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典当行位于海参崴的东部,名为四海,六个门面左右,一水的落地玻璃窗,门上挂着珍珠编就的珠帘,上面斗大鲜红的当字却是由贵重的粉红色珍珠串成,甚是抢眼气派。这四海典当行的投资者原是个熊族的破落户棕熊妖,名为泰迪的,当年在北海舰队驻扎此地后,见机得极准,靠着些许不光明的手段,对北海舰队司令部的对门开了这家典当行,自打立足于此后,靠着帮北海舰队每次做战后集体和私人抢掠来的东西销脏,逐渐发达起来,如今典当只是个表面的掩护罢了,这家典当行的地下就是闻名整个玄武王国的最大地下拍卖行,只要你有钱,什么违法乱纪的东西都能买得到,甚至是像是纯种的狐、兔、猫等族的美女都可以拍到。有了北海舰队罩着,虽然泰迪熊的这家拍卖行几乎是半公开的存在,但海参崴地方政府却也是拿他无可奈何,反倒时不时有政府官员拿着受贿来的珍奇特件跑来拍卖。

妖族多美女,也多丑女,而且比例严重偏颇,像什么狐族、兔族、猫族、燕族之类的更是随便挑出来个能初步幻成人形的就是大美女,简直让那些女性比男士还生猛的诸如牛、熊、虎、猪之类的种族嫉妒到要发狂了,历史上就曾经发生过冲动的雄性妖族主力战士们闯入这些美女如乌去般密集存在种族去找亲的暴动事件。

在妖族里最荣耀的事情一是因战功封爵,二是娶一个美女老婆,相比较来说前一点还比较容易一些。要知道族妖男女比例严重偏失,据最新统计数据表明,目前整个妖帝国包括混血后代在内,适婚男性比女性多出将近三千万!知道这是多么恐怖的数据吗?要是减去适婚女妖里那些恐怖的可以把死人吓得狼奔鼠窜的恐龙一族,那也就剩不下多少女妖了。所以,当这一数据公布之后,曾有无数男妖因此而痛哭晕倒,甚至为此自宫炼葵花宝典的、转成gav的、出家当和尚的也不在少数。不过后来,据说统计部门又出来道歉了,说是这个统计结果忽略了妖族生命普遍偏长这一个重要关点,所以如果不会意外死亡而且有耐心等个一两千年的话,应该妖均能摊上一个老婆,当然这里面的质量并不保证。这个消息一出,出家的还俗,当gav的立马改变性向,自宫做太监的……也纷纷把JJ重新接上了,不要怀疑这一点哦,高科技下一切皆有可能,君不网上太监个一年半载再重新把小JJ接上的比比皆是吗?

当然了,这里要讨论的不是接JJ的问题,而是在妖族娶个纯种的妖怪美女老婆是有多么困难的问题。当年除去那场闻名天下让人类足足笑话了几十年的抢美暴动事件外,更有一段时间,抢婚强暴等现象极为严重,直到身为二十八爵的心月狐、房日兔、危月燕各自代表自己族中的美女向安心女皇请命,颁布了禁抢法令,这股势头才算被扼制了下来。

不过,抢虽然不行了,但有钱还是可以买到的。暗中里从事这种抢掠美女勾当的集团不在少数,他们往往在抓住美女后,以特殊的禁法伤害她们的经脉废掉武功,然后拿来拍卖,越是人形化高的美妖价格越高,据说一个仅耳朵未演化的兔族美女最高可以拍到上亿金元!

这么一间大名鼎鼎的典当行自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凡是有人打听典当行的,通常都会被本地人一竿着指到这来。

对此顾东自是不知,当看到四海典当行的金字招牌时,他只是心里直犯嘀咕,这宾馆前台服务员说的附近也未免太远了点,足足穿了半个海参崴啊!虽然是心里犯疑,可是钱是大事儿,既然已经到了地头,也不能再回头去质问那服务员所谓的附近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了。

一掀珠帘,迈步走进典当行大门,就见有穿着素白质服的前台迎上来彬彬有礼地鞠躬问候,“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顾东斜着眼睛瞅了瞅这打扮得人模人样的鸡头妖怪,一时不知怎么应答才好,倒是思夜语见多识广,抢上前去道:“我家老爷有点东西要压,让你们话事儿的出来。”她虽然冒充女仆,但毕竟当了好几百年的公爵,向来是亿人之上五人之下的,举止言谈间自然就有股子颐指气使的味道。

