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大结局之章,作者:天使奥斯卡

lnjsh 收藏 1 244
导读:1911大结局之章,作者:天使奥斯卡


脚步声沉重的杂乱的政府大楼当中响起。这座华侨捐资兴建的新共和国的重要神圣的地方,这个时候响动的全是国防军军官们短促激动的口令声。


一间间办公室的门被粗暴的撞开了。脚步声沿着回廊式的宽大楼梯轰隆隆的朝上滚动。宋教仁端坐在他的办公室里面,脸色铁青,看起来似乎还算平静。但是不断抖动的小胡子说明了他现在真实的想法。他没有恐惧,也没有害怕。有的只是一种最深沉的悲哀。


这个共和国,还是突然走到了这一步么?什么政治的原则,做人的底线,国家的稳定。到了最后都比不上权力的重要?神圣的宪法,议会,三权分立,地方自治,公民权力神圣不受侵犯…………到最后,还是亮出了雪亮的刺刀?雨辰啊雨辰,你到底要的是什么?从国防军不断膨胀,从雨辰牢牢把握住这支强大得危险的军队开始。他就不断的和雨辰进行着斗争,要限制他的权力,要发扬立法和行政机关在宪法规定当中的权力!有合作,有分歧,有退让,有争执。他天真的以为,虽然雨辰权力强,威望大。但是共和国的原则已经基本奠定,这些都是可以慢慢争取的东西。未来这个共和国在他们这些人的努力下,会向着更加完善,更加美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一转眼之间,这些就变成了破碎的影子!


他们的过去,都是一场春梦。这个国家,归根到底还是要在一个强人的身影下颤抖!祖国啊祖国,你的道路为什么就如此波折,如此的多灾多难?雨辰啊,你究竟想把这个国家带向何方?你以为你这样绝对的统治,会给国家带来富强么?危险的例子一开,就算你现在操纵得得心应手的国防军,也将最后变成一支桀骜难驯的怪物!


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看着你将怎么对待我,对待这个国家!


门一下被撞开了,一个佩戴着上尉肩章的年轻军官,袖子卷得高高的。黑黑的脸上全是激动出来的汗水。身后跟着一群端着步枪的士兵。刺刀在办公室台灯的光线一反耀。顿时就是满室的寒光!士兵们杀气腾腾的眼神才看到端坐在那里的宋教仁。秘术就一个箭步张开双手拦在了他们面前:“你们这是想干什么?这里是共和国的总理!”


上尉军官一把推开了他,冷笑道:“现在不是了!我只知道共和国是我们总统的,是我们国防军用鲜血打下来的!”秘术狼狈的跌到了宋教仁的桌子旁边。上尉军官和士兵们一涌而进。看见宋教仁仍然冷冷的坐在那里,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着他们。这个结实精悍的上尉也同样冷冷一笑,行了一个军礼:“钝初先生,我奉国防军国体改造委员会的命令,前来保护您。在新的命令下来之前,您就在我们的保护之下,不能到任何地方去。得罪了!”


宋教仁哼了一声:“什么国防军国体改造委员会?宪法允许你们这样么?议会批准了这个委员会的成立么?雨辰在哪里,我要见他!”上尉被宋教仁的话逗得几乎快笑了起来:“钝初先生,这个时候您说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意思?我们国防军终于行动起来了,以后的国家,将是一副完全不同,更加崭新的面目。您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新时代的到来,不是你们这些政客能抗拒的,共和国的铁血时代,飞速发展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宋教仁闭上了眼睛。


在这一刻,南京首都内各处要害部门都已经被涌动的兵变部队完全控制。总统府前面布置了岗哨,陆军总参谋部,海军总参谋部的办公处都涌进了士兵。电报总局,电话总局,议会大厦,交通要道,码头,车站,外交使馆区。全部都被扎着白色毛巾,兴奋得满头满脸大汗的官兵控制住。首都和外界的通讯联络全部被控制。在山西路一带的议员聚居区域,还有议员俱乐部也全部都涌进了士兵。当那些高卧或者还在置酒高会的议员们正在疑惑城里面怎么乱纷纷的时候,他们的住宅还有俱乐部到处都涌进了士兵。街垒在各个交通要点设立了起来。在首都的各个军事单位也同样惊惶的看着这一切。当士兵们对他们高呼着这是李睿将军直接领导,总统命令内卫部队全力配合的行动的时候。有些人激动的加入了兵变大军,有的人却惶急的守在家中办公室里。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所有通讯联络手段都已经被切断。他们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在南京的市民们,也从睡梦中被惊醒。推开窗户,就看着街道上那一道道狂乱的潮流。有些青年似乎恍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高声的对着那些官兵们欢呼。而官兵们也回应给他们热情的微笑。有的市民却飞快的关上了窗户。国防军这些军人们,到底想做些什么!难道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国家,又要这么乱了?总统现在在哪里?


