怕我们都得准备吃树皮与草根了。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投不投降无所谓,但是我们的伤员怎么办?他们已经为国家做出了贡献,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难道我们就这么人心看着这么好的战友,这么好的同志在缺少药品的情况下牺牲吗?”

房间内沉默了下来,三个人都沉默不语,条件之恶劣,这是大家都看到的。没有受伤的官兵虽然还有义务坚持下去,就算让他们吃树皮草根,也要坚持下去。但是,那些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注定余生会非常悲惨的伤员呢?难道连他们的生存权力都剥夺掉吗?即使是这样,再继续战斗下去的希望也是渺茫的,不要说突围,恐怕就算是中国军队到时候给他们一条出路,这支部队也将饿得没有力气走出去了吧!

“军长,你也在这里?”正在三人沉默不语的时候,第15坦克军的参谋长图哈切夫走了进来,他看到自己的军长之后愣了一下,但是马上明白了过来,找张凳子做了过去。

“米奇,我知道你今天叫我们来是什么意思,该怎么办,你告诉我们,我们绝对支持你!”伊凡看了一眼图哈切夫,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参谋长,因为这是一个更反对继续战斗下去的军官。

“好吧,那我先说说我的意见!”米哈基维尔给参谋长鲁伊示意了一下,让他到门边去把风,然后才继续说到,“这仗,我们确实是没有办法打下去,听说下午集团军参谋长已经找司令谈过一次了,谈的具体内容还不知道,但是参谋长在离开的时候显得很愤怒,现在他已经上前线去了。肯定是司令又拒绝了投降的要求。现在,我们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下面那些正在被病痛折磨的兄弟考虑,我认为,我们应该主动出击!”

“你的意思是?”伊凡张大了嘴,他的印象中,米哈基维尔一直是一个很沉得住气,不喜欢出头的人,现在连他都决定要率先起来造反了,看来这事确实已经严重到了无法复加的地步。

“我的意思就是我们把司令部的人控制起来,然后派个人去与中国军队谈判,商量投降的事情。既然司令员已经不关心我们的安危,不关心受伤的官兵,那我们就要自己行动!”

房间中再次沉默了下来,另外两人没有急着说话。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但是要绑架司令员,要造反,这确实不是一件小事。两人虽然以前也生起过这样的念头,但是转眼间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道理很简单,这完全是叛国罪,就算是能够保住下面的伤员,但是回去之后肯定是上军事法庭的,他们这些带头者的结果多半是被枪毙!但是,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按照现在的伤亡速度消耗下去,到不了谈判开始的那一天,恐怕他们这些将军也得拿着步枪上前线了,到时候还不是一死!如果能够挽救数万名伤员,还有数万名仍然在艰难战斗着的官兵,就算是死,也有价值了!

“好,我同意你的意见,我们就干他娘的!”伊凡的牛脾气一上来,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想法了。

“如果计划已经做好了的话,我也没有意见,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图哈切夫显得比较稳重。

“就今天晚上,计划我已经考虑好了!”米哈基维尔笑了笑,降低了声音说到,“今天晚上,我的人负责去司令部逮捕那些与我们意见不一的军官,你们的人负责保护司令部外围的安全,并且派人到各个军去做说服工作,如果说服不了的话,就将他们都先抓起来,等到我们控制了司令部之后一切都好办了!具体的办法是……”

正当米哈基维尔要说出具体的计划时,鲁伊在门边发出了警告声,他们的副军长,也就是政治委员到了。三人连忙停止了交谈,伊凡也站了起来,大声的手到:“米奇,你这里的东西也太差了点吧,要喝酒,到我那边去,我还有两瓶!”

米哈基维尔微微的笑了下,赶紧回答到:“好吧,那就到你那边去!”三人刚走到门边,就已经看到参谋长正在与16军的副军长聊着什么,米哈基维尔赶紧走了上去:“恰克,我到伊凡那边去喝酒,你要一起去吗?”