那鸡头前台不禁一愣,稍稍打量了一眼这只黄兔子,回头冲着顾东微一躬身,神色又恭敬了几分,道:“三位请到会客室稍坐片刻,我这就去请经理过来。”说完,招了招手,便有一马头小生跑过来,客客气气地引着三人往左角的会客室走。干前台这一行的,都讲究察颜观色看面孔,尤其是这当铺的前台眼睛最毒不过,一般无论什么人走进门来,搭眼一瞅,从你衣着打扮眉稍眼角的神色脚步的急缓稳飘,就可以把上门客人的身份可能典当出售的货物品质是否会来赎还推断个八九不离十,这一招有个行话叫门神显形,诀窍就在于人刚一进门的时候前脚离了人流熙攘的大街后脚还没看到店里的人,这时候的神态举止最是自然恰是最能暴露其本来面目内里心思。

这鸡头前台原本是瞧着走在最前面的顾东的。他先看顾东进门时步履稳定神色好奇间却又从容不迫,再看衣着打扮普普通通一袭迷彩服不说,整个的熊躯都没变化,显然是再拙劣不过的伪装了,谁不知道现在的妖怪十岁左右就能把身体人化百分九十左右了,这位显然是故意变回熊样来掩盖化人后的某些特征,又看顾东身后跟着一人一兔两个侍女,正是一般妖养不起的两类高级侍女,所以他最初断定顾东这是慕名来参加拍卖行的,所以才会大老远地迎到门口。

可是思夜语这一开口,鸡头前台便吓了一跳,这气派这势头居然是来卖东西的,那定是大买卖啊。虽然这熊猫没说什么,但这兔子侍女的口气便如此倨傲,显然是平素习惯了,由此可以揣测这熊猫指不定是什么身份呢,当下不敢耽搁赶紧地先把三人让进贵宾使用的会客室再说。

顾东却是不知道这位鸡头前台居然转了这么多的心思,跟着马头小生进了会客室,就见这会客室约摸四十多平米,装饰的古朴雅致,他虽然不懂欣赏,却也看得出显然是颇费了一翻心思,便不懂装懂地连连点头,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他此时身高体阔份量少说也得有半吨,往那真皮的高级沙发上一坐,便听嘎吱吱一阵呻吟,好险没当场把沙发给坐塌了,看得那马头小生嘴唇不由得一阵哆嗦,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三位喝点什么?”

思夜语与洛雨一左一右坐在顾东旁边,显得倒是规规矩矩,却没人开口。这种时候,正该是贴身女侍说话,思夜语大把惯了,剩下二位却都不懂,也就没人开口。顾东左右一看,便道:“你们这儿都有什么啊?”

“无论您想喝什么,我们都可以提供。”马头小生自信满满,心里却有点奇怪,怎么这两个女侍不说话,却让主人家说话的?

“我要一杯洛德芬妮,八五年份的纯酿,不要掺果汁。”思夜语开口了,却没给名义上的主人要,而是给自己点菜。洛雨接碴道:“我来一杯胡萝卜汁,要好望角五月新生野萝卜榨的,加碎冰,冰要用南极冰三千年左右冻层的纯冰。”说完还示威性地冲着思夜语瞟了一眼,现在三方鼎立,一人一妖一个顾东,她做为人类代表,在打架上差了点,但其它方面说什么也不能弱了人类的气势不是,虽然比不得思夜语这种老牌贵族,但在吃吃喝喝上面中央帝国的子民要是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随口一点就是神奇无比。

得,两位侍女自顾自,老爷没人管只得亲自开口,既然两个侍女点得都这么稀奇古怪,那身为老爷自是不能差到哪去,张口就是,“大红袍兑二锅头,大红袍要新极品的处子露顶茶,水要用庐山康王谷水帘水,二锅头要榴子上新下来的,要热乎的,三分茶七分二锅头,就这些吧,要是茶上得慢,先给我弄四两二锅头喝着。”

“这都什么啊?”马头小生把这三样记下才反应过来,嘴巴张了半天,豆大的汗珠哗啦啦地从额头上往下淌,堪称倾盆暴雨汗。他刚刚把话说满了,一时又不敢说没有,可要这么下去估计十之八九是弄不出来,不禁进退两难,愁眉苦脸地看着这三位,只希望对方能体谅一下或是能看出他的难处,可惜没谁理他。

正为难地当口,忽听门外有人长声笑道:“我来得迟了,让三位贵客久等,抱歉,抱歉。”门一推,却见一位走进门来。只见此人身宽体肚圆似球,顶着个棕熊脑袋,头戴礼帽,鼻梁上架着副小眼镜,嘴角咧得快要到耳丫子上了,就连顾东也能看出这熊那是在笑绝不是饿得想咬人。

一见此人,不,是此熊进门,那马头小生的倾盆暴雨汗立时化为庐山暴布汗,话都说不利索了,“总,总裁,裁……”

棕熊接过马头小生手中本本,扫了一眼,若无其事的道:“三位好品味,这八五年份纯酿的洛德芬德,在白葡萄酒中素有酒后之称,位在候爵下的贵族都鲜能知晓,小店虽然多方收购,却是未曾获得,不过,本店有二分年份的伍加皮,不知小姐是否愿意尝试一下?”