使馆区里面更是一片忙乱,外交官们站在窗口,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一切。这个与他们协约国并肩作战的国家,这个才在亚洲取得了优势地位的古老国家。突然就发生了这样的兵变!对国防军当中的激烈情绪,他们这些外国人也早就有所了解。但是大多数人认为在雨辰的铁腕下这些将被很好的控制。他们现在更关心的还是在上海即将举行的中日和平谈判,还有未来中国将再向欧洲派出多大的作战力量。却没有想到,或者说根本没有认真去想,在这个东方的政治中心,现在还酝酿着这样的一个火山!这将给亚洲的局势增添多少的变数,这将给现在已经纷乱的世界又增加多少变数?雨辰现在在哪里?这个兵变是他策划的么?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后,这个国家将会变成什么样的?


克劳福德大使也同样站在英国大使馆的落地窗户前,看着满城的纷乱。他用手绢按着自己的嘴唇。目光深沉。这个强人最终几十年牢牢的把握着局势影响着世界甚至亚洲的局面,终于在今晚奠定了啊…………在他的铁腕笼罩之下,帝国在亚洲的未来,到底将是什么样的?真的想看到啊…………不管怎么样,这个激荡的大时代随着这个最后的喧嚣该结束了吧?自己曾经见证了这一段历史的诞生,足够了。


何燧的身体静静的躺在地上,所有在场的国防军官兵都看着这位参与缔造了共和国的英雄,看着这个曾经创下过丰功伟绩,曾经为国在万里之外征战的人。也是这个人,最后选择了背叛国防军…………或者说,他同样忠诚于他的理想?何燧双眼紧紧的闭着,身下有小小的一摊血迹,面容平静,就像经历了长久的征途终于可以休息了一样。在二楼破碎的窗户面前,凌伤雪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还没从最可怕的噩梦当中醒来。晚风吹动着她的头发,在她的眼前狂舞,一如她现在狂乱凄惶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突然怎么变成这样的内心。灼然…………灼然真的死了?


李睿神色复杂的站在那里,终于静静的力争,朝自己这个老战友行了一个军礼。他低声吩咐:“将灼然的尸体好好收拾一下吧,他毕竟也曾经是我们国防军的英雄。只是理想不同而已。好好的保护凌小姐,今天晚上很乱,不要让她受到半点伤害。告诉她,只要等我完成使命,随便她怎么向我报仇。”


他整整自己的军服,神色恢复了平静。冷冷道:“走,去政府大楼。还有问一下惠英慈,他现在在做什么!首都的秩序必须马上恢复!”


“…………当何灼然倒下的时候,共和国在这一刻,南京在这一刻,就成为圣墓了。


他的理想,他的天真。都隐藏在他刚硬如铁的面容下。从一开始。当现实和理想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也许就等待这个时刻了。何灼然的牺牲,给这个共和国还是留下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一种单纯的坚持,一种原则,一种未来。无数的人在后来越来越认识到这个内心坦荡的军人的可贵,虽然他在这个世界不过短短的生存了三十一年的时间。他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这个大时代的象征。一颗不亚于雨辰一样,在大时代的天幕当中闪闪发亮的星辰。他对这个共和国的影响,从过去到现在,就从来没有消失过。


不管时间如何变迁,不管这个时代朝什么方向进展,只要我一息尚存。对他的思念。就永远不会停止。”


————凌伤雪,东洋世界军事史,卷后语。


这个时候的惠英慈,却在首都宪兵第一团的驻地。


这个宪兵团在南京驻扎有两个宪兵营,还有一个宪兵营在天津。在今夜的变动之前,他下达了命令。将这个团全部集中在新庄一带的营房。等候他的命令才能开始行动。宪兵们都在揣测这位惠上校究竟要下达什么命令。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在南京城第一声枪响起来之前,都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当南京开始纷乱起来的时候。惠英慈的电话就已经到了,原地待命,他马上赶过来。等候他的任务!宪兵们顿时就全副武装了起来,在营房操场集合。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到来。这个夜晚,首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国防军到底怎么了。总统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安排,他们的惠上校到底想做些什么!


