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三章:曙光?幻象?(二)中

红色猎隼 收藏 16 8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随着解放战争的销烟,我们诞生在巍巍太行。大战淮海,千里追击,所向无敌,百战成钢。跨过鸭绿江,奔向新战场,正义的炮火,迸发出民族的希望.。铸铜墙铁壁,铸大厦栋梁。越长城,跨黄河,收复北南疆。万里蓝天是我们的练兵场,革命军人代代发扬。伞兵的摇篮,壮烈辉煌。啊------光荣的人民伞兵在战斗中成长。”熟悉的军歌在宽敞的运-8S型军用运输机的机舱内雄壮的回响着。作为这支百战雄师的一员,每次听到这样的歌声都能令唐剑感到热血沸腾。

“已经接近目标空域了,没有发现敌方的地空拦截火力。”运—8S型中型运输机的驾驶舱内传来了领航员有些庆幸的声音。运—8S型运输机一般采用正副驾驶员的两人驾驶体制,但在执行这样的突击任务时必须增加一名领航员。和机舱内的伞兵们一样,这位仁兄显然也是仓促上阵,不免有些紧张和不安。

运—8系列战机在中国空军的编制序列中一度被视为重型运输机来使用,改为气密型后,虽然拓宽了其使用范围,但其仅能飞行6个多小时,3000多千米,巡航高度7000-8000米,航程,航时短,巡航高度低,不能飞越夏季的雷雨区,无论是作为运输使用还是改为特种飞机,都受到了限制。

但重新设计了机身前段的气动外形,改进了机身尾段的气动外形的运-8S型中型运输机,却可以说是运-8系列的颠峰之作。它不仅增大了机翼的面积并采用了类似美国空军C-130型军用运输机那样的机翼整体油箱,增加了载油量,不仅增加了运-8系列战机倍受诟病的航程和留空时间,并加长了机身。货舱长度增加到了19米,货舱容积增大到170立方米,最大商载提高到30吨。

作为军用战术运输机,运-8S型中型运输机首次具备超低空空投能力,可以一次空降132名全副武装的伞兵。此刻唐剑上校和中国空军第22空降师第1空降机械化步兵团的先遣部队已经飞越了横亘于巴厘岛与爪哇岛之间的爪哇海峡,飞抵了战区的上空。这条仅有1.6公里的海峡,一度被盘踞在岛上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和穆斯林游击队视为阻挡中国军队的天堑,但此刻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攻击会突然从天而降。

“我们的目标是夺取距离巴厘岛省会—登巴萨市(Denpasar)以南12公里的登巴萨国际机场。虽然没有强大的地对空火力的拦截,但我还是要提醒大家这将是一次充满危险的突击行动,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虽然作为快速反应部队,空降兵根本的职能就是要保证在最短时间内到达任何指定区域,但是毕竟从全团接到出击指令,到集结登机不到8个小时。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进入危险的敌控战区,对于唐剑上校和他的部下来说依然是不小的挑战。

虽然在本次代号为“祖义”的行动中中国空军第22空降师是全师参战,但是实际上在目前的战场条件和准备情况下,一次性便将一个空降师投入战场却是难以实现的。即便是作为擅长空降作战的美军,其号称“全美师”的第 82空降师下辖 2 个伞降旅(每个旅下辖 3 个伞降步兵营)、1 个航空旅(下辖 2 个营、1 个中队)、1 个空降野战炮兵团(下辖 3 个空降野战炮兵营)。在伊拉克战争中,仅出动一个空降兵旅就需要 400 架次运输机支持(包括 C-5型重型运输机和 C-130型中型运输机)。而在“祖义”行动中,中国空军却仅有40架于美军C-130型中型运输机运载能力基本相当的运—8S型中型运输机可供使用。