恰克是16军的一个老顽固了,与所有部队的政治副军长一样,都坚决反对投降,在他们看来,所有人为国牺牲都是应该的!这个少将厌恶的看了一眼出来的三人之后,摇了摇头,话都没有回就进了军部。

米哈基维尔转身给参谋长比了个手势,让他见机收拾掉副军长,然后就跟着伊凡他们朝15军的军部走去。三人并没有去15军的军部,而是在外面找了个地方仔细的商量了起来,在搞定了所有细节上的问题之后,决定在凌晨3点发起行动。

俄军内部的一场巨大的军变改变了这批俄罗斯军人的命运。因为绝大部分官兵都不支持再执行愚蠢的送死行动,即使不向中国投降,都应该想办法安置好伤员,并且暂时停止突围。所以,整个军变行动进行得异常的顺利,米哈基维尔率领着他的警卫连冲进了集团军司令部之后,只花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就控制了这里,接着伊凡的人控制了5个军的军部,然后新的集团军指挥系统成立,各部队停止了突围行动,都回到原地待命了。

而第二天天一亮,米哈基维尔就用明码向中国军队发去了停战的要求,并且表示将派人到中国军队去进行投降方面的谈判。这也就有了当天上午米哈基维尔少将到达空降15军军部的这个场景了。

虽然同为军一级的指挥官,按照中俄军队的编制,军长都为少将,只是俄军没有大校,而是设立了准将。空降15军的军长聂宽少将接待了这位俄罗斯少将,但是米哈基维尔有一种在这位中国将军面前矮半截的感觉。同为一个军的编制,空降15军是齐装满员,其战斗力甚至超过了俄罗斯一个整编集团军。这种实力上的差距,让米哈基维尔是感觉上就差了一大截!

“坐吧,不用客气,没吃饭吧?”聂宽显得很热情,好象是在招待一个老朋友一样,他招手把一名勤务兵叫了过来,“小王,去准备点饭菜,先让这位俄罗斯将军吃饱一点。对了,还没有请教你的的啊名呢!”

“久诺夫•N•米哈基维尔,第3集团军第16军军长,现在由我指挥第3集团军!”米哈基维尔也逐渐放松了下来,虽然中国这个军部的各种指挥与通信设备让他大开了眼界,有的还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但是他并没有显出惊奇的样子。中国军队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也就不足为怪了,毕竟他们的设备与装备都要先进很多。

“哦,也就是说,现在你是集团军的最高指挥官了?”聂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今天贵将军到我们这来,是谈判投降呢,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我是来与你们谈判解决伤员问题的事情!”米哈基维尔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先试探一下中国将军的意思,“你也知道,现在我们手里有很多的伤员,他们已经为这场战争付出代价了,尽到了一名军人的职责,我希望贵方能够满足我们一个小小的要求!”

“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吧,只要我能够做主的,我自然满足,当然,如果超过了我的职权范围,我还需要向上面请示,你也知道,我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军长,还比不上你这个集团军的司令员呢!”

聂宽主动降低身份的态度让米哈基维尔一下哽住了,如果这个强大的军队的司令都算不了什么,那他算什么?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要求……”过了一会,米哈基维尔才继续说了出来,而此时,勤务员已经进来,表示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米……米什么?哦,米哈基维尔将军,你看我这记心,你们俄罗斯人的名字确实不好记!”聂宽站了起来,“这样吧,我们边吃边说,饿着肚子与客人交流可不是我们中国人的习惯!”

很快,两人就坐到了饭桌边上,虽然饭菜不算丰富,都是军部炊事班赶出来的几样小菜,但是在米哈基维尔看来,这已经足够丰富的了,他在平时也喜欢吃中国菜,他一直认为中国菜是世界上味道最好的。

“我这还有一瓶五粮液,要不要来点,虽然比不上你们最好的伏特加,但是味道也很不错的!”聂宽让人拿来了一瓶酒,然后亲自给俄罗斯少将满上了一大杯,自己却只倒了一小杯。“真抱歉,米哈基维尔将军,我们部队有规矩,在作战的时候是不能喝酒的,今天我算是例外,这是在招待重要的客人,当然我不胜酒量,就只能少喝一点了,你尽兴吧!”

“不错,这酒的味道确实不错,你叫我米奇就好了!”一吃起来,两名之前还是生洗相决的对头简直就如同好朋友一样了,米哈基维尔确实有点饿了,吃了几口才说到,“将军阁下,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你们能否为我们的伤员提供一点小小的帮助,为我们提供一点药品呢?”

“米奇将军,这事我可做不了主!”聂宽这奇怪的称呼让米哈基维尔都觉得有点别扭,“你也知道,现在我们两军还没有正式停战,所以我们还处于敌对状态,我能够在这里招待你吃一顿饭就已经是超越军规的行为了。要是我擅自向你提供药品,帮助你们的士兵恢复作战能力,然后再来对付我们的话,那我这就是叛国通敌的行为。我不知道你们国家对这种人的惩罚,但是在我们这里,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所以,你的要求我无法满足!”

米哈基维尔这次彻底被哽住了,连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气来。“将军,那要什么条件,才能够向我们提供药物呢?”