在午夜过后两点钟的时候,惠英慈的汽车终于风驰电掣的赶到首都宪兵第一团的驻地。所有官兵都眼巴巴的看着惠英慈板着脸从汽车上面钻了下来。一位上校宪兵团长一溜烟的跑到了他的面前:“惠代局长,首都到底…………”


惠英慈扬手阻止了他继续问下去。大步的走到了官兵们面前。扫视了一眼已经开始躁动的队列。突然眼睛里面就迸溅出了泪水。


“弟兄们!大家都很想知道为什么今夜发生了兵变,我这个首都内卫部队最高负责人为什么下达一系列莫明其妙的命令吧…………这一切都是总统的安排!现在的内阁和议会对国防军的攻击已经到了赤裸裸的疯狂地步。他们想削弱我们这个共和国的最大依靠!在背后,为了换取最高权力,他们和西方国家签署了一系列的卖国条约,甚至要对日本做大量屈辱的让步…………这些,想必你们都有所耳闻!总统为了捍卫我们国防军流血牺牲换来的共和国,为了保护我们取得的成果,才断然采取了这样的手段!就是国家紧急态势下的军事管制!为了将波动影响降到最低点,为了给国际上造成这是国防军最广泛意见自发引起的局势。为了今后的善后便于收拾。总统离开南京,密令我率领内卫部队,配合李睿直接抓的中央警卫师。对首都实行军事管制!事件按照总统的安排发生了,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是我们国防军掌握着这个国家的未来,让一切污泥浊水都得到最后荡涤的时候!”


惠英慈的话似乎解答了这些宪兵们的疑问。总统安排的?那些政客也的确太嚣张了。采取这样断然的手段也不是不可以啊。当然还有着不少人有疑问。为什么不是总统在南京的时候,只要一个命令。议会政府还有什么反抗的余地?他坐镇南京,混乱破坏可以降到最低点,善后也便于着手。为什么非要闹那么大?但是军人的服从让他们默默的听着。既然长官说这是总统的安排,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当然要听自己直属长官的话!


惠英慈的泪水奔涌得更多了,才让宪兵们觉得不对。情绪激动也不至于这样啊?果然惠英慈下面的话就如晴天霹雳一样打在了他们的头上:“但是李睿,李睿这个野心家为了他能攫取最高的权力,利用这个机会,在沪宁线上暗杀了总统!总统的列车已经被袭击,李睿派出了别动队被沪宁线驻军捕获。按照总统离开南京的遗命,我们内卫部队必须在情况失去控制的时候马上恢复首都秩序,等候百里将军等人从天津回来收拾局面。我们要为总统复仇!弟兄们,跟我向南京城内进发,号召所有国防军弟兄们起来为总统复仇,抓住李睿这个野心家!”


总统死了?总统怎么会死了呢?所有官兵都觉得天要塌下来一样。在他们心目当中,总统已经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了。而是一个无所不能,永远存在的军神一样。怎么突然………总统就不在了呢?所有人在这一刻都丧失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只有眼泪无法控制的跟着涌了出来。这还是现实的世界么?为什么惠上校流着眼泪和我们说总统死了呢?


惠英慈一擦眼泪,大声道:“出发!一营目标,政府大楼。二营目标,控制火车站。为总统复仇,抓住李睿这个国贼!”昏沉沉的士兵们下意识的随着惠英慈的步伐涌出了营房。这个时候才有不可遏制的哭声在队伍当中爆发出来。


总统真的死了么?


李睿的队伍已经走进了政府大楼,各处传来的消息表明,兵变要达成的目标已经全部达成。所有要害部门要害人物全部在控制之下。流血是极少的。一路都是沸腾激动的军官士兵。从这里也能看出军心所向,民心所向。这个民族前进方向所向!这个时候的李睿,有的就是酬躇满志。他稳步的走上政府大楼的台阶,想着自己下面要做的事情。天明就要发出国防军国体改造委员会的公告,自己还要向总统请罪。首都的秩序要恢复正常,向国防军各地驻军通报首都现在的情况,要求他们加入这个事业。他毫不怀疑,国防军中的大多数人是支持他的事业的。就算少数人和何燧一样想不通,和他们背道而驰,那他也不希罕!


