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年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二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冯保脸上还是毫无表情,似乎东厂的事跟他毫不相干。或者在他心里,他要比起这朝上的大臣们要高上一些,所以根本就不屑跟他们一般计较。

事实上他也确实比他们要高上一些,因为他是站在平台之上,处在我与大臣们之间的位置,虽然仅仅只是比大臣们高了两级台阶的高度,但却给了他可以俯视群臣的角度。这在心理上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暗示和满足感!

大家都是做奴才,尤其是太监,把奴才心态演译的更加出神入化!但奴才中也要分个三六九等,有人做万人的奴才,有人却只做一人的奴才,而冯保不管是手里掌握的东西,还是这朝堂之上站立的位置,都无疑是在暗示他,他是属于后者!这满朝的文武官员中,大至三公九卿,小至部曹掾吏,特别是京城里的这些官员,谁不是整天被东厂的眼睛盯着,就是你夜里起了几次床,第二天也会被厂卫们写在简报里,交给冯保过目。

明朝的官员里,又有几人会是清白的呢?一百个人里,要是能找出一个来,这明朝的百姓就会烧香谢谢老天爷了!只要你不清白,你就是再不喜欢冯保,也不敢出面弹劾他,因为他手里握着你把柄,一些足于在你赶走他之前,就先把你赶走的把柄?要说这十年来,也确实有人出面弹劾过冯保,可下场不是被调离京城,就是被革职。唯一敢对冯保下手,又没被他怎么样的,就只有张居正,他曾经惩办过冯保的的侄儿为霸乡里的事,但就是位高至张居正者,也还是要给冯保留几分面子,只是将其侄儿杖打五十,也就放过了!

可就是这唯一的一个张居正,现在也死了!

对冯保来说,他失去了一个臂力,也失去了内外廷相连的联盟。可他还是不担心这朝堂之上的这些官员,他担心的只有我这个皇帝!只要我不诛他,他就依然只会是一个人的奴才!而且面对我这个皇帝,他也不是肉板上的鱼肉,他还有太后那一层保护呢!

这一切光彩权势都促使他在张居正死后,还提出来给自己加个爵位的举动!当然,这最终也成就了他灭亡的一个口实,因为在明朝,太监里只有刘谨得到过爵位!

这吏部的王国光和刑部的严清擢之前一直不敢接招,也就可以理解了。因为只要他们一接招,就必然会挥向冯保。之所以严清擢会先王国光一步跳出来,那也是因为他不是张居正的人。而王国光却是因张居正的提拔,才能坐到六部之首的吏部尚书位置,与冯保还是有些交情的!

堂上一时间变得沉默,大家都在想着冯保会如何接招,却是没人出来再往上面加把柴火,只是拿着咕噜噜转的眼珠子,在几个要好的人身上转动着,传递着彼此的心声!

冯保查觉到我看向他的眼神,这才回道:“老奴冯保回禀万岁!东厂南镇抚司之所以参预此事,乃因张先生于病榻之中,再三嘱咐老奴要查核此事,老奴方才令镇护司将相关卷案调到镇护司翻查!”

张学颜顶问道:“按冯公公所言,乃是具张阁老之托而为,那为何最终将二府知府放回呢?”

冯保不慌不忙的说道:“回禀万岁,镇护司之所以将二知府放回,实因都察院所呈证据过少,如以此陋证治一方官员之罪,实难服众!法度之制,首重依律行事,明察毫间,证据不足,如何可以治罪!更不可以人言为之!又因大名、真定二知府已解京师近月,二府政事荒废过久,一方百姓安治之事无人管理。这才将二知府先行放回,并转文都察院进一步查找更为详实之证据,再行定二知府之罪!”

陈玠一看球又飞回来了,赶紧接住:“启奏皇上,都察院接到南镇抚司转文,已是三天前的事,而且,臣已然将文呈至阁部!”

我不由的感到气闷,这事最初发生在三月底,到现在已经是四个月过去了,却还在这些衙门里转圈圈!我看张四维又准备出来说点什么,估计也就是说些等我这个皇上定夺的话,于是咳嗽了一声:“啊哼!”

堂上一时间全静下来,没有人再互换眼色,都看向我!

“此事朕已有意决!着都察院,会同吏部、刑部及通政司,派人前往大名、真定二府,将有关人等带回京师问罪!”我板着脸说道。

“臣领旨!”四部司主官齐声行礼应道。

我想起昨夜答应冯保的事,我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让东厂参与进来呢?此事跟冯保肯定是大有干系了,不让其参与进来,是不是真能以此为机,把冯保拉下马来呢?可如此一来,又生怕冯保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最起码我现在连自己的‘安全系数’有多高都不知道,而冯保手下的爪牙却是满皇宫都是。

于是补充道:“押至京师会审时,由东厂派人予与监督!”

“老奴领旨!”冯保也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行礼应道。

“另外….”我看冯保行完礼退回原位后,接着说道:“大名、真定发生旱情,已成事实!户部应立即着手安排二府赈济事宜。诸臣工坐镇京师,却对京畿发生旱情已愈一年,而毫无所觉,此可谓失职!朕今日不想多加追究,但尔等亦应多加反思!京畿灾情,一年未与处置,如若京外,岂不处置无期?希望你们心里多放些百姓!为官者,不能为民请命,你们还有何颜面以父母自居?”

“臣等罪该万死!”朝上官员齐声唱道。要说这古代当官的也真不容易,就冲这种不用人喊口令,却能同时说出相同的话来,就是一桩很不容易的事!

我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道:“此事结案后,由刑部将案卷呈到上书房!朕要翻阅!”

“臣领旨!”严清擢应道。

“朕听闻,如今从各处到的京中之灾民,已达两万之多,不知有何处置之法啊?”

张学颜一听,这是他份内之事,于是站出来回道:“启奏皇上,臣以为,应该着令顺天府在城外多开粥肆,将城中灾民引往东南二门,加予安置,等各地赈济事宜安排妥当,再将其等驱回原籍,以免灾民长据京中,恐防生事!”

我觉得也只能先这么安排,“那就依卿所言办吧!”

“臣遵旨!”张学颜应完退回班列中。

今天上朝,我真没做什么准备,也没想好应该安排些什么事,看看昨夜之事也交待的差不多了,毕竟这事是我来这世上第一次跟人做下的承诺!而接下来,我要想做些什么,在这朝堂上是不可能跟这些人聊聊家常,获取些有用的资料的。只有自己跑去私底下一点点慢慢了解清楚,才好对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下手!于是说道:“众卿可有本奏!”

底下的人都没有答话,王德见此大声唱道:“有事请奏,无事退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