思夜语只是依着习惯随口那么一说,跟洛雨那故意摆谱不一样,听棕熊这么一说,便点头道:“二分年份的伍加皮入口稍辣,在绵软上稍差一些,若是有血腥玛丽加上一些,倒也能对付。”

棕熊咧着嘴一点头,又道:“这胡萝卜汁嘛倒是有些为难了,好望角在非洲之战中已经陆沉,不过想来这位小姐喜欢的应该是31°12"上的野胡萝卜才是,不知小姐愿不愿意尝试一下再向东偏三千公里的特产呢?兑上三千年冰,入口更加甜而不腻且回味悠长。”

洛雨自己也是胡扯,没想到这棕熊居然能对付得上,别说他真拿三千年冰兑31°12"的野胡萝卜汁了,就算是现在后院里挖根萝卜兑上冰箱里新冰的冰块,她也尝不出来,当即点头道:“算你了,既然这样,那将就一下吧。”

棕熊两击连胜,信心实足,再往下一瞅,咧开的大嘴不禁僵了一下,迟疑地道:“这极品处子露顶大红袍与庐山康王谷水帘水倒有,只是这二锅头……请恕鄙人无知,还请这位族兄赐教。”他叫顾东族兄是从大家都是熊妖这一层上来拉关系的,以他的身份能称这来路不明的黑白花熊一声族兄,他自觉得已经是给对方很大面子了。这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思夜语点的那杯洛德芬尼。洛德芬尼其实是白兰地的一种,当年妖族被宋敌国赶得狼狈鼠窜不得已下,一路转战到欧陆,奋战百年方才立稳脚跟正式建国。当时在建国赏功大宴上,女王安心大封开国功臣,四王二十八公爵便是那是受封的。当时在宴上的国酒便是这洛德芬尼,这种酒是妖族酿酒高手猪族洛德芬尼夫人结合东西方酿酒技艺下的大成之作,制作工艺复杂周期漫长,光是配料就足有二百五十种,即使是当年建国大宴上,也只提供了三桶,即使是直到今天也只是限量供应伯爵级别以上的妖贵族,别说平头老百姓了,就连级别稍低点的贵族都没有听说过,所以被称为酒中皇后一点也不为过。不管这三位是什么人,单从随口就能道出洛德芬尼这个名字就足够表明对方的身份不低了,而思夜语随后的应对更是显露出她那高人无数等的品味,不禁让棕熊先生肃然起敬。

“二锅头也酒,好酒啊……有阵子没喝过了。”顾东咂吧了一下嘴,挥手道,“咱们也不是来喝东西的,随便来点别的好了。”

棕熊先生笑道:“鄙人泰迪熊,便这家典当行的所有者,不知三位是来……”要说如今泰迪熊也是玄武王国数一数二的富豪了,这点小事情倒也用不着他亲自出马,只不过他恰巧路过门外,听到了三位点饮料的动静,一时好奇这才进来的。

“既然有老板了,那就先谈生意,那个……小语啊,把东西拿出来给我这位族兄看一看。”其实那是人家思夜语的东西,他只是装腔做势撑大头蒜。

思夜语微微一笑,从左面兜里掏出块玉佩,拿在手心里却不放下。顾东不禁大奇,当时思夜语给他看的明明是个碧玉戒,而且是放在右面兜里的,怎么临到头又换样了

泰迪熊微微一愣,转头对那马头小生道:“还不快去给客人准备,难道还要我去拿吗?”

马头小生吓得一哆嗦,赶紧地掉头就往外跑,一出门砰的与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却是前台经理黑头达菲鸭,不禁暗叫了一声苦,赶紧地倒歉。

达菲鸭经理不悦地嘎嘎叫了两声,掸了掸笔挺的西服,不悦地道:“毛毛躁躁地没个稳重气儿,像什么样子?”身后跟的鸡头前台不忍心看马头小生受训,便道:“还不快去,经理咱们进去吧。”达菲鸭点了点关头摸了摸领结,神气地迈着方步往里走,“我来得迟了,让三位贵客久等,抱歉,抱……总裁?”半分钟后,神气的经理鸭子弯腰陪笑,倒退着出来,“是,是,总裁。”