这个时候的李睿中将激动得浑身有些微微发抖。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人生的巅峰。不是为了自己的地位,而是自己拯救了这个国家!感谢上天,让他生于这个大时代,而且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未来的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将以更加强硬,更加伟大的姿态在强盛的道路上面飞奔。在他们这些年轻军人的手中!


蓝色的天幕下,李睿感慨无限。


一个军官走近李睿,敬礼报告:“参谋长(大家还是习惯叫李睿参谋长,因为他安蒙军参谋长,欧洲远征军参谋长,北方战区参谋长的职位),宋教仁总理现在被监视在四楼办公室里面,要不要见他?”


李睿冷冷的一摆手:“我没空。命令各单位,迅速向我汇报现在的情况。将各通讯线路拉到这里来,我要和全国联系!”


南京火车站上,一群兴奋而有些疲倦的扎着白毛巾的中央警卫师的官兵们正在低声的谈笑着。穿着黑色制服的铁路夜班员工们敬畏的看着他们。还有人向他们送开水。他们也客气的道谢。简易的工事已经搭了起来。用的是车站货栈里面的粮食袋。两挺马克沁机关枪架在那里。却没有人以为会用到这机关枪。站台上面空荡荡的。士兵们的谈笑声传得很远,他们总算做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业出来!


车站外面的道路上面突然又响起了整齐的脚步声,士兵们对望一眼,都涌出了站台。在夜色下,就看见一群有着白色兵种识别线的宪兵们朝这里整齐的涌动。十几个扎着白毛巾的兵变官兵跟在他们的前面,借着车站的灯光看过去,那些官兵都神色凄惨,不少人还挂着泪水!指挥这里的一个少校大声喊道:“前面的部队停止前进!这是军事管制区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巨大的哭喊声顿时就在这些士兵的队列当中爆发出来:“总统死了!说是参谋长干的!惠英慈上校命令我们立即接管首都各单位!”本来已经昂起的机关枪枪口顿时垂了下来,士兵们从沙袋后面站了起来,军官手中的自来德手枪啪嗒一声落在地上。他茫然的扯开了领口。总统死了?参谋长干的?这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夜晚,什么样一个世界?


在光复大道上面,惠英慈板着脸带着宪兵们向南一直跑步前进。每当有兵变官兵们拦住他们的时候,回应他们的就是惠英慈上校亲自发出的声嘶力竭的吼声:“总统被李睿暗杀,他阴谋篡夺权位。国防军官兵们速速猛醒,抓住李睿,恢复首都秩序!”首都的国防军官兵大多数都认识这个首都最高的卫戍长官。这个突然窜起的上校,知道他是雨辰身边亲信的军官。他这么一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士兵军官们都混乱了,茫然的看着惠英慈带着大队宪兵从他们身边滚滚通过。他们无意识的端着枪,一个个都麻木了。总统怎么死了?喊声喧嚣声在这个时候更大的响起。茫然中丢掉了部队的兵变军官们踉踉跄跄的走着。看热闹的市民们有的已经开始痛哭失声。更多人却声嘶力竭的狂呼乱喊。如果说前面的兵变还算比较有秩序的话。现在随着惠英慈的前进,却彻底陷入了混乱。首都变成了一座狂乱的城市。一个年轻的兵变军官流着眼泪,拿起手枪对着自己太阳穴就是一枪!


李睿才在政府大楼一楼的大厅安下指挥位置。一个麾下的军官就神色仓皇的冲了进来,对着他大喊:“参谋长,惠英慈上校带着宪兵从光复大道一路过来,说总统已经死了,是参谋长您干的,部队已经混乱了!枪声已经在各处响起…………参谋长,局势变了!”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样打在了李睿的头上,他呆呆了半晌。大厅里面只听见那个军官激动的喘息。他突然跳了起来,对着身边的人问:“你们相信是我做的么?”


身边的人都摇头:“参谋长,我们相信您。不会是你干的。惠英慈安的是什么心!”