“我们的作战条令有明确的规定,只能够向俘虏提供帮助,而且我们会严格的按照《日内瓦公约》为任何一位战俘提供生活与医疗方面的保证,并且保护他们应有的人权。当然,这只限于战斗中的俘虏,如果你们肯投降的话,我们自当另做考虑!”

米哈基维尔沉默了,虽然从一开始,他就决定了要投降,但是在这短短的十多分钟时间里,他的观点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可以说,这位中国将军表现得很随和,但是在言语之中透露出来的对俄军的不削,以及对俄军的蔑视,却让这位俄军少将蒙受了巨大的耻辱。正所谓可杀不可辱,如果仅仅是一个人的选择,米哈基维尔宁可战死沙场,也绝对不向中国人低头。但是,在考虑到了后方那些还在忍受着痛苦的折磨,已经生命垂危的同胞,少将不得不低下头来,他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但是他无法决定这些已经为国家,为民族,也为军队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战士们的命运!

“如果我们投降的话,你们保证会给予我们的战士应有的待遇,保证会接收我们的伤员,并且医治他们的伤患,保证会让我们的战士受到人道的对待?”将军放下了筷子,他已经没有多少胃口了。

“这些我都可以保证,但是接不接受你们投降的事情,不是我能够做主的!”聂宽又给米哈基维尔满上了一杯,“这至少要由我们的战区司令,甚至是总参谋长才能够做决定,但是如果你们投降的话,我就可以保证满足你们的这些要求。在你们之前,我们就已经接收了数十万的战俘,他们都在后方的战俘安置营内过得很好,不但有足够的食物,还得到了人道主义中规定的所有照顾,另外,你们的伤员我们也会尽量挽救的。虽然不敢保证每个伤员都将康复,但是以我们国家的医疗技术实力,我相信,如果连我们都无法挽救的,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他们也不会有更好的结果!”

米哈基维尔又一口喝掉了一大杯白酒,用力的捏了下杯子,好象已经做出了决定一样。“好吧,那你们什么时候能够给我答复,如果我们选择投降的话,只希望你们能够实现自己的诺言!”少将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在投降之后,他们的命运就已经交到了中国人的手里。虽然国内传闻中国一直在虐待战俘,但是他并没有在国外的新闻上看到这方面的报道,可以相信,中国对战俘的态度还是不错的,这让他稍微放心了一点。

“好吧,那我立即跟后方联系,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即在我们决定是否接收你们投降之前,你们的部队必须停止一切抵抗。你也知道,现在是敏感时期,稍微一点火花就足够让我们双方的战斗重新爆发。如果战斗扩大的话,我不敢保证回有部队愿意接收你们投降!”

俄罗斯少将点了点头,他还有什么选择呢?而且现在部队已经退回了原地,只要中国军队不进攻,他们不会笨到去送死的。“当然,你们也应该停止军事行动,不要再发起进攻了,不然我也不敢保证我们的部队不会抵抗!”

“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们不会主动进攻的,当然,如果你们还想突围的话,那就另当别论!”聂宽站了起来,让才赶到的政委留下来陪俄罗斯少将聊天,自己去后面的机要通信室跟后方联系去了。

总参谋部,杜威在收到了战区司令部转发的来自空降15军的消息之后,立即就给鲁毅打了电话,大将在5分钟之内就赶到了总参谋部,然后花了十分钟的时间了解了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俄罗斯军队竟然发生了军变,一名少将夺取了指挥权,现在正在与前线的空降15军谈判,他们想向我们投降!”

“这名俄罗斯少将看来已经认清形势了!”鲁毅点了点头,点上了根烟,“聂宽答应什么时候给他回复了吗?”

“还没有,现在他们已经稳住了这名俄军少将,正在等待我们的答复呢!”总参谋长也把烟点上了,几名参谋都识趣的跑到了一边去。

“看来,这批俄军已经走投无路了!”鲁毅转过身来,背靠在桌子上,“根据我们最近获得的情报,俄军持续3天的突围行动又损失了数万人,还为他们增加了数万人的伤员。而他们的医药物品的补给本身就已经不是很多了,现在看来,他们已经没有了药品,不然不会选择投降的!”

“他们不但没有了药品,他们的食物也快要吃完了,十万人,一天要消耗多少粮食啊!”空军上将倒了两杯水过来,“在没有办法获得新的补给情况下,这位俄罗斯少将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他们只有投降一条出路,如果不投降的话,他们就只有灭亡,而且是毫无意义的灭亡!”