除了运载机群数量上限制之外,出发机场和航线上所存在的巨大不足也同样影响着第22空降师此次出击的频率。空降出发地区是空降部队集结,承载,出发的地区,包括出发机场,待运和集结地区。为了隐蔽和安全考虑,一般通常选用二,三线机场作为空降出发场。在具体数量上,以运—8S型中型运输机为例,通常一个空降兵营使用一个出发机场,一个空降兵师至少需要 7 个以上出发机场。而空降航线,取决于空降战役的规模,运输机的数量和对地面防空火力压制能力与空中掩护能力等。一般情况下,一个空降兵团使用 1 条航线,一个空降师则需要 2-3 条航线。

但是显然仓促之间,中国驻军是难以动员如之多的军用机场用于兵力投送的,所以在“祖义”行动中中国空军第22空降师将主要通过雅加达国际机场出发。第一攻击波次中,唐剑上校的第1空降机械化步兵团将空降2个营级规模的轻装伞兵,夺取登巴萨国际机场。以便于后续的重型装备可以通过这座全岛唯一的大型机场的跑道顺利降落。

随着“嘀——嘀——”的轻响。“全体跳伞准备!” 运—8S型中型运输机的后舱门徐徐打开,迎面的狂风将站在舱门口唐剑上校的脸几乎吹的变了形。身背最新型翼伞的唐剑上校努力地保持身体平衡,冲着鱼贯站起的伞兵们高高竖起大拇指说道: “你们将会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

面对着眼前蔚蓝的天空,老练的伞兵们抱紧备份伞,心中默数着:“一二三,跳!”毫不迟疑地收紧全身、张开身体奋力跃下!跃入那一片蓝的令人溶化的天空,一个个矫健的身影迎着800米低空的狂风,以自由落体速度急速坠落下去。

随着“嘭!”的一声轻响,主伞在空中张开,一朵绚丽的伞花怒放在长空之中。“风向偏东,带伞下降正常!面向目标中心点偏左滑翔。” 头盔里的耳机里清晰地传来班、排长的引导指令。伞兵抬头拉下后面两个操纵带上桔红色的操纵棒,紧紧攥住。拉左棒到腰的位置,伞翼听话地轻盈转到左边。

远处的天空盛开了重型装备空投的几朵的硕大伞花,虽然第一攻击波中空降的主力军是轻装步兵,但仍有数辆俄制BMD-3型伞兵战车和轮式特种突击车将与伞兵部队同时行动,以强化部队在夺取机场的战斗中的攻坚能力。此刻大地距离共和国的伞兵们已经越来越近,纵横的水网稻田、绿油油的草地、还有远处那星星点点的轻武器射击时的火光都在黄昏的夕阳下尽数迎面扑来。

虽然已有子弹的呼啸声在耳边响起,但显然这并不能阻挡共和国伞兵们前进的道路。伞兵们迅速解开胸前的锁扣,将披挂胸前装有弹药和生活用具的背囊实施吊放,减轻着陆冲击。在短短几分钟的空中旅程之后,双手紧紧拉下操纵棒的伞兵,便尽力把着陆冲击力降到最低,并住双腿,“咚!”稳稳踏到巴厘岛的大地之上。准确地在中心位置着陆之后。伞兵们以最快的速度解脱伞具,取下所携带的自动步枪向机场的方向冲去。

“以地制空”在空降之后,迅速夺取机场本来就是中国伞兵的看家本事。在那些中华儿女兄弟反目的日子里,在祖国中原腹地的假想敌特训中心里,唐剑和他的战友们曾无数次在与海峡对岸的清泉岗机场完全一模一样的战场上,无数遍的演练过敌后机降和破袭的战法。不过此刻他们所遭遇的却是一支他们所没有预料到顽强抵抗。

“我他妈的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共产党的伞兵。可上帝却总是让我遇到他们。”在登巴萨国际机场的停车场上,身穿美制5.11 战术背心的乔治正紧紧的握着手中的M4A1卡宾枪准备迎接着新来的客人。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