李睿咬着牙齿:“他才是真正的野心家,他才是真正的想乘乱获取权力。我瞎了眼睛和他合作!集合部队,我亲自去把他收拾掉。他才是杀害总统的凶手!”那个报讯的军官低声道:“参谋长,他是卫戍部队的长官,是总统的身边亲信。他这么说,部队已经混乱了呀!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前进的了!”


李睿猛的拔出了手枪:“国家不能落在这些人手中,相信我的人,马上准备开始抵抗。就算只剩我一个人一把枪一颗子弹,我也要和他干到底!谁能和沪宁线取得联系,询问一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火车站已经一片的混乱喧嚣。看着枪声沿着光复大道上面响起。宪兵们,中央警卫师的官兵们守在这里,有的流泪,有的抱头叹气。一场热血沸腾的兵变,怎么就出现了现在这个局面!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对于他们这些军人来说。没有了总统的共和国,还是原来的国家么?每个人这个时候似乎都丧失了对下一步行动的判断能力。应该负起责任的各级军官丧失了发布命令的能力。只是呆呆的呆呆的看着这一场越刮越烈的风暴。


世界在这一刻,似乎就在他们的眼前崩塌了。


远处似乎突然响起了火车轧轧的声音。值班的副站长泪流满面的守在那里。心里一片混乱。这个时候怎么有火车过来?这些他已经不想管了。总统已经死了,国防军起来兵变了。这个国家以后谁知道变成什么样子!难道他们才过几年的安稳日子,才扬眉吐气了几年,一切就这么快的终结了?电话铃突然响了,他下意识的拿起了电话。却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带着哭音的扬旗班班长的声音:“是总统专车!他们发出了信号,总统专车要进站了!”


副站长一下冲出了值班室,对着满站台军人一边大哭一边大喊:“总统!总统!总统专车要进站了!”


雨辰专用的蓝钢列车缓缓的滑进了站台,每个车厢踏板上面都站着一个神色严肃的总统卫队的官兵们。兵变部队和宪兵部队们乱哄哄的涌在那里。每个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总统专车就这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每个人眼中除了期望就是害怕。总统专车完好无损,但是里面如果下来的不是总统,而是谁亲口告诉他们这个噩耗该怎么办?


车站当中满满的都是人,但是却没有一点人声。只有粗重的呼吸声练成一片。还有车头吐气的声音。列车终于停了下来。一节车厢的门缓缓打开了。每个人在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然后就看见一个消瘦的,穿着没有符号的军装的年轻人静静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这个面庞,是这个共和国中所有人都熟悉的面容!


人群一阵沉默,然后就是欢呼声猛的爆发了出来:“总统万岁!”


人群们颠狂了,每个人跳着蹦着,张大了嘴巴扯裂了胸腔一般的呼喊着。军帽扔上了天空。总统还在,这个国家还在。未来还在!什么李睿,什么惠英慈,什么兵变,在这一刻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们的总统还在!


雨辰站在车厢门口,看着这些沸腾的官兵们,这个时候他的神色庄重无比。这些无条件相信着他的年轻人啊…………自己引发了这一切,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他相信他回来就能收拾局面,只要人们看到他就会服从他的命令。不出意外的话,他也将在这场变动之后登上权力的更高峰。只要他愿意,就再没有什么可以牵制他的力量。但是看着这些朴实的官兵们,还有在军人中间,同样对他跳跃欢呼的铁路职工们。他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他扬起了手,所有欢呼声戛然而止。雨辰收拾起心情。大声道:“我离开南京的时候,这场兵变,完全是假托我的名义进行的。李睿做得不对!更有惠英慈这样的野心家参杂其中…………士兵们,跟着我前进,把首都的局势收拾回来。重整我们这个共和国!”


士兵们恢复了他们军人的职责,这个时候,他们只会想到服从总统的命令。他既然说李睿不对,那么李睿就是不对。惠英慈是野心家,那么惠英慈就是野心家!军官们恢复了威严,一声声的发布着口令。部队立即排成了一个个整齐的方阵。雨辰在卫队的簇拥下大步下车,走在了这些方阵的前面,大声道:“听我命令,跟着我前进!”他就这样大步的走在了最前面,并不宽阔的肩膀在士兵们眼中,就像一座移动的山峰一样,他们整齐的发出了呼喊的声音。跟着他们的总统,快步前进!