“他们需要多少药品?”鲁毅收起了笑容,皱了下眉头。

“不会少的,那么多的伤员,他们肯定需要很多药品,而且他们应该没有完善的战场医疗体系,很多重伤员根本就无法处理!”杜威顿了下,略带疑惑的问到,“鲁老,你认为我们不应该接收这批俘虏吗?”

鲁毅没有急着回答,考虑了一下之后说到:“我们确实没有必要接收这批俘虏,现在我们手中的几十万战俘已经让我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这已经足够向俄罗斯要价了。再多几万,对我们没有多少好处,我认为不应该接收他们,你的意见呢?”

“如果从人道主义原则考虑的话,我们应该接收他们,毕竟他们已经丧失了继续作战的能力,已经不具备战斗力了。但是,从国家利益方面来考虑,接收他们,只会给我们增加负担。这很矛盾,必须要想个好的办法来处理这个问题!”

“是啊,这个问题很棘手,如果我们不接收他们的投降,就将打破我们在这场战争中一直坚持的人道主义原则,给别的国家留下话柄,但是,接收他们有什么好处?只能够给我们制造压力,而且让俄罗斯没有了后顾之忧,让他们在即将开始的谈判中减轻了负担。我们确实得想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看,就只接收他们的伤员就可以了!”杜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知道鲁毅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可以接收他们的伤员,并且给予他们治疗,但是对于那些没有负伤的俄军士兵,我们不应该接收,让他们继续留在那里!”

“但是,这批俄军已经没有食物了,他们还能够坚持多久?”

“必要的话,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一点物资上的补给,让他们能够坚持到谈判开始的时候,然后停止食物供应,让俄罗斯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杜威灭掉了烟头,“这是俄罗斯最后一批训练有素,而且比较精锐的部队了,如果连他们都覆灭了,俄罗斯的国防力量将受到很大的削弱,这不符合我们的战略要求!”

鲁毅思考了一会才点了点头:“好吧,就这么办,我去向主席汇报这件事情。你负责处理战场上的事情,当然,提供给他们的物资要精确计算,不能够给得太多了。另外,这事要大加宣传……算了,还是我等下去找宣传部的人商量一下吧,你负责战场上的事情就好了,我们要借这次的事件来打击俄军的士气,让他们知道战争对他们没有一点好处,只有迅速的开始谈判,并且满足我们的要求才能够获得利益!”

送走了鲁毅之后,杜威立即给空降15军授权,并且马上与国防部后勤处取得了联系,开始部署接收俄罗斯伤员,并且向俄军部队提供补给的事情。

当米哈基维尔等待了2个小时,终于知道了中国的处理态度之后,他是喜忧参半,绝大部分的伤员是得救了,但是他将不能享受战俘的待遇,也就是说,只要双方的谈判一开始,他就必然会被调回国内,到时候,他的行为就将引来杀身之祸!

在回部队的路上,米哈基维尔心事重重,思前虑后,他都觉得自己没有了出路,他不会叛逃的,他仍然热爱着自己的祖国,但是现在正因为这种热爱,却将这位将军逼上了绝路。到了部队之后,他将相关的事情交代给了现在的副指挥伊凡少将,然后独自走进了自己的卧室。他拿出了跟随自己多年的佩枪。这是他在升任少校的时候领到的一把手枪,因为是身份的象征,这把手枪做得很精巧,虽然威力不大,但是5.7毫米口径的子弹也足以打碎他的脑袋了!

随着俄军临时司令官的自杀,俄军内部陷入了混乱之中。很快,大量的士兵就知道他们已经投降了,但是中国军队只接收伤员,而别的战斗人员将无法投降,他们只能够得到有限的食物保证!这下可不得了,很多没有伤的官兵都混到了伤员的行列中去,但是这些人很快就被查了出来,接着就被遣送了回去。接着,有的人用刀割伤了自己,混到了伤员的行列中去,甚至还有人开枪朝自己射击,也就仅仅是为了成为伤员,得到更好的待遇,永远的脱离这场战争,因为谁也不知道,今后他们还会不会与中国军队作战。比起丢掉性命来讲,成为伤员确实是更好的选择!

原本计划的3.2万名伤员,到最后中国却接收了近6万伤员。这支俄罗斯部队就这么无形的瓦解掉了,最后留下来坚持守在阵地上的俄罗斯官兵竟然不足3万人,而且这些俄军官兵也是人心惶惶!

随着俄罗斯最后一支伤员被运送到了中国阵地后方的野战医院,中俄之间的正式谈判也即将开始了,一场世纪谈判就在这种悲伤的气愤中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