把部下都赶跑了,泰达熊这才走过来,小心翼翼地双手接过思夜语手中的玉佩仔细察看。

那玉佩通体碧绿剔透,外面是个半圆的细环,当中却是个小小的兔子,兔子正在刻了个日字,背后阴刻着“虚日公爵”字样。

这是公爵的印佩,当年安心在建国大宴上册封功臣时,亲手颁给每一位公爵,是身份的象征与代表,每位公爵传承时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持着这块玉佩觐见女皇,由她来确立新公爵的身份与地位。到如今,二十八公爵中始终没有变动过的,只有七位,其中之一就是持着这兔子标识的虚日兔公爵。

当然了,这种高级的东西,要是没点身份见识,拿在手里十之八九也是不会认识的,但泰迪熊却认得,而且他不光认得,还跟这玉佩的主人有着莫大关系,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玉佩的主人。

他心中砰砰乱跳,一时只觉得口干舌躁,勉强压下翻腾的情绪,不动声色地将玉佩交还到思夜语手中,笑道:“果然是好玉,堪称无价之宝,几位要是想典压在本行,还是准备借本行的地方拍卖呢?”

“当然是拍卖了,就今晚吧。”思夜语将现佩收回兜里,道,“我家老爷现在急着用钱,不想耽搁太久,不过若是典压给你们的话,估计你们也接不下来。”

泰迪熊脸孔微不可查地抽动了一下,道:“既然这样,那我这就去安排。拍卖会是今晚十时开始,几位请界时准时前来。”说着话,他扬声道:“达菲鸭。”

达菲鸭立刻在门外应,“总裁有什么吩咐?”

泰迪熊道:“提二十万预订金,送过来。”

屋里的对话达菲鸭听得清清楚,心里不禁犯嘀咕,“这什么时候的规矩,拍卖东西不鉴定不留物,怎么反倒要给预订金了?难道不怕人跑了?”但老板发话,他也不敢反对,应一声赶紧地跑去提钱。

泰迪熊这才问:“不知这位族兄怎么称呼?拍卖的时候我也好安排。”

“我家老爷尊称维尼熊!”思夜语微笑着报上顾东的冒牌身份。此时平城的事情还没有传过来,泰迪熊自是不知维尼熊大杀四方的事情,但对于这位昭昭的凶名他也是有些耳闻的,心里突的一跳,强笑道:“原来族兄就是大名鼎鼎的血熊公爵,怪不得能……持有如此宝贝。”

泰迪熊语带双关,但顾东却听不懂,大咧咧一挥手,道:“不必客气。”

本来泰迪熊还想客气客气留三位在这儿吃饭,不过听说眼前这位就是维尼熊,饶是他是作大事的人,不敢再说这事了,他干笑两声,扫了洛雨一眼,心里不禁暗叫可惜。这维尼熊的变态嗜好闻名已久,估计身边带着这位人类美女权是充作食物用的。

便在此时,达菲鸭的公鸭嗓在门外响起,“总裁,钱已经准备好了。”

泰迪熊连忙把鸭子叫进来,呈上钱道:“这是预订金,共计二十万,请点数一下。”

顾东心里也奇怪,这拍卖东西什么时候要给预订金了?可是他怕这是妖国的规矩,便也不敢开口。顾东不动弹,洛雨更是不敢随便乱说乱动了,思大公爵只得勉为其难地接地钱箱子,也不数,大大方方地往洛雨怀里一扔,道:“泰迪老板我们老爷还是信得过的,咱们晚上见吧。”

众妖人寒喧客气一翻,顾东便告辞,领着两位美女离去。

达菲鸭送走了客人,见老板似乎有些神不守舍,便笑道:“总裁,您这位同族倒是好福气,能用得上人类美女和兔族做侍女。看那小兔子的身段,过几年化了人形,定是个了不得的美女啊,他要真是急着用钱的话,倒不如把那兔子卖了……”

泰迪熊回手就给了达菲鸭一个耳光,冷道:“达菲,知道有句话叫祸从口出吗?没事儿别乱嚼舌跟子,当心丢了性命,你知道那熊是谁吗?这种话你也敢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

达菲鸭拍熊屁拍到了熊掌上,不禁心里大是委屈,捂着肿了半边的脑袋,道:“他,他是谁啊?”