吴采在后面下了火车,低声对着一个卫队军官吩咐:“去找一下灼然,看看他现在是什么状况,尽快向我汇报!”


枪声在政府大楼前面响起,惠英慈指挥着宪兵拼命的在朝里面开枪。外面的人大喊:“交出杀害总统的凶手李睿!”里面的人就吼了回去:“惠英慈才是幕后黑手!”国防军诞生以来,第一次可悲的互相火并居然就在首都,在庄严的中央政府大楼前面发生。市民们都蜷缩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不知道谁对谁错。只是祈祷这一切早点结束…………总统要是没有死该多好,怎么也不会发生这种局面!总统死了,天也塌下来啦!


而宋教仁则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面。秘书想拉他钻到桌子底下躲藏他也不理。偶尔有流弹把玻璃打得粉碎滑过。他神色也不动一下。只是喃喃的道:“雨辰死了?”在这一刻,他似乎也失去了一直保持的尊严和冷静。被狂躁发展着的态势弄得目瞪口呆。


“…………我没有错啊,军队失去了人民的控制就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只是一个开头而已…………这个国家完啦…………真的完啦…………”一发流弹打在他办公桌上的茶杯上。一下炸得粉碎。宋教仁却报以苦笑:“为什么不打在我的脑袋上面?”


惠英慈这个时候站在街垒后面,握着手枪激动得浑身燥热。成功就在他眼前了,只要把李睿干掉。在未来共和国的版图上,就有着他重要的位置。而且他还会不断向上爬升!握到手中的权力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雨辰开创了这个大时代,他就会把这个时代继续下去!想到这里他一下扯开领口:“冲进去!冲进去!把李睿这个凶手干掉!”


他突然疑惑的侧过了耳朵,在枪声中,西北方向突然响起了朝这里滚动的巨大欢呼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睿这个时候的神态却冷静无比。他慢慢的在给自己手枪里面装填着子弹。这么些年的军旅生涯当中,他从来没有自己在战场上面放过一枪。这个时候,看来真的要抵抗到底了。这个时候,他仍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只是有些小人而已。恨只恨以前没有把这些民族的敌人清理干净!如果上天给他多一次机会的话,那么他将毫不犹豫的重复自己现在的道路!美国独立战争时候的英雄内森。黑尔曾经说过:“可惜人只有一次生命献给自己的国家。”他觉得,自己也一样。


他不会自杀,只会战斗到底!在枪声当中,他同样突然听见了西北方向爆发出的巨大欢呼声…………那里又发生了什么?


雨辰率领的队伍滚滚前进着。他神色严肃的走在最前面,卫队簇拥着他。后面跟着的是整齐的国防军队伍。一个个街垒看到雨辰突然奇迹般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在短暂的惊愕过后,就是热情的欢呼!总统还在!市民被欢呼惊动,小心的推开窗户,也就看见了他们的总统!一群群人加入了雨辰身后的队伍。欢呼声跟着他向前滚动。在这么一个狂乱的夜晚当中。总统又一如既往的出现在最危急的时刻,带着他们平息这场动乱。只要有总统在,就有共和国在!


在这一刻,雨辰引发的,是一种宗教般的狂热。


他的队伍越来越接近还在枪战当中的政府大楼。交战双方已经疑惑的停住了手,听着那越来越响的欢呼的声音。直到看见雨辰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惠英慈的心脏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就看见雨辰越过人群,冷冷的,冷冷的看着他。这个时候是给自己脑袋上来一枪,还是对雨辰来一枪?思索很快就做出了决断。他苦笑着丢下了手中的枪。周围扑过来几个宪兵军官,牢牢的将他揪住。他也只是摇了摇头。雨辰快步的走过了他的身边,只是厌恶的看了一眼,就直朝政府大楼里面走去。吴采经过惠英慈的时候,眼神竟然是从来没有过的凶狠!惠英慈心下一片空白。


自己再怎么挣扎,也永远不会是雨辰的对手!自己怎么想起来对抗他的?恐惧,对权力的渴望?在这一刻,任何问题他都已经懒得去想了。


当雨辰身影出现在政府大楼的院子里面的时候,里面同样响起了欢呼惊喜的声音:“是总统,总统没事!”李睿一下冲到门口,在半途又停下了脚步。苦笑着摇头。不管怎么样,好歹总统还在!


