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991-99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991


李之焕将军带着一个连迎着隆隆炮声一路向北,一路收集溃兵,心中悲愤交加。

今日的北台湾之战,台湾、大陆、日本三方面都是两面作战,但大陆直到现在还不想对台湾动手,海峡两岸的军队处于不打不合的对峙状态;大陆方面正全力以赴做台湾的统一战线工作,已经抛过来“国家统一经济纲领九条”,李之焕将军没有认真研究这个经统九条,作为传统军人,心里反复掂量的只是大陆台湾战区总指挥刚才问过来的一句话:“要不要国共合作打日本?” 将军明白,只要应了这句话,两岸军队联手打击日军登陆部队,加上外部环境美军对日作战,则日军必败。但只要应承了,共军必长驱直入台湾,中华民国今日将寿终正寝。

如不应承大陆方面,台湾唯一的希望就在于独力顶住日军的攻击。如果日本实现武装进占台湾,不管名义上如何,中华民国也在实质上灭亡了。 今日之事,中华民国或亡于中共,或亡于日本。 何去何从? 将军平时是遇到矛盾绕着走,谨小慎微,处事公正,气度沉静,此刻处于中华民国存亡绝续之际,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道德理念如火山喷发,年近六旬之人浑身热血沸腾。 何去何从,将军心中暗暗作出了一个破釜沉舟的决定。

如果中华民国今日还有一线希望不亡,就在于国军必须先打败日军,再顶住中共。可是国军军力弱小,眼下四分五裂,传统系国军之中,北线主力249机械化师被日军包围于台北北郊竹子湖,奉自己命令赶去华岗布防的兵力竟然只有一个连,指望这个连顶住日军一个旅团的攻击是不可能的,要想守住台北北郊这最后一道屏障,必须赶紧增援,或者接受大陆的远程火力支援。其它传统系国军,位于台中面对中共布防的机动部队第51装甲旅和第64装甲旅正按自己命令赶来,第208步兵师只调得动一半,空降62旅可以全员到达,能调集的传统系国军就是这些了。台中防线出现的空档可以让陈选举主流系控制的第109机械化师和第234步兵师前去补上,这两支部队装备不错,但要它来北部抗日他不肯,正好调去台中防线补窟窿,果然,这两支部队接到去台中堵防解放军的命令就立即执行了。

这样,全部能调集的国军传统系部队只有4个半旅约2万人,以这个兵力去打败日本第三陆军的15万人马没什么希望,万一惨胜,以所余残破之师去对付解放军首批2个重装集团军、1个两栖坦克军、1个空降军的十万大军更是不可能。可是,中华民国今日要想不亡,最后一线希望就在这里。

到内湖时,已收罗了2千多溃兵,并按计划与第51、64装甲旅和第62空降旅汇合了。208师应到的一半没有赶到。据报告208师北上8个营是师长带队,一半又被南逃车流堵在高速公路上,另一半到台北附近被陈选举硬拗去2个营,说是填补一个共军空降兵直接突袭台北的空档,剩下2个营由师长亲自带着,眼下被亲日系一支别动队堵在北二高入口。

李之焕将军苦笑了一下。觉得自己今天要步明朝末年卢象升之后尘。卢象升在明朝的职位也相当于国防部长,是明朝末年难得一见的能征惯战的忠勇之将,对作乱的农民军和入侵劫掠的满清东虏两面作战都很有战果,在东虏满军又一次逼近北京时奉崇祯皇帝之命率师勤王,只调得动2万余人,到北京后又被大内监军高起潜分走一半,卢将军慷慨激昂振奋低迷的士气,散尽家财给士兵发饷,带着不到一万人与满清数万辫子兵决战,结果全军覆没,将军力战身死,后被当地一心抵抗战祸的百姓供为神明。

把部队稍整顿一下,李之焕将军对着神情肃穆的3位国军旅长神色平静地说:“各位,我们今日只能效法岳武穆、史阁部,尽忠报国。各部有进无退。对准北部日寇,攻击前进!”



992


日寇第三陆军自金山角登陆颇出国军意外。 登陆后兵分三路,第三师团南下攻击台北,第一师团主力东进攻击基垄,第二师团一部西向桃园方向进犯。

李之焕将军判断:金山角浅滩登陆上来的只是步兵和轻装甲部队,其重装甲部队必须依靠基垄深水港登陆,重装甲集群登陆后日军才有可能在陆上站得住。基垄是台湾北部海军基地、海陆要塞,是台湾对日作战方向的主要依托基地,不容有失,也是李记卖国集团与日本签订的日台共同防卫协定规定的日军在台湾的驻扎地。因此日台双方第一阶段作战重心是基垄攻防战。 遂命令台北地区唯一一支传统系国军第249机械化师全速增援基垄。

日军第二师团对桃园的攻击看来是佯动,其一部突然团团包围了台军衡山指挥所,围攻甚烈。衡山指挥所是北台湾陆海空三军的指挥中枢,全力承担着对日作战和对大陆阻隔行动的战术指挥,若失陷则台湾北部作战行动即会瓦解,陈选举一下子慌了手脚,越级指挥直接给249师师长下死命令,改东进为北上,给衡山指挥所解围。殊不知这样一来正中日军圈套,日第二师团主力突然从北、西两个方向钳形攻击,配合第三师团一部的东面包抄,将249机械化师团团包围于竹子湖地区。日军第一师团则在亲日系台军主力2万余人的配合下轻易攻占了基垄,其间貌似忠厚的基垄守备区司令的突然叛变投日起了重要作用,在基垄经营了数十年的各个海防炮台和国防工事一下子形同虚设,都被日军兵不血刃地占据了,基垄海军基地的港内数十条大小舰艇,一部猛烈抵抗,但被日军从外海和背后陆上炮台两面夹击,纷纷起火下沉,一部向外突围,只突进到通盘屿北就被日海军堵住,台方海军舰艇吨位小技术落后,激战之下突围无望,带队司令官身负重伤,坚决拒绝了日寇的劝降,命令全体自沉堵塞航道,阻止日寇登陆重装甲集群的舰船进入基垄港,夕阳下海面如血,突围舰队司令官带着以下一千余名忠勇官兵全体壮烈殉国。 日军轻步兵占领基垄后,海军爆破队以蛙人定向爆破耗时一个小时,解除了台自沉舰艇的航道封锁,重型舰船入港靠岸,日第三陆军军属重坦克旅团、各师团所属重型装甲部队和大本营直属陆战队重装甲旅团顺利登陆基垄,立即南下支援进攻台北的作战。日台作战第一阶段以台军惨败暂告段落。

看明白日军登陆作战的中心是攻占台北,以从政治上解除台军抵抗,将全部台湾军队在法律上拉到对抗中共的立场上,从此恢复台湾的日占五十年时期的地位和作用。李之焕将军明白,日军重装甲部队登陆后,依靠手中这一点集结起来的传统系国军要想守住台北是不可能的。若要打赢保卫台北的第二阶段,必须不按常理用兵,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