“维尼熊!”泰迪熊一句话吓得达菲鸭心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后怕地直抽冷气,“哎哟妈呀,居然是这恶熊,这要是让他听到了,我这几斤几两不知道不得给他做成蜜饯鸭子塞牙缝啊。”一时间光顾着害怕去了,却忘了人家维尼熊也是有品味的,他这种公鸭子估计做好了送到人家嘴边都不屑于一吃。

顾东自是不知道自己走后还惹出这么一场小小的风波,二十万钞票的份量可是不轻,他自是不忍心叫洛雨拿着,离开四海典当行转过一个弯角,便从洛雨手里把箱子接了过来。想到刚刚的事情,顾东忍不住问:“你不是说要押玉戒吗?怎么又弄出个玉佩来?还要参加拍卖?咱们?”他这是想提醒思夜语见好就收吧,这可是在欲杀她而后快的玄武王的地头上,在公众场合露了脸,即使是她化妆得再好,也难保不会被人认出来,到时候可就倒霉了。

思夜语道:“卖什么不是卖?我身边的东西都不便宜。要是押给当铺的话,那肯定是得让他们黑得不轻,不如参加拍卖反倒能卖个好价钱。放心吧,那位这次失了先手,不死也得脱层皮,以他的保守性子,一准儿得赶回老窝养伤,根本不可能过来追咱们的。”

顾东说不过她,只得郁闷闭嘴,转头看洛雨正低着头怔怔出神,好像很不舒服,便问:“怎么了?是累了吗?要不叫辆出租车吧。”说着话就要招手,他手刚举起来,还没等出声,就见三辆黑色的豪华小轿车整齐地停在他们身旁,从一前一后两辆车上先是噌噌窜下四个膀大腰腰的大汉,一水的黑西装白衬衫,顶着硕大虎头,鼻子上架着墨镜,真是再标准不过的保镖形象了。这四个虎族保镖跳下车来,一声不吭地把顾东三人围在当中,显得相当不善。

顾东暗自戒备,正要喝问对方要干什么,却见中间那辆小轿车上的车窗放下来,露出一张人脸来。这人脸狭长,鼻子又圆又扁又红,是正宗的酒糟蒜瓣鼻,头两侧各有一对狗耳朵支楞着,面孔白里透青,瞎子都能一眼看出这是酒色过度淘空了身子的表现。不过,识货的都看得出来,这位人脸狗耳已经只剩下一对耳朵没有人形化了,那最低也是个男爵了。妖族子男两级爵位并不值钱,除了军功以后,一般只要演化成初步人形,那无论有没有什么功劳都可以当获得个爵位,而有钱人也完全可以捐个爵位,像那位泰迪熊理也有个子爵的称号。但再往上的爵位就得靠自己争取了,像是牛头集团的蒙得元帅,牛头还没有演化呢,就已经是堂堂的伯爵了。但海参崴这种偏远的地方,烂大街的子男两爵还是很能唬人的,至少泰迪熊那个捐来的子爵就足以让妖族平民们很是敬仰一翻。

但更要重的一点却是,虎族保镖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雇得起的。虎族英勇善战,是天生的战士,勇者中的勇者,数量本身又相对稀少,光是从军就已经很紧张了,能让虎族当保镖的,一般都得至少是伯爵位才行。当然了,等到了公爵位这一级,用的保镖就已经都是本族的高手了,所以一般来说能用得起虎族保镖的,多数都是候伯两级。

顾东不懂,只是看着这四个虎头好生威猛,一时不敢掉以轻心,但思夜语却不禁暗自留神,只打算若是让顾东这乌鸦嘴给说中被人认出来的话,那就不管三七二十七先杀掉灭口再说,宁可做成普通的凶案,也不能让人知道她来到了海参崴。那四个虎族虽然看起来架势很足很是生猛,但真要动起手来,重伤未愈的思夜语一手就可以收拾他们了,更别提还有出手就碎尸的顾大白熊了?

那车上的青白脸狗耳却不晓得自己已经是一脚踏上鬼门关了,扫了顾东三人一眼,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缩了回去把车窗重新拉上。

随即前面的车门一开,下来个鼠妖。这鼠妖长得瘦小枯干,却也是衣冠楚楚,穿衬衫打领结,正是一副管家派头。

这鼠妖管家走到顾东面前,仰起小脸,瞅着比他高出半截有余的顾大熊猫,抹了抹唇上的两撇正宗鼠须,尖声尖气地道:“笨熊,开个价吧。”

顾东一愣,没明白这老鼠的意思,不解地问:“开什么价?”

老鼠满眼都是“你怎么那么笨”的不屑神气,捅了捅顾大熊猫圆鼓鼓的肚子,其实他是打算拍对方肩膀的,只不过海拔实在不够,这才勉为其难地改成捅肚子。

“笨熊,你的运气来了,咱家子爵阁下看中了你的这个兔子侍女,出个价吧,多少钱卖啊?”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