雨辰稳稳的朝前走着,只有吴采和几个卫队官兵跟着他。他沉沉的道:“纵云,是我!快点放下武器。你们违抗了军令,阴谋制造兵变暴动。快点认罪吧!国家不需要你们现在这样的举动!”


所有人都看着他稳稳的走上了台阶,跟着李睿的军官士兵涌出了门口,都丢下了手中的枪,笔直的立正朝雨辰敬礼。跟上的卫队官兵迅速的将他们押了起来。雨辰没有管身边的事情,只是走进了大厅。空荡荡的大厅里面,一盏没有打碎的灯还亮着。李睿就笔直的站在那里,看着雨辰走进来,只是端正的行了个礼:“总统,我知道您不会这样被惠英慈轻易害死…………”


雨辰哼了一声:“我死不了。死了你们还不把这个国家翻过来?等待你的是军法审判。过去的英雄,现在怎么成了这样!”他的话语里面似乎有点痛心的味道。吴采板着脸站在他的身边,却在内心当中微微的摇了摇头。


李睿坦荡的笑了,英俊的面庞这个时候完全舒展开来:“总统,这个时候我不想和您争论来龙去脉。总之,我永远是拥护您的…………现在整个首都已经完全被国防军控制。所有的其他权力机构都已经匍匐在国防军的脚下。我们都知道,国防军就是您的!只要您走出这个门口,将这个事情继续下去。那么我们这个国家未来几十年的强盛,就有了保证!在这个时候,我们没时间搞什么政治的游戏。我们已经被世界拉得太远,只有不惜一切的快速强大起来!在这个时候,内阁,议会,都只是无聊的把戏!我们都知道我们这一代的使命!至于我李睿,您不用担心,所有罪名都是我一个人承担。所有历史的骂名将全部在我的身上!而您将是我们永远拥戴的领袖!我们崇拜您,追随您,为您牺牲。只希望您带领着这个国家强大,带领着这个民族复兴!时代需要您牢牢的将权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只要您走出这个门,宣布因为兵变事件的影响,需要对全国继续保持紧急状态下的戒严。所有的干扰就不会再存在了!至于我李睿,就用我的生命告诉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为了我腔子里面流动着的炎黄子孙的血而已!”


二十九岁的中将一直在笑,他闪电一般的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总统,我在地下看着您!”啪的一声枪响,在场的所有人都浑身一震。雨辰才伸出了手:“不要…………”


鲜血迸溅,李睿的身子已经直直的倒下去。只留下在空旷的大厅里面回响不息的枪声。


“纵云!”


一片的沉默。


半晌之后,门口才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卫队军官匆匆的跑进了大厅。第一眼就看到了李睿的尸体,还有低头沉思的雨辰。他跑到吴采的身后,对同样默然的参谋长说了几句话,然后默默的朝李睿的尸体行了一个军礼,转身快步离开。


吴采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身子摇晃了一下。他快步的走到雨辰身边,低声道:“总统,灼然也死了…………”


雨辰霍的抬起了头,眼睛里面充满了复杂到难以言状的神色。在这一刻,他终于丧失了自己一直保持的威严。就像一个最普通的二十九岁的青年一样,在这一刻充满了不知所措的矛盾。


“您知道灼然是为了什么死的…………他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总统,现在时代已经将您推到了这个地步。您必须要做出抉择了!国家是需要强大,但是牺牲我们这一代人已经足够了!大家需要一种更加理性的方法做出判断。国家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来建设!牺牲已经足够多了!您走出这个门口,可以做的选择还有恢复内阁和议会原有的权威。对国防军进行整肃。让国防军置于人民的监督之下…………国家需要一种更正常的姿态朝下走去!我们毕生所追求的,除了强大,还有正义!绝对强大的领袖可以带着国家短时间内强盛起来,但是今后却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您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只要您走出这个门去,就要做出您的抉择!我们都在等着您做出抉择!”


在吴采的话语当中,雨辰渐渐的恢复了冷静。过去的日子,未来的可能在他脑海中飞快的掠过。他的神色渐渐的坚定了起来。淡淡的道:“是啊,我已经做出了抉择,真的很不容易…………我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他微微的朝吴采点点头,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睿的尸体,转身朝门外走出去。


等着他的,是整个时代。


全书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